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說的是,不過,我擔心其他勢力不看離開,到時候……」石天有些不甘。

「古墓……」葉峰隱隱猜到了什麼,靈虛福地裡面有一座古墓,石天等人的目的就是那座古墓。

轟隆!

遠處忽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

葉峰和顧念奴等人凝目看去,只見絕世凶葯伸出一條柳枝,劈倒了一座座山峰,山上的妖獸被柳條裹住,全部化作了乾屍。隨著絕世凶葯不停的吸收血液,絕世凶葯的氣息居然在不斷攀升。

眾人倒吸口涼氣,這株絕世凶葯已經強得無人可敵了,現在居然還在不斷變強。

「桀桀,嗜血柳,這裡莫非是先祖長眠之地,否則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寶葯?」

一道怪笑聲響徹九天十地,令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先祖長眠之地?」眾人紛紛驚疑,是誰在說話?

「桀桀,天偶化身本來是為古墓煉製的,不過現在看來,必須提前出世了。」怪笑聲再次響徹八方。

怪笑聲尚未消失,絕世凶葯不遠處,轟隆一聲,一道血光衝天而起,直逼蒼穹,天地失色。

血光散去,一個百丈余高的巨人赫然出現,這個巨人居然是用木頭雕刻出來了,栩栩如生。

巨人一出現,無數只蝙蝠從樹林中飛出,落在巨人身上,轟然爆炸,化作血霧,融在巨人體內。

看到這一幕,葉峰臉色一變,之前他就奇怪,九幽邪教的人為什麼會帶一些毫無戰力的蝙蝠進來,現在他終於明白為什麼了。

「桀桀,得到嗜血柳,縱然不要古墓里東西也值了……」

怪笑聲再次響徹八方,與此同時,巨人頭頂上,一個個靈魂念頭憑空出現,威壓鎮壓九天十地,令人戰慄。


眾人駭然,只是數十個靈魂念頭而已,居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威壓,此人真正的實力會有多強?

就在眾人驚駭之際,靈魂念頭已經飛入巨人的眉心。

「此人好強的實力,居然能讓靈魂念頭穿過靈虛福地的空間屏障!」顧念奴一驚。

「此人確實是個高手,比五大勢力的教主還強!」天魔水仙傳音給葉峰。

葉峰聞言臉色一變。

就在這時,巨人緩緩睜開雙眼,兩道耀眼的血光掃過蒼茫大地,所過之處,大地不斷崩塌。恐怖滔天的血氣從巨人身上席捲四面八方,浩瀚如海。

驀然,巨人一步邁出,憑空出現在絕世凶葯旁邊,大手遮天,抓向絕世凶葯。

絕世凶葯伸出一根柳枝,閃電般劈在了大手之上。

「轟!」

天地轟鳴,血氣衝天,柳條粉碎,大手繼續抓向絕世凶葯,勢不可擋。

眾人紛紛色變,絕世凶葯居然擋不住巨人的一掌。

這時,絕世凶葯揚起千百條柳枝,鋪天蓋地的飈射向了巨人,這一幕極其驚人,眾人恐怕永世難忘。

巨人反手一抄,抓住一大把柳條,隨即猛的一甩,頓時,絕世凶葯被甩飛向了高空。

忽然,絕世凶葯伸出數十條柳枝,閃電般纏在巨人身上,如此一來,巨人也跟著飛到了半空中。

半空中,巨人和絕世凶葯又廝殺起來,柳條漫天飛舞,不斷飈射向巨人。巨人一拳拳轟出,柳條不斷被震碎,轟轟轟的碰撞聲震動天地,令人氣血翻騰。


絕世凶葯和巨人殺得天昏地暗,整個靈虛福地都為之震動,所有人都駭然失色。

電光火石之間,絕世凶葯和巨人已經廝殺了千百招,一條條斷枝垂落,落地剎那,直接把地面切出一條條千丈深坑,不少妖獸直接被柳條切成了兩截,當場斃命。

這一幕實在太過驚人,說是毀天滅地恐怕也不為過,他們在這樣戰下去,整個靈虛福地都會被毀掉。

驀然,巨人身上的血氣灑落地面,宛如雨幕垂下。

嗤嗤嗤嗤……

成片的樹林化作灰燼,根本承受不住血氣散發出的熱流。

顧念奴眉心釋放出密密麻麻的靈魂念頭,符文漫天,演化成一個防禦大陣,漂浮在葉峰和石天等人頭頂。

旺盛的血氣落在大陣上,如燒紅的鐵落在水中,嗤嗤作響,濃煙滾滾。

有了大陣的保護,葉峰等人總算安全下來。

「啊……」

遠處,不少人被從天而降的血氣轟殺,哀鴻遍野。 絕世凶葯和巨人衝上九天,生死搏殺!

地面上,不少人驚恐不安,紛紛逃向靈虛福地邊緣,躲避從天而降的血氣和柳條。

轟轟轟轟……

雷鳴般的轟鳴聲響徹整個靈虛福地,震得眾人幾乎昏厥。

與此同時,靈虛福地之外,五大勢力的人不知何時已經降臨。

「靈虛福地傳來消息,絕世凶葯和九幽邪教的高手正在激戰。」一個太易教的長老說道。

名門掠婚:搶來的新娘 !」黑水宗的人長老開口。

「九幽邪教的靈魂念師正在控制天木神偶,如果絕世凶葯沒有出世,古墓裡面的東西肯定會被天木神偶搶走。在靈虛福地,我們的化身根本不是天木神偶的對手。」神火教的長老語氣凝重。

「靈虛福地傳來消息,那株絕世凶葯是嗜血柳!」天狼神殿的長老忽然說道。

「嗜血柳!」

各大勢力的人紛紛色變。

「傳說,嗜血一類的寶葯,只有身懷嗜血道種的人死後才會誕生,莫非……」石騫猜測。

「靈虛福地裡面,很有可能有九幽邪教的高手坐化!」有人接著說道。

「能誕生如此可怕的絕世凶葯,這個九幽邪教的高手身前絕對是個蓋世大能。」不少人色變。

「再厲害,不也坐化了嗎?」有人冷笑。

「別說這些了,你們難道不擔心九幽邪教的人提前進入古墓嗎?」石中軒忽然開口。

聞言,眾人紛紛色變。

「嗜血柳很強,即使他能抓住嗜血柳,也肯定會受不小的傷,到時候我們凝聚化身降臨靈虛福地,即使不能殺了他,也能讓他重傷。」 明攻易躲,暗受難防

「教主所言甚是!」眾人紛紛點頭,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畢竟他們的本體不能降臨靈虛福地。

……

就在五大勢力的人商量對策的時候,遠方,一群黑壓壓的人影漂浮在半空中,赫然全是九幽邪教的人!

為首幾個黑袍人圍住一個老者,老者凌空盤坐著,一個個靈魂念頭漂浮在他身前,威壓浩瀚。

「如此強大的嗜血柳,到底是出自哪位先祖的?」一個九幽邪教的長老疑惑起來。

「靈虛福地出現的時間很是久遠,恐怕已經有數萬年……」一個長老沉吟道。

「數萬年前,我九幽邪教獨霸天下,實力是現在的百倍,誰能殺死這位先祖?」眾人疑惑。

「數萬年前,人類也不乏絕世大能……」一個長老輕嘆。

「哼,我不相信先祖是被人類殺死的,即使真的是,那個人類也必定死在了先祖手裡。」一個長老冷哼。

……

靈虛福地內,蒼茫大地,縱橫交錯,全是深坑,滿目瘡痍。


轟一聲巨震,絕世凶葯被打落在地,風暴席捲四面八方,整個靈虛福地都是一震。

巨人從天而降,轟一聲落在了絕世凶葯旁邊,血氣滔天,威壓鎮世。

葉峰等人看到這一幕,紛紛色變,不久前還不可一世的絕世凶葯居然敗了。

「桀桀,有了先祖留下的嗜血柳,本座的修為肯定會大進一步!」巨人怪笑,笑聲響徹整個靈虛福地。


眾人聞言頭皮發麻,此人的修為如果再進一步的話,不知會變得有多恐怖。

「我全勝時期可以輕鬆斬他,搶走這株寶葯,可惜短時間內,我的修為很難恢復。」天魔水仙的嘆息聲傳入葉峰耳中。

葉峰暗暗吃驚,這巨人的實力如此恐怖,天魔水仙居然說可以輕易斬殺巨人。

就在這時,巨人伸手抓向了絕世凶葯,大手遮天,威壓鋪天蓋地,鎮壓八方。

眼看絕世凶葯即將落入巨人手中,異變驟起。

轟隆!

巨人背後的地面忽然炸裂開來,一隻白骨大手閃電般抓向了巨人,碰一聲巨響,巨人直接被捏爆,化作漫天的木屑。

眾人駭然失色。

葉峰和顧念奴等人也紛紛震驚。

忽然,地面不斷塌陷,很快,一具百丈高的骸骨爬了起來,俯視人世間,威壓八方。

不少人承受不住威壓,全部匍匐在地,惶恐不已。

葉峰等人有顧念奴的陣法抵擋,削弱了大部分威壓,且他們距離骸骨很遠,是以沒有被威壓震翻在地。不過即便如此,他們也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全身骨節都在咔嚓咔嚓作響。

眾人驚悚,靈虛福地裡面居然還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幾乎同時,靈虛福地外,那個盤坐在虛空中的靈魂念師猛的睜開雙眼,噴出一口血來。

「十三長老!」九幽邪教的人紛紛色變。

「先祖骸骨出世了……」靈魂念師看著九幽邪教眾人。

九幽邪教的人臉色劇變。

「無論如何,我們都必須得到先祖骸骨!」靈魂念師一字字道,不容置疑。

……

與此同時,靈虛福地內,白骨巨人伸手抓想了絕世凶葯,柳條像是受到了某種吸引,主動撲到了白骨上。

轉瞬之間,絕世凶葯就和白骨融合,化作了白骨巨人的血肉,白骨巨人頓時變成一具乾屍,恐怖無邊的威壓席捲整個靈虛福地。

「十萬載……我姬無常又回來了……」

乾屍緩緩仰起頭,凝視蒼穹,乾癟的眼眸中突然迸發出兩道耀眼的血光,橫掃蒼穹,蒼穹寸寸崩塌,根本承受不住姬無常這一眼的威壓……似乎,蒼天也遮蔽不住他的眼。

眾人駭然,莫非此人真是數萬載歲月前的古人?

「裴東來,我知道你還活著,可敢出來與我一戰!」

姬無常忽然凝視蒼茫大地,緩緩開口,聲震九天十地。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