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汪!」

一陣狗叫聲傳來,一人一狗跟隨在李正宗身後,從很後面很快走上前來。

「四爺?」郝運有些吃驚,確認邊牧犬真的是四爺后,錯愕道:「四爺,你怎麼來這裏了,這裏很危險,你快回家!」

他推搡著四爺,想把它趕回去。

四爺甩動尾巴,親昵的叫了兩聲。旁邊和四爺一起趕來的的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氣,聲音有些顫抖:「郝運……」

「你是?我認識你嗎?」郝運站起身,覺得面前的中年人很是眼生。

中年人勉強笑了笑,拍了拍郝運的肩膀,轉頭意味深長的看了陳煒一眼,走到眾人面前直視着老者,淡淡道:「胡爺,我來了。」

……

胡彬搖了搖頭,看向中年男人的目光充滿了失望:

「不好好躲藏等着我找到你,現在主動現身,是覺得帶着這一幫人過來,就可以和我做對了嗎?你太讓我失望了。」

話落,一陣躁動聲傳來。

動物園裏的動物從四面八方出現,反將陳煒一行人包圍其中。

野狼、羚羊、海豹、猛虎、孔雀、獵豹、群鳥……

動物們形成包圍圈后,身形變幻,化成了人類模樣,不過與普通轉化者不同的是,他們形態各異,身上帶着部分動物形態,雙眼獃滯赤紅,表情凶烈,發出本能的嚎叫。

胡彬雙手展開,臉上帶着一絲病態的笑容,沙啞道:

「難得來了客人,向你們展示我最新的研究成果!看看他們!你們覺得他們是轉化者嗎?」

「哈哈哈,他們是我用基因技術研究出來的新轉化者,用人類基因和普通動物製造的,厲不厲害?」

「現在,就由你們做他們的見證者吧!」

胡彬張狂大笑,大手一揮!

嗜血轉化者仰天怒吼,紛紛朝着陳煒一行人衝去!

他滿意的看着眼前將陳煒一行人死死包圍的嗜血者,享受的閉上了雙眼。

本來還打算過些時間,等找到朱雀藏身之處,再將其重新收入麾下,然後實施自己的謀划。

現在既然朱雀主動獻身,那也省的他再去算計了。

……

「嚦!」

一聲嚦鳴,火光突然出現,將周圍的嗜血者擊退!

中年人渾身充斥着火焰的朱雀,在眾人頭頂盤旋飛舞!

「小子,還不出手!」朱雀朝着陳煒喊道:「我不是胡彬的對手,你非讓小兔子把我喊出來,現在再不出手,那大家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裏了!」

他有些着急,要不是那個古怪兔子精展示的神奇力量,他才不會從冰獄中跑出來。

結果現在都開戰了,這個小子居然還不出手!

「好說。」

陳煒晃了晃手腕,看向萬曉娟:「小白,這裏就交給你了。」

一個閃現,陳煒在眾人眼前消失不見!

下一刻,包圍圈外傳來了胡彬的怒吼:

「混賬!」

……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凌柯,你去哪?」

小柯聽到她的聲音,身體巨震,下意識地一把推開門就往外面跑。

「凌柯,外面危險,回來!」張琪大喊一聲,就跑去追他。

「怎麼了?」清風在門外守夜,看到凌柯如兔子一般跑出去,然後就看到張琪氣急敗壞地追了出來。

「他變成小柯了,快幫我把他抓回來,他現在沒有超能力,很危險的!」張琪邊跑邊說。

清風大驚,她知道凌柯有這個毛病,當下也不遲疑,跟著張琪去逮他。

凌柯雖然沒了超能力,可是跑起來速度還是飛快,眨眼就把兩女甩在了身後。

他不知道這是哪裡,心中很是害怕,更害怕的是身後的那個非要他喊張琪姐的女人,初次見她的時候小柯就感覺這個女人很可怕,現在她還說要把自己丟給喪屍,在他的世界里,別人說的話他都會當真,張琪不知道,才會嚇著了他,要是青青在,一定會什麼都順著他,所以在小柯的認知里,只有青青姐是好人,張琪姐就是個大魔頭。

他氣喘吁吁地跑了兩條街,結果一不小心就跑進了喪屍群,那些喪屍密密麻麻地擠在街角,突然看到一個人闖了過來,一個個興奮地發出「赫赫」聲,腳下狂奔著去追他。

「救,救命啊!」小柯雖然智商不高,但是還是清楚這些喪屍的可怕的,他趕緊朝相反的方向跑去。

張琪聽到他的呼救,腳下奔得更急,迎面就看到了朝她跑來的凌柯,身後跟著大堆的喪屍。

「這個白痴!」張琪忍不住罵了一聲,眼中黃光閃爍,那些喪屍立刻停下了腳步,猶疑地在原地打轉。

清風一把抱住了奔過來的凌柯,喊道:「老大,別怕,沒事了!」

凌柯想要掙脫她,可是沒有超能力的他連清風都掙脫不開,他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張琪站在街道中心,她身前的喪屍如同聽話的孩子一般全都停在了原地,這一幕把他看傻了,他停止掙扎,看得出了神。

張琪命令這些喪屍離開,然後回頭瞪了凌柯一眼。

小柯畏縮地看著她,心裡想著這個張琪姐果然是個大魔頭,她能讓那些喪屍聽話,肯定也能讓喪屍來抓他,想到這裡,他僅有的一點勇氣也消失了,再也不敢逃跑了。

「你是白痴嗎?我不是跟你說外面危險嗎?」張琪氣急敗壞地吼他,然後一把拎起他的衣領,把他提溜了回去。

小柯不敢還嘴,小心翼翼地跟著她走,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

張琪此刻還有些后怕,要是這個白痴直接衝進喪屍群,是不是命都已經沒了,想到這裡,她更加生氣,一把將他扔在地上,準備好好教育教育他。

小柯跌倒在地,以為她要揍自己,連忙用雙手護住頭,求饒道:「別,別打小柯,求求你,張琪姐,小柯再也不跑了。」

張琪看他那可憐樣,心下又軟了,她想起他在極樂斗獸場被人毆打,還被變異獸咬下了一條腿,便再也說不出責備的話。

她坐到他身邊,摸了摸他的腦袋,小柯嚇得又縮了一下頭,身體也往後躲了一下。

「別怕,我不打你,只要你聽話別到處亂跑,外面真的很危險,知道嗎?」

「嗯嗯。」小柯顫抖著趕緊答應。

「我有那麼可怕嗎?」張琪撇撇嘴,不明白自己哪裡做的不如青青,他竟然害怕成這樣。

「張琪姐,老大沒事吧?」清風檢查完周邊,走過來問道。

「沒事,只不過我們可能要在這裡逗留三天。」

「行,那你們休息吧,我去警戒。」

張琪知道新人類不需要睡覺,也沒有和她客氣,而是轉身去照顧凌柯。

三天後,凌柯恢復正常,剛恢復過來,他就被巨大的悲痛壓的喘不過氣來,何飛的犧牲對他打擊很大,就彷彿當年的牧小光一樣,他們一樣的年輕,一樣的充滿活力,可在這最好的年華里,卻或多或少都是因為自己而死。

何飛犧牲,最難過的就是清風,她變得沉默寡言起來,任凌柯和張琪輪番開導,效果都不是很明顯。

三人一路無話,五日後,順利回了極樂城。

玄帶著武東等人前來迎接,凌柯將藍色硬碟交給武東,什麼也沒說,轉身和張琪一起回家。

武東攥著硬碟,本已經做好了被他臭罵一頓的準備,結果他什麼也沒說,甚至連一聲抱怨也沒有,這反而讓她很不安,特別是她知道何飛在這次任務中犧牲之後,心裡就更加愧疚。

「老師,您沒事吧?」潘新晨在一旁擔憂地望著她。

武東嘆了口氣說:「先把東西拿回去吧。」

極樂城北坡,凌柯一早就拎著鋤頭和木牌到達這裡,他要給何飛立一個衣冠冢,就在牧小光的墳墓旁邊。

清晨的空氣濕度很大,等他挖好了一個一米見方的坑洞后,腦袋上的頭髮濕漉漉地耷拉下來,他隨手抹了一把,然後拿著鐵鏟將坑洞修整了一番,使其看上去更加美觀。

「老大!」清風捧著何飛的衣物用品和張琪一起上到山頭來。

「剛好,我已經把洞挖好了。」凌柯退後一步,將鐵鏟放到一邊,給清風讓出道來。

清風面色如常,只是當她將衣物放進坑洞中,再直起腰來的時候,神色顯得有些凝重。

凌柯將準備好的木牌豎了起來,用力向土裡插進去,然後退後了兩步,張琪將手中剛採的鮮花放在衣冠冢的旁邊,三人並排站在何飛的墓前,默哀了一分鐘。

「兄弟,一路走好。」凌柯頓了頓,拿起一邊的鐵鏟,給衣冠冢封上了土。

「老大,你們先回去吧,我想跟他說說話。」清風看著何飛的木牌,喃喃地說。

凌柯點點頭,張琪拍了拍她的肩膀,兩人收拾好東西,轉身順著小徑下山。

半路,他們碰到了鬼鬼祟祟的羅爾。

「羅爾,你在這幹嘛?」凌柯出聲問道。

羅爾嚇了一跳,他縮了縮脖子,看到是凌柯和張琪,便放鬆下來,湊過來神秘兮兮地說:「我在製作煙花,怎麼樣?要不要晚上過來看看?」

凌柯沒什麼興趣地說:「製作那個幹嘛?」

羅爾瞄了張琪一眼,含糊地說:「某人喜歡看,你懂的!」

凌柯立刻會意,白了他一眼,哼道:「我臨走之前把凌軍託付給你和青青,你倆倒好,正事不幹,凈搞這些歪門邪道!」

羅爾也白了他一眼,說:「我就說你一點也不懂女孩子,不信你問問張琪,看她喜不喜歡?」

凌柯歪頭看向張琪,張琪瞄了他一眼,冷冷地說:「看我幹嘛?你們要是喜歡自可以去看,凌軍那麼多事要處理,我先走了。」

「哎,小琪,等等我!」凌柯回頭看了羅爾一眼,得意地揚了揚下巴,意思很明確「我家這位就不喜歡!」

羅爾看他還一副志得意滿的模樣,頓時無語,真不明白這樣的榆木腦袋怎麼會有那麼多女孩子喜歡。

「小琪,你真的不喜歡嗎?」凌柯追上她,察言觀色地問。

「無聊。」張琪目不斜視地往前走,凌柯撇了撇嘴,要說女孩子的心思確實很難猜,尤其是現在的張琪,凌柯嘆了口氣,緊緊地跟上她。

B市,滅世組織,摩天大廈。

自從天神的老巢被炸毀后,滅世組織就遷移到了這裡,這座摩天大廈有六十七層,外觀宏偉,視野極佳,天神對新的住處很滿意,但是對於被迫搬家這件事一直耿耿於懷。

琴一大早就陪同豐藝過來見天神,此時已是正午,他還沒有出來,琴站在五樓的巨大落地窗前,靜靜地看著外面如同廢墟一般的城市,默然無語。

雖然不知道天神在和他們聊什麼,但是大概也能猜到。琴又等了一會兒,豐藝才和相馬並肩走了出來。

豐藝給琴使了個眼色,琴低頭跟著他們向外面走去。

艷陽高照,相馬扭了扭脖子,沖豐藝揮揮手,說:「先走了。」

豐藝看著他走遠,然後對琴說道:「天神準備攻打極樂城了,該聯繫總統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