「方法。」

她要能夠聯絡蘇戟的辦法。

莫星河從懷中掏出三個直筒的煙花。

「就是這個,點燃之後會有濃煙升起,就會有一些……奇怪的鳥兒往這邊飛,不過不要害怕,那些只是看著可怕而已,並不傷人,到時候你就靜待著他過來就好。」

莫星河說完之後,想了想又補充道:「如果他一直都沒有來的話,那就代表他遇到危險了,可能已經……」


他說著伸手在脖子上做出一個咔嚓的動作。

死了……

趙明玉眼眸驀然睜大。

不可以!

蘇戟絕對不能死!

他如果死了的話,大姐也就找不到了。

「行了,話已經帶到了,方法我也給你了,我還有其它事情要忙,便不多久留了。」莫星河笑著說道,只是那笑意並未到達眼底。

趙明玉看著他眉心緊蹙,和這樣的人在一起,她真的很為蘇葉擔心。

萬一哪天……

她不敢繼續想下去。

見他要走了,趙明玉忙道:「你給我個地址,人真的找到了的話我派人通知你。」

「不用了,人真的找到了,我會比你知道的更快。」

他說著一笑。

明明是一張帥氣的臉,趙明玉卻是背後生寒。

這個男人……真的很危險,讓人琢磨不透。

和他一起共事,才是最危險的事情吧?

她忍不住在心中這樣想到,默默地給蘇葉念了個阿彌陀佛。

這種人一旦糾纏上就很難擺脫了,她只能住蘇葉好運了。 莫星河離開之後,趙明玉就點燃了那個煙花。

她很快就明白了他口中說的可怕是什麼意思。

這東西……也叫鳥兒嗎?

可怕?這樣的形容怎麼夠!簡直是堪稱恐怖了!

趙明玉看著頭頂懸著的一大群只有骨頭的飛鳥,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這些鳥兒不光是嚇到了她,還嚇到了府中的其他人。

「二姐,這是什麼鬼東西?」

出去尋找趙明月未果的趙風眠本來在街上遊盪,忽然見到一群奇怪的東西往自己家的方向飛去,便也匆匆跟上回了家,回來之後就見到了這一堆懸在頭頂的鬼東西。

噁心死了。

「能夠找到蘇戟的東西。」趙明玉也是一臉凝重。

早知道是這麼個鬼東西,她就到城外去放了。

這東西懸在錦州城裡面,現在引起的是趙府的恐慌,外面說不定還有多少人看到了呢。

這樣下去要是再引起什麼別的麻煩可怎麼辦?

趙明珠也被這個場景嚇到,瑟瑟的躲在趙明玉的身後仰頭看著天空。

這東西光看著噁心就算了,叫聲還非常的難聽。

聽著就好像是鬼哭一樣,嗚嗚的聲音聽的她毛骨悚然。

「沒關係,應該等會兒就可以散了吧,能夠找到蘇戟就行了。」趙明玉樂觀的想著,現在的情況她不樂觀也不行,因為完全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要能夠找到蘇戟,通過他找到大姐,那麼再發生什麼事情她都會儘力的給平下來。

可就是這時候,又一個令她意外的人到來了。

熟悉的一襲白衣映入她眼帘。

原本只要見到就會歡欣雀躍的人此刻也不能讓她開心起來。

她現在只想見蘇戟那個小黑臉,然後通過他找到姐姐。

她從未想過原來生活如此的複雜,一個個看著不起眼的人其實都有著別樣的身份。

虛虛實實的,她已經快要不知道到底什麼才是真,什麼才是假了。

「二小姐。」

來人如此稱呼她,讓趙明玉不由得有些恍惚。


「你怎麼來了?」趙明玉蹙眉看向他。原諒她現在除了皺眉憂愁之外再難做出其它表情了。

「曲某冒昧前來是有東西想要給二小姐看。」

來人正是曲浮生,一邊說著他一邊從袖中拿出了一張紙遞給了趙明玉。

趙明玉狐疑的接過,看到上面的繪圖之後雙眸驀地睜大。

「這是哪來的?!」她激動地看向他。

「我很早之前邊說過,一直都有一個人給我送消息,以前都是話,現在卻是圖紙。」曲浮生也是滿臉的迷茫。

但趙家大小姐趙明月失蹤的事情已經是全城皆知了,所以在拿到圖紙之後,他便立刻給趙明玉拿來了。

他城府深不假,但有些事情上還是不含糊的。

「救人要緊。」他朝著趙明玉認真道。

趙明玉感激的抓住他的手:「謝謝!」

曲浮生點點頭抽回手:「需要我陪你一起嗎?」

趙明玉剛想搖頭,但看著他認真的樣子,她情難自已的點點頭。

「麻煩你了……」

「不麻煩,一切都是因寶藏而起,你我皆是局內人。在這件事情上,大家都是同盟。」曲浮生說得很認真。

趙明玉沒有那個功夫去深究他的話,只是滿懷感激的點頭,幾個人順著路線開始去尋找了。

圖紙畫的很細緻。

很奇怪,那種線條和筆觸,趙明玉看著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可到底是從哪裡看到過她卻怎麼都想不起來了。

不過她這會兒也沒有那個心思去想,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去救趙明月了。

圖紙上畫著的,是兩個人,被綁在了一起。

雖然畫的模糊,但還是能夠看得出來,一個是男人,一個是女人。

畫上的兩個人是誰已經很明顯了。

男人是蘇戟,女人是大姐……

男人的身上一道一道墨,如果她沒有想錯的話,蘇戟應該是受傷了,還傷的很重。

這樣一想,她便更加緊張了。

「我們現在就去,立刻馬上。」趙明玉坐在馬車上不住的呢喃著。

曲浮生無奈道:「我們現在已經在路上了啊。」

聽到他說話的聲音趙明玉才反應過來。

是呀,他們已經在路上了。

關心則亂,她現在已經沒有辦法再靜下心來去想其它了。

「對了,你知道蘇葉在哪裡嗎?」曲浮生突然問道。


他一直想要找蘇葉說一些事情,但是卻怎麼都找不到她。


她一個大活人,卻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趙明玉搖搖頭。

她現在大腦一片空白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去找趙明月。

他們現在的處境很危險,她怕再拖延下去趙明月就會出事了。


而此刻被曲浮生詢問著的蘇葉正在伍冬的房間反覆踱步。

她已經踱步不知道多久了。

今晚不知為何,她的心惶惶的,心跳個不止。

看著熟睡的伍冬與蘇小月,她心底彷彿有一道聲音在對她說著話。

她說不應該的,你現在不應該在這裡的……

不應該在這裡,那應該在哪裡呢?

蘇葉嗤笑一聲,搖搖頭,將那些胡思亂想的想法都甩出腦海。

真的是瘋了……

【姐姐,你喜歡下棋嗎?】小a忽然出聲。

蘇葉被嚇了一大跳,險些扭了腳。

「喜歡,但不太會,怎麼了?」

以往小a和她說話她會覺得聒噪,可現在他說話的時機卻是剛剛好,正好讓她胡思亂想的心安定下來。

分分心就不會再繼續糾結那種惶惶的感覺了。

【姐姐,你覺得棋子會有意識嗎?】小a的正太音軟軟的,讓蘇葉不自覺得放鬆下來。

「棋子怎麼會有意識呢?那是死物啊!」蘇葉下意識的說道。

【這樣嗎?】小a聲音微揚。

蘇葉眉心蹙起。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