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之術。」楊風直接的來到了落天的身後,拔出了混沌神劍,直接的就發動了攻擊。

但是,那落天的身體快速的就躲在了一旁,楊風的這一劍沒有擊中。

落天的反應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這一點上,要比楊風強的實在是太多了。

「好劍,這樣的劍在神界都是非常的罕見的,你小子的手裡面卻是有這樣的劍,真是不錯啊。」看到楊風手裡面的劍,落天的眼睛也是不由的一亮,以他的實力,以他的閱歷,一般的劍他肯定是看不眼的,但是,楊風手裡面的劍卻是讓他眼睛發光。這實在是讓他覺得是非常的震驚,這樣一個有傢伙,擁有天地熔爐,還擁有這樣的寶劍,這機遇真是不小啊、

這同時也是說明了一種狀況,那就是這個世界的寶物真的是不少。

自己好好的搜尋一番,肯定是能搜到的,不認主不要緊,自己帶回去,慢慢的讓其認主。他有的是時間。

「你的招數和剛才的荒天女差的實在是太遠了,對於我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參考價值,所以,留下你沒有任何的用處,那就直接的滅了你把。」落天冷笑,他就想感受一番楊風的時間奧妙攻擊而已,但是結果卻讓他很是失望。

一點用處都沒有,楊風和荒天女差的實在是太多了。

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他就知道了楊風的一些消息,然後才來到九天。因此,他知道楊風是輪迴武魂,領悟的是時間類奧妙。

說著,落天用手指輕輕的一點,一道恐怖的光芒就朝著楊風射了過來。

楊風想要躲避,卻是發現自己的這片空間被禁錮了,他的身體卻是沒有辦法動了。

「起點。」楊風沉聲的喊道。

這個時候,只有這麼一招了。楊風對起點奧妙的領悟也是越來越深了。

這一招如果不行的話,那楊風攻擊直接的就被擊殺了。果然也是應了落天的話,空有一身力量,然而並沒有任何的用處。

立刻的,落天的攻擊開始被阻擋,甚至被反彈。

看到這樣的情形,落天不但沒有惱火,反而是非常的興奮。

他也是減弱了自己的攻擊。結果,攻擊全部都被反彈了回來,反彈到了他的身上。

他也一點事情都沒有。畢竟是自己減弱的攻擊被反彈回來的,這樣的攻擊對於他來說根本就沒有多少的威脅。

「有意思,真的是很有意思。」落天大笑了起來。

「這種奧妙還真的是第一次體會到呢,不過卻讓我真的感觸很深啊。」落天大笑道。

在接觸到那反彈的時候,他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好像是感覺到了一扇窗戶一般,這樣的感覺那是絕對前所未有的。他喜歡這樣的感覺。

這種聽說都沒有聽說的強大奧妙讓他心潮澎湃。

「再來。」落天繼續的進行攻擊,他知道,楊風想防禦必須還得用那樣的奧妙,自己也把攻擊控制在一定的範圍之內,這樣的話,就能好好的體會了。

本來嘛,是準備立刻的將楊風殺死呢,哪裡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真的是意外的驚喜啊。

這樣的對手,在神界都很難找到。那幾個勢均力敵的對手,他也戰鬥過,一點啟發都沒有。卻沒有想到在這裡竟然找到這樣的對手,自己這次來到這裡,絕對是正確的,收穫將會是非常的大。

落天再次的攻擊,楊風也是無奈,只能再次的用起點奧妙,楊風也是明明知道這就是落天的目的,但是,卻依然是非常的無奈。因為除此之外,他沒有其他合適的辦法來應對。

這個落天,是拿他來體驗來了。

「不錯,真是有感覺啊。」這一輪攻擊結束之後,落天哈哈大笑道。

他現在在很認真的體悟,這種感覺讓他真的是很爽。

他就喜歡這樣的感覺,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因此,他要好好的體悟一番,直到楊風身上附加的能量消耗殆盡。到了那個時候,楊風就沒有價值了,到時候直接的擊殺就是了,現在楊風還有價值,那就要充分的利用一番。

「哼。」楊風冷哼了一聲,這個傢伙真的很有感覺,但是,楊風現在的感覺卻是非常的不好,現在的楊風就感覺好像被猴耍了一般。

對方完全是在利用他。

自己的攻擊根本就沒有用,防禦,也僅僅被利用罷了。

這個時候,一直熬到能量完全的用完嗎?那樣的話,自己的結局就徹底的註定了,一想到這裡,楊風就感覺到頭疼。

這樣下去,肯定不行。

這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

該怎麼做呢?

「楊風,我和你一塊戰鬥。」這個時候,司馬晴出來了,對著楊風說道,臉上全是痛苦的表情。

「晴兒你。」楊風的臉上也是肉疼。

自己忍受這樣的力量,那都是多麼的難受,晴兒能行嗎?那估計承受的痛苦更大吧,他到底是怎麼忍受的,楊風感覺到無法想象,也非常的心疼。

楊風得到的這種力量,司馬晴是可以選擇不接受的。但是,她最後還是接受了。她要忍受這樣的痛苦,還是想和一塊戰鬥。

她不想楊風一個人忍受這樣的痛苦,一個人去戰鬥。

她要和楊風一塊戰鬥,無論面對任何的局面,無論忍受多麼大的痛苦。

「我們一塊戰鬥,希望總歸大上一些,現在,我比你還強一些呢。」司馬晴笑著說道。

楊風以前自爆過一些奧妙,這些招數都消失了,司馬晴卻還擁有這些攻擊。

司馬晴這樣說,也是正確的,當然,同樣的實力,一般情況下,楊風發揮的戰鬥力要更強,而且還強上很多。

「恩?」這個時候,落天也是不由的一愣,一個女人出現了,而且,從氣息上來看,絲毫不亞於楊風,這是怎麼回事,這樣的力量就像是大白菜一樣,可以隨意的加到別人的身上嗎?這樣的話,那未免太不可思議了吧。

如果不是他親眼看到的話,他真的是不敢相信。

如果要是那幾個小傢伙也能擁有這樣的力量?想到這裡,落天也是感覺到頭大,本來嘛,他是沒有這樣的想法的,但是看到司馬晴也擁有這樣力量的時候,他心裏面忍不住的就有了這樣的念頭,這可不是不可能,這絕對是非常的有可能的。

「那我們就一塊戰鬥,殺了這個傢伙。」楊風也是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司馬晴都這樣說了,他還能說什麼。

「哈哈哈,真是笑話,螻蟻無論再多,那依然是螻蟻,在巨龍面前,再多的螻蟻也要被一下子給斬殺。」落天聽了楊風的話,不由的大笑了起來,簡直是好笑至極啊,想殺他?那可能嗎?你一直都活著,那是我手下留情的原因,我只不過是想感悟一下罷了,你覺得你真是本領很強嗎?這真的是太可笑了。

不想殺你,不是沒有本事殺你。

如果我想要殺你的話,你早就死了幾十遍了。

「呵呵,那就試試看。」楊風冷聲的回應道。

他和司馬晴一塊戰鬥,戰鬥力那是提升好幾倍的。

這樣的話,說不定就能威脅到這個傢伙了。

楊風和司馬晴對視了一眼。

這樣一個對手,戰鬥經驗那是無比的豐富,和這個傢伙比戰鬥經驗的話,他們連提鞋的資格實際上都沒有。投機取巧也是不行的。這樣的話,他們就只能是硬拼了。

「極光。」司馬晴率先的發動了攻擊。

落天的臉色不由的一變,他能明顯的感覺到,這極光的攻擊比楊風剛才的攻擊要強上數倍都是不止。

他立刻的躲避,這樣的攻擊,他也不願意硬抗,萬一傷在這些爬蟲手裡面,那就是恥辱,絕對沒有過的恥辱。

「時間後退。」猛然間,一股強力的力量直接的將落天給強行拉回了以前的時間段,又是一道極光直接的轟擊在了他的身上。

這個時候,落天也是受傷了。

他直接的呆住了,真是沒有想到啊。

這個女人竟然還有這樣的招數,直接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怎麼可能?」落天輕輕的摸了摸自己的傷口,這樣的傷對於他來說是算不了什麼呢,實際上用不了多久,這樣的傷就會癒合,只是,多少年了,他沒有受傷的感覺了。

「做的好。」楊風對著司馬晴伸出了大拇指,司馬晴這樣的表現也是讓楊風感覺很滿意。

這個時候,司馬晴顯示的戰鬥力比以前強多了。

「看來,不能留你們了,你們都要死了。」落天怒聲的說道。

他感覺不能這樣下去了,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那就可能出現意外。

實際上,他被擊傷那就是意外。

這讓他內心有了一種害怕,現在的意外還在可控的範圍之內,如果要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再發生意外的話,最終結果如何,那就很難說了,趕快擊殺這兩個傢伙才是最重要的。

「哼,那就看你的本事了,說不定今天死的是你,整個神界將會震動吧,大名鼎鼎的落天隕落在這裡,估計你也將成為整個神界的笑料吧。」楊風淡淡的說道。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落天大笑了起來。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卻是殘酷的。」

「你們想活下去,這很正常。但是,你們做夢,那就不對了。殺了我?哈哈哈,就憑你們。你們根本就不知道你們和我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正如你們根本就不清楚天有多大一樣。」落天冷笑道。

這個小傢伙竟然說要殺了他,那不是笑話嗎?

在神界都很少有人敢說殺了他落天吧。

現在,在這裡,自己卻是聽到了如此一個小傢伙,還沒有成為神靈的小傢伙,竟然敢給他這樣說。那自然就是天大的笑話。

「哼。」楊風冷哼了一聲,這傢伙,簡直笑的太難聽了。

媽的,老子拚命了,難道我韓寒口號都不行嗎?簡直是笑話。

隨即,楊風和司馬晴聯合了起來,開始和那落天大戰了起來。

楊風和司馬晴聯合起來實力那是大大的增強了,而且,他們心有靈犀,配合的是非常的默契,這讓他們在面對著落天的時候場面上也不落下風。

這一戰,戰鬥的是非常的激烈。他們將這片區域都打爛了。

不過這裡幸虧是九天之地,這片區域很快的就恢復了。

九天這個地方雖然說和武魂大世界連接著,但是,這個世界卻是一點也不普通。這個世界相對來說比武魂大世界穩固,但是也穩固不到哪裡去,但是,自動修復能力卻是非常的強,無論毀滅到什麼程度,沒有多長時間,這裡都會恢復過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落天開始慢慢的佔據優勢,楊風和司馬晴則是更加的痛苦了。他們的身體越來越難以承受這種力量了。

落天越來越適應楊風和司馬晴的攻擊,總是能順利的躲過楊風和司馬晴的攻擊,同時也是對楊風和司馬晴發動攻擊。

楊風和司馬晴的身上都是出現了傷口,很明顯,他們都是受傷了。

「不錯了,你們已經是非常的不錯了。」落天看著楊風和司馬晴淡淡的說道。

這兩個傢伙能和他戰鬥到這一步,已經是遠遠的超出了他的意料了,這讓他也是有些佩服了。

這兩個傢伙,還沒有成為神靈,就這樣的厲害了。

真是絕世天才。

如果要是在神界,他估計就要收這兩個傢伙為徒了,這樣的天才,那可真的是難以遇到啊。

就算是廣闊無垠無邊的神界,也是非常的難以碰到。

「廢話少說,我們繼續戰鬥。」楊風的身上全是鮮血,這些鮮血都是自己流的。

「是該結束戰鬥的時候了。」看著楊風,落天淡淡的說道。

「看我的真正的絕招,毀天滅地。」落天大聲的說道,落天修鍊的是很罕見的毀滅法則,一招一式之間實際上都擁有著毀滅的力量,這種力量攻擊性非常的強大。

落天在戰鬥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用絕招,現在,他覺得差不多了,楊風和司馬晴的戰鬥力也是越來越弱了,肯定是躲避不開自己的絕招,現在是該徹底的結束戰鬥的時候了。

這種恐怖的力量直接的將楊風和司馬晴給籠罩在其中。

楊風和司馬晴對視了一眼,這下真的完了。

他們已經感受到那種恐怖無比的力量了,而且,他們現在甚至連躲避都沒有辦法躲避了,只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落天。」猛然間,無數的枝葉在這個地方出現了,一下子阻攔了落天的攻擊。

這讓落天一愣。他看到了一具擁有無數枝葉的身體,同時,一朵朵蓮花也是盛開了。這正是一株體積非常龐大的青蓮。

「你就是當年那株青蓮?」這個時候,落天看著那株青蓮淡淡的說道:「當年讓你跑了,沒有想到你會在這裡送死。」

「哼,我今天要為我家主人報仇,當年你不過是狗腿子罷了,真以為自己有多麼的強大嗎?」萬年青蓮隨即也是開口道。

話是這樣說,他也知道,自己真的不是這個落天的對手,他只能將黑天給困住,對付落天那更是不可能的。現在,他之所以還能對抗這落天,那是因為他將自己的生命力完全的燃燒了,同時,也服用了一顆強行提升實力的丹藥,將自己的實力提升了兩個檔次,即便是如此,和落天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可以想象,落天的實力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報仇,就憑你?吃了葯,還有燃燒自己生命力才能勉強破壞我一招,你行嗎?」落天看著那株青蓮,很是不屑的說,現在就連阿貓阿狗都敢對他這樣說了,簡直是豈有此理啊。

當年,他們幾大高手覆滅天門,威震神界,現在,他的實力比以前是更強了。這個青蓮當年實力還是不錯,但是,被打下了一個台階,自然是徹底的不行了,根本就沒有了和他對抗的資本了。

「哼,還不是你害的。」那株青蓮沉聲的說道。

當年,他還是運氣比較好的,最起碼活了下來,要知道,天門眾高手都是死了的。

他活下來也是苟延殘喘的,現在熬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正好也是遇到落天了,這就想無論如何的都要拼上一把的。反正都要死,何不拼上一把呢。

萬一擊殺了這賊人呢,那豈不是為自己的主人和天門的眾人報仇了嗎?當然,這只是擊殺了一個仇人而已。

「對,我當年將你打了一個半殘,現在呢,我就將你真正的打殘,將你真正的消滅,將你送去見你的老主人,這樣可好?」落天冷笑道。

「好。」那株青蓮立刻的回復道。

楊風這個時候也是聽明白了,原來這落天就是當年覆滅天門的人之一,殺了自己的便宜師傅,面對這樣一個對手,自己也是戰鬥了,自己也是儘力了,但是,自己卻是非常的無奈,根本就不是對手啊,剛開始的時候還能堅持,到了後來,就算再拚命,也是不行。

境界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在這種情況下,楊風即便是擁有和落天一樣的力量都是無法戰勝落天的,更何況,楊風還沒有這樣的力量了,那就更加不是落天的對手了。

楊風和司馬晴也是快速的加入了戰團,他們一個聯手和落天進行戰鬥。

但是,楊風一下子就被擊飛了,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卻是站不起來,司馬晴也是如此,他們的身體實際上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

難以承受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