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趙庸是學員兼導師,所以這次的賽事允許他帶著自己選定的學員一起參加賽事。」

虞世南加這個小子露臉了以後,接著說道,對於趙庸的舉動他也毫不在意,自己喜歡的就是他的這份隨意,不拘謹。

「以往學院的賽事都是賽台的對抗賽,今年為了比賽的公平性,就改變了以往的形式,賽事也將在靈虛幻境內進行,並特意請來了聯盟總壇的導師來制定賽事的內容,所以就是我也不知道你們將要面臨什麼樣的情況。」

虞世南也是按照聯盟總壇來的人的要求所說的,就是表明這也是一次普通的賽事,之不過賽事的形式有所改變而已。

虞世南剛剛說到這裡下面的學員開始騷動了起來,這裡所有的學員都知道學院有一個靈虛幻境,可是誰都不知道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只是聽說,進入到其中,外面的一天,在裡面卻是一年的時間,是一個令人嚮往的極佳修鍊的地方,可是一直以來學院都沒有開放過,沒想到竟然會在這一次的賽事中打開,也令得那些老學員眼紅不已。

「賽事是以團隊的形式進行,每個導師的學員為一個團隊,我也希望你們發揚團隊的團結精神,完成這場的賽事對你們的考驗,而且這也是一次難得的提高自己的機會,在靈虛幻境裡面,一年的時間才相當於外面一天的時間,你在裡面停留的時間越長,受益也就越大。」

「當然靈虛幻境並不是說裡面就真的是虛幻的,所以進入到裡面也是有一定的危險性的,為了學員們的安全,所參加的學員會每人給一個空間令牌,支持不下去的時候,捏碎那空間令牌,人自然就會脫離靈虛幻境,我希望這一點學員們要謹記!」

虞世南知道這靈虛幻境名為幻境,其實裡面卻是由開啟者心像而生的具有真實性的東西,只要開啟者心裡想著布置什麼的場景,想要出來什麼東西,都可以在裡面實現,所以為了以防萬一,虞世南才給每個學員一個空間令牌,避免在這樣的賽事中出現什麼傷亡事件。

趙庸聽完,一顆懸著的心也落了地,有那空間令牌,就是幽蓮這樣的人進入到裡面也不會有什麼危險了,再說了趙庸自己也是有底牌在手的,有那個空間精靈素兒在,不論是什麼境,對於空間元素精靈來說,都不應該能把他們給困住的,不過那空間精靈要用在合適的時機,不然空間精靈一旦有損耗,在關鍵的時候用不上,那才是麻煩了。

還有就是這是一次很好的機會,自己也應該好好利用這樣的機會,來培養下那三色的炎火,自己在外面,現在也是難得有時間去搗鼓那炎火,所以這樣的機會可不能錯過。

「好了,我就說那麼多,所有參加的學員回去以後,可在自己的導師那裡領取空間令牌,具體的其他事宜各位的導師也會給你們交代的,我希望每位學員都有出色的表現。」

學員散了以後,趙庸隨其他的導師在虞世南院長那裡領取了自己學員的空間令牌,有了這個保障,趙庸也就放心多了,雖說幾乎是娘子軍,整體實力不怎麼樣,但不會有什麼顧慮了,大不了誰不行就可以捏碎令牌出去。

趙庸回去把空間令牌分發下去,也就沒什麼事了,自己可不會像其他導師那樣羅里吧嗦的囑咐個沒完,自己可是巴不得那光明神殿的幾個小妞早早的玩完,省得她們像盯賊一樣的盯著自己! 第二天,所有參賽的學員來到了蓬萊閣後面的一個塔狀建築的前面,這是一個並不是很起眼的小塔,約莫相當於現在的三層樓那麼高,建築的風格也是非常的古樸,沒有那種華麗的外表,看樣子也有些年代了。

趙庸隨著眾多的學員進入塔內,裡面的空間倒不是像外面看起來的那麼的小,也不知道是不是經過了特殊的處理,塔內空蕩蕩的,除了正中央有一個頂端帶著球體的石柱子之外,就其他的什麼東西也沒有了。

那個被虞世南稱為聯盟總壇的人把手放在那球體之上,隨著靈氣的注入,那球體也開始發出蒙蒙的白光,一面光幕之牆也在塔內也顯現了出來。

「好了,參賽的學員現在可以進入了!」

隨著光幕的出現,虞世南說道。

「我們先進去看看!」

趙庸見虞世南發話,一馬當先的第一個向那面光幕之牆走去,然後一步跨了進去,青兒等人見趙庸進去了,也趕緊緊隨其後,跨入光幕之牆之內,不一會,趙庸這一組的學員都隱入光幕之後不見了。

有了趙庸的帶頭,其他組的學員也開始陸陸續續的進入那光幕之內,不一會的工夫,熙熙攘攘的塔內就變得清靜起來,就剩下十來位導師和皮修、虞世南以及那聯盟總壇來的那個人。

「第一個進入的就是趙庸那小子嗎?」

「嗯,冷不成大師,你對趙庸怎麼看?」

「此人的精神力非同尋常,也只能說明潛力很大,還要再看看此次的表現再說了!」

冷不成也是接到總壇的指示,要他配合光明聖女進入到這西蓬學院,可是具體的原因直接也是不得而知,要是選拔學員的話也不至於那麼的興師動眾的,自己也沒從趙庸這個小子身上看出什麼不妥的地方來,倒是他身邊的那兩個老頭有點古怪,就是這樣也不至於讓光明神殿的聖女親自出來吧?

冷不成也是想不明白其中的緣由,要是非要說出來一個理由的話,那應該是這個小子是黑暗屬性的邪惡之人或者與黑暗那種邪惡的勢力有關,所以才會令得光明神殿不惜出動聖女進行調查。

可是這五陸之上自從幾萬年前黑暗勢力被瓦解消滅以來,就沒有什麼黑暗的邪惡勢力再出現過了,再說自己也沒從趙庸身上有感覺出他有什麼黑暗屬性的氣息,所以現在冷不成就是想破了腦袋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虞師兄,你們快過來看,趙庸那小子的一組人怎麼看不見了?」

皮修突然出聲喊了起來。

虞世南和冷不成趕緊湊到那石柱頂端的球體前,正如皮修所說的,其他組的學員的情況他們是看得一清二楚,唯獨不見了趙庸那一組的學員的身影。

「怎麼會這樣?」

虞世南瞪大了老眼,就是圍著那球體轉了一圈,也是沒有發現趙庸等人的身影!

虞世南知道,進入靈虛幻境以後,進入人的影像就會在這個水晶球出現,裡面的人的一舉一動都能從這個水晶球上看得一清二楚,像這樣的情況可是從來沒有過的。

「皮修,他們是什麼時候不見的?」

「他們剛剛進入其中不就就不見了,我還以為他們躲到什麼地方去了,結果看了好久也是沒發現他們的身影!」

皮修的話音剛剛落地,幾個人影就從那光幕中給送了出來。

「聖女殿下!」

皮修、虞世南和冷不成同時驚呼出聲。

一點也沒錯,此刻就被傳送出來的就是那聖女仙兒、容殿使以及跟在她們身邊的四個丫頭。

「聖女殿下,怎麼回事?」

虞世南驚奇的問道,按她們的實力,不應該那麼早的就支持不了就捏碎了空間令牌,就是那些進去的新學員還沒出來一個,她們倒先出來,怎麼說這也都不合常理。

「哼,那個小子太狡猾了,沒想到他們會突然對我們出手,打碎了我們的空間令牌,我們還能不能再進去?」

仙兒滿臉的憤怒,小銀牙咬得吱吱作響,眼睛里恨不得能噴出火來。

「這個不行了,你們一旦被送出來,就是你們能進去,也是不能再和他們會在一個幻境了,你們根本就不會再碰面,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在水晶球上看不到你們的影像?」

虞世南搖搖頭,然後又疑惑的問道。

「我看他們是早有預謀的,我們一進去就被他們打碎了令牌,至於為什麼看不見他們的影像我也是不知道。」

仙兒憤憤的說道。

她們剛剛一進去的時候,趙庸就要每個人都出示自己的空間令牌檢查一下,說是要確保她們的安全,沒想到他身邊的兩個老頭和趙庸在她們拿出令牌的時候會突然的出手,令她們措不及防打碎了她們的令牌。

「殿下,我們還是低估那個狡猾的小子了,看來目前也只能等他們出來再說了!」

容殿使也沒想到那小子會在裡面玩花樣,也是他們出手太快,等她們反應過來,已經被送出那靈虛幻境了。

「嗯,我們走吧!」

仙兒憤然的轉身離去了,那容殿使和那四個小丫頭也是隨著仙兒離去了,對於衣恣涵等四人來說,就是趙庸不搞突然襲擊,他要想打碎她們的令牌,她們也是無能為力。

虞世南也是無奈的看著仙兒等人離去的,現在對趙庸是抓不到夠不著的,自己也是毫無辦法,自己就是好奇,這水晶球也是顯現不出他們的影像,這個小子是如何辦到的?自己對這個小子是越來越喜歡了。

「事已至此,我們只能靜觀其變了!」

冷不成也是想不出個頭緒。

「也只能如此了!」

虞世南點點頭,然後吩咐門下弟子、也就是那些導師留下來觀察他們的動靜,自己就和冷不成、皮修離開了,雖然現在趙庸等人的影像不能顯示,但他們的手中都有空間令牌,估計他們也不會有什麼生命之憂,他們也只能回去等待消息了。 「趙庸兄弟,趙庸看著被擊碎了令牌而被送出去的仙兒等人,也是長長的舒了口氣。

昨天那幾個光明神殿的小妞,也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段,竟然也能讓學院的院長皮修出面,硬是把她們塞進了自己的隊伍,這令趙庸大為不爽。

自己豈能不知那聖女小妞打的什麼主意,自從傷心平原遇見一來,就是像狗皮膏藥一樣的黏著他們,估計也是把他們當做了什麼黑暗的邪惡之人,一心想要從他們身上發現點什麼,礙於皮修的壓力,自己也不得不接受,也只能從其他地方想辦法了。

昨天聽見虞世南院長說什麼有空間令牌,捏碎了就可以本送出靈虛幻境,自己也就從這上面打起了主意。

既然這是比賽什麼的,想必他們就在靈虛幻境中也是應該看到他們的情況,不然的話怎麼來判斷學員的表現如何?雖然趙庸不知道虞世南院長他們是通過什麼樣的方式來觀察他們的情況,但他們能看到他們是肯定的,所以自己也是和素兒提前說好了,等他們以進入留下幻境就把他們的空間給阻斷,所以外面的皮修等人根本就看不見他們的影像了。

像阻隔空間之類的小把戲,對素兒來說就是小事一樁,對於讓她們乖乖的拿出空間令牌之事,自己只需耍個小小的手段,一切都在自己的預料之中,幽蒼、靈空加上自己早就設計好的預謀和突然的出手,不費什麼事就把那幾個小妞給打發了!

至於出去以後,就是虞世南院長也不能只聽那些小妞的一面之詞,看不見自己等人影像的事也就隨便自己編個理由搪塞就行了,反正他們也看不見,就是他們不相信自己的話,沒有什麼證據估計對自己也是無可奈何!


對於龍千陌等人的不解,趙庸也只能找了個不聽指揮,目無尊長等連自己也不相信的理由,不過雀兒知道是怎麼回事,反正她也是對這些光明神殿的人也不感冒,自己不會揭穿趙庸,幽蒼和靈空根本就是和趙庸串通好了的,自然也不會說。

「好了,我們現在也清靜了,現在大家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因為我們也不知道在這裡會遇上什麼,所以千萬不能掉以輕心,我們走吧!」

趙庸放眼四望,蒼涼廣闊的荒漠、無盡幽綠的平原,連綿神秘的群山,鬱郁蒼蒼的森林各佔據了一方,自己考慮到那荒漠四周光禿禿的,就是出現什麼危險也是容易發現,他就帶著眾人向那荒漠走去。

自己等人進入這靈虛幻境的時候,那光幕就已經消失不見了,踩著腳下的大地,呼吸這這裡的空氣,也都感到無比的真實。

況且能以心境而造化出這樣的地方,還能有這樣真實的感覺,還真是不錯,如果自己有那麼的一個這樣的地方,說什麼也不會lang費,而這西蓬學院竟然放著這麼好的東西不用,真是暴殄天物了,在這裡面,就相當於延長了自己數十倍的生命,想想就覺得那虞世南的腦袋肯定是秀逗了。

趙庸也沒想到會有一個這樣神奇的地方,進去一天相當於外面的一年,對於外面的人來說,那修為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了。

趙庸感嘆是感嘆,可是現在他可不認為虞世南老頭送他們進來是讓他們老老實實修鍊的,更不是讓他們來見識這靈虛幻境內由心境造出來的風光的,暫時的平靜那就預示著更大的危險。

趙庸等人在荒漠中行走了好一段時間也沒見有什麼動靜,甚至自己都懷疑那虞世南他們是不是在耍自己,自己到不是希望出來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給他們來點驚險刺激,而是心裡長時間的處在緊繃的狀態,那滋味也是不好受。

「奶奶的,不走了,我們就坐在這裡等吧,就是我們一動不動,估計也會有東西找上門來的。」

趙庸說完,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這種時刻提放的狀態還真是一種煎熬。

「那你還走那麼遠幹嘛!」

雀兒沒好氣的說道。

「哎,我可沒有強迫人非要進來,有人想要出去的話,可以馬上捏碎令牌!」

趙庸乾脆就仰面躺在了地上,還翹起了二郎腿。

「切!」

雀兒給了一個趙庸一個不屑。

「柳岩大哥,青兒,蓮兒,你們也都坐下休息休息吧,趁現在還有時間,不然等有情況的時候,就是想偷懶也不行了,幽蒼、靈空,如果有什麼動靜,你們注意保護好他們,雲輝和藍星殿下你照顧好兩位公主,少佳、龍兄就麻煩你們和我來掩護了。」

「呵呵,趙庸兄弟可是我們的導師啊,你的話我們當然要遵照執行了,你就放心吧!」

龍千陌也是開玩笑的說道。

「嗯嗯,龍兄說的不錯!」

雲輝和藍星也是隨聲附和。


「你放心吧,我們會照顧自己的!」

雲彩和藍蘭也是拍著胸脯保證。

「呵呵,幾位說笑了,那院長老頭是發瘋了,非要我入閣,我也就是掛羊頭賣狗肉而已,等下如果出現什麼危急的情況,不行的話就退出,不要硬來!」

趙庸也得給他們提個醒,自己的這個冒牌的導師可是沒能力保所有人的安全的,他們最大的保障不是自己,而是他們手中的空間令牌。

「呵呵,趙庸兄弟不必有負擔,我們知道輕重!」

龍千陌淡淡的一笑。

龍千陌的話音剛落,趙庸卻突然起身坐了起來,一臉凝重的模樣。


這個時候眾人也都感覺到了,他們腳下的大地震動了一下。

「來了嗎?」

龍千陌眉頭一皺,警惕的看向四周,可是什麼也沒發現。

其他人也都緊張的向四周逡巡著,可是四周入眼除了那滿地的黃沙,他們沒有發現任何的東西。

可是他們腳下的大地隨著第一次的震動,震動的頻率也是越來越快,而後又變得雜亂無章,眾人的心也被緊緊的崩起來,幽蓮更是嚇得臉色蒼白、雙眼緊閉,緊緊的抱住趙庸的一條胳臂,再也不肯鬆開了。 趙庸他們腳下的黃沙之地隨著劇烈的震動,就如沸騰了的開水,彷彿有一個個的氣泡從地底竄起,在到達地面的時候又突然的爆裂,激起簇簇的黃沙四濺!

「吱吱!」

突然一聲聲的尖利叫聲從地面傳來,隨著聲音的出現,一隻只拳頭大小的黃沙組成的老鼠一樣的東西突兀的不斷的冒出來,不消一會的工夫,他們周圍的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都擠滿了這樣的東西,然後徑直的向他們圍了過來。

「他奶奶的,這樣也行啊!」

利用黃沙生成那些魔獸,趙庸倒是第一次見。

對於這樣的小東西,雖然多但比較好對付,在他們一陣的魔法的狂轟亂炸之下,那些的小東西頓時又重新變成了飛揚的黃沙,可是和沒等他們喘口氣,那些被擊散的黃沙又重新的聚攏成沙鼠,瘋狂的向他們蜂擁而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