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洛洛……」忽然沈飛輕輕地搖了搖楚洛洛的手臂,然後怪異的看著發愣的楚洛洛,不知道她這又是咋啦。

「啊?怎麼?什麼事?」

沈飛用著自己的目光看了看爺爺,然後示意楚洛洛道:「你快叫呀。」

楚洛洛似乎明白過來了,可是不知道怎麼的他感覺此時的自己羞怯到了極點,她的臉紅紅不已,宛若熟透了的紅蘋果。楚洛洛開始輕啟貝齒,從她的口中飄出了一句甜甜而又帶著一絲少女羞怯的語氣:「爺……,爺爺。」

「哈哈哈,好!好!好!」沈墨辭好像極為的開心,一連大聲的說了三個好字。每一個字都渾厚有力,彷彿那渾厚的力量,已經將他的話語傳到了萬米之外的雲外。

沈墨辭收起了自己的大笑聲,然後十分喜愛的看著楚洛洛:「既然你都叫我爺爺了,那爺爺也送你一個禮物。」

說完,沈墨辭如同變戲法似的,不知何時就在她的手掌中出現了一個散發著五彩光芒的橢圓形球體,大小與形狀如同鴕鳥蛋。

楚洛洛有些無助的看了看一旁的沈飛。

看著楚洛洛看向自己,此時的沈飛心中只有尷尬,剛才他還在想爺爺是從哪裡拿出這麼大一個奇怪的燈,可下一秒,他就將這個奇怪的燈送給了楚洛洛,還說是禮物……。真是的,第一次江面送的禮物這麼就這麼寒酸呢。

「咳咳……」沈飛有些嗔怪的看了看自己爺爺一眼,心想他送這麼大一個東西給楚洛洛,楚洛洛也不好拿啊。

「那個,既然是爺爺給你的,你也就別嫌寒磣,收下了吧。」

「不會的!不會的!」楚洛洛連忙擺手,似乎生怕爺爺誤會了自己的意思。

其實從爺爺剛拿出那個像是燈籠的圓球時,楚洛洛便深深地被它那些散發出來的斑斕霞光所吸引。

「我……,我真的可以收下嗎?」楚洛洛十分珍重的看向爺爺。

爺爺露出了一臉溫和的笑容,然後輕輕地將手中的圓球交到了楚洛洛的手中:「你,當然可以!」 “南宮閣主,不知道我該如何用它呢?”

南宮雲微微一笑道:“這得看你自己了,它現在與你身體合二爲一,你若是都不知道怎麼用,旁人更加不知道了。”

童言心裏多少還是有些愧疚,畢竟這根混沌神木是南宮雲的。而且此物來頭如此之大,根本不是尋常天地靈寶所能相提並論的。

雖然南宮雲之前犯惡不少,可一碼歸一碼。算他是惡人,難道該被搶奪嗎?這顯然是不對的,可童言現在也真的有些無可奈何,總不能再把左臂砍掉,還給南宮雲吧?

正當他打算再說點兒什麼時,虯龍那邊卻遭遇了危機。

只聽到一聲沉悶的龍吟之聲響起,接着是“轟隆”一聲巨響。

童言和南宮雲聞此,立刻循聲看去,當即看到虯龍重重摔在地。而那血晶獸則是張開血盆大嘴,從半空撲下,直向着他的脖子咬去。

這一口若是咬,後果將不堪設想,即使不死,恐怕虯龍也離死不遠了。

事態緊急,童言不敢多想,趕忙站起身來,一個移形換位衝了過去。

那血晶獸的速度雖快,可卻快不過童言的移形換位。眼見它從半空撲下,童言立刻取出泰山刃,向着半空猛地是一刀。

這一刀揮出,威力極強,半月形的光刃猛衝直,立刻與下撲而來的血晶獸撞在了一起。

聽到“砰”的一聲巨響,沒想到這血晶獸竟然如此皮糙肉厚,童言這一刀並沒有將它砍傷,只是僅僅將它身的鱗片砍落一些。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血晶獸在光刃的衝擊之下直接後退了十多米,如此也算是化解了虯龍之危。

童言右手攥着泰山刃,冷冷的盯着血晶獸,只要它膽敢再前一步,童言肯定不會輕饒了它。

這血晶獸倒也還算識相,沒有再次強攻而來,而是眼泛紅光的與童言對視起來。

虯龍得到喘息之機,調整了一會兒後,這纔在童言的身邊站定。

“恩公,我很抱歉,沒想到它竟然變得如此厲害。我……我已經不是它的對手了。”

童言聽此,轉頭向他安慰道:“虯龍兄弟,你已經做的很好了。如果不是你的苦苦支撐,我們恐怕早已命喪這惡獸之口了。你好好的歇息一會兒,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吧!”

虯龍一聽,趕忙說道:“恩公,這血晶獸害人無數,但實力極強,更是那龍陽陵煉出的八大妖獸之首。對付它,你可一定要多加小心。”

童言微微一笑道:“多謝提醒,我記住了。現在,該我出手了!”

話聲剛落,他向前一個箭步,立刻來到了血晶獸的身前。

血晶獸盯着他看了一會兒,發出野獸纔有的低吼聲,四隻爪子也開始不安分起來。

童言把這些看在眼裏,接着輕蔑一笑道:“孽障,死到臨頭了還要負隅頑抗嗎?我告訴你,識相的最好給我乖乖趴在地,如若不然,定斬不赦!”

聞聽此言,血晶獸頓時暴怒道:“臭小子,少在我面前猖狂。你真以爲我怕你嗎?想殺我,也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童言冷哼一聲道:“我有沒有這個本事,你很快會知道了。現在,你可以受死了!”說到這裏,他眼寒光一閃,一個移形換位立刻出現在這血晶獸的頭頂。

二話不說,他揮刀便向下砍去。

血晶獸雖然厲害,可畢竟只是妖獸。對於各種神神通明顯是所知甚少,童言這邊身形消失的無影無蹤,它竟一時間愣着沒有反應過來。

直到童言的一刀已經狠狠的砍入它的腦袋,它才因爲疼痛而猛地向一頂。

童言一刀得手,自然不會多做停留,等血晶獸用頭頂的尖角狠狠去頂之刻,他已經來到了血晶獸的爪子旁邊。

緊接着,他第二次出刀了,而這一次的目標正是身邊這隻利爪。

血晶獸的肉身當然強悍,可它能擋住童言的光刃卻擋不住泰山刃的鋒芒。在近距離的切砍之下,它的肉身顯得也沒有那麼強韌了,至少泰山刃能夠輕而易舉的砍入其,甚至把它的骨頭也能砍成兩段。

只聽到“嗷”的一聲慘叫,它的一隻利爪被童言整個切了下來。少去一爪,它的身體自然有些不穩。可童言卻沒有給它任何機會,轉而將它的第二隻爪子也生生的砍了下來。

“噗通”一聲,少去雙爪的血晶獸哪裏還能站住,直接倒在了地。

虯龍本來還替童言擔心,可一看童言竟然獲得完勝,立刻爲童言叫起好來。

童言已動殺心,對於這樣的畜生,他根本沒必要手下留情。

那血晶獸倒是意識到了什麼,還未等童言給予最後一擊,便直接高喊道:“仙饒命,仙饒命啊!我知錯了,我真的知錯了。求仙饒我一次,我定潛心悔過,不再濫殺無辜。而且……而且我還願意告訴仙一個祕密,求仙成全!”

童言這邊剛要動手,一聽到“祕密”二字,立刻來了興趣。

索性直接在這血晶獸的身前現出身形,然後開口問道:“祕密?你倒是說說,是什麼祕密?”

血晶獸一看有戲,趕忙說道:“仙,我這個祕密事關我的主人。我想用這個祕密,換我一條命,不知仙能否答應?”

不遠處的虯龍一聽,當即飛身前,向童言說道:“恩公,你千萬不要答應它。它能知道什麼祕密?我看它是想騙你。”

血晶獸一聽此言,頓時憤怒的道:“虯龍,你我畢竟同侍一主過,你怎能落井下石?我只求生,怎會騙人?仙,你們來到這煉妖洞天,想必是爲了什麼東西而來吧?我知道那東西在哪兒,用這個祕密換我一條命,難道也過分嗎?”

童言聽此,立刻饒有興趣的道:“那你倒是詳細說說,你放心,只要這個祕密確實對我有用。我肯定饒你不死,可如果你滿口胡言,謊話連篇,那我只能將你滅殺在此了!”

血晶獸聞此,不敢耽擱,趕緊答道:“仙,龍陽陵一生造詣,不過是煉妖之術。他用畢生心血寫了一本煉妖祕籍,只要得到此祕籍,不僅可以煉妖,更能驅妖。我知道那煉妖祕籍在哪兒,而且可以帶你們去。只求仙法外開恩,饒我不死!”

煉妖祕籍?童言雖不知道這煉妖祕籍有多神,可一想到自己現在勢單力薄,不見得是那鯤鵬的對手。如果能組建一隻妖獸大軍,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可在他這邊剛要開口答應之際,沒想到正與青冥對決的龍陽陵竟然完全變成了怪物!而最不可思議的是,青冥竟然也跟着發生了異變! 就在接過圓球的一瞬間,讓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原本圓球上淡淡散發出來的的五彩霞光忽然猛的一盛,劇烈的光亮讓在場的沈飛與楚洛洛都照得睜不開雙眼。

好在這場劇烈的亮光持續的時間並不算長,大概也就僅僅三秒鐘的時間,劇烈的光亮開始緩緩暗淡,最後開始變得如一開始般的柔和。

「這……,這……」楚洛洛怔怔的抱著手中的圓球,已經語無倫次了。

劇烈的光亮讓沈飛很久才緩了過來,當他已恢復過來,卻看見身旁的楚洛洛像是被丟了魂一般,他趕緊從他的手中搶下圓球然後放在了羊脂玉桌面上。

「洛洛!你沒事吧?」沈飛用力的搖晃著她。

「我……,沒事……。」楚洛洛收回了自己發散的目光看著沈飛微微的笑了笑。

見楚洛洛沒事,沈飛這才重重的舒了一口氣,他重新將目光放在桌上的圓球上,伸出手將圓球拿在了手中,不過在沈飛用手觸碰到圓球的時候,卻並沒有出現想剛才楚洛洛那種震撼的場景。

沈飛拿著手中的圓球,然後看著自己的爺爺,好像有些生氣道:「爺爺,你這給她的什麼啊,這也太危險了吧!」

沈墨辭繼續捋著長長的鬍鬚,沒有理會自己大孫子的不滿,而是饒有興趣的看著楚洛洛:「這個東西從我得來這麼久,這小傢伙都沒有屈服,沒想到你僅僅是碰了一下,他便已經認你為主了。有趣!有趣!」

楚洛洛忽然出手從沈飛的手中將圓球搶了過來,然後緊緊地抱在懷中,好像誰要將這個圓球再給她搶走一般。

在楚洛洛結果圓球的時候,忽然圓球上的五彩霞光又開始跳躍了起來,好像擁有了生命一般。雖然這光芒沒有像第一次那麼劇烈激烈,讓人睜不開眼,可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這圓球好像和楚洛洛有著特別的感應了。

「爺爺,我感受到了……」

沈墨辭微笑:「感受到了什麼。」

「一個生命!」

沈墨辭繼續笑了笑,但是卻沒有再說話了。

五彩的霞光在圓球的表面不斷地跳躍閃爍,活像一個跑馬燈似的。楚洛洛開始伸出手不斷地撫摸著懷中的橢圓球體,口中輕輕念念,充滿了憐愛之情:「好啦,好啦,別這麼激動了。」

讓人神奇的一幕再次出現了,剛才還像是一個跑馬燈似的閃耀著激烈的光彩的圓球,此時它渾身散發的光亮開始變得柔和起來,就好像一個調皮的孩子,漸漸地安穩的睡著了。

姐,你命中缺我啊 眼前發生的一幕幕,讓沈飛險些停止了思考了,他原本以為自己被隕石砸中然後擁有了超能力就已經是很神奇的事情了。

可是現在,才回到老家沒多久的他卻發現在自己的身邊,竟然一瞬間就發生了那麼多更為神奇的事情。一塊價值五億的桌子?一個以為是燈籠,卻是一個能夠發齣劇烈的光芒,裡面有著一個生命的球?而這個神奇的物品既然還是自己爺爺拿出來的!

如果是這樣,那我爺爺又是誰?

沈飛在這一瞬間,忽然感覺周圍一切是前所未有的陌生,眼前發生的一幕讓沈飛徹底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卑微的旁觀者,到現在為止,沈飛都不清楚此刻此時此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種感覺,就宛如沈飛第一次進大城市的時候,看見那些高樓大廈,看著街道上的車水馬龍,看著身邊的人潮擠擠的那種手足無措感。

「這……,這到底什麼情況!為什麼我感覺我就好像在做夢一樣?為什麼忽然之間,我彷彿我的世界觀徹底被顛覆了?」沈飛驚魂失措的站了起來。

沈墨辭疼惜的看著眼前這個無措仿徨的孫子,原本他本可以做個普通人,平凡的度過他的一生,可是!

沈墨辭的目光驟然凌厲,這一刻在他的眼中,沈飛的身體出現了一絲變化,一縷縷紅色的絲霧縈繞在了沈飛的身上,而最重要的。在眾多紅色絲霧的包裹中,還有著一縷淡淡的淡藍色絲霧摻雜其中,而讓沈墨辭感到驚喜的就是這麼一縷淡藍色的絲霧了!

沈墨辭忽然變得有一些激動,他急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轉過身去,面朝著懸崖的方向,努力地平復起了自己的心緒:「蒼天有眼啊!蒼天有眼啊!」二語言罷,沈墨辭原本堅毅的目光竟然又變得憐惜不忍起來:「只是估計要苦了這小飛了。」

不過這樣的表情,沈墨辭也僅僅是持續了一瞬間便消失不見了,更堅毅堅定的目光重新佔據上了他的眼球:「這大概就是身為沈家人註定要背負上的命運吧!」

沈墨辭緩緩地轉回了頭,看著已經來到了身後,可臉上卻依舊有些懵懂與天真的沈飛,他於心不忍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又變得堅定了起來:「也許這就是命運吧,有些事情,你應該知道了!」

沈墨辭開始默默地走向了涼亭的旁邊,涼亭位於懸崖的邊上,所以沈墨辭過去的方向正是朝著懸崖的方向走的。

他是要跳崖嗎?很明顯的不是的,因為沒有理由。

可是沈飛看著自己爺爺朝著懸崖邊走去還是有著一絲擔心,因為自己爺爺的情緒很明顯就不對,平時的他大多是波瀾不驚,可今天,他似乎一直在壓抑著什麼情緒。

「爺爺,前面是懸崖!」沈飛還是忍不住出言提醒道。

在距離崖邊還有兩步距離的時候,沈夢辭終於停下了腳步。他轉過身來,帶著笑意的看著自己的孫子:「我知道啊!」說完,他反手伸出自己的手指就在虛空一劃。

忽然平靜的山頂生出了一股勁風,有著灰塵,砂礫,竹葉被吹得漫天飛舞,劇烈的勁風以及風中夾雜的雜物讓沈飛一時間扭頭不敢睜開雙眼。

好在這個突然產生的勁風,出現得快,消失得也快,僅僅過了幾秒鐘的時間,沈飛便感覺到周圍的環境重新變得安靜了起來。

當沈飛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首先出現在沈飛眼前的是楚洛洛滿臉震驚的表情。

因為剛才那一股勁風是從沈飛的前方發出來的,所以沈飛為了躲避這股強烈的氣流自然便是將頭扭向了後方。

楚洛洛的眼中除了震驚,似乎還有著一絲驚恐的表情,沈飛不知道自己的身後到底發生什麼,他只記得最後的場景,爺爺說了一句話之後,朝著身後虛指一劃,然後一股強烈的勁風就出現了!

沈飛遲遲的沒有回過頭,他也十分的好奇自己的身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似乎也有著這麼一種意識,一旦自己回過了頭之後,那麼自己的人生可能就要徹底的改變了!

深吸了一口氣!

其實他也早已多少感覺到了一些什麼,自己就真的那麼好巧不巧的被隕石砸中,被隕石砸中卻沒有死亡,反而還擁有了變身這種超級能力?自己真的就是如同科幻玄幻那樣中的人物嗎?也許並不是吧。

看著就在自己面前並不算遠的楚洛洛,他竟然在這一瞬間生出了一絲酸楚。他還是沒有轉頭,而是朝著楚洛洛張開了雙手。

楚落落先是一愣,不過他似乎很快就明白了沈飛的意思。於是她緩緩地移動了自己的腳步,然後朝著沈飛的方向走來,最後將沈飛緊緊的抱住:「我永遠都會陪著你的!不離! 洪荒之搏天命 不棄!」

無論是什麼,該面對的,遲早都要面對,沈飛不再猶豫了,他鬆開了手瀟洒的轉頭,就算身後是萬里火海,那麼自己也一定要去勇敢去面對。 “嗷嗷”的獸吼之聲在空接連響起,立刻吸引了衆人的注意。

童言凝神細瞧,不由得瞪大雙眼。怎麼這麼一會兒工夫,兩個人都變成了這副模樣?

先從龍陽陵說起,他本來還是人形,可現在卻變成了全身膨脹,佈滿尖刺的怪物,四肢朝下,看去很像獅子,但卻沒有尾巴,一張大嘴獅子的嘴巴還要大,還要駭人。

再說青冥,他雖然沒有脫離人形,可全身已經被青色鱗片覆蓋,腦袋也變回了龍頭,更加驚異的是,他的全身下被青色的烈焰包裹,正是那來自九幽之地的九幽烈焰!

看到九幽烈焰,童言當然很是擔心,畢竟九幽烈焰是青龍一族的詛咒,也是青冥始終無法擺脫的噩夢。

可是隨着青冥一爪揮出,童言的擔心也隨之消除了。

一團青色的九幽烈焰直接被青冥拍出砸向龍陽陵,由此可見,青冥或許已經完全掌控了九幽烈焰,如若真是這樣的話,青冥的實力只怕是又要強不少。九幽烈焰有多厲害,童言實在太清楚了,能夠驅使九幽烈焰,恐怕得到一件仙器還要令人欣喜。

現在看看這九幽烈焰能否戰敗龍陽陵了,如若還是僵持不下,那這龍陽陵或許真的無法戰勝了。

只是龍陽陵又不傻,眼見火球砸來,他自然不會坐以待斃。看他向旁邊一閃,直接躲過了襲來的火球,再向青冥撲了過去。

青冥全身都是九幽烈焰,當然不懼這龍陽陵衝前去。

看兩人利爪相撞,勝負也在此刻落下了帷幕!

爲何這樣說呢?原因很簡單,九幽烈焰順着青冥的龍爪直接爬了龍陽陵的身體,龍陽陵雖自恃身體強悍,可還是沒能逃過厄運。

只見那九幽烈焰一碰龍陽陵的身體如同火星落到汽油一般,“呼”的一聲蔓延開來。

龍陽陵試圖擺脫,卻怎麼也沒能脫身,刺耳的慘叫聲不絕於耳,他在空慢慢的被火光吞噬,直到化爲灰燼。

眼見於此,童言忽然自嘲的笑了。並非這龍陽陵真的不可戰勝,而且沒有找到竅門兒。有言道,世本無參天樹,只是一物降一物。這龍陽陵或許真的金剛不壞,但他卻怕火。火是他的破綻,是他的命門。而事實,這裏面蘊含的正是五行相剋的奧祕。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龍陽陵身體剛硬,理應屬金。按照五行相剋的規律,火是金的剋星。

只嘆童言苦戰許久,竟然也沒有想到這一點。不然的話,又豈會被這龍陽陵一路追到這兒來?

不管怎樣,一代煉妖惡人終究還是被除掉了,也算是爲命喪於此的那些無辜百姓報仇雪恨了。

收回目光,童言這才重新看向血晶獸。至於這血晶獸,它也親眼目睹了自己主人被烈焰焚燒成灰的慘象,心更加的驚恐不安了。

“來吧,回到我們剛纔的話題。你說你知道那煉妖祕籍在哪兒?真的嗎?如果你能幫我找到,我想我會放你一馬的。”

聽聞此言,血晶獸趕緊答道:“仙,我真的知道那煉妖祕籍在哪兒。要不……要不我現在帶你去?”

童言微微一笑道:“這樣當然最好不過,可是你這樣,還能走路嗎?”

血晶獸點頭應道:“能,我能走路!”說着,它身火光一閃,它竟然變成了一個樣貌醜陋,還要少了雙臂的男人。

沒有雙臂的確不影響走路,可是看着這麼一個沒有雙臂的人,還真的讓人有些渾身不自在。

“仙,我準備好了,咱們這去吧!”

童言聽此,呵呵笑道:“你倒是聰明,知道變成人。好,那你前面帶路吧!我跟你去!”

血晶獸不敢耽擱,生怕童言會變卦,立刻擡腿向着童言他們來時的方向走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