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弱。」李瀟撇嘴,隨即收起了靈畫,繼續朝著國教學院走去。

此刻,周峰和景沐年從地上爬了起來,神色陰沉,難看無比。

一人是景王府的小王爺,一人是國教學院的弟子。

兩人,身份高貴,卻被一個無名之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鎮壓了。

這讓他們的顏面往哪擱!

「你跟著他!我去景王府叫人!」景沐年還是不肯罷休,隨即朝著景王府跑去。

周峰也是不肯罷休,黑著臉,跟著李瀟。

「你跟著我作甚?」李瀟沒回頭,卻知道周峰就在身後。

「跟著你,看你等下怎麼死!」周峰冷聲道:「我國教學院的學生,可不是這麼好欺的!更何況你還得罪了景王府的小王爺!」

「切。」李瀟嗤鼻,不想理會周峰,繼續前進。

沒過多久,李瀟來到了皇城東部,站在了一座學府的大門前。

這學府,看起來不是很大,並且有些簡陋。

就連這大門處的台階,都破損了。

不過,沒人敢小看這座學府,只因這學府的大門門匾上,赫然寫著國教學院四個大字!

「你要進國教學院?真是找死啊!」周峰跟在身後,當看到李瀟踏入國教學院后,心中不由冷笑不已。

周峰本來還想著,是不是該叫學院內的師兄來幫他出頭。

不曾想,李瀟居然進入了國教學院,這不是自投羅網,自尋死路嗎!

當即,周峰沖了進去,剛進入大門,便扯著嗓門喊道:「師兄,有人欺負我!」

「誰!?」

「那個小子,敢欺我國教學院之人!?」

……

一嗓門過後,國教學院內的幾座小院子中,便傳來了幾道怒喝之聲。

隨即,便看到三個法相五重的少年沖了出來。

「三位師兄,就是此人趁我受傷期間對我下手,實在是過分!」周峰一看到這三個少年,底氣更足了。

並且,在他的一番解釋下,將全部責任都推到了李瀟的身上。

「實力那麼弱,嘴上功夫倒是挺強的,當著我的面,顛倒黑白是非。」李瀟皺眉,十分厭惡的看了一眼周峰,道:「你再招惹我,信不信我滅了你!」

「在我國教學院,你還敢威脅我國教學院的學生!?」

「這是放肆!」

……

這一刻,這三人怒了,更是不想聽李瀟解釋,便施展了法相,準備教訓一下李瀟。

對此,李瀟也沒想過解釋什麼,而是靈畫展開,八十一寸大小的靈畫橫掃之下,直接將這三人拍翻在地,連他們的法相,都化作了光雨,被打回了體內。

這幾天每天兩章,存稿等著下次PK呢。一次失敗了,下次要是再失敗……各位天台見!

(本章完) 路瑾躺在黑燈瞎火,伸手不見五指的時空管理局的監獄里——俗稱小黑屋。

她揉了揉胸口,喉嚨一甜,又是一口老血吐出來。

【宿主你沒事吧!】一個人形光團漂浮在空中,給「小黑屋」裡帶來了點微弱的光明。

「沒事,還死不了。」路瑾不當回事。

【我都說了,我們現在不要跟主系統對著干,能忍就忍,你不聽,現在好了,你受傷了吧。】系統抱怨雖然抱怨,但還是在空間里一陣翻找,看能不能找到對路瑾傷勢有效的東西。

「別找了,你那些垃圾玩意沒用的。」她一句話,氣得系統差點炸毛。

她原本就魂魄不全,現在又是魂魄受傷,這比一般的傷還要難治。

就好像你穿著一層鐵甲被人打,和剝了皮被人打。前者就是有傷,也是皮外傷,後者,要命。

主系統那王八蛋,最好祈禱著,她永遠都找不到自己的軀體,不然……

她突然想到什麼,抬手盯著手腕上那個鐲子,眼神詭異。

「辣雞統,你能掃描出來這個手鐲的材質嗎?」跟主系統那王八蛋打架的時候,她能感覺到,自己的魂魄比之前強了點,雖然只有那麼不易察覺的一點,但還是讓她驚呆了。

也是因為她走神了兩秒,才被主系統那王八蛋找到漏洞,被它打傷。

【不能。】系統說:【這個鐲子不是離笙給你的嗎?】

「嗯。」路瑾點頭。

但是他也沒說,這個鐲子是個什麼鬼東西?還能修補魂魄!

路瑾另一隻手試圖把鐲子取下來,但是失敗了。

忽然,她腦子一道光閃過……

「統子你說,這玩意能修補魂魄,那我用它找別的魂魄有沒有可能……」

路瑾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魂飛魄散,還沒死。

彷彿是從她記憶的開始。

系統也沉默了幾秒鐘,【確實有這個可能,但是也不能確定。】

魂魄散去后,已經不知道入了多少次輪迴了,就是在找回來,也不一定就是她自己了。

路瑾自己想想,也明白,她很快就冷靜下來了。

又恢復弔兒郎當的她,問:「統子,我要被關多久?」

系統:【不知道,任務上也沒寫要被關多久。】

「那豈不是要被主系統那王八蛋關到天荒地老!」那王八蛋逮到機會,能放她出去才見鬼了!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斃,必須要趕快恢復力量,這樣才能快點找到魂魄。

而且,她懷疑自己的記憶也有缺失……

「辣雞統,我們越獄吧。」

【你瘋了!】要是越獄,就是與整個時空管理局為敵,到時候,她們被三千世界的通緝,只會涼涼的更快。

「可我就是不越獄,那也是要與全時空管理局為敵的。」路瑾陳述這個事實。

系統沉默了。

【……但是……好歹我們現在也沒正面剛不是?主系統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對我們下手不是?】

它還沒逼死我呢!

路瑾打定主意了要越獄,系統苦勸無果,只能告訴她,想要恢復力量最快的辦法,就是跟緊小世界里的那個男人。 國教學院的學生弱嗎?

答案很明顯,不弱。

只是可惜,他們遇到了李瀟這個妖孽。

之前在來的路上,李瀟三番四次放過景沐年,那是因為景王府。

要知道,景王府和鎮國府,可是世交,李瀟可是還想進鎮國府看妖妖呢,自然不能把景王府給得罪死了。

但是,國教學院就不同了。

李瀟是蒼穹氏親封的天子閣學生,比一般的國教學院學生的身份,地位,都要高出一大截。

因此,李瀟可不用忌憚國教學院什麼,完全可以橫著走。

「國教學院,也不過如此嘛。」

此刻,李瀟輕輕一笑,又看向周峰,道:「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你若是再來招惹我,你的命就沒了。」

「這裡是國教學院,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威脅我!?」周峰怒喝道。

不過,周峰心中也是有些發怵。

誰不知道國教學院的學生,在同境界中乃佼佼者。

現在,三個法相境的修士,竟然被一個靈畫境的修士給鎮壓了。

這……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國教學院怎麼了?我在這裡橫著走,你能把我怎麼樣?」李瀟戲謔道:「莫說是你,哪怕是國師,都不見得能奈何我。」

「你這是在看不起國教學院,還是在侮辱國師!?」周峰臉色陰沉,看向那三個被鎮壓的少年,道:「這小子,居然敢侮辱國師,實乃大罪啊!」

「沒錯!」

「當朝國師,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豈是你這種無名小輩可以侮辱的!」

「罪該萬死!」

……

當即,這三人怒喝連連,眼中更是出現了一絲殺意。

「呵。」李瀟輕蔑一笑,不在理會這幾人,而是踏步,朝著國教學院的後院走去。

國教學院,分前院和後院。

前院便是國教學院普通學生修行居住的地方,而這後院,便是天子閣。

「站住!後院不是你能踏足的!」周峰沖了上來,攔在了李瀟的身前,更是指著後院的大門,道:「那裡是天子閣,莫說是你,連我們身為國教學院的學生,都不能踏足!」

「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麻煩,我以好心饒過你多次,你真是不知悔改啊。」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裡漢 這一刻,李瀟的眼中出現了一絲怒火,甚至有一縷殺意一閃而過。

之前,李瀟不對周峰動手,那是因為在李瀟眼中,周峰完全就是個小屁孩,不想和他一般見識。

但現在,李瀟卻忍不住了。

本就脾氣不怎麼好的李瀟,豈能繼續忍受下去!

「你可以滾了!」

只見李瀟輕喝一聲,隨即大手一揮,連靈畫都不曾施展,便一掌轟擊在了周峰的身上。

頓時,周峰身上的靈力被震散,氣血翻騰,甚至其丹田處,更有一縷鮮血噴洒而出。

只見周峰的臉色,瞬間煞白,眼中更是帶著驚恐與怨毒之意。

「你……敢廢了我!?」

這一刻,周峰瞪大了雙眼,聲音更是歇斯底里,充滿著不信,更是恐懼。

「我之前就警告過你了。」李瀟眉頭一挑:「這世上,沒人能挑釁我。」

「周峰,讓你去接新來的學生,你怎麼在這裡?」

就在此刻,天子閣內,一個身穿白衣,頭髮披散在肩上的少年走了出來。

其步伐穩健,行走時,宛若龍行虎步一般,身上更是散發著一股帝王之氣!

「哦?又是一個擁有帝王命數的人。」李瀟詫異,有些意外。

畢竟,從古至今,能擁有帝王命數的人太少了。

而在這區區皇國中,李瀟在一天之內,竟然遇到了兩個擁有帝王命數的人!

「小白師兄,我被人廢了……」

周峰一看到這少年,當即撲了過去,抱住他的大腿,一個勁的哭訴,一把鼻涕一把淚。

這個被稱為小白的少年,不由愕然,似乎無法相信周峰竟然被廢了。

要知道,國教學院的學生,身份非同一般,在這帝國境內,誰敢廢國教學院的學生?

「是你廢了周峰?」小白皺眉,看向李瀟,眼中突然閃過一絲驚意。

只因,小白在李瀟身上,也是感受到了一股帝王之氣!

並且,這股帝王之氣,很濃郁,雖然被壓制在了體內,但還是瞞不過小白的感知。

最為重要的是,這股帝王之氣,太強了,宛若帝中皇者一般!

「是。」李瀟點頭:「幾次三番的來找我麻煩,我忍不住了,就廢了他。」

「哦,這樣啊。」小白釋然,看似並沒有很意外。

只因,小白很清楚,擁有帝王之氣的人,絕非一般人,眼前這個少年,敢廢掉國教學院的學生,也在情理之中。

「你踢到鐵板了。」

此刻,小白面帶笑意,對著周峰說道:「沒事,去藏寶閣拿一枚重鑄丹吧,過幾日你的境界就能恢復的。」

「多謝小白師兄。」周峰當即激動不已,狠狠的瞪了一眼李瀟,便起身準備去國教學院的藏寶閣拿重鑄丹。

重鑄丹,乃玄級頂級的丹藥,可以助人恢復修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