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補天山滅掉了來犯的宗門,不過這片小世界也被波及了,小世界的億萬生靈卻是生靈塗炭,最後只剩下了一小部分人!」

「我爹心生憐憫,看著那流血的星域,最後以實力,穩固了這片星域,保留了這裡的生靈,讓其自生自滅!」

「不過,這裡的生靈卻是憎恨上了補天山,憎恨著毀掉他們星域的人!一直想要報仇!」

「想必父親的考驗就是讓我們講這些人收復!」江玉澤眼中露出思索之色,目光看向那一片片大陸。

「走吧,這裡的確很公平,因為我們誰都沒有來過這裡,而且也是考驗我們的能力,看自己怎麼理解,我就是這麼理解的!」江玉澤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笑意。

「看怎麼收復么?」洛天低聲自語,眼中露出憐憫之色,看著這殘破的小世界,洛天想到了九域,若是同樣遇到仙界,九域會不會也像現在這樣。「這裡一共有幾千個大陸,至於有多少人,我也不清楚,我們只能一個大陸一個大陸的去走,然後讓里的原著居民投靠我們,我估計是要看九個兄弟誰收復的大陸多吧!」江玉澤開口,隨後飛身而起,朝著

附近的一個大陸沖了過去。

江玉龍,江玉鳳等人,也是紛紛朝著大陸飛去,人的性格不同,收復的方法自然不一樣,唯一的特點就是,他們這些人實力超群。

「嗡……」洛天等人劃破虛空,出現在了蒼穹之下,而隨著洛天等人的出現,大陸上的人們便是發生了震動。「你們是誰!」一道身影從地面之上飛了出來,臉上露出凝重,身上泛起真仙初期的氣息,目光看向洛天等人。 「哦!….好哥哥….好脹啊!….用力啊!快…」

一陣帶著壓抑的興奮的嬌呼,從隔壁漆黑一片的教室內,傳進了駱林的耳朵。

嘶…隔壁有人?在那….干那啥事?

駱林輕移步伐,來到隔壁教室的窗戶外,往裡面看去。

「炎黃八法」的功力到了第四層,夜視能力,也相對的提高了。

借著外面的微弱光線,隱約間,看到教室內的是兩個人。

教室裡面里,兩條白蟲般糾纏在一起的男女,從聲音他分辨得出來了。

一個是那個啥劉隊長,還有個就是那個黃政委。

這時,黃政委,正單手提著,如同一隻小白羊般劉隊長的小胖腿,身體奮力的猛衝著。

「咕嘰咕嘰…吧唧吧唧……」

瘋狂的撞擊聲,和劉隊長的呻呤,還有黃政委的粗喘聲彙集成一串YIN糜的樂章。

想不到,這個劉隊長真的騷啊!

不過她的皮膚,還真的很白啊!股間的YIN液,被黃政委的火熱衝擊的漬液四濺,劉隊長那滾圓的雪白身子,如同小馬達般的向上快速篩動著……

看得窗戶外的駱林,都無恥的硬了。甩了下頭。

心裡暗罵一聲,這對狗,男女。

就打算轉身,去搞自己的事情,偷畫!

這時,教室內的劉隊長,突然尖叫聲一聲,發出嘶啞的窒息般的嬌呼。而黃政委也悶哼一聲。駱林知道這對狗,男女完事了。

「…我的天啊!太舒服了!…黃哥哥好棒啊!….」

劉隊長那故作嬌媚的聲音。

接著就是黃政委,帶著得意的乾笑聲。

駱林聽得,直搖頭。

「我叫你辦的事情,辦好了沒?…」

黃政委這時也已經穿好了衣服,點了根煙。坐在一張全是大字報墊著的課桌上。看著還躺在那嬌喘噓噓,小胖手捂著股間熱流橫溢的劉隊長,淡然間帶著威嚴的語氣說。

「啊!….好多啊!….哦!辦好了!….那些東西,我都藏好了!….就藏在三樓小會議的西面牆角,第三塊磚下面了…我聰明吧!….我還要…嗯!….」

劉隊長全身著,雪白豐膩的滾圓身子,靠著一臉嚴肅的黃政委的身上扭動了幾下,撒著嬌說。

「呵呵….很好!不愧是好戰友啊!….這些傻,*!還不知道留後路!現在中央,很明顯的對紅衛兵的權力,和行動限制了,聽說,總司令因此還至高無上的偉大領袖毛XX訓斥了一頓!….我看啊!….還是要留後路的好!」

看來這個黃政委還真是個聰明人,知道斂財才是王道。

紅衛兵的下場,是可憐,可悲的。

被上面的那幾個居心叵測的人當槍使。

俗話說,槍打出頭鳥。

這紅衛兵,就是那隻鳥。

「嗯!….我覺得也是,現在感覺紅衛兵,不像幾年前那麼熱烈了,批鬥會基本都是做做樣子,整的黑材料,來回就是那幾句!….你可不能,說話不算數啊!你答應要和我結婚的….嗚…好人!….好哥哥!…」

兩個狗,男女再次又搞作一團。

駱林聽到他們的秘密,心中大喜。

那個劉隊長,藏得東西肯定是好東西。

轉身來到那間,放破四舊物品的倉庫「教室」門前。

從口袋裡,掏出一根細鐵絲。

在掛鎖上,一陣輕搖。

接著「咔」的一聲清響。

鎖開了。駱林快速的下鎖。

開門,閃了進去。

一股充滿了書籍紙張的味道,在教室內飄散著。

開始吧!駱林拿著手電筒,開始了搜刮之旅。

駱林的心情是振奮的。激動啊!他認為的真品古畫,就裝了一麻布袋。心說,要是有儲存物品就好了。

可惜煉製儲存物品,需要達到「炎黃八法」的第五層級別。

想到這,鬱悶的,吧嗒了下嘴。

手裡提著一大麻布袋的好東西。就出了門。

把門鎖,還原掛好。他拿了這麼多東西,對於倉庫裡面的東西基本是看不出來的。還有不少好東西。可惜一次拿不了那麼多。下次再來吧。

先去三樓,那個會議室看看。

想到這,背著大麻布袋。

往樓下,輕躍而去。

三樓會議室,靜悄悄的。

駱林輕鬆的開門進去,找到劉隊長說的西面牆角,果然,那塊磚是鬆動的。

手一抽,磚頭就出來了。

接著,把四周的磚,都拿了下來。

這樣就出現了個,臉盆大小的牆洞。

好傢夥!裡面全是一排排的小黃魚。就是小金條。

10兩一根的黃金塊,起碼有上百根。還有幾個首飾盒,打開一看,不是極品的珠寶就是首飾。

草!發了!還說啥? 步步蓮花 沒東西裝啊!脫衣服。

駱林把身上的外衣,脫了下來。把牆內的東西一掃而空,再把衣服繫緊綁好。接著把狀的沉甸甸的,一大包東西,提在手裡,神識在周圍一掃。

四周寂靜一片,走了!

哦!還有個大事,差點忘了。

駱林看著還有個小包袱。裡面裝的是白面大饅頭和一點滷菜。

站在房內,想了會。

這才提起東西,出了三樓會議。

所謂的牛棚,其實就是幾間破舊房子。

外面有紅衛兵小將守著,關押著這些頂著走資派,修正主義分子,反革命大帽子的高級幹部,全都關在裡面。

駱林記得,會在1973年,恢復鄧XX的國務院副總理的職務。

但是,後來又被那幾個人打倒了。

直到1977年7月黨的十屆三中全會前夕,才獲得第三次解放。

汗!真是,三起三落啊!

位於,XX大學內的所謂牛棚。

就在西面的職工宿舍,一排破舊的低矮房子里。駱林知道,鄧XX等人就在裡面。

外面根本沒人。這麼冷的天氣,誰站在外面啊。有病啊!

這一排破舊房子大約有四五間。不過還好,有窗戶。把手裡的大麻布袋和裝著珠寶黃金的衣服,藏在一個樹後面。把那些散落地上的大字報蓋在上面。

駱林看了幾間窗戶后,找到鄧XX的房間。

手裡提著裝著食物的包袱,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一道道身影升空,目光謹慎的看著洛天四人,一副防禦的姿態,但是洛天卻是在這些人的眼中看到了仇恨。

「你們是這片大陸的首領么?我們是來帶你們出去的!」司馬飛鷹大聲開口,一個真仙初期,他們還真的看不上。

「竟然有真仙初期,難道是因為同仙界聯通了的關係么?」洛天心中疑惑,按照道理來說,若是真的三千小世界不可能有真仙初期的修為。

一個真仙初期,完全能夠橫掃掉九域了,那完全是超越了紀元之主的存在,洛天現在若是回到九域,絕對是逆天級,縱然九域的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但是現在這片大陸上,竟然出現了真仙境的強者,顯然是掙脫了三千小世界的規則。 宮鬥之一日爲後 「飛鷹,客氣一些!」江玉澤開口,目光之中帶著笑意:「這位朋友,我知道你們恨我們,但是你們真的想要呆在這小世界中,不想進入仙界看看么?」江玉澤沖著那些人開口,此時天空之上,已經站出了幾

萬人。

「不可能,想要收服我們,除非我們死,若不是你們,我們星辰域又怎麼會變成這樣!」一名老者開口,雖然是真仙中期的修為,但是身上的氣勢卻是極強。

當年那一戰,對於他們來說就跟末日一般,很多人死去,甚至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死在了兩宗大戰的餘波之下。

後來,他們才知道真相,驚喜的發現他們竟然能夠繼續突破,星辰域的規則改變了。

仇恨,在他們心中只有仇恨,想要默默的修鍊,修鍊到強大,衝出這星辰域,殺進仙界。

洛天看著這些眼中露出仇恨的人,感到這些人有些可憐,若是他們知道補天山的強悍,即使衝出這片小世界,也根本報不了仇,不知道這些人該是一種怎樣的絕望。

「各位,我知道你們非常恨我們,但是當年的事情,我們也是無意!」江玉澤開口,目光之中帶著歉意。「誓死不降,我們現在已經不是當初任憑你們揉捏的小人物,現在我們星辰域也異常的強大,你們很強,我們根本不是對手,但是我們還有域主大人,他現在功參造化,肯定能滅掉你們!」老者開口,飛身

而起,朝著洛天等人沖了過去。

「殺啊!」十幾萬道身影飛身而起,身上泛起陣陣的神光,眼中帶著堅毅,更有一道道武技朝著洛天等人打了過來。

蒼穹崩滅,整個大陸轟然震動,一道道武技氣勢滔天,強大的動靜讓江玉澤,姜幻天和司馬飛鷹三人嚇了一跳,三人長年在仙界,什麼時候看過整片大陸震動的情況。

相比於三人,這種感覺洛天卻是再熟悉不過了,看著那朝著他們轟殺而來的武技洪流,伸手一拍。

「轟隆隆……」轟鳴震天,一個真仙中期,加上一個真仙初期,還有一群天仙境,在洛天面前,真的跟螻蟻差不多了。

黑色的大手轟然爆發,直接同那無數到武技碰撞在了一起,整片大陸劇烈的顫動起來,風雲倒卷,一掌拍出,直接震散了上萬道武技。

「這麼強?」看到洛天竟然如此生猛,江玉澤幾人呆住了。

「你們也可以的……這個世界的規則就是這樣的!」 總裁愛上冷血灰姑娘 洛天輕笑一聲,真仙後期的修為散發而出,強大的壓力席捲八方。洛天曾經是紀元之主,對於壓力的掌控絕對超越這片大陸的所有人,壓力席捲之下,頓時讓那些人頓住了身形,目光之中帶著驚恐看向洛天,江玉澤幾人眼中也是帶著驚駭,看著身上范起無上氣息的洛天



「原來我們在三千小世界這強!」姜幻天臉色狂變,目光看向那顫抖的人們,看著那崩滅的大片蒼穹,眼中帶著感嘆。

「你們服還是不服?」司馬飛鷹大聲開口,身上也是泛起強大的氣息,雖然不如洛天,但是卻是如同主宰一般。

「飛鷹兄,不可如此,我們不是來殺人的!」江玉澤開口,目光看向那些原著民們。

老者臉色蒼白,看著站在那裡的洛天,沒想到洛天他們竟然這麼強,過去也曾有人不小心,進入到他們這裡來,但是實力絕對沒有洛天四人這麼變態,只一掌便是震散了他們所有的攻擊。

「不可能屈服,我們只效忠星辰域主大人!」老者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堅定,目光盯著洛天等人,他們這個大陸只是整個星辰域的一片小大陸而已,整個大陸只有十幾萬人。

「星辰域主?」江玉澤有些頭疼了,收服這些人比殺了這些人還要難,況且這些人跟他們無冤無仇,若是殺了著實有些說不過去,而且江玉澤也猜測出,他父親讓他們來,不應該是滅殺掉這些人這麼簡單。

「關鍵還是在星辰域主!」洛天眉頭微微一皺,輕聲開口,只要將星辰域的域主收服,那麼整個星辰域自然而然的就掌握在了他們手中。

與此同時,江玉澤的其他幾個兄弟,也是各自找准了一個大陸,開始嘗試收服起來。

有幾個人卻是沒有選擇收服,而是開始起遊歷起這星辰域來畢竟游厲星空,可不是誰都能做到的,雖然這星空不是仙界之外的星域,卻也是三千小世界的星域,反正他們沒有爭奪少宗主的心思。

「這裡雖然是仙墟,但是卻也有不少的機緣,當年攻打補天山的那個宗門失敗之後,有不少的傳承留下,我們也可以去尋找一翻!」一名青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跟隨自己進來的人開口。

「早就聽說補天山上有個仙墟,裡面有著數不盡的機緣,此次倒是沾了六公子的光了!」那幾個人紛紛開口,隨意的游厲在龐大的星域之下。而想要爭奪少宗位的人,江玉龍,江玉鳳,還有江玉文三人,則是開始各自施展手段,收服起這片星域下的人來,不過他們的手段卻是不像江玉澤這麼溫和,有人直接展開了血腥的屠殺和鎮壓,有的人下

上了禁制。

一時間整個星辰域開始混亂起來,這些人的出現,讓整個星辰域開始動蕩。

不過僅僅只是動蕩了一天而已,眾人出現的第二天,星辰域便是做出了應對,一塊塊的大陸的強者,紛紛推動著自己所在的大陸,朝著星辰域的最中央飛去,因為那裡住著星辰域的最強者,星辰域主。

洛天幾人卻是沒有在之前的那片大陸上逗留,而是推動著整個大陸,朝著星域的中央飛去。

大陸之上的人們戰戰兢兢,不知道這幾個大能強者到底想要幹什麼,雖然他們忠於星辰域主,痛恨江玉澤這些人,但是並不代表他們不怕死。

「給我開!」而就在幾人推動著龐大的大陸飛往中央的星域之時,一道暴躁的聲音在蒼穹之上炸裂。

星空之下出現四道身影,一身冰冷的氣息,目光看向遊盪的大陸。

「九弟!出來一見吧!」陰柔的聲音響起,江玉鳳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透過蒼穹看向站在大陸之上的洛天幾人。「二哥!」江玉澤臉色陰沉,同江玉鳳隔空相對,隨後沖著洛天三人開口:「這是我二哥江玉鳳,他身後的那個半步仙王是我補天山的一名長老,叫姜成,至於那兩個年輕人,則是中三天兩個宗門的道子,都

是排在前十的宗門。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