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先生,卧室您滿意嗎?」小宋微笑道。

「很滿意,沒想到你人長得漂亮,設計也如此漂亮,真是才女啊!」江帆讚美道。

小宋臉上露出小酒窩甜甜道:「謝謝,在你女朋友面前,我那敢稱美女啊!」

江帆瞄了一眼小宋的胸脯,微笑道:「身材嘛,是可以改變的。如果你再飽滿點,絕對也是美女一個!」

「江先生,我在《東海日報》上看到過您的報道,您可是神醫,您看我身材可以改造嗎?」小宋微微有點羞澀道。


「當然可以,不過,這個不太方便,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那就方便多了。」江帆微笑道。

「哦,是這樣啊。」小宋明白了,她臉紅了,望著江帆,心道:「像你這麼優秀的男人,誰不想做你的女朋友!」

江帆在小宋陪同下,驗收了廚房,健身房,洗澡間等地方江帆十分滿意,最後小宋拿出驗收單,江帆簽了字,驗收結束了,小宋回公司去了。

屋裡就剩下江帆和梁艷兩人,江帆望著梁艷火爆的身材,心裡騰起那種渴望特彆強烈,尤其是《玄洞子龍虎秘術》的外功練成了之後,就更加強烈。

梁艷低著頭,不敢去望江帆火一樣的眼睛,心跳加速,臉上發燒,她知道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事到臨頭,仍然不禁心情緊張。

「艷,你喜歡這個家嗎?」江帆雙手捧著梁艷的臉,望著她美麗的眼睛。

梁艷微微點頭道:「喜歡!」然後閉上眼睛,微微仰起下巴,吐氣如蘭。

江帆猛地吻了上去,此時千言萬語也抵不過深情的吻!兩人緊緊擁抱在了一起!兩人自從認識后,關係進展神速,江帆十分喜歡梁艷的溫柔,梁艷喜歡江帆的大膽。

「我早已是你的人了,快點好好疼我吧。」梁艷動情道。

江帆立刻抱起梁艷,「艷,按照我說的口訣去做,這種功法可以讓你保持青春不老。」

江帆在梁艷耳旁耳語了一陣,梁艷臉帶羞澀道:「你壞死了,這種方法都想得出來!」

「這方法美容,今年二十,明年十八,來吧!」

「會不會難受呀?我有點害怕!」梁艷擔憂道。


「不用怕,按照口訣去做,會越來年青的。」江帆微笑道。

「艷艷,我愛你!」江帆贊道。

「我也愛你!」梁艷嬌羞道。

片刻之後,江帆運行龍虎秘秘術,江帆頭頂上出現了一條青色的龍,梁艷頭頂上出現了一隻紅色的虎,隨著兩人的動作,龍纏虎綿,真氣在他們體內運轉。

江帆頭頂的青龍突然和梁艷頭頂上的紅虎纏在一起,這就是龍虎秘術達到心心相印時候的表現。

「啊!」江帆發出一聲叫喊,青龍和紅虎分別回到江帆和梁艷的體內。

江帆感覺到精神充沛,功力又增長了不少,再看梁艷,杏眼含春,臉上紅撲撲,如同桃花,皮膚更加光潔,竟然年輕了幾歲,原本二十三歲的梁艷現在看起來最多二十一歲了!

「哇,艷,你變得更年輕飄亮了!」江帆微笑道。

梁艷還沉醉在歡樂之中,她渾身軟綿綿的,但精神很好,拿起床頭邊的小鏡子。

「哇!」梁艷驚叫起來,自己竟變得如此青年了,臉上的皮膚十分光滑,原來那幾個小痘痘消失不見了,皮膚白嫩,簡直如同換膚一樣。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使勁地砸磚啊! 「那你現在,是怎麼想的呀?」

司末看著慕卿那哭笑的臉,還以為她會很傷心,就像問問她的打算。

誰知她的回答倒是出乎意料,不過轉念想象,自己喜歡她,不就是喜歡她這種隨性,不拘小節的性格嗎?

「怎麼想的?還能怎麼想的,好好過屬於我自己的生活唄,」慕卿轉著自己的那倆顆大眼珠子,繼續道,「反正我現在又有工作,又有自己的生活,這不就足夠了嗎?不過,我可能還得叨擾你一點時間,等我找到住處,就搬出去。」

住處?

她不是有一千萬嗎?幹嘛還需要找,直接買一套不就好了嗎?

「我直接找人幫你推薦幾套差不多一千萬的房子不就好了,不需要你找!況且,我這裡這麼大,你要是願意,也可以常住,我不收房租的!」

司末還以為是自己挺茬了,所以故意將剛才的話重申了一遍。

「一千萬?呵呵,」慕卿一聽一千萬,瞬間嘴角微微揚起,展現出一抹苦澀的笑容,「我當時之所以拿著那一千萬,就是想要讓自己記住這次的教訓,原本也沒有想著要花的,我要是真花那一千萬,我連我自己心裡那道坎都過不去!」

司末聽后,不僅沒有覺得奇怪,還表示很是理解。

因為這樣的慕卿才是自己喜歡的那個有節操,有底線的慕卿。

「我理解,而且我也說了,你可以住我這裡,等到你真的找到合適的,你想搬出去,可以再搬出去!」

司末如此給出合理的選擇,慕卿倒是很難再推遲。

畢竟她現在即使是想出去住,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於是便只能勉強答應。

「謝謝你,司末,說實話,之前我還覺得你很不靠譜呢,怎麼就去做了醫生,現在忽然覺得,我還沒有你靠譜呢!」

慕卿看著司末那費盡心思的臉,著實有些忍不住倜儻。

「怎麼,你的意思是我長了一張不像醫生的臉是嗎?可是我看你也不像是一個外科大夫啊?而且你大學都沒有開始讀大學,就可以在醫院完成一台那麼大的手術,你也很出乎人的意料啊!」

司末和慕卿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互懟著,也讓慕卿完全刷新了心中對司末的認知。

「那你好好休息吧,等一下我讓人購置一些你的日常用品過來,我家裡都沒有女士,所以也沒有這些常用平品!」

司末覺得目前慕卿最需要的就是休息,所以談論片刻之後,就準備結束話題。

可是慕卿卻神色中瞬間有些慌張了,司末見狀,一臉疑惑的看著慕卿。

「你能等我睡著了再離開嗎?我,我現在聽著雨聲有些害怕!」

慕卿怯弱弱的模樣,著實讓司末有些心疼。

還真的是沒有想到,慕卿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怎麼會連雨聲都如此害怕呢?

「還真的沒有想到,你也有害怕的時候?」

司末本來是在調侃,可是看到慕卿臉色有些不自然,便立馬將自己的玩笑話收了回去。

「對不起,我只是想緩解一下你的情緒而已,你要是覺得不開心,那我以後不開這樣的玩笑了!」

「和你沒有關係,其實之前我也不害怕的,只是前幾天因為下雨天,心情太過壓抑,然後今天又這樣,所以,感覺自己很害怕這樣的天氣。」

慕卿的雙手緊緊的拽著自己的被子,臉色也變得有些蒼白,唯一剛才有些紅潤的嘴唇,現在也變得有些鐵青。

看來慕卿雖然看起來這麼輕鬆,情緒很是穩定,可是這倆天對於她,確實是人生中比較痛苦的時間。

「好,我陪著你,以後只要你願意,這樣的天氣,我都陪著你!」

司末說罷,乖乖的坐在慕卿的身邊,慕卿才安心下來,緩緩將雙眸閉上。

慕卿以為,她和封時奕會一直這般在一起,而司末永遠會站在封時奕的身後,可是現在,還真的是變幻無常,她做夢都沒有想到,最後陪在自己身邊的人會是司末。

世事無常,她一定會記得這些在最危難的時候幫助她的人。

就這樣,司末看著慕卿睡的安詳之後,他才躡手躡腳的退出房間。

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後,便再次進去。

因為他害怕要是慕卿突然醒來,發現房間里沒有人,可是外面依舊下著雨,她那個時候應該會很害怕,很無助的吧!

第二天早上,司末努力動了動自己的腰,便迷糊著眼睛看向慕卿的床上。

卻發現床上沒有了人,而且自己的身上,還多了一床被子。


再仔細打量,才發現浴室的燈亮著。

他的心才緩緩的落在了心底,還好自己一覺醒來,昨晚發生的一切都不是夢,慕卿還在。


他本來還在回味著,卻聽到浴室的門把手被轉動的聲音。

司末居然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虧的他還是在百花叢中過來的人,現在居然還能害羞到如此地步。

慕卿開門之後,仔細打量了一下,發現外面沒有動靜,便以為司末還沒有醒,便小心翼翼的走出浴室,然後快速竄上了床。

正當她安心的準備在床上等到司末醒來時,她觀察到司末的身上的被子居然被動過了,而且完全不像是翻身的動作。

再仔細觀察,再次發現,他的眼珠在不由的轉動著。

這樣裝睡的模樣,慕卿還是第一次見,這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好不好?

這時的司末在慕卿面前,看起來是那麼可愛,還有他昨晚趴在自己身邊睡著的模樣,讓她真的心裡暖暖的。

這樣的朋友,她真的是幾時修來的福分。之前她以為這輩子遇上封時奕,是她最幸運的事,現在看來,這才是。

司末感覺慕卿上床之後,就沒了動靜,還以為她又睡去了,結果一睜眼,慕卿就在自己身邊看著自己笑,他嚇得趕緊跳了起來。

「你,你不是上床了嗎?什麼時候過來的?」

司末一邊支支吾吾的問道,一邊指著慕卿嚇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怎麼樣,變漂亮了吧,還想變得更飄亮嗎?那就再來一次!」江帆嘿嘿笑道。

「哎呀,不要!」梁艷羞澀道。

江帆一下撲了上去,兩人又纏綿在一起,床上的腥紅猶如梅花綻放,卧室里春意盎然。

天逐漸暗了下來,江帆感覺到肚子咕咕地叫,「艷,我們去吃飯了,肚子都餓了!」

能不餓嗎?江帆和梁艷做了兩次,體力消耗挺大的,據說做一次相當於跑了五千米,江帆等於跑了一萬米。

梁艷下床走了幾步,立刻哎呀一聲叫了起來,「怎麼了?「江帆關心道。

「都是你害的!」梁艷瞪了一眼江帆,皺起了眉頭,臉上紅撲撲的。

「對不起,都怪我經不住誘惑,我給你揉揉吧。」江帆一把扶住梁艷,手按在她的小腹上。

「你壞死了,就知道欺負人。」梁艷嬌嗔道。

江帆手按在梁艷小腹上,默念茅山修復咒,輕揉神厥穴,一股熱流溫暖了她的小腹,撕裂的傷口瞬間癒合。

「好了,你再走幾步!」江帆微笑道。

梁艷立即走了幾步,咦!真的不疼了,再走幾步,一點感覺也沒有。

「真的不疼了!」梁艷驚訝道。

「既然不疼了,我們就去吃飯吧,去那裡呢?」江帆道。

「就到附近找一家酒店吃吧。」梁艷道,她晚上還要去醫院值班,不願意走遠了。

「附近?」江帆努力思索,附近有什麼酒店呢?

「就去『味極人成』酒店吧,是一家口味不錯的酒店。距離我們這裡很近,就在海藍花園的西側。」江帆道。

「好吧,」梁艷答道。

兩人走了大約五分鐘就到了「味極人成」酒店,雖然下午六點多鐘,酒店裡人還是很多。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