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我不會讓你白白的歸還。那日在古墓里,我看到你拿走了主棺里的那枚羊脂玉扳指。如果我的猜測沒有錯的話,那古墓應該是陸家先人的。如果說,陸家的人知道了你拿走了他們家祖上之物,你猜他們會怎麼樣?到時候你的主動權可就變成了被動,再加上我姑蘇家勢力,厲少,你還有把握打贏這場仗嗎?」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那天在古墓里你怎麼會看到我拿了扳指……」

「你不用管我怎麼知道,我母親的日記現在對於你來說也已經沒有用處了。拿一份已經失去價值的東西換一個條件,這麼合算的生意送上門,你厲少真的就不考慮下嗎?」

厲千陽眸子微眤。

「你說說你能拿什麼條件來換吧?」

姑蘇北望勾了勾嘴角,露出一個痞笑。心中卻在吐槽,真的是典型的商人啊!前一秒和你聊感情,下一秒就和你毫釐必掙的談生意了。

「你拿走扳指的事,我不會對陸家的人說。你和陸氏集團之間的爭鬥,我姑蘇家也不會插手幫助陸氏。」

「不會幫忙陸氏!!!」

厲千陽極為震驚的從桌前站起身,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姑蘇北望笑,「這條件很誘人吧?你的思維里一定覺得我們是要強強聯合吧,放著這麼好的優勢不用,是太出乎你的意料了哦!不過我姑蘇北望說出的事情,必然就會做到。怎麼樣?」

「你做這些就只為了日記本剩下的那幾頁?」

「嗯,是。可能對於你來說已經沒什麼價值了,但卻對於我來說,卻是我母親留給我為數不多的東西。」

至尊囚後 厲千陽聽此偷偷鬆了口氣,重新坐了回去。

姑蘇北望勾了勾嘴角,「厲少,怎麼樣,這生意能做不?」

厲千陽低下頭打開了面前的一個抽屜,取出幾張紙遞給了姑蘇北望。

姑蘇北望有些激動的接過那些紙,她細看了下上面的字跡,卻是母親的字。

「多謝厲少了。對了,看在你今日這麼爽快的份上,我送你一份小禮物。」

姑蘇北望說著上前一步,湊近了厲千陽的耳旁輕聲說了句,「藍瀟有了你的孩子。」

姑蘇北望說完大步走出了書房,留下了一臉獃滯的厲千陽。她的餘光之中瞥到了一直藏在暗處偷聽著的姑蘇雅菲。

姑蘇北望目光微垂,沉著臉走出了厲府。

厲府門口的風有些大,姑蘇北望緊緊了自己的雙臂。她的思緒飄到了南國,那個火辣辣的城市。她曾問過藍瀟的主治醫生,醫生說藍瀟子宮畸形很難懷孕,如果流了這個,以後更加不太可能做母親了。

她不知道厲千陽會做何選擇,但是藍瀟,她知道她已經沒有的選擇了。 窈妃傳 轟隆!

轟隆!

恐怖的大碰撞,響徹整個山嶺,飛沙走石,殺氣沖霄。

這裡的巨大動靜,頓時吸引來了無數好奇的人。

他們,或是萬妖荒原本地武者,或是進入這萬妖荒原中歷練的武者們。

此時遠處那大荒龍犀正在和天刀宗舉宗大戰,慘烈無比,眾人都是紛紛變色。

「發生了什麼,這大荒龍犀怎麼突然間要進攻天刀宗?」

「天刀宗到底怎麼惹的這大荒龍犀,這頭霸主凶獸,竟然如此瘋狂去攻擊天刀宗山門!」

「難道,這天刀宗抄了這大荒龍犀的老巢不成?」

周圍被吸引來的武者們紛紛議論,都是目光露出震動。

岩壁之下,林寒站在那裡,四處看了看,不由眉頭微微一挑。

他倒是沒想到,這裡的動靜,竟然吸引來了這麼多人。

看來,待會自己獵殺那大荒龍犀,恐怕要有些麻煩了。

不過,這大荒龍犀乃是自己必得,誰若是敢阻攔自己,殺無赦。

「轟!」

而這個時候,遠處天刀宗與大荒龍犀的大戰,也是進行到了一個最為激烈的時刻。

當!

當!

當!

巨刀猙獰剛勁,與大荒龍犀的巨角碰撞,發出震天響動。

不過,匯聚了整個天刀宗的力量,依舊只是傷到大荒龍犀的皮肉罷了,根本不能夠將這大荒龍犀重傷。

而且,隨著被激怒得越來越劇烈,大荒龍犀體內的龍血發揮作用,竟然讓它的力量越來越強橫,甚至是,大荒龍犀此時的體型,比剛才初來的時候體型,要增大了將近一倍,更加巍峨和龐大。

這讓周圍不少人都是嘖嘖稱奇。

很多人都是幸災樂禍,看著這一幕,甚至是有的人潛伏周圍,準備渾水摸魚。

當然,他們和林寒不一樣,他們覬覦的不是大荒龍犀,而是天刀宗。

沒錯。

他們在等待大荒龍犀將天刀宗毀掉,然後就可以上前掠奪天刀宗的底蘊和珍寶。

武道世界,就是如此殘酷,陌生人之間,根本就沒有什麼情義可言。

武者為了追求更加強大的境界,只能去不斷掠奪,壯大己身。

「宗主,我們體內的力量快要耗盡了!」終於,底下一眾弟子神色蒼白,不少弟子甚至是因為消耗過大,都快混了過去。

「所有弟子聽令,不要吝嗇任何靈丹妙藥,全部吞掉,補充力量!」中年男子大吼,神色也是帶著一份瘋狂。

「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出來助我!」中年男子再次大喝一聲。

唰!

唰!

唰!

下一刻,連同那玄衣老者在內,三個老者頓時從宗門深處閃身而來,瞬間站在那中年男子的背後。

「滅絕刀陣,蒼生怒斬!」

中年男子大吼出聲,整個天刀宗的所有人力量,這一刻全部灌輸到了他的體內。

瞬間,中年男子狂發亂舞,他大手伸出,竟然凝聚出了一尊靈力手掌,猛地握住了虛空中沉浮的那柄巨大石刀。

嗡!

讓人心悸的恐怖刀芒,在那巨大石刀上轟然衝出。

一瞬間,在無數人眼中,那石刀綻放無盡光華,璀璨了整個天宇,長刀轟然斬下,刀芒縱橫三千米。

「轟隆!」

大荒龍犀似乎也知道到了一絕生死的時候,它血目中戾氣更濃,猛地嘶吼一聲,頭頂上的巨角,竟然凝聚出一團赤色如火般的光芒,瞬間與那斬下來的長刀碰撞在了一起。

「轟!」

劇烈的爆鳴聲響徹雲霄,恐怖的餘波撕裂了方圓幾百米的大地。

周圍不少觀戰者都是神色大駭,紛紛爆退。

片刻后,餘波散去。

眾人看到了,此時整個天刀宗山門破碎一片,無數弟子都是吐出鮮血,氣息萎靡下去。

而遠處,那大荒龍犀的巨角,終於破碎開來,但它依舊沒有倒下,反而再次嘶吼一聲,朝著天刀宗的方向大踏步而來,縱然渾身傷勢嚴重,但雙目依舊暴戾。

「絕對不對勁,這大荒龍犀重傷成這個樣子,還要攻擊我們天刀宗,到底是什麼東西,在吸引著它?」中年男子呢喃出聲,神色帶著一份難看。

突然,他看到了身旁玄衣老者這個大長老手中握著的赤色巨蛋。

他神色猛地一變,道:「糟了,這龍犀蛋,該不會就是這頭大荒龍犀的蛋吧?」

話落,中年男子看著不遠處嘶吼著的大荒龍犀,頓時明白過來。

沒錯!

絕對就是這枚龍犀蛋,讓那頭大荒龍犀忍著重傷,都要踏入天刀宗,奪回它的龍犀蛋。

「大長老!」

中年男子神色難看,猛地厲喝一聲,盯著身旁的玄衣老者。

「宗…宗主,這…這不能怪我啊!我也是從那個小崽子手中搶來的,本來想著給宗門培養出一個神魄境戰力…」玄衣老者神色露出驚懼之色。

此時此刻,看著那憤怒的大荒龍犀,看著周圍破碎不堪的宗門,玄衣老者突然神色一變,他想到了先前遇到林寒的一幕。

而這一瞬間,玄衣老者突然想到了一種讓他心寒的可能。

「難道,一切都是那小子安排的,包括給我的龍犀蛋,都是在他的精心安排之下,要是這一切我猜的都是真的…嘶!那小子,到底有多麼深的城府…」玄衣老者心中暗暗想著,根本不敢說出口。

「龍犀蛋拿過來!」中年男子大手一抓,頓時將玄衣老者手中的龍犀蛋抓取了過去。

對此,玄衣老者心中滿是不舍,但此刻危急關頭,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那龍犀蛋被中年男子抓去,隨即直接拋向遠處。

「啪!」

正在嘶吼的大荒龍犀猛地一頓,頓時張口將那龍犀蛋給吞入腹中。

它悲鳴一聲,緩緩轉身,朝著莽林深處走去。

而這一幕,讓天刀宗全體上下都是猛地鬆了一口氣。

來生,我依然愛你! 但他們並未鬆懈。

因為,他們看到了,不少觀戰的武者,看到天刀宗破碎的山門,看著耗儘力量的無數弟子,眼神之中,竟然有貪婪之色涌動。

「所有弟子,全部戒備起來…」中年男子似乎知曉外面那些武者們的心思,他大吼一聲,頓時開始下一條條命令。

不過,這一切,已經和林寒無關了。

他要的,就是藉助天刀宗之手,將大荒龍犀重傷。

唰!

林寒縱身一躍,離開了此處混亂的地域,他默默朝著大荒龍犀離去的方向潛伏而去。 跟蹤大荒龍犀的路上。

「這天刀宗還是有兩把刷子的,竟然硬生生憑藉著一套不完整的刀陣,將這頭大荒龍犀給硬生生逼退,甚至是將其重傷。」小雀在腦海中出聲說道。

「是啊,幸好這一次天刀宗這柄『刀』還算有用,不然我這『借刀殺龍犀』的計劃,可就要泡湯了。」林寒說著,如影隨形,跟在那大荒龍犀的背後。

讓林寒詫異的是,他並沒有發現任何一個人跟著大荒龍犀。

本來,他還有些憂慮那些強大的武者想要和自己一起掠奪大荒龍犀這頭霸主凶獸,但現在看來,那些武者心中,就算是大荒龍犀這種霸主凶獸重傷,也不是他們能夠覬覦的。

而林寒之所以這麼膽大,主要是因為有著腦海中小雀的幫助和指導,除此之外,大荒龍犀重傷之後,他對天妖之眸的抵抗能力,絕對會變弱許多。

只要自己足夠小心,擊殺這那重傷的大荒龍犀,掠奪其體內蘊藏的龍血,不成問題。

在林寒謹慎無比的跟蹤之下,重傷的大荒龍犀,根本就沒有意識到林寒這個小小的人類跟在自己背後,因此,半個時辰后,林寒跟著那大荒龍犀,再次出現在了原先那個山澗之中。

只不過,那片山澗中到處都是坍塌的巨石和破碎的山木。

看來,先前這大荒龍犀追殺玄衣老者回來后,發現自己的龍犀蛋被偷盜走,暴怒之下,幾乎毀滅了一切,周圍無論是山嶽、草木,還是那無數低級妖獸,都是遭了秧。

此時,林寒趴伏在一處巨石之後,他死死盯著山澗中央再次躺下的大荒龍犀,在腦海中呼喚道:「小雀,我們什麼時候動手?」

「先別急,雀爺我正在煉化火王殿,等到我將火王殿最強橫的幾座殺陣掌控住,就以火王殿鎮壓這大荒龍犀,還有就是,這大荒龍犀此時重傷,肯定要沉睡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就趁著它完全沉睡后,立馬出手,將其鎮壓,然後小寒子你快速吞噬其體內的血液,提取龍血。」小雀在腦海中,以吞天神火不斷祭煉火王殿,頓時說道。

「好。」

林寒點了點頭,隨即便是沉默下去,靜靜趴伏在這巨石之後,等待最佳時機的到來。

整整半日的時間,從夕陽西下,到漆黑的夜幕籠罩,林寒魂力微微散發出去,才感到那大荒龍犀,似乎呼吸開始平穩,陷入了沉睡當中。

「小寒子,動手吧。」小雀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讓林寒眼神一動。

唰!

林寒將渾身氣息降低到最低點,從巨石后閃身出來,朝著山澗中躺著的大荒龍犀躡手躡腳潛伏而去。

「就算重傷,這種暴戾的氣息,也是太恐怖了。」林寒靠近那大荒龍犀,只覺得一種無比壓抑的戾氣撲面而來,十分沉重,渾身的氣血,這一刻都要被凍結。

太古龍帝訣!

林寒默默運轉,抵禦那種壓抑無比的凶煞戾氣。

「出手!」

幾乎就在這一瞬間,小雀的聲音陡然響起。

「轟」

「轟」

「轟」

話音落下,小雀頓時從林寒腦海中飛射而出,巨大的吞天神雀爪子一壓,一尊火紅色的古老大殿瞬間從高空鎮壓下來。

正是火王殿!

此刻在小雀的掌控下,這尊法寶發揮出恐怖的威能,一瞬間紅光大盛,一座座強大的靈陣轟然落下,將那躺在地上的大荒龍犀瞬間籠罩住。

「吼!」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