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沈清心中恐慌,不敢走離他太遠。

江澈本想走在前面給她探路,但看沈清那模樣有些彆扭,「害怕嗎?」

「嗯。」沈清真的不喜歡後背空落落的感覺,感覺陰森森的怪可怕的。

江澈主動停了下來,示意她走到前面。「以後害怕記得給我說,我不會嫌你麻煩的。我不能時時刻刻猜到你的想法,知道嗎?」語氣溫柔的無以復加。

江澈將她的內心窺探的明明白白,沈清反而不好意思了,「我不想讓你覺得我沒出息。」

「要是你什麼都承擔下來了,那還要我有什麼用?你總得讓我這個男朋友有用武之地啊。」

這是兩人在一起后第一次這麼直白得說明男女朋友關係,沈清聽到這話,心頭湧上異樣的感覺,讓她十分開心。

「知道了。」她小聲嘀咕了一句,江澈還是聽到了。

江澈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即使是負擔,那也是甜蜜的負擔,不要擔心。」

不知不覺,就快要到了女生宿舍,沈清突然停了下來。面帶微笑看著江澈,做了一個讓他低下頭的手勢。

江澈微微下蹲,與她平齊。沈清靠近他的耳朵,小聲的說道:「我喜歡你。」隨後趁他不備,偷偷親吻他的面龐,轉身小跑去了宿舍,一氣呵成。

江澈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進了宿舍,他伸手撫摸著她剛剛親吻過的地方,一臉滿足。

「江澈,你不老實,居然背著我悄悄和沈清好上了。」郭楠的聲音突然出現。

江澈放下手,快速恢復成原來的模樣,「你怎麼會在這?」

郭楠剛才把江澈一臉滿足的樣看在眼裡,「看不出,你撩妹還挺有一手的,人沈清居然主動獻吻。」說完郭楠止不住大笑起來。

江澈倒也不避諱,敢作敢當,「你以為像你?折騰半天什麼也沒撈著。」

「你說什麼?」郭楠有些吃驚。

江澈轉身,若有所思的看著他,淡淡的吐出兩個字,「裴黎。」

郭楠瞪大雙眼,不停的眨巴著眼睛,「我去,江澈真有你的。」剛硬氣完,馬上萎蔫了下來,「千萬別給其他人說啊。」

江澈帶有幾分玩味的看著他,「你不說我自然也不會說。」

「不是吧,你們打算搞地下戀情?」郭楠明白江澈的意思后,有些嫌棄的說道。

江澈無奈,「不是我,是她,她不想那麼高調。」

「假正經。」郭楠忍不住吐槽兩人。

沈清回到宿舍,見程芸還在學習,「都這麼晚了你還沒睡啊?」

「你還沒回來,我想著等你,順便看會書。」程芸仍舊低頭看書,漫不經心的回應她。

沈清突然來了興緻,坐到程芸身邊去,「這次月考你是第九名,很厲害了。」

「還不夠,光在學校比看不出什麼,所以我不能懈怠,三年後競爭對手來自全國,絕不能掉以輕心。」程芸搖著頭,眸光里都是堅定。

「那你想考哪所大學?」沈清似乎想從她這裡套出點信息。

程雲想都不想直接脫口而出,「A大。」

又是A大,沈清心裡犯了難,她已經開始懷疑自己了。

「你呢?」程芸合上書本,難得的主動詢問沈清。

「我也想考A大,可是好像挺難的。」沈清沒了底氣。

程芸疑惑的反問她,「這才高一,怎麼就泄氣了。加油,我相信你。」

「好。」沈清受到鼓舞,暗自下定決心要考A大。

兩人聊了一會,沈清就去洗漱上床了。躺在床上的沈清沒有安靜的睡覺,而是拿出手機和江澈聊天,上揚的嘴角就沒見下來過,最後還是抵不住困意,互道了晚安這才睡下。

第二天沈清依舊帶著程芸去后操場練習,今天她認真了起來,沒有去看江澈打球,認真的和程芸練習乒乓球和羽毛球。

雖然這兩個球類程芸並不熟悉,但是沈清也能從中找找手感。

江澈見她認真,也沒打擾她,訓練完了他就在一旁靜靜的觀看給她鼓勵。

接下來的一周,沈清和程芸不知是不是食髓知味,好像中了乒乓球的毒一樣,午休時間偷偷摸摸都要留在教學樓打乒乓球。有時回宿舍應付宿管阿姨查房,也是早早就在宿舍樓門口等著,屋外鈴聲一響,就朝教學樓的乒乓球桌奔赴而去。

江澈見了也無奈,只能任由她去,畢竟她說要好好練習的理由無法反駁。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周六很快來臨,球賽也拉開了帷幕。

第一場比的是乒乓球,參賽選手來到了球桌旁,由老師抽籤決定分組。沈清對的是五班的同學,顧嫣抽到的是二班的同學。第一回合兩人都順利晉級。

江澈靜靜的在旁邊觀賽,見沈清因為晉級而蹦蹦跳跳,他也跟著高興起來。快樂都是別人的,而顧嫣什麼都沒有。

第二回合,顧嫣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她抽到了沈清。回想剛剛沈清贏的輕輕鬆鬆的場面,她開始擔憂,她的技術沒比剛才沈清的對手好到哪兒去。

沈清心裡暗爽了一番,終於逮到機會光明正大整整顧嫣了,春風得意的走上球桌。江澈自然也是寵著她的,只要她開心,做什麼他都不阻攔。

顧嫣心裡擔憂,面上還是鎮定的,泰然自若的走上台去。

沈清將球遞給了顧嫣,示意她來發球。顧嫣卻覺得這是羞辱,手上不自覺加重力道導致發球失誤痛失一分。

輪到沈清發球,沈清不知道在哪兒偷學來的技術,球到了顧嫣的桌面是旋轉的,改變了方向,顧嫣根本接不到。

江澈感到詫異,而一旁的程芸卻很淡定,她就是那個沈清練手的對象,不知道吃了多少啞巴虧在她手上。

沈清表面雲淡風輕,實際上只有她知道憋笑有多痛苦,看顧嫣吃癟太爽了。

顧嫣心下氣不過,不止是因為沈清的故意刁難,還有覺得自己技不如人,尤其江澈還在旁邊看著。第一回合沈清明明是讓著對手的,到了她這兒就是不留餘力變著花樣折磨她。

終於,顧嫣慘敗在沈清手裡,顧嫣面上掛不住,下了球桌沖開人群就離開了,期間還不忘看了眼江澈,他目睹了她被羞辱的整個過程,可是他仍舊雲淡風輕。不禁自嘲,終究還是不在意吧。

沈清洋洋得意的走下台,去到程芸身旁,「怎麼樣,我厲害吧?」

「厲害厲害。」程芸受不了她這副模樣,不遺餘力的誇讚她。

說完,沈清慢慢又有挪到江澈身邊,「我進決賽了。」她不敢看他,剛才的事她有點心虛。

「恭喜你。」江澈很高興的為她喝彩。

沈清有些疑惑,「你不生氣我剛剛那樣對顧嫣嗎?」

「賽場上憑本事說話,我為什麼要生氣。」江澈知道沈清是在試探他。若是前世他定不明白她這些彎彎繞繞的小伎倆,但是現在他可是心如明鏡。

沈清開心的笑了起來,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與喜悅。

廣播聲里傳來聲音,通知籃球比賽的人前去做好準備。

江澈看向沈清,「要去看看嗎?」

「當然去。」沈清正樂呵著呢,簡直有求必應。說罷,又挽著程芸的胳膊,「我們一起去唄。」

程芸哪裡拗得過她,只得被她拽著去了籃球場。

江澈,郭楠,許一笙等人都換上了球服,各自在場上做準備活動疏通筋骨。沈清在台下已經迫不及待了。

一聲哨響,裁判將球拋向空中,比賽開始了。

一班對陣的是三班,而三班的班主任是這場比賽的裁判,註定這場比賽不平凡。這時就連萬里無雲的晴空都突然烏雲密布。

比賽剛一開始,沈清看著場上的狀況,隱隱約約有些不安。

三班的人打起球來,完全可以應粗魯二字形容,絲毫不會顧及到對手。總是在犯規的邊緣徘徊,裁判也當作沒看見。看的場外的人不由得捏了把冷汗。

球傳到了許一笙的手中,果然如江澈說的那樣,他被圍得水泄不通,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江澈找到機會靠近,示意許一笙將球傳給他,可是三班的人太過狡猾,兩人完全沒有接近的機會。

終於在許一笙奮力反抗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許一笙向上傳球時,不但被人打手還被絆倒在地,裁判不僅沒有吹哨還假裝看不見。

江澈郭楠一行人沖了過去,陳龍則直接叫停比賽。

「你沒事吧?」江澈率先開口,明明平日里對許一笙沒有好臉色,此時卻最先關心起他來了。

許一笙在隊友的攙扶站了起來,忍著腿上傳來的痛意,「我沒事。」

江澈看了一眼他的膝蓋,已經磕破了皮,傷口上還有血珠掛著,「別死鴨子嘴硬。」他的態度一下又改變了,許一笙無奈。

「放心吧,打你十個都不是問題。」許一笙也不甘示弱。

另一邊,陳龍和裁判起了爭執,裁判一口咬定三班沒有犯規,有隊員摔倒完全屬於意外。

陳龍據以力爭都沒有任何效果,這時江澈一行人走了過來,雙方僵持不下。裁判要求有證據才能判三班隊員違規。

「靠。」郭楠努力壓抑自己的怒火。

場外突然有人大喊,「我有視頻可以作證。」 話說鄒君自從高大上處聽到「天上百日,人間百年」之事後,便再也靜不下心來煉製丹藥了,因為自己的紅顏知己瑪利亞和自己小姨子一家仍在下界地球上東方古國的東部沿海大都市分舵執行任務呢,於是便呼叫掌門壇主大師兄幫忙出面解決。大師兄果然不負鄒君重託,順利地將自己牽掛着的人送回到自己在上界宗門的新家。

「要要要,為什麼不要呢?你我是最親愛的瑪利亞小媽媽,是我飛利浦心中最聖潔的修女!我還要你給我生一大堆孩子呢,我親愛的瑪利亞小媽媽。」鄒君應道。

「可是……可是我已經八十歲了,容顏衰老,功能喪失,怎麼可能還生得出孩子?」————「哈哈,不要擔心,不要害怕!你在我心中永遠都是十八歲的美少女,我親愛的瑪利亞小媽媽!相信我,相信你唯一的男人飛利浦,我飛利浦一定有辦法使你返老還童並青春永駐,讓你重新變得像天使一樣美麗!」鄒君上前抱住她。

「噢?是么?真的假的?請上帝原諒飛利浦這番善意的謊言吧!願上帝保佑飛利浦不再受心靈折磨之苦,哈利路亞!」瑪利亞用皮膚衰老失去光澤的左手捂著自己滿是皺紋的老臉,在緊閉着灰濛濛雙眼的同時,還不停地用同樣枯瘦如柴毫無光澤的右手在自己胸前畫着「十字架」,用一張皺巴巴的嘴唇在吟誦著「聖經」的故事。

然而,鄒君卻並不在乎這些,於是心中一橫,便當場口吐一個「定」字之後,就急不可耐地將瑪利亞平放在自己身前的地面上,因為他憑感覺知道瑪利亞之所以還能堅持到現在而精神沒有崩潰,很大一個原因便是對自己的思念和承諾。既然已經見面了,那以自己的實力,完全能改變事情的發展趨勢,將其強行扭轉過來也不難。

於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鄒君毫不顧忌地開始掐訣念咒,按照當初改造阮金玉身體的流程之先後順序,將一道道比之更加精純的法力輸入了瑪利亞的體內,並沿着瑪利亞在下界修鍊鬥氣的筋脈進行大周天運行着。儘管瑪利亞衰老不堪的身體動彈不得,儘管她灰濛濛的一雙眼珠子也始終獃滯,但是她的靈魂和思想卻仍是自由的。

當阮金玉親眼目睹這一切時,不禁驚叫一聲道:「金丹異象,血脈返祖?小哥哥,你要當場施法嗎?這裏人多眼雜,會不會不方便?」眾人忽聞后,皆瞪大雙眼。

「無妨!」鄒君盤膝而坐在瑪利亞身旁,雙眼圓睜,十指翻飛,忽然手指連彈四下,便有四顆「玄品八紋道丹」正準確無誤地先後飛入了瑪利亞口中,分別是「回春丹」、「培元丹」、「養魂丹」和「駐顏丹」。因為此時瑪利亞的身體機能幾乎衰竭,若不將其強勢逆轉,根本無法承受接下來劇烈的洗筋伐髓和改造身體的風險!

待鄒君用法力將那四枚丹藥化開之後,便進一步引導其沿着瑪利亞全身經脈做大周天運轉,一轉,兩轉,三轉……直到九轉過後藥效殆盡時,眾人一瞧,才發現瑪利亞原本衰老不堪且黯淡無光的皮膚已經開始變得白裏透紅,就連原本那張皺巴巴的臉上也褪去了不少皺紋,至於被頭巾包裹起來的白髮也逐漸轉黑變成了灰白之色。

就在眾人看得唏噓不已之時,只聽鄒君大吼一聲:「金丹出竅,異象橫生!」只見鄒君雙手輪轉如飛之後,張口一吐便有一顆兩個拳頭大小的透明琉璃內丹一躥而出,直奔平躺着的瑪利亞腹部而去,一閃而逝地沒入了瑪利亞的丹田,並牢牢霸佔了其丹田之中那團孱弱氣旋的位置,直接將氣旋彈開到一旁待着去。此乃金丹入體。

眾人見狀,面面相覷,正在不明所以之際,只見鄒君開始急速地掐訣念咒,對着瑪利亞的身體不停地打出道道法訣后,忽然大吼一聲:「金丹異象,血脈返祖!」

只聽「嗡」的一聲大響,以瑪利亞為中心的方圓十餘丈之內瞬間變成黑夜,夜幕中星光閃爍,明月高懸,雲淡風氣,寂靜無聲,幽深十足,讓圍觀眾人嘆為觀止。然而,緊接着便是東方魚白,紅日初升,晴空萬里,正午時分,日落西山,夜幕降臨……這一幕幕的晝夜輪換交替,實在是讓眾人看得目瞪口呆,卻讓阮金玉感覺熟悉無比,因為她前些時候就曾經親身體驗過,所以才會顯得萬分鎮定又充滿期待。說她鎮定,是因為她對鄒君充滿信心,說她期待是因為想知道瑪利亞會獲得哪種資質?

就在這時,那晝夜交替的速度驟然加快,甚至讓人看得目不暇接,並且隨着時間推移,那「金丹異象」正在向著中心區域慢慢收縮,最後竟然快速塌陷地變成了一個巴掌大小快速旋轉的「太極陰陽球」,牢牢地佔據着瑪利亞的腹部,並將其原本在下界修鍊鬥氣時凝聚的小氣旋給直接吞併了。緊接着,天地異象再起,方圓十餘里內的天地靈氣彷彿受到了某種力量召喚一般快速湧來,並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漏斗狀漩渦,正狠狠地往瑪利亞地身體里強行灌注,使身體看起來慢慢膨脹如同充氣娃娃!

眾人見狀,大感吃驚,驚呼不已。然而,鄒君卻嘴角一勾,笑而不語地繼續掐訣念咒起來,並以自己的「超級大丹」為依據,將所有強行灌入瑪利亞體內的海量靈氣壓縮提純之後再放出轉入瑪利亞腹中的「陰陽太極球」之內,並以自己強大的精神力量控制着那「球」連續不斷地放出一股股強大的內真元湧入瑪利亞全身經脈之中,沿着原有的經脈路線全速前進,逢山開路遇水搭橋,步步為營地逼近了「任督二脈」和心臟部位。然而,瑪利亞的心臟畢竟太弱,經不起海量內真元的強橫衝擊。

於是,鄒君不得不咬破舌尖張口一噴,接着雙手飛快結印將精血封印之後再憑空畫符,待血色靈符生成之際,一聲響徹天地的龍吟從那血符中傳出!鄒君見狀,大吼一聲:「去!」只見那條被血符封印的龍形虛影便一閃而逝地沒入了瑪利亞的心臟部位,不偏不倚地正好烙印在心臟表面,落地生根並開始汲取瑪利亞的精血來了。

然而,鄒君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於是憑藉自己強大的精神力量空着著海量的內真元直奔瑪利亞的心臟而去,同時也飛快地運轉起「九竅玲瓏訣」加快了精血與法力的循環速度,趁著龍魂精魄對精血的強勢侵染,瑪利亞的血脈正在被以極快速度強行提純著,並將提純后的血脈混在精血之中,隨着體內真元流經全身經絡后再迴流。

就這樣,眾人正在不可思議地目光中感覺到瑪利亞的氣息正在逐漸地變得強大起來,由築基初期慢慢地向著築基後期過渡了。隨着心臟問題得到解決,瑪利亞的任督二脈也被逐一打通,於是在鄒君強大的精神力引導下,大量的內真元裹挾著來自心臟部位的血脈之力開始上達頭頂百會穴,下至腳底湧泉穴,全身經絡、大小骨骼、五臟六腑,全都被徹徹底底改造了一通!當然了,在這過程中,瑪利亞也被折騰得痛不欲生,意識反覆昏死了多次以後,才重新恢復過來,卻發現環境突然大變樣了。

「咦?怎麼回事?這是哪裏?怎麼看起來熟悉又陌生呢?」瑪利亞疑惑道。————「哈哈,親愛的瑪利亞小媽媽,這裏是你腦海中的神識空間,精神家園!」

「噢!我親在的飛利浦小爸爸?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呢?精神家園是什麼?」————「哈哈,為了我親愛的瑪利亞小媽媽能重回年輕,我帶着你的靈魂來到了這處『新家』。怎麼樣?喜不喜歡?你只要閉上眼睛許個願,就能在這個靈魂之家裏找到你想要的東西,快來試試吧,我親愛的瑪利亞小媽媽,哈哈。」鄒君鼓勵道。

「好吧,那我試試看!請上帝原諒飛利浦的無心之言,他不是真的要欺騙我,而是不想讓我感到痛苦和孤獨!願上帝保佑瑪利亞重新變回18歲時那年輕修女的模樣,哈利路亞!」話音一落,原本顯得老態龍鐘的神魂小人,竟在渾身上下泛起耀眼白光之後就瞬間變成了一名年輕貌美身材妙曼的「勾魂艷魔」!瑪利亞看着前方鄒君神魂小人臉上那吃驚的表情后,趕緊瞅了瞅自己渾身上下的驚人變化,先摸了摸自己光滑漂亮的臉蛋,再扭了扭自己前凸后翹的水蛇腰肢后,竟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不!這不是真的!一定是心中惡魔在作祟,想蠱惑我的靈魂,讓我陷入貪婪中死後下地獄!上帝啊,請原諒您可憐的修女瑪利亞,她不是有意的,哈利路亞!」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