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搜不到他們的蹤跡。」

「你他喵的就得出這麼一個結論?」

侯子方雖然沒有看見李庶大破劉金水的千術。

但是,李庶平日里就經常喜歡在自己面前顯擺。

搞得侯子方很是不爽。

今日,墮落煉士突然消失不見。

如此簡單的一個道理,李庶居然都想不通。

侯子方當然會毫不客氣的給這貨一巴掌。

「那你說說看,他們突然藏起來是為了什麼?」

李庶很不服氣,只要侯子方給出來的說法不對,他會十倍奉還回去。

「此前的林少鋒,以及躲在暗處的煉士被你我以碾壓方式解決掉了。」

「現在,他們馬上便隱藏了自己的蹤跡。」

「你不覺得,他們就是為了躲避你跟我的追查嗎?」

侯子方特意鼓起了拳頭,在李庶的面前晃了又晃。

不過,李庶在聽完了這個說法之外,還是覺得有點牽強。

「這……」

「拜託,如果那幫傢伙實力很強,早就主動找上門來了。」

侯子方見李庶還是一副不服氣的樣子,當即解釋道。

墮落煉士,之所以墮落,是因為他們爭強好勝。

想通過最為簡單又快捷的方式,從而達到讓自己增強的目的。

所以,當李庶以碾壓姿態收拾掉了林少鋒后。

再加上自己秘密處決了站在暗處的墮落煉士。

對於墮落煉士來說,這就是對他們赤裸裸的挑釁。

倘若他們實力真的強悍,一定會自己主動找上們來。

優先處理掉李庶,然後再找尋侯子方的下落。

只有處理掉這兩個障礙,他們才能肆無忌憚的搜尋精元人。

可是現在,他們卻都藏了起來。

足以說明,他們的實力根本不行。

藏起來,也是為了不讓自己被李庶之類的高手搜查出來。

「呃……」

在聽完了侯子方的解釋之後,李庶面色立馬尷尬了。

因為侯子方的推論毫無瑕疵。

「那幫傢伙自己藏起來的話,還真不好找。」

侯子方也沒有繼續嘲諷李庶,而是擔心了起來。

而這,是個大問題!

。 「GOOOAL!!齊策!又是他,切爾西的冰王子!在球隊最需要他的時候站了出來!」萊因克爾激動的大吼著,萊因克爾是BBC著名的梅西球迷,有不少著名的梅吹語錄,不過最近,他似乎「叛變」了,在解說席和一些公共場合會評價齊策,就像以前評價梅西那樣。

場上,托雷斯和阿扎爾興奮的跑到齊策這邊慶祝進球,場邊,希丁克也在用力揮拳慶祝,和他想的一樣,安排齊策在這個位置就是想發揮這樣的作用。

但其實很懸。

這種方式押寶齊策其實就是賭運氣,不過,現在進球了,一切都是正確的。

扳平比分!

本場比賽齊策的第一腳射門,在連續盤帶過人之後的第一腳射門,質量還如此之高,全場球迷也為之驚嘆。

白鹿巷球場,見識齊策威力的熱刺球迷們一個個抱著腦袋,唉聲嘆氣。

雖然只是那麼一下,只是這一粒進球,但熱刺球迷似乎已經知道了阿森納為什麼會遭遇如此的慘敗,齊策這一次突破也蠻不講理,用快速的變向連續閃過兩人防守,倒是有點梅西的味道了。

梅西的過人說穿了,其實並不華麗。

亦或者說大部分歐洲球員都是如此,梅西雖然是阿根廷人,但他的足球方式非常歐化,不華麗,但實用巔峰。

如果要看風騷的盤帶,靈氣十足的牛尾巴,踩單車,那還得看巴西球員,梅西的過人方式其實就是腳下頻率晃過對手,齊策剛才的突破也是如此。

因為強襲突進只是強化了球距離身體的位置,不會出去太遠,也不可能讓齊策腳下生花像巴西人一樣盤帶,所以在外界看來,倒也不是齊策帶球技術一下子突飛猛進,還是依靠身體的節奏和腳下頻率變化來欺騙對手。

這和齊策以前利用停球輔助過人是一個道理,只是現在在高速盤帶的時候還能變向,不少人認為齊策應該是在這方面下了功夫。

半場比分1:1,不算太糟,但場面上其實還是熱刺佔據絕對優勢。

上半場結束的時候,熱刺的射門次數高達十二次,切爾西是五次,最後這場比賽擔任前腰的馬塔在禁區前沿試圖一腳兜射沒能成功,被洛里直接沒收。

「下半場加強控球,不能再讓熱刺找到這麼多射門的機會!」希丁克顯然對上半場比賽切爾西呈現出來的東西不是很滿意,不過他也單獨表揚了齊策的表現,基本上每場比賽他都會這麼做。

因為齊策的狀態還是一如既往的出色。

上半場,在沒有太多射門機會的情況下,齊策依然依靠自己的個人能力打開局面扳平比分,以至於不讓切爾西陷入被動的局面,這對希丁克下半場的部署很有利。

畢竟,平局和落後,在進入中場休息的時候完全是兩個概念。

另外一邊,熱刺的更衣室。

博阿斯正在激情的發表演講,他對戰勝切爾西有很強的執念,是的,執念。

儘管豪門主教練進進出出,上任下課再也正常不過,但博阿斯這樣年輕氣盛的教練還沒經歷過這種事情,在波爾圖,他成為了三冠王,同時也是歐聯杯歷史上最年輕的冠軍教頭。

加上博阿斯放蕩不羈的性格,他對第一家解僱自己的切爾西可是耿耿於懷!

他很年輕,這是他的優勢,也是劣勢,要知道,他僅僅只比蘭帕德大了十個月,這麼年輕的教練沒能掌控更衣室,擺平不了切爾西的一眾大佬們其實是很正常的。

但博阿斯才不管這些,他要讓解僱他的切爾西好看!

年輕氣盛的博阿斯遇上了同樣年輕氣盛的熱刺,上半場的局面也就不難想象,如果不是齊策半道殺出,博阿斯現在肯定更加高興。

不過,這也不影響熱刺下半場的部署。

進攻!

下半場,熱刺的決心依然明確,要在白鹿巷球場,在主場擊敗切爾西,為此,熱刺球員的腳下動作也都大了起來。

現在,切爾西就是英超的眾矢之的,火熱的狀態,瘋狂的夏窗轉會窗口,世界級巨星加盟,網羅一眾天才小將,新賽季瘋狂連勝。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英超每支球隊都已戰勝切爾西為榮,熱刺和博阿斯更是如此。

而熱刺也有整個歐洲都為之瘋狂的年輕人,加雷斯·貝爾。

這場比賽,齊策幾乎都要成為貝爾的背景板——如果不是那粒進球,齊策就是徹底的背景板了,就比如現在。

貝爾在左邊路拿球,齊策又一次上來干擾他。

踏著筋斗雲的齊天大聖在邊路虛晃一槍,齊策這次沒有吃晃,但貝爾的第二反應也很快,要憑速度強突!

速度可也是齊策的強項,齊策在內線卡著位置不讓貝爾強行衝進來,不過貝爾也馬上看出了齊策的意圖——說到底齊策不是防守球員,也不想用巔峰附體浪費在防守上,貝爾的下一步選擇他就沒有經驗,貝爾選擇直接下底。

齊策還在內線防止他跑進來,這一下乾脆的直接下底,齊策就沒辦法追了,再追下去就是浪費體力,還是在前場等著反擊比較好。

但沒想到,貝爾剛剛過去,就一路內切!

齊策吃了一驚,在準備回去防守已經來不及了,貝爾的速度非常快,被他衝過去那麼零點幾秒,齊策再去追就完全沒有意義。

伊萬諾維奇上來了,然而……

再次被秒殺!

貝爾再用一個橫向拉球過掉了伊萬諾維奇,然後直接一腳遠射!

逆足打出世界波,直掛死角!

貝爾一般都是用左腳踢球,右腳一般很少使用,不過這一下,他打出了一腳逆足世界波,直奔死角,切赫第一時間就飛身救球,但無濟於事。

突破,爆射,一氣呵成。

最近兩個賽季是大聖貝爾起飛的時刻,這場比賽,貝爾腳感也是好的發燙!

2:1,主場作戰的熱刺再度獲得領先,切爾西在創造歷史的步伐上剛剛踏出大門,就要被熱刺給關上了,十二連勝創下紀錄,球迷們正在憧憬狀態不錯的切爾西能夠繼續趁著這個勢頭創造歷史,但沒想到剛剛跨出去就遭到了一塊硬骨頭熱刺。

偏偏熱刺還是那種越打越來勁的球隊,瘋起來誰都要抖三抖的傢伙。

希丁克也終於打算在這個時候做出改變,不再做改變的話,這場比賽可是要走遠了。

看了一眼替補席,希丁克又看看場上,安排了馬林和阿茲皮利奎塔兩個人開始熱身,隨後不久,用馬林換下托雷斯,阿茲皮利奎塔換下了伊萬諾維奇。

替換下場的兩人表情都不是很高興,特別是伊萬諾維奇,他也知道今天這場比賽他實在是太被動了,面對貝爾,他被爆的很慘,甚至可以說毫無還手之力,然後被換下,這樣誰都不好受。

而替補出場的阿茲皮利奎塔則任務也很重,接下來就輪到他來盯貝爾了。

不過,阿茲皮利奎塔比起伊萬諾維奇也有更年輕,體能,速度上的優勢,他來防守貝爾可能會相對輕鬆一些。

托雷斯下場之後,齊策頂到了單前鋒,馬林和阿扎爾兩人在邊路突破,簡單來說就要和熱刺互爆!

阿茲皮利奎塔的經驗不如伊萬諾維奇那麼豐富,但他年輕,體能充沛,速度也比較快,相對來說防守貝爾的更加穩健,不過右邊路,馬林則會衝上前支持進攻,對防守貢獻會比較小。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真正的對攻大戰! 收拾掉越軍不是主要目的,吳江龍來此的目的是尋找彈藥和物資。所以,當他收拾完最裏邊洞內的敵人之後,並沒有找到他所要的東西。這時,他看到廚房有好多吃的東西,但也沒有了吃的興趣。於是,他讓人帶上些能帶走的,便重新返回到大洞。

剛到大洞,便看到尤自伍正指揮戰士往外搬彈藥。吳江龍一看就樂了,這才是他所要的。

看到尤自伍走過來,吳江龍高興地問,「怎麼樣,夠咱用的嗎?」

尤自伍喜不自盡,「多了去了,就是幾輛大卡車也拉不走。」

「走,帶我去看看。」聽說有這麼多好東西,吳江龍當然想去看看。

尤自伍帶着吳江龍以及江小國、小申等人去了裝彈藥的洞內。

一進彈藥庫,吳江龍也被裏面的充實物資所驚呆,心想,「東西是不少,可怎麼帶走呢!」

小申在一旁插話說,「要是有幾輛汽車就好了,全都帶走,一點不給龜兒子剩。」

江小國:「想的到美,你當是在國內呢!打個報告就有人給你汽車。」

小申分辯道,「咳,我這不是說說嗎?再說了,就這些破玩藝,咱家有的是。」

這到時真話,別看洞裏的東西不少,但沒什麼新鮮武器,無非是些常規的槍支彈藥等物資。如果不是吳江龍他們缺少,興許,他對這些也不會有什麼興趣。

吳江龍不經意間摸到了身上的狙擊步槍,問尤自伍,「有沒有看到我要的子彈。」

「這到沒注意。」尤自伍說,「江小國,去卻那邊找找。」

「是。」江小國答應一聲,跑開。

吳江龍等人正在這邊說話,江小國在那邊喊,「這裏有一箱子彈。」

即然是彈藥庫,發現子彈箱也純屬正常,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怪就怪在這個彈箱是單獨放置的,而且僅此一箱。光憑這一點,江小國就覺的它不尋常,所以喊來吳江龍等人。

吳江龍行等人過來,打開箱子一看,吳江龍笑了,「呵,沒錯,就是他。」從裏面抄起一把,揣在衣兜內,對江小國說,「找個傢伙式,多帶些。」

回去的路很難走,誰敢說不跟越軍打幾仗。既然是打仗,沒子彈怎麼行,所以吳江龍要讓人帶足。

現在,大家都知道彈藥的重要性,少了或沒了都會出很大問題,可是,面對這麼多彈藥可怎麼帶走呢!

吳江龍看到戰士們還在陸續地向外運,轉過頭問尤自伍,「你都搬出去,就能帶走?」

尤自伍吭哧了一下,然後說道,「嗨,先搬出去唄,一會再想辦法。」

「什麼辦法?」吳江龍追問。

「現在我也沒想好,不過,辦法是有的。」

吳江龍看看手腕上的表,時間指到夜間12點。

「算了,先讓戰士們休息,明天早晨再說。」

「我們不連夜趕路啊!」尤自伍不相信地問。

「來不及了,」吳江龍停頓后,繼續說,「戰士們一天沒進食了,怎麼走的了,我覺得越軍還不知道我們來這,所幸,咱們就在這好好歇他一傢伙。」

「嗯,」尤自伍很高興,「我去部置。」說完江便走。

「等一等。」吳江龍喊住尤自伍,「你派兩個人穿上越軍服裝,到洞外站崗,防止被越軍觀察到。其他人一律不準出洞。」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