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恭喜宿主完成主線任務,成為蒼雲宗弟子,任務獎勵已發放!」

就在項天笑剛剛坐下的時候,腦海里的系統提示聲不禁響起,讓他不禁嘴角一勾。

他特地弄得這麼張揚,目的就是為了完成這個主線任務,否則的話,任務懲罰可是扣除一個大境界,這可不是說著玩的。

「滴!恭喜宿主觸發主線任務,躲過蒼雲宗一場大劫難,任務完成獎勵:5000經驗值!任務失敗懲罰:宿主死亡!」

突然,系統的提示聲再度響起,聽到任務失敗懲罰的時候,項天笑不禁皺了皺眉。

「死亡……難道蒼雲宗之後會有一場劫難,而且……還能威脅到我的存亡。」

項天笑心中不免一沉,不禁沉思了起來。

藏劍宗……

玄清宗…….

原本水火不相容的兩個宗門,竟然會聯手對付蒼雲宗?

在這之前他可是明白,即使藏劍宗和玄清宗兩個宗門聯合對付蒼雲宗的話,恐怕也會是一場硬戰,血流成河在所難免,或許兩大宗門可能會勝出,但是絕對會傷筋動骨。

不然的話三大宗門這麼多年以來絕對不可能會相安無事。

而既然藏劍宗和玄清宗能夠聯手,那便說明他們有絕對的把握對付蒼雲宗。

項天笑眼珠微微一轉,本就聰明的他也猜出了一個所以然。

藏劍宗和玄清宗的背後,絕對有幕後黑手!

而且很強!

強大到能夠威脅到他的存亡!

他在宗門比試中表現得這麼亮眼,那幕後黑手肯定會把注意力完全放在自己的身上。

突然間,項天笑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卧槽!系統不帶這麼坑人的!」

項天笑直接在心裡驚叫了一聲。

如果不是因為系統這個任務,他也不會在這場比試中表現得這麼亮眼,自己也不會在無形中被別人盯上。

「主人!系統也是為了能夠讓你快點成長,所以才出此下策的,畢竟有強者虎視眈眈地盯著你,也能夠激發你的潛能,難道不是嗎?我看小說裡面都是這麼寫的。」

「主角被某個大佬給盯上,為了不想死,所以激發了自己的潛能,努力修鍊,最後消滅了那個大佬,小靈覺得……主人你也可以這麼厲害!」

小靈似乎沒有什麼危機感,坐在項天笑的肩膀上,一臉笑嘻嘻地說道。

我擦!

我的娘親嘞!

我可去你的!

不帶這麼玩人的!

項天笑整張臉直接綠了。

「天笑哥哥,你怎麼了?」

一旁的蘇煙雨在看到項天笑臉色在一瞬間變得不好時,忍不住擔心地問道。

「沒……沒事!」

項天笑勉強一笑,開始在心下尋思了起來。

「沒事就好,天笑哥哥,輪到我上場了,我先上台了。」

說完,蘇煙雨便站起身來,往狂戰台走去。

「小心一點。」

項天笑囑咐了她一句,便再度思考起對策。

第五局比試,蘇煙雨本來已經快輸了,可是誰知道,她居然在戰鬥的過程中突破了,達到了人外人境一層,而她也趁那名玄清宗弟子愣神之際,揮舞著手中的劍,劍柄擊打在他的脖子上,抬腳踹在他的肚子上,直接把他踹下了台。

直到蘇煙雨比試完站在項天笑的時候,項天笑始終還是沒有想到解決的辦法。

畢竟……

連所謂的劫難是什麼?

什麼時候發生?

他完全不知道,如何思考?

不過他暫時還是拋卻腦中這些東西,現在他最主要的,還是要做好進入桃源之地的準備。

「宗門比試到此結束,請比試最後的五名弟子站在狂戰台上面。」

中年男子身體緩緩落在狂戰台上,一臉平靜地說道。

項天笑,蘇煙雨,趙君衍,田刀,李君達。

這五名便是最後勝出的弟子,中年男子只是隨意地瞥了一下,便不再言語,但是期間還是多看了項天笑一眼。

「你們今晚做好準備,我們幾名長老在明日辰時會合力開啟桃源之地,至於你們能夠得到什麼機緣,只能看你自己了,進入桃源之地一個星期之後便會被強制傳送出來,所以你們也要好好把握手中的機緣。」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中年男子平靜地說道,古井無波,眼神一潭死水一般,整個人略顯雲淡風輕,好像任何事都與他無關一般。

項天笑等五人聞言,便點了點頭。

………..

「準備好了嗎?」

「早就準備好了,等明天一早,我便會讓蒼雲宗那群人知道,什麼叫做絕望!」

「可惜了,桃源之地僅限憾山境五層以下的修者進入,如果高於憾山境五層就會被桃源之地的法則秒殺,否則的話,我倒也想進去裡面一探究竟!」

「我聽老祖說過,在以前我們三大宗門原本是一家,只是期間發生了一些變故才導致分裂開來,而那桃源之地便是之前三大宗門的開山祖師開闢出來的洞天福地,那名開山祖師的願意就是為了能夠讓後輩獲得機緣,從而使宗門壯大下去,可惜……到最後卻分裂了。」

「而那桃源之地的入口,恰好在蒼雲宗的地盤上。」

「怕什麼!有那位大人在,明天之後,恐怕蒼雲宗就不復存在了,那桃源之地還不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只可惜……便宜了那兩名進入桃源之地的蒼雲宗弟子。」

「沒事,一個星期後便會被那桃源之地的天地法則給強制傳送出來,到時候蒼雲宗早就已經不復存在,他們還不是刀俎上的魚肉,任我們宰割?」

「那個項天笑鋒芒太大了,如果留著他的話,絕對是一個禍害,所以……我們必須要在他傳送出來的那一刻,把他誅殺!」

「放心!即使你不說,我也一定會殺了他,膽敢廢我的徒弟,我絕對要讓他挫骨揚灰,讓他付出這個世間最慘痛的代價!」

「嘿嘿嘿!那我們明天拭目以待了,當了這麼多年的宗門之首,那蒼雲宗是時候該讓出來了。」 辰時

項天笑,蘇煙雨,趙君衍,田刀,李君達五人已經來到了狂戰台上。

「到齊了,那麼……便開啟桃源之地吧!」

依舊是那個中年男子,只見他話音剛落,另外三名蒼雲宗的坐鎮長老便緩緩落在了那名中年男子的旁邊,其中,蘇煙雨的師尊,也就是那美婦人不禁看了一眼項天笑。

「小子,不要以為你在三大宗門比試中勝出,就以為你很厲害,在我眼中,你只不過是一介螻蟻罷了。」

美婦人不禁傳聲道,臉上卻帶著一絲絲冷笑。

「哦?是嗎?不知道誰在那顆大還丹上面動手腳,我很好奇,你是怎麼知道,我一定會服下小煙雨給我的那顆大還丹,難道你就不擔心我不接受嗎?」

項天笑擰著眉頭,站在美婦人的旁邊,用只有兩人能夠聽到的聲音,沉聲問道。

沒辦法,誰叫他還沒達到山外山境,根本沒辦法傳音。

「反正我事先給她服下解藥,所以即使她服下了那顆被我動了手腳的大還丹,也絕對不會有任何作用。」

美婦人只是淡淡地傳音道,臉上依舊帶著冷笑。

姜還是老的辣!

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屁孩居然妄想跟我這種老江湖斗?

毛都沒長齊!

「但是很可惜,就你那種垃圾技術,還真的奈何不了我,原來這就是山外山境的手段,我算是見識到了。」

項天笑臉色帶著一抹譏誚,語氣不屑地說道。

雖說如此,項天笑還是忍不住攥緊雙拳。

說到底還是他實力不夠,所以才會有一些跳樑小丑自視甚高,爬到他的頭上蹦躂。

這種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他項天笑曾幾何時,輪到這種阿貓阿狗都能夠在他面前亂蹦亂跳。

「好!很好!我希望在那之後,你還能這麼強硬!」

美婦人臉色一冷,隨即便冷冰冰地傳音道。

而這時,中年男子已經宣布正式開啟桃源之地,她也只是揮了揮自己的衣袖,冷哼了一聲,便催動身形,與其他三名長老站成了一排。

在那之後?

項天笑也不禁皺了皺眉。

難道……蘇煙雨的師尊跟蒼雲宗的劫難有關係?

就在項天笑思考之際,四名蒼雲宗的長老此時早已經運功,每個人雙手合十,嘴裡念念有詞,一層金光附著在他們各自的手中,隨即一掌拍出。

砰!

轟!

一時間,地動山搖,轟鳴聲一浪接著一浪,狂戰台上捲起了陣陣勁風,瞬間向四周擴散開來。

「這便是山外山境的威力嗎?」

項天笑深呼吸了一口氣,雙拳不禁握緊。

未來……他或許還有許多路要走,對一般人來說,成就山外山境或許要幾年,或者十幾年的時間,但是對於他來說,只不過是做做任務,殺殺野怪便能夠達到的層次。

念及於此,此時,在狂戰台之上,虛空中,突然間撕裂開了一個洞口,漆黑幽冷,一陣陣濃郁的氣息不斷湧現出來,令在場的眾人臉色不禁一喜。

「快點進入,以我們的功力只能撐住五息!」

突然,老者開口怒吼了一聲,項天笑等人立刻會意,足尖一點紛紛衝進了那虛空中的洞口。

五息之後,洞口消失不見,四名長老紛紛跌落在了地上,全身被汗水所浸濕,正不停地喘著粗氣,而中年男子看似疲憊不堪,實則臉色一片淡然,眼底有精光乍現。

嗖!

突然,一道白光一閃而過,原本坐在地上喘著粗氣的老者,脖子處出現了一道血痕,腦袋緩緩落在了地上,滾了幾圈之後才堪堪停了下來。

…………

外面發生的事情項天笑自然是不知道,此時的他正莫名其妙地出現在半空中,而且還在不停地往下掉。

我擦!

「啊!!!!!」

一連串的慘叫聲響起。

砰!

完美落地!

幸好項天笑是一名撼山境的修者,否則以凡人之軀落地的話,恐怕已經變成一灘肉泥了。

「這裡是·······」

穩定身形之後,項天笑一臉疑惑地環視著周圍的一切。

可惜周身只有一望無際的綠海。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項天笑開始漫無目的地走著。

「主人主人,這裡就是桃源之地,你無法吸收天地靈氣,所以感應不到周圍濃厚的靈氣,如果換做平常修者的話,在這裡修鍊肯定會事半功倍。」

這時,小靈那猶如銀鈴般動聽的聲音在項天笑的耳旁響起。

「既然我無法吸收天地靈氣,那我進來這裡面到底有什麼用?」

項天笑感覺自己虧了!

虧大了!

血虧!

比試弄得自己一身騷不說,進來這桃源之地還不能修鍊,還有什麼比這更憋屈的事情?

反正項天笑是想不到。

「哎呀!主人,不要灰心啦!既然不能修鍊,那就好好逛一下這桃源之地,看看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這裡面的靈氣這麼濃郁,肯定會有一些天材地寶,到時候,嘿嘿嘿!」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