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風斬!」

夾著點點雪花的冰塊瞬間以十一長老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蔓延開去,那寒冷的溫度,甚至將空間都生生凍結。

與此同時,一股月牙般的巨大風刃,瞬間斬裂冰塊,令得炸裂的冰塊,形成一根根尖銳的冰刺,攜著毀滅空間的寒冰力量,刺向藍楓。

藍楓神色不變,冷靜到了極點,嘴裡低喝一聲:「轉!」

重力領域—極限斥力!

原本無處不在的恐怖吸力,瞬間轉向,形成一股同樣恐怖的斥力,令得冰霜急凍與旋風斬的威力被大幅度削弱。

而十一長老與十二長老,也是被這突然改變方向的重力,搞得猝不及防。

「咻。」

與此同時,藍楓不退反進,徑直地迎向被削弱的根根冰刺。

瞧著這一幕,十一長老譏笑一聲:「找死!」

十二長老同樣是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彷彿已經看到了藍楓被冰刺洞穿的畫面。

雖然那強大的重力令他們極不適應,尤其是重力轉向的時候,讓他們有種身體不受控制的感覺,他們依然對自己的攻擊有著極大信心。

然而就在此時,藍楓那空無一物的手掌,憑空出現一柄散發著強大威壓的古樸長劍,那是……藍楓曾經在一級學院兌換的一紋神器。

「拔劍術!」

只見藍楓眼睛閃過一抹微不可查的精芒,剎那間進入到入化之境的狀態。

在入化之境的狀態下,藍楓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線條紋路,一條條紋路圍繞著諸多光點穿梭流動,形成一道道形象的畫面。

時間,彷彿被人為操控,流速變得更加緩慢。

緊握著古樸長劍的手掌,輕輕轉動,那搭在劍柄之上的五指,頃刻間迸發一股不可想象的力量。

「錚!」整個領域空間,都是響徹一道清脆的劍鳴。

悅耳的劍鳴,迅速打破了凝固的時間,那紋路構成的世界,彷彿被重新灌注了色彩。

十一長老與十二長老眼球中,倒映著一道刺目的劍光,令得他們眼瞳驟然一縮。

下一刻,那劍光一閃而沒。

「咔嚓!」

「噗!」

十一長老根本來不及看清那一道劍光的模樣,體表的神力罩便瞬間破碎,緊接著,一股劇烈的痛楚,自腦海傳遞而來。

在十二長老驚懼的目光中,十一長老眉心閃過一抹白光,旋即其整個軀體,都猛然炸裂。

「轟隆隆!」

伴隨著十一長老身體爆炸,原本懸浮在領域空中的冰塊,也是迅速消融,釋放出大量的元氣。

十二長老難以置信地看著半空迅速消融的冰塊,心裡狠狠驚顫起來:「死了?」

堂堂神級中期強者,聖殿十一長老,竟然連藍楓一劍都沒能接下!

要知道,神級強者的身軀經歷過質的蛻變,哪怕受了重創,也是能夠通過消耗神力,迅速地恢復傷勢,除非遭受的攻擊太過強烈,在一瞬間泯滅其所有的生機。

「他的攻擊,已經強到可以秒殺神級中期強者的地步?」十二長老一陣心驚,那高傲的眼眸之中,第一次浮現一抹恐懼。

論實力,他並不比十一長老弱,但也不會比十一長老強。

既然藍楓能夠秒殺十一長老,便肯定能夠秒殺他!

幾乎沒有絲毫的遲疑,十二長老立即飛退:「逃!」

兩人聯手都打不過藍楓,他一個人就更不是對手了。

瞧著瘋狂逃竄的十二長老,藍楓冷哼了一聲,身子迅速追了上去:「你們既然是一起來的,便一起下地獄吧。」

重力領域—極限吸力!

充斥在領域空間之內的重力,在藍楓話音落下之後,再度改變了方向,一股恐怖的吸力,籠罩在瘋狂逃竄的十二長老身上,令得後者的速度瞬間銳減,猶如水中掙扎的溺水者,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逃離。

眨眼之間,藍楓便出現在十二長老身後。

感受到自身銳減的速度,十二長老臉色一變,不由轉頭看去——

「拔劍術!」

耳邊傳來一道淡淡聲響,十二長老眼瞳陡然一縮,驚異的一幕,再度浮現。

……

數息之後,十二長老的身體猛然炸裂,與重力領域疊加的暴風領域,也是轟然破碎,那無處不在的暴風,逐漸散逸在空中。

半空。

藍楓那若隱若現的身影,重新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結束了!」瞧著半空那重新浮現的身影,暗中關注著的雲清上人、燕山與太清上人不由露出欣喜的笑容,然而在看清了那一道愈發清晰的身影的面孔之後,幾人的笑容頓時僵硬了起來。

下方古堡內一個深坑旁,太清上人如遭雷擊:「怎麼可能,怎麼會是他……」

燕山也是聲音嘶啞道:「十一長老和十二長老去哪兒了?」

「完了!」雲清上人心裡咯噔一下,趁著藍山因為藍楓出現而愣神的瞬間,立即拉開了彼此的距離,毫不猶豫地朝著城外的方向瘋狂逃竄。

在如此危險的時刻,雲清上人甚至不惜施展秘法,燃燒精血,將速度提升到極致。

瞧著毫不猶豫逃跑而去的雲清上人,藍山呆了一下,旋即臉色脹紅,怒罵道:「膽小鬼!」

藍楓也沒料到雲清上人反應這麼快,一時也沒反應過來,好半晌,方才皺了皺眉,冷哼了一聲:「跑得倒是挺快。」

儘管他很想把雲清上人留下來,但他清楚,以他的速度,恐怕已經追不上了。

「逃!」燕山此時也反應了過來,立即拋下太清上人,朝著城外的方向逃去。

淡淡地瞥了一眼燕山,藍楓身影一閃,下一刻,便出現在燕山前方,令後者的身影被迫止住。

「雲清上人逃得掉,不代表你也逃得掉。」藍楓平靜地注視著燕山,「我早就奉勸過你,不要摻和進來,現在後悔,已經晚了……」

燕山臉色一變,臉色蒼白道:「不,我……」

沒等他說完,藍楓身體一閃,猶如瞬移一般,憑空出現在他身前一丈之處,掩於藍楓袖口的拳頭,陡然探出。

「轟!」

在一道刺目火光中,燕山的身體被生生洞穿,緊接著,直接在半空爆炸開來,無數的碎肉,從半空飄落而下。

秒殺!

哪怕不動用拔劍術,藍楓也是輕而易舉便一招秒殺了燕山這個神級初期強者。

解決了燕山之後,藍楓瞥了一眼下方的太清上人,旋即收回目光,緩緩飛到古青岩、張小飛身邊:「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太清上人受了重創,戰鬥力銳減,肯定不是張小飛的對手,因此,他沒興趣插手。

感激地看了藍楓一眼,古青岩與張小飛互相對視一眼,旋即一同飛向下方的古堡。

望著不斷逼近的古青岩與張小飛,太清上人恐懼地道:「你們,你們別過來!」

他做夢也想不到,強大無比的忘情宗,竟然有一天被人殺得分崩離析,甚至連兩位聖殿長老,都擋不住敵人的腳步……

靠山倒塌,自己又受了重傷,太清上人第一次體會到絕望的滋味。 「啊!」

古堡內不停地響起痛苦的慘叫。

只見張小飛與古青岩輪番上陣,將太清上人折磨得不成人形,以宣洩內心的仇恨。

而遭受折磨的太清上人,則是倒在地上,全身狠狠抽搐著,臉部猙獰而扭曲。

在發泄一通之後,張小飛剛準備結束太清上人的性命,藍楓卻是忽然開口:「等等,你們暫時還不能殺他。」

「為什麼?」張小飛與古青岩臉色一變,齊齊看向藍楓,表情有些緊張。

瞧著兩人的表情,藍楓搖頭笑了笑,說道:「忘情宗與聖殿勾結在一起,這太清上人肯定知道不少秘密,所以,他暫時還有些利用價值……」

頓了頓,藍楓繼續說道:「等把他知道的秘密掏出來之後,你們想怎麼處置他都行。」

張小飛有些不甘地看了太清上人一眼,但藍楓的決定,他只能遵從,最終只好無奈地放開了太清上人。

「行了,如今仇也報了,人也找到了,你們也該回去了。」藍楓轉頭看向古青岩,以及其身旁的一位容貌清秀的女子,雖然他沒見過煙雨玘真正的模樣,但從古青岩對她的重視程度來看,這女子應該就是煙雨玘了。

至於百花宗宗主等人,則是被張小飛順手殺掉了。

古青岩與煙雨玘互相對視了一眼,旋即齊齊對著藍楓拱手:「藍楓,謝謝你!」

藍楓微笑點了點頭,然後對張小飛說道:「張小飛,你護送他們回一級學院吧,順便將太清上人押送過去。」

他並不是審訊高手,有些事情,最好還是交給專業的人去辦。

一級學院那麼大,想來應該不難找出擅於審訊的人才。

「是,少爺。」張小飛恭敬地彎腰說道。

擺了擺手,藍楓環視了古堡一圈,旋即搖頭嘆了一聲:「忘情宗,徹底完了。」

無論是為了消滅聖殿蟄伏的力量,還是為了瓜分忘情宗的資源,各大勢力都絕不會無動於衷,也許一天,也許十天,這忘情宗,必將在這大陸上除名。

不過,忘情宗畢竟是傳承了上千年的勢力,就這麼毀了,終究還是有些可惜。

「罷了,要怪也只能怪他們自己,居然偷偷與聖殿勾結,就算被滅了,也怪不得誰。」藍楓輕吐了一口氣,忘情宗自己作死,倒是替他省了不少麻煩。

唯一遺憾的是,雲清上人逃了,這是一條漏網之魚,而且是一條大魚!

轉頭看了不遠處顯得百無聊賴的藍山一眼,藍楓身體緩緩升空,平靜地說道:「藍山,我們走吧。」

忘情宗的事情告一段落,接下來,他們需要去完成一個更加重要的任務。

藍山一聽,立即飛上半空,興奮道:「太好了,哥哥,終於可以離開了。」

瞧著藍楓與藍山逐漸上升的身影,張小飛恭恭敬敬地保持著彎腰的姿勢:「張小飛恭送兩位少爺,兩位少爺保重!」

待得藍楓兩人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張小飛才重新挺直身體,對著一旁的古青岩、煙雨玘笑道:「古公子,煙小姐,我們也出發吧。」

「勞煩前輩了。」古青岩與煙雨玘拱手道謝。

聽得兩人的稱呼,張小飛無奈地搖了搖頭,卻也沒有辦法糾正,只好像老鷹捉小雞一般,將虛弱不堪的太清上人提在手裡,朝著一級學院的方向飛去。

見此,古青岩與煙雨玘緊隨其後,絕不敢在此耽擱。

雖然雲清上人逃了,燕山死了,太清上人被抓了,可這地方對他們而言,依舊是一個危險之地。

……

荒漠是青州大陸最廣闊的沙漠,位於中州域東北部與神州域西南部相交之處,從荒漠的一頭,到另一頭,足足隔著十萬里的距離,普通人一輩子都無法橫穿這一片近乎無邊無際的沙漠。就連神級強者,也得耗費超過半個月時間,才能夠飛過這遙遠的距離。

大名鼎鼎的沙城,青州大陸三大禁地之一,便是位於荒漠之中。

荒漠古鎮,荒漠邊緣唯一的一個有人類活動的區域,不受任何國家、勢力的管轄,也因此,荒漠古鎮魚龍混雜,鎮子的面積與規模,甚至比一些中型城池還大,只是缺少了城牆與護城河,才被稱作鎮。

荒漠古鎮並不冷清,相反,這裡比外人想象中更加熱鬧。

因為,那無邊無際的荒漠中,蘊藏著海量的特殊資源,譬如生活在荒漠中的妖獸、一些特殊的藥材,以及多種高品質的礦藏。

而荒漠古鎮,便是來往傭兵、冒險者、商人等貿易的地方。

可以說,荒漠古鎮就是第二個光獄城,只是相對於光獄城,荒漠古鎮存在一定的秩序,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什麼,但所有來到荒漠古鎮的人或勢力,都會默默遵守這裡的潛在規則……

此事,古鎮外,兩道年輕的身影,沿著一條大道,緩緩走近。

「這就是荒漠古鎮嗎?也不知好不好玩。」第一次來到傳說中的荒漠古鎮,藍山感覺十分新鮮,像是剛得到新玩具的孩子,眼中滿是好奇與期待。

聞言,藍楓不由搖頭失笑:「我們來此,可不是為了玩兒的。」

繼續深入古鎮,隨著來往的行人越來越多,藍楓的神情不由凝重了幾分,目光中夾著一絲驚訝。

「好多高手!」藍楓的表情嚴肅起來,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四周之人。

短短片刻,他已經遇到了數以百計的天級後期強者,其中甚至不乏人榜、地榜級別的強者,更可怕的是,他隱約感應到超過十道神級強者的氣息,只是這些氣息十分混雜,很難分辨清楚它們的強度與來源……

要知道,在一級學院的時候,藍楓都沒感應到這麼多的神級氣息。

甩了甩頭,藍楓鎮定下來:「不管了,先搞清楚風前輩的下落再說。」

片刻后,藍楓兩人走進一個酒樓,這酒樓通體由一種名為夯石的材料堆砌而成,裝修得十分粗糙,牆壁甚至還能看到一些縫隙,時不時地漏風,但這酒樓的體積規模,卻是足以蓋過這些缺點。

事實上,不光是這個酒樓,荒漠古鎮幾乎所有的建築,都是如此。

相比之下,這酒樓還算好了。

點了幾份小菜后,藍楓與藍山安靜地坐在大廳一角,聽著廳內眾人高談闊論。

「看到這傷口了嗎?這就是我昨天與那頭沙皮蜥蜴戰鬥時,被它抓傷的。不過,那畜生雖厲害,但最終還是被我斬殺了。」

「老天,那可是天級後期妖獸,實力堪比人榜強者,您居然能斬殺它,那豈不是說……」

「嘿嘿,前幾天我修為有所突破,達到了天級巔峰,實力也是提升了不少,現在的我,恐怕不會比那些人榜強者弱了。或許三榜下次更新的時候,我展飛也將榜上有名……」

雖然是最低級的人榜,但對於絕大部分人而言,依舊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耀。

哪怕只是上了人榜,也是能夠炫耀一輩子。

「可就算如此,你也未必打得過沙皮蜥蜴吧?」或許是有些眼紅,有人提出了質疑,「要知道,沙皮蜥蜴絕不弱於人榜強者,而且防禦極其強大,又擅於鑽地,在這荒漠之中,就算是人榜強者,也未必能夠斬殺沙皮蜥蜴……」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