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作為卧龍負責人,肯定要親自去三天後的地皮競拍,我回去就開始準備,到時候讓她只能撿點垃圾回去。」

「哼哼,沒好的地皮,那個官方的項目肯定要擱淺,到時候這違約金能讓他們賠的褲衩都當了!」張宏遠開懷大笑。

顯然兩人做過不知多少回這種剷除異己的事了,竟然如此輕車熟路,安排的很是縝密。

周慶陽和張子昂兩人更是忍不住的搓著手,他們已經等不及要看到林家毀滅那天,楚楓跪在自己面前求饒的樣子了!

到時候要當著楚楓那個狗娘養的面前玩弄死林雪!

……

楚楓和林雪對於即將到來的事情渾然不知。

楚楓因為昨晚的事,今早對林雪格外殷勤。

「起了,雪兒,給你準備了豐盛早餐,任你挑選。」

林雪看著桌子上一應俱全的西式中式早餐,莞爾一笑:「看在你這麼用心的份上,原諒你了。」

「謝夫人大度。」楚楓笑道。

吃飯的時候,林雪的電話卻是響個不停。

林雪看了一眼信息,眼神驚駭。

「怎麼了?」楚楓問道。

林雪嘆了口氣,卻是擺了擺手:「沒什麼,就是公司拿的一些項目,今天突然好多來解約的。」

她沒了吃飯的心思,放下碗筷,「楓……送我去公司吧,我去處理一下。」

「用不用我幫忙?」

「不用,一點小麻煩,我自己能解決!」林雪堅定的搖了搖頭。

她不想一直活在楚楓的庇佑下,這些事以後難免會有,自己總不能一有事就找楚楓幫忙,她要自己撐起一片天來!

楚楓也沒再言語,林雪的心思他明白,況且這也不是什麼壞事,能讓林雪經歷些相關事情也是好的,能更快的讓她成長。

真要是解決不了的時候,自己再出手就是!

將林雪送到公司,楚楓也就沒跟著進去了。

血劍等到林雪走遠,突然開口:「楚帥,蒼龍衛那邊傳來消息,那個人,找到了!」

。 病房202號房。

「小蕊怎麼還沒醒呢?不是說沒事情嗎?」

花小蕊的母親李氏,看着自己女兒一直沒有醒過來,她有些不踏實,伸手抓住自己兒子花雲毅的手,焦急的問道。

「媽,你放心吧!」

「剛才醫生不是說了嗎?妹妹她只是勞累過度,需要多休息,沒事的。」

花雲毅此刻也是心弦緊繃,但不想讓自己母親擔心,就硬裝着沒事,一邊安撫自己母親,一邊看着躺在床上的花小蕊。

就在這對母子兩人心中忐忑不安,卻又不捨得離開時,忙碌為花小蕊辦住院手續的雷凌終於返回。

「雷凌,你快過來看看,小蕊還需要多久才能醒過來?」

雷凌剛進門,李氏便催促雷凌過來看看花小蕊。

因為雷凌是神醫的徒弟,醫術自然厲害,所以李氏把希望都寄托在雷凌身上。

其實,醫術再高,也不可能扭轉乾坤,做到起死回生的地步。

就好比花太君,雷凌也只能眼睜睜看着花老太君死去。

人的命,天註定,而他雷凌頂多只能幫人減輕痛苦,延續壽命而已。

面對李氏的懇求,雷凌只好來到床上看着昏睡的花小蕊。

在雷凌看到花小蕊時不時浮現痛哭的表情,他神色有些凝重。

因為不放心,雷凌仔細觀察花小蕊許久,見花小蕊面色蒼白,額頭靜脈劇烈跳動異常,呼吸卻緩慢,這並非是常態。

「怎麼樣了?」

「我妹妹她真的沒事吧?會不會還有人要害我妹妹?」

一旁的花雲毅,見雷凌眉頭緊鎖,遲遲沒有迴音,他不由擔起心來,有意提醒雷凌一句。

畢竟,自己妹妹又不是沒被人害過。

正是聽了花雲毅這句話,雷凌臉色漸漸變得陰沉起來,因為他想到了趙芸。

今天,只有趙芸去過公司,還逼迫花小蕊喝了雞湯,他也擔心那個雞湯會有問題。

沉默許久,雷凌不敢妄自定下結論,要想知道花小蕊又沒有事,只能看花小蕊會不會醒來再說。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

直到日頭落下,天色漸漸昏暗時,昏迷的花小蕊終於有了蘇醒的跡象。

躺在床上的花小蕊,她雙手攥拳,面露一副很痛苦的樣子,頭不斷的搖晃着。

看到花小蕊的樣子,李氏與花雲毅緊張綳著心弦。

而雷凌,一直站在床邊,看着花小蕊生怕花小蕊出現什麼不好的徵兆。

然,在花小蕊痛苦的表情消失時,她竟然還閉着眼睛流下淚水。

看到這一幕,雷凌的心突然咯噔一下。

在雷凌不知為何時,流着眼淚的花小蕊緩緩睜開了雙眼。

花小蕊在睜開雙眼的一瞬間,腦海中卻一片空白,看着近前的雷凌,有種熟悉而又記不清在哪裏見過的感覺。

「小蕊!」

「妹妹!」

李氏、花雲毅看到花小蕊醒了,母子兩人高興的笑了起來,同時開口呼喚著花小蕊。

「你們……啊!我的頭好痛!」

看到李氏與花雲毅,花小蕊居然感到陌生,想要尋找記憶的她,突破感覺頭很痛,痛的她什麼也記不起來了。

「花總?!」

雷凌見花小蕊情況不對,急忙搶先靠近,伸手抓住瘋狂在敲打自己頭的花小蕊胳膊。

李氏、花雲毅母子兩人神色怪異,看着花小蕊的樣子,她們母子心裏很緊張,但又搞不清楚這是為什麼。

「你……你誰?為什麼覺得我們好像在哪裏見過?」

被雷凌抓住胳膊的花小蕊,兩眼止不住在流着眼淚,看着面前的雷凌樣子,就是記不清雷凌是誰。

雷凌看着花小蕊,他沒有開口,因為花小蕊看起來不是裝的。

「小蕊,我是你媽啊?你還記得嗎?」李氏見自己女兒不記得雷凌,她邁步靠近,看着花小蕊急切的問道。

「媽?」

「我為什麼不記得?我是誰?這是哪裏?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裏?」

花小蕊看向自己母親,突然感覺自己的心口很疼,自己腦海中根本就沒有自己母親的影子。

「雷凌,我妹妹這是怎麼了?為什麼都記不清了?」花雲毅無法淡定了,他看向雷凌追問道。

「情況有些複雜。」

「花總可能失憶了,但是短暫失憶,還是個別原因失憶,這都需要進行仔細檢查才行。」

「我先去大夫過來看看!」

說真的。

看到醒來后的花小蕊,雷凌最不安。

好好的花小蕊怎麼會失憶?

好不容易重逢,如今自己又要與花小蕊成為陌生人,這是不是對他不公平?

沒有多說,雷凌快速轉身離開病房,讓大夫過來解釋清楚。

病房內。

花雲毅面露凝重,看着什麼也不記不清的妹妹,不由雙手緊緊握成拳頭。

「蕊兒,我是你媽啊?你怎麼可能不認識媽呢?」

李氏含淚看着自己女兒,心裏亂作一團,自己女兒不認識自己,她着急的不知所措。

「你真的我媽?」

看到自己母親急切關懷的樣子,花小蕊心裏有些怪怪的,一種說不出來的熟悉,可是自己腦海中什麼都沒有,如同一張白紙。

「妹妹,我是你大哥花雲毅。你真的什麼也記不清了嗎?」

「還有,媽都急成這個樣子,你還是不認識嗎?我們可是一家人啊?」

花雲毅上前,看着自己妹妹迷茫的樣子,他有些衝動,在他看來,自己妹妹可以忘記所有人,也不能忘記他們才對。

「大哥?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

「對了,你們管我叫什麼?我怎麼不記得自己是誰了?」

花小蕊露出懵懂的目光看着花雲毅,不是她不想忘記,而是自己現在真的什麼都記不清。

就連她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又怎麼可能會記住自己母親與大哥?

「大夫,快請!」

就在花雲毅拿自己妹妹沒轍時,雷凌找來了主治醫師,急忙進入病房來到花小蕊的床上。

主治醫師進行一遍全面檢查,最後竟然搖了搖頭,面露古怪的樣子低頭沒有開口。

「大夫,我女兒她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醒來什麼也記不清了?」李氏焦急如焚,看向大夫不吭聲,她開口急切的詢問起來。

雷凌與花雲毅眉頭緊皺,現在他們都很想聽聽大夫的解釋。

「嗯……這個。」

「花總病情有些複雜,看她之前的癥狀在醫學的角度來說沒什麼問題。」

「不過,花總失憶可能存在很多因素。譬如頭部受到撞傷,或是受到什麼刺激……都可能造成失憶和暫時性失憶。」

「只是,花總的病情有些蹊蹺,我建議先做個腦CT,然後抽血化驗,尋找一下病情的原因,再做更明確的診斷。」

……

醫生眉頭緊皺,面對李氏的詢問,他也是假設了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加上花小蕊病情有些特殊,只能利用科學手段,找到病因才能確定。

「這……那我女兒還有恢復記憶的機會嗎?」李氏聽到真的多的可能,反而讓她心裏沒底。

「我不敢肯定。」

「但有一定幾率可以恢復。」

「這件事,必須要看花總個人身體條件,而且我建議這段時間,不要去刺激花總,你們可以說一些往事,試探讓花總找回記憶。」

醫生搖頭,看着花小蕊的他,也是一時束手無策,但他還是提出個人建議。

「那就麻煩大夫你了。」

李氏得知病情還有好轉的機會,她也就放心了不少,向大夫點了點頭,就沒有再糾纏下去。

雷凌送走大夫后,剛剛轉身就看到花雲毅目光不善的盯着自己。

「雷凌,我把我妹妹交給你保護,你為什麼會讓我妹妹受傷?」

花雲毅臉色難看,聽大夫的口氣,自己妹妹失憶一定另有原因,所以他突然想到雷凌與李珊珊的事情。

所以,他猜疑一定是雷凌想要用這種辦法,來傷害自己妹妹,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花少爺,你這是什麼意思?」

「花總一直留在公司里,我發現花總時,她就已經倒地昏迷不醒了!」

雷凌神情冷峻,他看得出花雲毅嘴上不說,心裏想的什麼他都知道。

他說過,他絕對不會傷害花小蕊。

「那你告訴我,我妹妹為什麼會弄成這個樣子?連自己媽跟親哥哥都不認識,你該跟我怎麼解釋?」

花雲毅氣惱,此刻他根本不會再信雷凌。因為今天雷凌剛剛跟他保證,下午自己妹妹就住進可醫院,他怎麼會平靜的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