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諭:野外史詩任務。」

「抓捕一頭准邪神級目標,標準,半死不活,將其帶到雲華法印鎮壓範圍內,獎勵15份天地氣運,建議組隊,每人限兩頭。」

「神諭:日常抓捕任務。」

「抓捕一頭邪仙級目標,要求半死不活,帶到指定地點,獎勵一份金色氣運,每人限一百頭。」

李肆直接發布任務,面對某個目標群體。

結果,任務剛剛下達不到一秒鐘,三個資深神魔,一頭老龍就閃電般衝出去,東南西北各一個,早就鎖定了他們的目標。

然後天機子,天元子,靈境子,也各自放出自己的仙器,騰雲駕霧,殺氣騰騰的往外跑,他們搶不動邪神級,准邪神級的怪,但是邪仙級的怪物是沒有問題的。

搶一百個邪仙,那就是一份天地氣運,如今這方現世之中,啥都不多,就是邪物多。

但是,他們還是想多了。

因為,一個灰影之人冷笑著,一手捏著一頭邪神級怪物,已經大踏步交任務而來,瑪德,雖然用這種方法來賺錢好羞恥,好憤怒,但隨便動動手腳就能收回五分之一的資產,只能說真香啊!

虛妄界之外,詭新娘夏小婉的速度同樣不慢,但她不屑去現世搶,直接驅使大牛頭人九玄子去迷霧裡抓,她有特殊手段可以不刺激迷霧,而迷霧裡的邪神級虛空怪物雖然也不好惹,可也得看誰來抓。

更得看利潤率如何?

抓一頭就給五十份天地氣運,主要是不用打死,要知道,打死一頭邪神級怪物其實挺費藍的,邪神級怪物的反噬並不好玩。

現在好了,直接大神通牽引過去,小兔崽子,老娘今天非得榨乾你不可!

哦,每人只限兩頭,就算如此,花樣百出也一樣榨乾你!

於是,李肆的野外史詩級任務剛剛發布不到一分鐘,現世里僅存的邪神級目標就被清空了。

李肆都低估了賞金獵人們的熱情。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33章我也是有底線的

和劉大強喝了點啤酒,到了晚上,李橋晃晃悠悠走出了別墅。

「李橋。」劉子瑜追了出來,把李橋的外套拿了出來,並幫李橋攔了一輛計程車。

李橋看着車窗外的劉子瑜,淡然一笑,他撓了撓頭,想着回去該怎麼和舍友們解釋,畢竟,這種衝擊三觀的事,確實不太好接受。

全能小區下了車,李橋又吹了會兒涼風,讓自己醒酒。

天黑了,自己的別墅也亮起了燈光,只不過一樓燈亮着,二樓卻漆黑一片,李橋知道,所有人都在一樓等他。

李橋敲了敲門,丁愛綳著張臉給李橋開了門,她直勾勾盯着李橋,終究一句話沒說。

「我怎麼覺得,咱們的氣氛有點奇怪。」李橋笑了笑,脫下外套,掛在了門后的衣架上。

陸心怡嘆了口氣,問李橋,「李橋,你和劉子瑜的事,齊夢瑤知道嗎?」

李橋搖了搖頭,「她不知道,希望你們能替我保密。」

陸心怡點點頭,「我們不會多說,但李橋,你就打算一直這樣?你或許能騙她們一時,但不能騙她們一輩子。」

李橋當然知道這個道理,能騙一時,卻不能騙一輩子,但他偏偏還真就誰都放不下,畢竟,兩個都是自己思念了十多年的人啊。

「謝謝學姐提醒,這是我的事,你們別管了,如果真到了要解釋的那一天,我會好好解釋的。」李橋笑道。

「你知道就行。」陸心怡也沒勸李橋什麼,她畢竟是一個外人,多說無益,一切還是要李橋自己去思考。

沙發邊沿,左夢香卻哼了一聲,起身就往樓上走。

「左夢香,怎麼了?」舒雨琪拉了左夢香一下,問道。

「出去,我不想和這種沒心沒肺的渣男走這麼近!」左夢香大吼大叫,明顯有些生氣。

李橋臉色一沉,問左夢香,「學姐,我知道我渣,但我不是沒心沒肺,正因為誰都放不下,所以才這樣。

學姐,我希望你不要站在道德制高點去評論別人,不要把你自己的觀念強加給所有人,這樣很幼稚。」

被李橋說了一通,左夢香也有了火氣,她忘了走,和李橋面對面吵了起來。

左夢香不知道說什麼指責李橋,只是氣呼呼的坐下了,一味重複著,「李橋,你這樣就是不對!」

「我知道不對,也不奢求你能理解,但我希望你能想想,我做事和你有什麼關係?你又憑什麼生氣?」

左夢香睜大了眼睛,眼中的怒氣似乎即將噴出,她張了張嘴,卻不知道拿什麼說李橋,最後還是閉上了嘴。

陸心怡趕忙從中調解,「天晚了,大家都先休息去,我們就先上樓了。」

左夢香被陸心怡拉扯著上了樓,李橋也是鬆了口氣,這種三觀極正,且道德要求高的人,可真不好相處。

樓下只剩下了四名男生,李橋坐在了沙發上,笑了笑,「別在意,我個人私事,不會影響我們的行程。」

步新東也笑了笑,說道,「我們知道是你個人私事,就想問問,李橋,你怎麼把她們騙到手的。」

「付出真心才能收穫感情,懂嗎?」李橋認真道。

步新東打了李橋一下,「老李,你特么連我們也忽悠。」

姚立仁沒說什麼,開了電視,追了會兒電視劇。

只有陶司晨悠悠嘆了口氣,說道,「李橋,我覺得左夢香說的對,你確實挺渣的。」

李橋無言以對,他也承認自己渣,但憑心而論,誰又不想把所有喜歡的人擁入懷中呢?

晚上,李橋一個人睡的沙發,夜深了,李橋聽到身邊有點動靜,他睜開了眼睛,藉著微弱的月光看見舒雨琪走了下來。

「學姐,你想幹嘛?」李橋發現自己是穿衣服睡的,這才鬆了口氣。

舒雨琪淺淺一笑,玩味的看着李橋,「就是來看看你,怕你被人睡了。」

「除了你,誰會想睡我?」李橋擺了擺手,催促舒雨琪,「趕緊回去,咱倆一起也不是事,我雖然渣,但我也是有底線的。」

舒雨琪輕聲上了樓梯,回頭看了李橋一眼,陷入了沉思,李橋這個人,比她見過的很多人要好多了,雖然渣,但也很專情。

第二天早上,天剛亮,李橋翻了個身,摔到了地上。

他從地上爬了起來,想着是不是該換一個大點的沙發,這樣晚上睡覺就不會翻身掉下來了。

八個人組團,坐計程車去了沙湖。

沙湖是距離梅城最近的5A級景區,也是鳥的天堂,被評價為世間少有的旅遊聖地。

幾人坐船遊覽了沙湖,在湖泊中央的蘆葦從里看見了無數繁殖的野鳥,也能看見各種各樣的鳥蛋。

坐船到湖心島上,能看見一片不是太大的沙漠,駱駝排成一隊吃着草料,駱駝脖子上的鈴鐺偶爾會響一下,發出叮鈴鈴的聲音。

花30塊錢就能騎半小時的駱駝,掏了錢,李橋他們騎着駱駝在沙漠上走過,有賀蘭山做背景,駱駝隊行走在沙漠中,那種荒莽的感覺就出來了。

陸心怡忙着拍照留念,手裏的照相機咔嚓咔嚓響不停。

左夢香玩得很開心,似乎忘記了和李橋的不愉快,笑臉全進了陸心怡的內存卡里。

坐着駱駝走出「沙漠」,幾人又去了鳥類觀測站,從鳥類觀測站上看,視野就更開闊了,幾乎能觀測到各個地方的水鳥。

玩了一天,幾人坐船從湖心島出來,灰頭土臉在景區后大門上岸了,在這裏,有一個雪糕攤位,還有一個小吃攤位。

由於五一期間沙湖的客流量還不錯,攤位的生意自然也不錯。

「李橋,你幫我們去買雪糕。」說話的人是舒雨琪,她一般很少開口,不過開口了一般也沒人拒絕。

李橋帶上了步新東,去雪糕攤位前排隊了。

步新東不耐道,「李橋,你拉我幹什麼?」

「你對象要吃雪糕,憑什麼就我一個受罪?」

舒雨琪和左夢香站在一起,她突然問道,「拋開成見,你覺得李橋這個人怎麼樣?」

「他還行。」左夢香舒了口氣,說道。

「你又不和他談戀愛,只要知道他這個人還不錯就可以了。」舒雨琪淡淡說道,「他的私生活怎麼樣,誰也沒有權利過問。」。 十分鐘后。

整個屋子就被夏彌收拾得乾乾淨淨,相比之前那個亂糟糟的地方簡直是兩個世界。

「師妹可真是賢惠呢!也不知道是誰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能在這輩子把你娶回家!」芬格爾不虧是搞媒體工作的,拍起馬屁來那是相當的專業。

「能有你做媳婦,那真是天大的福分,哎,可惜,要不是我已經名草有主,我定要拜倒在師妹你的石榴裙下。」

尚卿文實在看不下去了,上前給了芬格爾屁股一腳,「你想拜就能拜的?瞧你那損色,我都懷疑你上輩子是不是踩了一萬次dogshit。」

「誒,師兄居然已經名草有主了啊!」夏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似乎在驚疑,究竟是哪位少女這麼想不開,居然捨己為人,為民除害。屬實讓人心生敬佩。

「當然,我和她可恩愛了,只是尋常你們見不着她,一般立體投影,至少也得有塊電腦屏幕才能見着,要不然我早就把你們嫂子介紹給你們認識了。」芬格爾用手指擦了擦自己的鼻尖,一副得意又有點害羞的模樣。

「電腦屏幕…..」夏彌的眼神一下灰暗了下去,那眼神充滿了鄙夷。

那眼神,就像是找看那種在漫展門口,抱着一張紙片人瘋狂吼著,老婆我愛你的噁心死宅一樣。

「啊,理解一下,二次元是這樣的。」尚卿文嘴上似乎是在幫芬格爾說話,但聽上去確很是不對勁。

「我女朋友不是二次元!至少,是二點五次元。」芬格爾做着倔強地解釋。

「哦,對了,那個失戀的八戒師兄呢?怎麼沒看見他?」夏彌問著。

「他,這幾天都夜不歸宿的,也不知道是在幹嘛。」芬格爾說,「他說不定是藉著失戀釋放了天性,在外面花天酒地呢!」

「也是,他好幾天都沒怎麼回來了,有時候只是回來洗個澡就又出去。」尚卿文道,「我出去找找他們。」

隨後又給芬格爾使了一個眼色。

芬格爾立馬意會,「那啥,我要出去給新聯會的弟兄們帶點特產,我出去一趟,沒有四五個小時絕對不會回來,交給你們了!」

兩個燈泡,很識相的就溜了。

夏彌望着兩個人離開的背影笑着,「我的這幾個笨蛋師兄,真好啊。」

「嗯,他們挺好的。」楚子航一直總是獨行俠,但現在身邊的人逐漸多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這是好還是壞,但給楚子航的感覺還不錯。

他望了一眼夏彌。以前想陪在他身邊的女孩子不少,很多也很優秀,但不知道為什麼,唯獨只有這個女孩兒能靠的和他這麼近。

她不像是蘇茜,那個女孩兒會懂得保持距離。每次楚子航有點閃躲的時候,她會立馬停下她的攻勢,保持着合理的距離在一邊默默觀望着楚子航。

所以他們一直是相互尊敬的好朋友。

而面前這個露著兩顆小虎牙的女孩兒,則是不顧一切的向他靠近,他閃躲,她追,他再閃躲,她再追。

她像是什麼都不管,什麼都不顧。她肆意地霸佔著楚子航的空間和時間。

可就是這樣,楚子航似乎逐漸習慣了周圍有夏彌的日子。

他總覺得這種感覺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又說不清楚是在何處。

「喂,師兄,師兄,明天要不要去我家裏吃飯呀!」她繼續毫不講道理地想要霸佔楚子航的時間。「我想讓我爸爸媽媽見見你。」

楚子航問道,「為什麼想請我去你家吃飯。」

「因為,師兄啊,你看啊,要是女兒帶這麼帥一個的男孩兒,做爸爸的是不是很會高興?」夏彌答著。「而且,我這做女兒的也能稍微虛榮一下嘛!」

楚子航想起了那迴響在邁巴赫上的民謠。

Daughter,deardaughter,I’vedoneyounowrong,

女兒,親愛的女兒,我給你的安排並沒有錯

Ihavemarriedyoutoagreatlord’sson,

我把你嫁給豪門的兒子

HewillbeamanforyouwhenIamdeadandgone,

一旦我老去,他將是你依靠的男人

………

「什麼時候?」楚子航這隻孤傲的獅子,在這姑娘服了軟。

「好啊!明天中午吧,諾,這是地址!」夏彌一臉雀躍的將早就準備好的小紙條塞到了楚子航手中,「明天我肯定要親自給你漏兩手!讓你好好佩服一下本姑娘!」

「我現在已經相當佩服你了。」楚子航笑着,他不禁有些想着,如果媽媽和那個男人看見這個女孩兒,會不會很高興呢?

楚子航在頻繁的使用了暴血之後,他總是認為自己的下場會是個悲劇,所以他總是對靠近他的女孩兒躲得遠遠的。

但在夏彌這裏,他有時會覺得,稍微妥協一下也似乎沒有什麼。

「下個長假有空的話,到我家裏去吃飯吧,算是還你的。」這是楚子航第一次邀請女孩兒回家吃飯,雖然他的說法並不很坦率。

但足夠了解的夏彌知道這有多麼難得,她像個孩子一樣興奮的跳了起來,「好呀,好呀,我也很想吃吃師兄做的菜呢。」

如果,屬於夏彌的下個長假真的會到來的話。

尚卿文仰在房間門口,很沒品的偷聽着他們的談話。

他長嘆了一口氣,為什麼,命運總是這麼捉弄人?這個少年的心好不容易活了過來,難道又要死去嗎?

尚卿文開始懷疑起他的做法,究竟是不是對的。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