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沒想到這個年輕人,長得這麼帥會是一個騙子!」

眾人頓時議論了起來,紛紛表達對葉寒的不滿,畢竟煉丹怎麼可能不需要丹爐,就算你是先天境界高手。

也得需要丹爐來煉丹。

唯有一直不說話,但是卻知道葉寒真正實力的的陳太旭和吳蒙的眼中露出一絲震驚之色,紛紛在心中暗道。

「不需要丹爐,難道他……!」

「不,這不可能!」

陳太旭和吳蒙是整個宴會中知道葉寒實力的倆個人,當他們聽到葉寒說不需要丹爐,頓時就產生了一個瘋狂的想法。

他們覺得葉寒是要用先天真氣來煉丹,而且陳太旭有一種感覺,葉寒會這樣做,會用真氣來煉丹。

「年份倒是足夠,但是藥力略微差了一些,不過煉製六聖練心丹還是綽綽有餘的。」

葉寒看了看箱中的藥材,淡淡的開口道,莫一兮聞言倒是沒有認為葉寒在胡說八道。

畢竟這六種藥材他也是很少會用到,所以除了一些之前的庫存之外,就沒有今年新保存起來的這六種藥材了。

畢竟藥材在被處理好之後,總是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慢慢失去藥性的。

所以,一般而言除了一些保存得當的藥材,基本上所有藥材並不是放得越久藥力越雄厚,而是藥力越少。

億萬首席,前妻不復婚 「起!」

葉寒淡淡開口,大手對著那箱子里的藥材一揮,先天真氣從手掌傾泄而出,這六種藥材頓時凌空飛了起來。

嘩!

「竟然是……是真氣外放,先天境界高手的標誌!」

「我沒看錯吧,是不是我的眼睛花了!」

「該死,我剛才到底說了什麼鬼話啊,竟然在小聲議論一個先天境界強者!」

「完了,這下完了,虧我剛剛還在不停討論著他,說著他煉製不成六聖練心丹。」

眾人心中充滿震驚和恐懼的看著葉寒這一手真氣外放的手段,瞬間明白了葉寒的身份乃是一個先天境界的強者。

可是他們此時的內心卻充滿了驚恐和苦澀,他們可沒有想到葉寒會是先天境界強者,如果他們知道的話。

給他們十萬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在背後議論葉寒啊,而且還在不停的說葉寒煉製不成這個六聖練心丹。

倘若葉寒記恨起來,他們這些說葉寒煉製不成六聖練心丹的人,今天恐怕一個都逃不出這裡。

「悔不當初啊,悔不當初啊!」

他們這些人剛剛可還開口議論著葉寒,質疑葉寒能不能煉製成功六聖練心丹的可能。

甚至直接說葉寒煉製不成六聖練心丹,想到這裡,他們不由得滿臉苦色的看著葉寒。

「果然……我沒猜錯!」

吳蒙看到葉寒手段,眼中閃過一絲慶幸,還好他剛剛只是在心裡想了一下葉寒煉製不成功六聖練心丹會怎樣。

沒有選擇說出來,而且這次他的兒子吳清也沒有說出來,沒有再次坑他這個當爹的。

幸好他一直關注著陳太旭的一舉一動,不然恐怕連他都給瞞不過了,不過還好他知道的早。

除了他兒子……

想到這裡,吳蒙不由得再次轉身用著惡狠狠的眼神,看了他兒子吳清一眼。

吳清心中滿是懼怕,他不明白這是怎麼了,怎麼他老爸吳蒙一直瞪他。

「嘶,這可是二十歲不到的先天境界強者啊!」

借腹 看著靜靜的漂浮在空中的六味藥材,莫一兮此時連自己鬍子都被他自己揪掉了,都沒有在意。

「沒想到葉先生竟然會如此的天才!」莫一兮感嘆一聲,隨後心中對於葉寒能夠煉製出六聖練心丹的念頭更加強烈了。

「分!」

葉寒打了個響指,空中的六味藥材極速的旋轉起來,接著一道道隱藏在這六味藥材中深處的水分被瞬間分離了出來。

「去!」

葉寒見狀屈指點出,一道絲毫不散發出炙熱溫度的金黃色火焰從中指尖泄出,緊緊的包裹住這煉製六聖練心丹的藥材。 眾人見此一幕紛紛心頭一震,縱使在場的人沒有達到先天境界,但是他們卻也是知道用先天真氣迸射出的火焰。

而且看著空中包裹著六味藥材的金黃色火焰,他們心裡清楚這絕對不是一般先天境界強者可以做到的。

「不可能的,用真氣催發火焰來煉丹,根本不可能了。」

「是啊,不可能的,而且火候還不容易掌控。」

「別說火候了,你們能夠先發出火焰再說吧。」

雖說,先天境界強者用真氣迸射出火焰來攻擊並不稀奇,他們也聽說過,但是用來煉丹,這個絕無可能。

因為這實在是太難了,首先是海量的真氣消耗,其次則是對於先天真氣的細微操作,這倆點缺一不可。

眾人心中如此想道,但是眼前突然的一幕,卻深深的震撼住了他們的內心,他們只看到葉寒的手中手勢一變。

但是空中的金黃色火焰卻是猛然的漲大了起來,不過卻是絲毫沒有損傷到金黃色火焰包裹著的六味藥材。

反而這六味藥材的藥力逐漸被這金黃色的火焰給煉化了出來,一滴滴晶瑩剔透如同露珠的藥液從六味藥材中浮出。

而這露珠中卻不見絲毫藥材中所蘊含的雜質,彷彿如同雪化作的水一樣,清澈見底。

縱使來一台可以放大十萬倍的顯微鏡,也難以從這個藥材中提煉出來的精華中看到一絲一毫的雜質。

他們萬萬沒想到,葉寒對於真氣的操控力竟然會如此的細緻,竟然想憑藉自己真氣迸發出的火焰來煉丹。

難怪之前他們聽到葉寒會自信的說不需要煉丹爐,恐怕就是因為人家根本就直接準備以先天真氣來煉丹。

「嘶,這還是人嘛?!明明用真氣煉丹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看著眼前的一幕幕,眾人心中縱使震驚萬分,但是卻也不敢開口,生怕打擾到了葉寒來用真氣火焰練丹。

「果然,我沒猜錯,葉先天一定能夠煉製成六聖練心丹的!」

莫一兮看到六味藥材中的藥力被分離了出來,不由得眼中閃過一絲欣喜之色。

因為他知道這代表著煉丹的最重要的一步,分離藥材中的藥力已經成功,而且遠遠比他做得都要好的的多。

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上的煉丹師,要知道,就算是他從小學醫,練了一輩子的丹。

但是在分離藥材中的藥力的時候,卻是也從來沒有過這麼完美的給它們分離出來。

宴會的房間。

看著眼前如此令人震撼的這一幕,陳太旭連自己的口水從嘴角流出來,都忘記了擦拭。

更別提他張開的大嘴。

「怎麼可能!」

陳太旭現在的修為可是已經達到半步先天,對於先天境界所蘊含的的種種能力和奧秘他也是知道了一些。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平常先天境界強者發出的只能用來攻擊的火焰,卻被葉寒用來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煉丹。

「驚人的醫術,神秘的陣法,驚世駭俗的煉丹術,以及驚人震驚的修為。」

「葉公子,您到底還有多少本事等著我們去發現啊!」

陳太旭心中升起由衷的敬佩之意,當然還有一絲難言的苦澀,他知道的越多,他就越發現他和葉寒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而且,他感覺縱使以後他突破到先天境界,他在葉寒手中也不會撐不過一招。

他相信,不需要葉寒親自動手殺他,僅僅只是隨便布置一個陣法,或者扔給他一顆毒藥就能夠輕易的殺死。

而吳蒙此時心中則是充滿羨慕和嫉妒的感情,他非常羨慕陳太旭能夠抱上葉寒這個特粗的金大腿。

不說別的,僅僅只是這個能夠讓後天境界突破到先天境界的六聖練心丹,恐怕以後就能讓陳太旭得到不少的好處。

畢竟,吳蒙可是知道,江湖上可是有著很多被困在後天大圓滿的武者等著突破呢。

他相信,這個六聖練心丹的消息一經傳出之後,陳家的門檻肯定會被那些武者給踏破。

畢竟,此時的陳太旭現在在他們眼中,可是唯一能夠和葉寒這個先天境界強者說上話的人。

一個抱上粗大腿的陳太旭,想一想他就感覺心寒,恐怕他吳家的以後的好日子要到頭了。

畢竟他和陳太旭鬥了這麼多年,他很了解陳太旭的想法,他接下來肯定會被報復的。

雖然不至於家破人亡,但是陳太旭肯定會做出那種讓他心煩不斷嗯事,比如說讓他的產業不斷出現麻煩。

「哎!」

想到這裡,吳蒙不由的發出一聲嘆息,整個人彷彿蒼老了十多歲,如果上天給他一個重來的機會。

他一定不會再去和陳太旭搶那個靈藥,而且他還會好好的和陳太旭交朋友。

這樣他就能借陳太旭的手,從葉寒那裡獲得這個六聖練心丹的丹藥了。

可惜,吳蒙不是葉寒,他沒有重來的機會,所以他此時非常後悔。

「融!」

葉寒淡淡的開口,淡然的神色中帶著莫名的威嚴,眾人一眼望去,彷彿看到了一個天空中端坐王座的神靈一般。

他們感覺自身被這種突然出現的威壓給壓的喘不過來氣了,而且他們有一種感覺,彷彿此時的葉寒。

一根手指就能輕易殺死他們!

轟!轟!

金黃色火焰,猛然一漲隨後再猛然的縮小,小到還沒有一個巴掌大,但是眾人卻不敢小瞧這金黃色的火焰。

因為他們發現,雖然這金黃色火焰在不停的燃燒,但是他們卻從始至終都沒有從中感受到一絲炙熱的溫度。

彷彿那團金色的火焰根本就沒有溫度一般,僅僅只是這一個令人細思極恐的事,就讓他們對葉寒再次恐懼了起來。

他們突然發現他們對葉寒的評價實在太低了,特別是在看到這絲毫溫度都沒有外泄的金黃色火焰之後。

「煉丹之中,最重要的一步就要完成了!」

藥王莫一兮揪著的所剩不多的鬍子,眼睛死死的盯著金黃色火焰中已經徹底分離出藥力的六味藥材。 我的世界,幸會 莫一兮知道,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一步,清除那些藥渣,讓那些藥材的精華緩緩的凝聚起來,這樣才能練成六聖練心丹。

果不其然,在莫一兮想到這裡之,葉寒就開始再次掐動法決起來,但是六味藥材剩下的藥渣卻沒有被分離出來。

「我煉丹就練最完美的丹。」

葉寒淡淡的道,眾人聽聞只感覺一種莫名的霸氣撲面而來,讓在場的眾人不自覺的升起臣服之意。

不過好在這種霸氣只是一閃而過,但是在場的眾人還是驚起了一身冷汗,因為剛剛他們差點就要跪下了。

還好葉寒身上的那種霸氣收了起來,不然他們恐怕真的就得向著葉寒跪下去了。

葉寒手中一道道法決掐出,空中的金黃色火焰猛然一顫,隨後被打上一篇篇眾人看不見的文字,靜靜的漂浮在空中。

「萬物復甦!」葉寒眸中一道七彩光華流轉,接著體內龐大的先天真氣透體而出,藉助仙識的力量化作一道道生機。

融入到了那已經被分離出精華藥力,而變得如同枯木一般的六味藥材中,瞬間這六味藥材就開始再次發起了嫩芽。

嘩!

「怎麼可能,這是什麼情況!」

「怎麼可能,就算是枯木逢春也不會在這種情況下產生啊!」

「不可能的,這被火焰中包裹的藥材怎麼會再次發芽,而且還快速生長起來。

「這特么的根本就沒辦法用常理來解釋,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不可能的,火焰之下的藥材怎麼會枯木逢春。」

眾人驚駭交加的看著眼前金黃色火焰中再次逢春,甚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次長出枝葉的六味藥材。

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都已經變成枯木,馬上就要被分離出來的藥渣,怎麼會再次復甦甚至生長了起來。

眾人齊刷刷的把眼神看向藥王莫一兮,希望莫一兮能給眾人一個解釋,畢竟眼前的景象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應該真氣中的生機注入到了藥材的原因把!」

莫一兮的言語之中第一次出現了這麼不確定,他也從未見過如此令人震驚的一幕。

所以,他只能把這種奇異的現象的產生,歸於葉寒,畢竟是葉寒在煉六聖練心丹。

「這一定是……陣法……」

陳太旭眼睛瞪大,死死的盯著再次被分離出藥液的六味藥材,他想這定是葉寒動用了陣法,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

就像葉寒布置別墅陣法之時,出現的四大神獸的虛影,以及那時葉寒驅使青龍虛影賦予他體內的生機。

但是陳太旭卻不知道,葉寒這次根本就沒有動用陣法,只是動用了一個法術。

當然,如果葉寒只是為了煉製出六聖練心丹的話,他連這個小小的回春術都不必動用。

但是,葉寒想煉的則是最完美的六聖練心丹,畢竟之前的六味藥材的藥性稍微有些不足。

「分!」

葉寒屈指一點,一道先天真氣從指尖泄出,頓時那金黃色火焰中的被提煉出藥性的藥渣就被分離了出來。

六味藥材的藥渣就這樣靜靜的落在桌子的桌面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