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雜種,有本事給老娘我回來!」

直到李庶都快走到巷口了,盂蘭再一次破口大罵了起來。

踏!

而這一次,李庶原本一直移動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

這一刻,葉婉秋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感覺一股兇猛的殺氣襲來。

作為一名「精元人」,縱使現在葉婉秋已經被完全封印了起來。

但是,她依舊能清晰的感覺到危險。

可這一股殺氣葉婉秋猛然發現,居然是從自己身邊的李庶身上發出來的。

「死雜種……」

葉婉秋這才反應過來,盂蘭這句針對於李庶母親的咒罵是導火索。

她太了解李庶了,對於弱小,李庶根本不屑與之爭論。

哪怕你隨意的咒罵李庶,他也不跟你一般見識。

但是,唯獨不能辱罵李庶的雙親。

尤其是與李庶相依為命多年的母親,更加是李庶一生的禁忌。

按照此前自己從侯子方口中所了解到的情況。

有一次侯子方同李庶日常切磋,只因為李庶使出一招「游龍引鳳」。

成功讓李庶在切磋中佔據了上風。

侯子方當即傲嬌的吐槽了一句「狗娘養的」。

本來侯子方就是這般喜歡口吐芬芳的江湖男兒。

自己也是無意唾罵李庶,僅僅只是由於剛才的過招被李庶破解而惱怒。

豈料,李庶當場暴怒,三拳盡數是全力一擊。

搞得侯子方差一點被李庶給打傷。

事後雖然侯子方有解釋,自己並非針對李庶而發出辱罵。

可李庶依舊面色嚴肅的警告了侯子方一下:以後,不準侮辱我母親。

畢竟是自己嘴臭在先,李庶又是自己認可的知心好友。

他也很清楚,這些年來李庶與田紅英生活不易。

以至於李庶非常的尊敬自己的母親,任誰都不準羞辱。

最終,侯子方誠摯的向李庶做了一番道歉。

這件事兒才算是告一段落。

「連侯子方那種李庶先生的好友,僅僅只是一句吐槽就激怒了李庶。」

「而盂蘭這個瘋女人,居然當着李庶先生的面辱罵其母親?」

「完了!這個女人,鐵定會被李庶先生殺掉的。」

站在李庶身旁的葉婉秋立馬轉過頭瞪去盂蘭。

她很清楚,此時李庶的內心正在升起一團熊熊怒火。

不僅僅是為了盂蘭的生命安全,也是為了不讓李庶陷入瘋狂。

「盂蘭,馬上向李庶先生道歉。」

葉婉秋急忙擋在李庶跟前,同時要求盂蘭立馬致歉。

為了不讓事情持續發酵下去,葉婉秋死死的瞪去盂蘭。

「道歉?葉婉秋,你是腦子被驢踢了嗎?」

「這個狗娘養的,一巴掌打的我差一點沒有背過氣兒來。」

「我現在就叫人,然後讓這個狗娘養的雜種給我跪下磕頭。」

然而,已經被徹底激怒的盂蘭立馬拿出了手機。

她快速撥通了自己大哥的電話,聲稱自己被欺負了。

隨着盂蘭的一通電話結束之後,葉婉秋剛想繼續勸說。

可就在此時,原本背對着盂蘭的李庶,這一刻轉過了身子。

「李庶先生,你不要衝動,這個女人她是個瘋子。」

葉婉秋當即雙手死死的抓住李庶,深怕他會痛下殺手。

畢竟,以當前李庶的實力,要想宰了盂蘭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瘋女人。

簡直比踩死一隻螞蟻還要容易。

「你剛才罵我什麼?」

可李庶根本聽不進去,此時的他眼神陰森可怖。

在瞪去盂蘭的同時,李庶冷聲問道。

「狗雜種,狗娘養的,狗雜碎,狗東西!」

見李庶不走了,這可把盂蘭給高興壞了。

趁著自己的大哥趕到這裏之前,自己立馬痛快的罵上了一頓。

只見盂蘭一口氣兒罵了四聲,並且一個比一個毒辣。

「盂蘭,你給我閉嘴!」

這一刻,葉婉秋近乎是撕著嗓門兒大聲怒喝了起來。

「狗雜種,狗娘養的,狗雜碎,狗東西!」

可葉婉秋越是阻攔,盂蘭越是挺直了腰板繼續臭罵。

並且聲音是一次比一次高。

甚至連小巷兩邊的民居樓大廳內正在看電視的老爺爺,都聽見了。

「盂蘭,你非得作死嗎?」

葉婉秋此時甚至都不敢看去李庶此時的面色。

一雙急切的眼神只能繼續死死的瞪去盂蘭。

「我作死?罵這個狗娘養的東西,我的心情不知道有多爽。」

哈哈哈哈!

然而葉婉秋的一番好心,非但沒有被盂蘭所接受。

這個瘋魔一般的女人,又指著早已陰沉着一張臉的李庶大罵了起來。

四句芬芳,這個女人不偏不倚,就挑「狗娘」來羞辱李庶。

隨後,更是仰頭大笑了起來。

踏踏踏!

因為,她已經看見巷口已經停下三輛車子。

很快,十餘名個個手持長棍的男子快速朝向巷口走來。

嘭嘭!

那為首的長發男,一邊走進小巷,一邊拿起手中的長棍敲在牆壁上。

那金屬與牆壁碰撞,所產生出來的聲響。

開始激蕩在整條小巷內,同樣也響徹在李庶的耳邊。

盂蘭快速伸出一根手指頭來,筆直的指向了一言不發的李庶。

「大哥,就是這個傢伙,趕緊把這個狗娘養的……」

可這話才說到一半,盂蘭的臉突然迎來一張大手。

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機會。

盂蘭只感覺到自己的頭突然被一股外力,強行朝向左側的牆壁砸去。

啪!

不到一秒鐘的時間,現場頓時鮮血飛濺。

。 小溫給她倒了杯水,開始刷微博看粉絲們激動的評論,感慨「真是不明白為什麼你不喜歡打理微博,明明這些粉絲都超級可愛,你看看這一條!」

他將手機屏幕直接懟到她臉上「他誇你聲音是天籟之音啊!還有這條!他說你打噴嚏的時候像只小貓一樣,我覺得這個形容非常的可愛!」

小溫激動的給她細數著粉絲的留言「這麼可愛的粉絲們催著你發新歌,你到底是怎麼做得到狠著心不理會的?嗯?」

他嘟嘟囔囔著,斜眼瞥了過來「換作是我,遇到這麼一群可愛的粉絲,我一個月能出十首新歌!」

溫喬呵呵笑著,諷刺道「那你可真是靈感如泉涌,滔滔不絕啊!一個月十首?要麼是抄襲,要麼就是買別人的原創歌曲署名,圈裡哪個原創歌手能辦得到一個月十首歌?」

小溫雙手舉起,作投降狀「好吧好吧,我說不過你,你口齒伶俐邏輯清晰……」他話頭一轉「其實我就是想讓你多重視重視一下粉絲,盡量多出新歌……」

溫喬不為所動「物以稀為貴,我出新歌太頻繁他們就不會看重了,像現在這樣,出一首新歌上一次熱搜,效果不是更好?」

「是這樣沒錯……」小溫小聲嘟囔,擺擺手「算了算了,你做事一向有分寸,我懶得管你了。」

溫喬拿起包包,正準備離開,小溫將她拉住,摁在椅子上,惡狠狠道「你想跑哪裡去?你簽名還沒簽完!!」

她這一提醒才讓溫喬想起桌面上堆的一大堆照片還有大半沒簽上名,方才直播的時候聊嗨了她就給忘記了。

小溫壓著她坐在椅子上,指著那堆沒簽上名的照片,說道「趕緊的,姑奶奶,簽完了就可以回去,等到周年慶那天我會在微博上搞個抽獎活動,將這些簽名照片發給幸運粉絲。」

他將筆塞溫喬手裡,繼續道「我去給你買吃的,你老實待著。」

溫喬「……」到底我是老闆還是他是老闆啊!怎麼這麼囂張!

她握著筆,看著小溫走遠的身影,最終將目光放到了那些照片上邊,照片並不是她的自拍照或者藝術照,只是專門找繪畫工作室製作出來的二頭身的Q版人物,溫喬在照片背面簽下名。

桌面上的手機屏幕亮了一下,是謝嶼打電話過來。

」老婆大人,你怎麼還沒有過來?」

直播了五個多小時,已經差不多是下午六點了,謝嶼那邊都快準備下班了。

「是身體不舒服嗎?」沒聽見溫喬第一時間應聲,那邊又詢問道。

溫喬回神,開口道「不是,今天有點事,出來見個朋友,就不過去了。」

「什麼朋友?男的女的?我認不認識?在哪裡見面?」

一連串的問號砸得溫喬腦瓜仁疼,她沒有回答,只是道「下班了你就在外邊吃飯然後回家,我等會兒就回去。」

小溫正好回來了,買了倆快餐,丟她面前的桌子上「買了你喜歡吃的那一家,正好那個老闆娘在,給你多放了一個煎蛋……」

溫喬耳邊的手機傳來謝嶼的吼聲「男的!老婆我生氣了!」

溫喬推了下小溫,指著手機,示意對方閉上滔滔不絕的嘴。

小溫立即捂上嘴巴,拿著自己那份快餐多角落上吃去。

「一個普通朋友而已……」

「我不信!除非你給我開視頻電話!」

溫喬瞧了倆眼這個典型是直播間的房間,果斷拒絕了「不行。」

頭可斷血可流,馬甲不能掉。

電話那頭沉默了下來,只有男人沉沉的呼吸聲響著,溫喬一見他這反應便知道是又開始胡思亂想了,無奈的捂了下額頭,說道「別亂想,真的是普通朋友。」

「他為什麼不願意給我開視頻電話?」男人聲音有些低沉,在發火的邊緣打轉。

「因為不太方便,等會兒我出去了,再給你……」

謝嶼冷哼著將電話掛掉,果斷調出定位顯示,上次他在溫喬的手機里安裝了個定位晶元,正好派上了用場了。

金湖錄音棚?見什麼朋友要去這種地方?

謝嶼蹙著眉,看著電腦上的定位顯示溫喬開始移動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