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了。」

妘霧風平靜的回答,視線始終不離妘九手中的大劍。對戰公主可以輕鬆應付,可是面對妘九這位不死人族強大的戰士,他卻沒有十足獲勝的把握。

「你!」

妘九瞪大了眼睛,乾癟的臉上帶著猙獰的神色,氣息在瞬間因為憤怒而暴漲,猶如驚濤駭浪拍岸而來!

握著飲血大劍的枯手骨節啪啪作響,這位本來對一切都已經麻木了的身形乾瘦的老者,此刻十分後悔自己因為一時魯莽而離開了公主的身邊。

不過隨即,妘九仰頭深吸了一口氣,低下頭,恢復了那種淡漠而陰翳的神情,只有手中的飲血劍在嗡嗡作響,聲音乾澀而低沉地說道:「族長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讓我保護好公主。。。」

說完呼的一聲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撲到了妘霧風的頭頂,一劍橫砍!

呲!

飲血劍砍在了一道無形護罩之上,濺起數丈的火花。妘霧風順勢而退,以符文化成一柄火弓,嗖嗖嗖連射三箭。


妘九撩動大劍,劍刃橫抹,瞬間將那三支火箭攔腰截斷,想要繼續凄身而進,卻被那三隻火箭所化成的火牆阻斷了去路!

「老九,你從來都不是我的對手,今日還要一戰嗎?」

俊朗瀟洒的錦袍男子,銀髮飄飄。眼睛注視著對手的一舉一動。言語間又是射出數道火箭。

每一道火箭所蘊含的熱力驚人,有些掠過對手射在冰凌之上,瞬間將那巨大的冰柱蒸發而去。而那些被斬斷的火箭則是化為滔天火牆阻礙對手的去路,使其無法近身作戰。


不過。妘九並未理會錦袍男子的話語。表情淡漠地劈開一道道火牆。迅速接近,眼看著就要追上!

突然,有兩名神門境的黑衣人從兩側的冰凌中閃現而出。大刀闊斧分別攻擊妘九的上下兩路。因為速度太快,讓人根本都沒有看清他們的出招,只見兩道寒芒瞬間撞在了妘九身上。

轟隆!

空中產生兩股氣爆向四周湧出,所過之處冰凌粉碎,大地開裂,空氣間的元氣異常暴動,好似就連空間都要隨時崩塌一樣。

然後,只見兩道黑影以更快的速度倒射而出,撞碎幾十道冰凌砸在了一層殿堂那堅固的牆面上,砸出了兩處幾十丈寬的蜘蛛裂紋!

這通天塔的符文禁止比天識神殿和葯殿的還要強大許多,居然都被砸得開裂,可見剛才的碰撞有多麼激烈。

那兩位神門境的黑衣人剛才竭盡全力的一擊依然未能阻止妘九,現在被鑲在開裂的牆面上,渾身是血,不知死活。若非他們本事不小,也許早已被飲血劍抽干。

煙塵散去,妘九仗劍立在半空,視線搜尋著那錦袍男子的蹤跡。剛才的碰撞他雖然並未受傷,但也花了不小的氣力。最重要的是這一擊真正的阻礙了他的速度,一時難以察覺妘霧風的位置。

「別找了,在上面!」

妘霧風雙手結印,一個火紅的大鐘出現,直接朝著妘九罩了下去。其上有符文閃耀,禪聲繚繞,正是煉化公主的那個大鐘!

只不過這回並沒有那麼順利,妘九動作神速,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躲過了大鐘的攻擊,繞到了妘霧風的身前一劍刺出,猶如狂蟒一般直取咽喉!


呲!

這一劍再次撞在了那無形的護罩之上,火花四濺,無數符文排列出現,抵消著大劍的衝擊。不過由於受到了上一次的削弱,這次終於是被刺出了一條裂縫,火焰如岩漿般沿著劍身滴落下來。

銳利的劍尖透過裂縫寸寸向前逼近。

然而妘霧風依然保持著鎮定自若,俊俏的臉上嘴角微微翹起,搭弓上箭瞄準了妘九的眉心。

嗖!

一支火箭閃電般射出,在這樣近的距離中連一瞬都不到就刺入了妘九的額頭上!

咔嚓!

同一刻,那無形的護罩徹底被大劍捅破,刺入了妘霧風的肋部,嘩嘩地吸食其體內的鮮血。

妘霧風急忙以符文止住傷口,一掌推開大劍迅速倒射而出,嘴角溢血,臉色蒼白,死死地盯著空中那猶如死神般的戰士。

蒼青之劍 ,整個腦袋向後仰起,另一隻手抓在了額頭前的那支火箭上。乾枯的手掌上附有元力,壓制住了火箭的力量。

妘九慢慢地站直了身體,用力一拔,將那火箭從額頭處給拔了出來,濺出一道血線。剛才若非他反應夠快及時出手,這支火箭已經穿透了他的頭顱。

用力一握,將那支火箭捏得粉碎,妘九在蕭瑟的微風中猶如枯蝶飄搖,淡漠而陰翳地望著那錦袍男子,從牙縫裡擠出了幾個字說道:「今天,你只有死!」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未完待續。。) 白茫茫的冰雪森林一望無際,目測之下至少有幾千里寬廣。這當然不是通天塔一層的大小,其中有許多是幻象,然而正是因為這種真假交錯,才使人更加容易迷失。

任雪此時變成了三尾的體形,如今的實力只恢復了三成,相當於人類天仙境的實力,但是那強大的異獸本體卻讓她擁有超越天仙境的戰力。

站在一個丘陵上眺望遠方,任雪發現身在陣法之內,即使是在高處也無法辨別方向。只得無奈地一嘆,轉身沒入森林,繼續朝著一個方向疾奔。

此時她不再像剛開始的那樣瘋狂破壞,而是小心地潛跡而行。因為之前她已經遭受過幾次襲擊,雖然每次都是僥倖逃脫,但是卻令得她幾次轉向,愈發地深入這片由冰凌組成的森林幻境。

「必須要找到公主他們才行。」

任雪喃喃自語,輕盈地掠過一個低洼地,找到一個隱蔽的地方,警覺地四下里嗅了一下,發現沒有人類的氣息,這才放心地伏下了身子。

白狐的額頭上長著三撮粉色的絨毛,上調的狐狸眼睛閃過一絲亮金色,端的妖異無比。一股淡淡的蘭香從白狐的身上瀰漫開來,飄散在森林的各個角落。

這是白狐身上的體香味,除了可以魅惑人類,使人放鬆警惕外,最主要的還是可以幫助她們分辨周圍的氣息,準確地找出敵人的位置。體香是她作為異獸的一種本能,所以並未受到內傷的影響。

不一會。任雪就發現了距離自己不遠的幾個冰凌里藏有黑衣人,只不過,不知為何,人數比剛開始圍堵自己的時候要少得多,也許是去支援另外幾處戰場了。

這一發現倒是讓任雪暗自鬆了一口氣,因為這說明張老和妘九他們並沒有那麼好對付。現在的這群黑衣人顯然只是遠遠的吊在自己身後,以尋找出手的機會。

「我們九尾一族的潛行方式可謂神出鬼沒,他們怎麼好像能夠準確的知道我的方位呢?」

太師在懷︰帝王寵妃萬萬歲 。不禁驚訝地輕聲自語。

那狐狸眼睛咪成了一線。細細一想,大概是因為這幻境的緣故。雖然他們無法看到我,但是在這陣法範圍之內,卻可以清楚的感知到我的方位。

「算了。還是先與其他人會合再說。」


白狐輕輕掠過一道道冰凌。稍稍地加快了腳步。在她的感知下。那淡淡的蘭香似乎成功的使得黑衣人的速度有所減緩,離自己越來越遠。

轟!

突然間,白狐前方的冰凌發生位移合併在了一起。而緊接著,在其兩側和後方的冰凌也是有著合攏之勢!

白狐大驚,趕緊轉向左側突圍, 新逝界

然而從那光滑如鏡的冰凌中忽然飛出了幾道元氣匹練狠狠地砸了過來,白狐一個急剎堪堪避過,轉身再逃時,發現自己的四周已經被堵得嚴嚴實實。

「哼哼,一隻天仙境的三尾白狐,正好抓回去給我當寵物!」

一個猥瑣的聲音從頂上傳來,十幾道黑影從冰凌樹榦上緩步而出,為首的居然是個神門境初期的武者!

原來那些圍堵白狐的黑衣人並沒有減少,而是繞遠路在前方設下了陷阱,前面幾次攻擊都不過是為了將其逼到這裡而已。

「就憑你們?」

白狐蹲在那由冰凌組成的牢籠中,狐狸眼睛眯成一線,眼角微微上翹,仔細地打量著這一群人。

一個神門境初期,其餘的全是天仙境的實力,這樣的陣容在東方大陸可謂強大。如果是在她全盛時期根本不會將他們放在眼裡,只不過從現在的情勢來看,要脫身確實是有點困難。

「小小狐狸還敢嘴硬,要不是看上那身皮毛,早把你給剁了!」另一名黑衣人粗聲粗氣的說道。

「嘿嘿,說話別這麼粗俗,我可是聽說這九尾一族若是變化成人,能把你的魂都給勾掉。」那神門境武者猥瑣的眼光上下掃過白狐的身體,一邊說道:「剁掉我可捨不得,抓回去當侍寵,讓兄弟們都好好享受一下!」

「好!」「好!」「主人說過,除了任務物品以外的東西,誰先得到是誰的,跟著宋老大過來果然是跟對了!」

這時其他黑衣人皆是興高采烈,紛紛附和,個個望著那籠中的白狐,臉上帶著怪笑。

「你們。。。一丘之貉,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們如願!」

任雪被氣得小臉通紅,身體微微顫抖,突然認準一個方向突了過去,極速躍上冰凌,要翻過這面冰牆。


嘭!

可是那神門境的武者搶先一步,手中翻出一把精鋼大刀,隔空一擊,刀芒狠狠地砸在了白狐的前方,洶湧的氣浪再一次將其逼了回去。

這猥瑣的武者雖然嘴巴不幹凈,但做起事來倒是乾淨利落。

「動手!妘霧風那還需要我們回去增援!」

神門境武者目光一冷,磅礴的氣息瀰漫開來,鎖定了那左右突圍的白狐。

其他黑衣人訓練有素,配合嫻熟,得令后不再言語,皆是整齊地散開,從不同方位接近白狐。手中拿著手腕粗的繩索,一齊向著白狐投擲了過去。

白狐掙扎著掀飛數人,將套在身上的繩索咬斷,巨尾橫掃擾亂繩陣,轉頭從嘴巴里吐出一道白色強光射向那位神門境武者。

轟!

神門境武者正飛身過來,沒想到白狐在如此境況下仍有反擊之力,被那道白光撞個正著。只得雙手交叉勉強以氣勢相抗,雖然受傷不重,但是衣袖卻是被撕得粉碎,樣子甚是狼狽。

「狐狸精,看老子今天就剁了你!」

那武者惱羞成怒,舉起大刀蓄力砍下,猶如重峰落下沉重無比。牢籠之內頓時狂風四作,冰凌飛濺,這含怒的一擊若是落在白狐身上,必致其重傷!

「楊哥哥。來世再見了。。。」

白狐看到突圍無望。故意激怒對方,看到對方祭出強招,立即撤去防禦,閉上了眼睛。想要一死來免受濁辱。

轟隆!

重峰落下。將白狐腳下的冰面砸出了一道寬大的裂縫。掀起漫天冰塵。

「嗨,浪費了。」站在四周的黑衣人見到白狐被斬,搖頭嘆息了一聲。心裡想著自己的溫柔計劃就這麼泡湯了。

突然,一道黑影從冰塵中倒飛而出,擦著地面撞碎了十幾根冰凌,手中拿著一把斷刀,竟然是那神門境武者!

冰塵落下,只見一銀凱乾屍仗劍護在了白狐身前,猩紅的雙眼毫無情感地盯著那神門境武者,讓人毛骨悚然。

「敢欺負我家小白,今天一個都別想走!」

一道清朗的聲音傳來,側面一座高大的冰凌石牆被轟得粉碎,從中走出了一位黑衣少年,一個拿著掃把的小蘿莉和一位青衣老者。

「楊哥哥!」

白狐望著少年,驚喜萬分,眼中噙著委屈的淚花,身體終於是鬆弛了下來。

。。。。。。

在靠近一層空間通道的地方,此刻有著大半的冰雪幻境消失了去,地面上滿是大大小小的坑洞,而殿堂的整個空間中則是布滿了細小的虛空漩渦。

四處瀰漫著淡淡的冰塵,空氣中的元力好似變得有點不是很穩定。這個受到強大符文禁制保護的地方被弄得有點支離破碎,搖搖欲墜的感覺。

駱雲突然從一個坑洞處坐了起來,拍去身上的灰塵,目光冷冷地注視著半空中笑眯眯的邋遢老頭。嘗試之下,他終於明白了自己與眼前這位老者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至始至終,那邋遢老頭都未曾動用過符文力量,而是單純依靠業火的燃燒,以不變應萬變,瓦解了自己一次次強大的攻勢。

雖然駱雲自問手中仍有底牌未出,但是對方可以說是連一張牌都沒有亮出來過!

再打下去,也許會連帶這座通天塔一起被毀掉,而駱雲並不想因此而導致任務失敗。

「嘿嘿,小駱雲,還打嗎?」

張老從半空中落了下來,拿起腰間的葫蘆灌了一口,笑眯眯地說道:「長進了不少,也許再打下去老頭我也得開箱底了。」

「可以問一句為什麼嗎?」駱雲站起身,面無表情地望著那邋遢老頭問道。

以張老的實力,如果想要對付他們這一方所有的人估計並非不可能,然而他卻沒有這麼做,好像是任由事態的發展一樣。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