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幫助了我們,我們對你非常感激,因此想留你下來住上兩個月,這是我們接待貴客的風俗,希望秦先生願意賞臉,當然了,在你住這裏的期間,如果看上了我們的某些產業,願意投資這裏,那就更好了。」

「扎哈將軍有什麼想要舉薦的產業嗎?」秦丞索性直接問道。

現在他們身陷扎哈將軍的軍營里,贖金多少,自然也由掌權的人說了算。

「礦石。」扎哈將軍誇下海口道。

納米比亞區域的礦藏並不豐富,相比之下,倒是鄰國的礦場多一些。

否則,這裏也不可能這麼多年了,還沒什麼人跑來開採。

開採這裏的礦石,註定是一筆賠錢,還是賠大錢的買賣。

但秦丞卻眼也不眨回道,

「可以。」

「哈哈,我就喜歡秦先生這樣豪爽的朋友。」扎哈將軍笑了。

「不過,我需要回國儘快協調相關的人員,否則這邊的工作不會開展得很順利。」秦丞回道。

扎哈將軍說:「不行,我已經認了秦先生你做朋友,你就得留在我這兒,不過你的夫人可以回去,替你處理這些事情。」

果然。

扎哈將軍留下他們兩個人,卻只打算放一個人回去拿贖金。

「好。」秦丞又是一口答應。

這時候,葉思黎卻忍痛開口,

「扎哈將軍,我不懂生意和投資上的事情。」

這時,旁邊一個士兵大叫着她聽不懂的非洲話,向她舉起了衝鋒槍口。

秦丞連忙將葉思黎摟在懷裏擋住,並怒視那個士兵。

這時候,扎哈將軍也說:

「公司里是有很多人的,你可以把工作交給其他人,秦太太,我不喜歡聽借口。」

「我也不喜歡和我的丈夫分開。」

在槍口之下,葉思黎冷靜無比地說出這句話。

「把她送走!」扎哈將軍已經不耐煩了,他大手一揮,便有士兵上前來拉扯葉思黎。

「你們要做什麼?」秦丞趕緊上前阻止。

砰!

一聲槍響在安靜的夜空中炸開。

接着,冒着煙的槍口指向了秦丞和葉思黎兩人。

瓦努在一旁勸道,「秦先生秦太太,請你們不要衝動,將軍是把你們當朋友,才想讓你們留下來做客。」

接着,他伸手來拉秦丞。

然而秦丞紋絲不動,他只怔怔看着葉思黎,用中文說:

「有你叫我一聲丈夫,已經夠了,你走吧,我留在這裏,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能禁制你的來去,你自由了。」

葉思黎卻笑了笑,看向遠處的扎哈將軍。

忽然,她抬起手,指了指坐在一旁吃飯的阿爾瓦,開口問道,

「將軍,如果我能讓你的兒子站起來,你能不能讓我和我丈夫一起離開?」

。 此刻,台上。

萬子安的一拳,充斥了雷霆之意,直接朝著蘭無期的面門襲去。

蘭無期本來修習的,並不是擅長防禦的功法,萬子安不光是拳頭上帶有雷霆之意,身形也像是一道閃電一般,直接沖向了蘭無期。

蘭無期的雙眸錯愕地睜大,一雙眼縮成針尖般大小,根本就無從躲閃。

這一拳,充滿了雷霆之意,轟到蘭無期身上的同時,也引來了一道天雷!

直接劈向蘭無期!

一瞬間,蘭無期整個人的身體麻木僵硬,像是一具冷硬的屍體一樣倒在了地上,頭髮被電的根根豎起。

咣當一聲。

蘭無期重重地砸在擂台的地面上。

萬子安冷哼了一聲:「骯髒的萬毒門臭蟲。」

「你說什麼呢你!」

萬子安的一句話,瞬間引起了台下萬毒門的群情激奮。

「打就打,侮辱人做什麼?」

「就是,一點風度都沒有!」

「輸贏各憑手段,你不服,何必羞辱我們整個萬毒門!」

萬毒門的弟子,紛紛反駁萬子安。

萬子安說的話,卻是有些難聽。

秦風都忍不住皺起了眉。

隱世宗門的弟子,都盡量給對手一個體面。

就包括剛才,隋奕上台的時候。

雖然隋奕一招,擊敗對手的時候,讓對手有些丟人,但是隋奕也並未侮辱對方。

何況,那種方式,已經是隋奕控制在實力範圍內,讓對手最體面,也不會受什麼傷害的輸掉了。

至於萬子安,都已經擊敗了對手,卻還要羞辱一番。

秦風嘖嘖兩聲。

不過,當初萬子安向秦風發出挑戰的時候,秦風就已經猜測出萬子安的性格一二了。

但秦風雖然不贊同萬子安此刻的舉動,可這一切和他也並沒有什麼關係。

眼下,就引來了一大眾隱門弟子的附和。

「說得好,萬毒門的臭蟲!」

「哈哈哈哈,活該!」

「切磋就好好切磋,搞這些歪門邪道還理直氣壯的,滾出去!」

「說得對,滾出去!」

一旁天武山的弟子,也有幾分想要贊同的意思,卻被隋奕一個眼神給制止了。

小小的一番喧鬧過後,場面重新恢復平靜。

因為三長老再次站了出來,宣布下一輪比試開始。

第七組和第八組準備。

而就在此時,秦風的身邊傳來了一聲嬌呼。

「呀,我是第七,師父你呢?」

說話的,正是顧卿。

顧卿眨巴著眼睛,手裡僅僅捏著紙簽:「師父,我們要不要參加?」

盛遠捏著手中的紙簽,很是猶豫。

盛遠這一次,帶著顧卿來到羅浮山的比武大會,本來就是長見識的。

因為有了秦風的幫助,才能通過上山的試煉,僥倖獲得了參加比武大會的資格。

但此刻,盛遠忍不住猶豫了起來。

平信而落,師徒兩人的實力,一個半步宗師,一個暗勁之境。

根本就沒有實力,和隱世宗門的那些天驕一試鋒芒。

盛遠倒是希望自己的愛徒卿卿可以從眾人當中脫穎而出。

就算獲得羅浮山的收徒資格,從此以後不再是他的徒弟,他也心甘情願了。

畢竟比起師徒來說,兩人之間的關係,更像是爺孫。

顧卿當年不過是一個襁褓當中的嬰兒,被孤身一人的盛遠撿到,一路磕磕絆絆長到這麼大。

顧卿也的確有著一些天賦,假以時日必定成器。

但現在,還遠遠不到時候。

那麼多宗師之境的高手聚在一起,讓顧卿一個暗勁之境的,剛剛成年的小丫頭,不就是去送菜的嗎?

而自己,半步宗師的實力,也根本就護不住卿卿。

連自保都難。

盛遠不願意讓顧卿冒這個險。

因此,盛遠到底還是搖了搖頭。

「我們不去。」

顧卿的眼裡,飛速瀰漫出兩團水霧:「師父……我想上擂台見識一下嘛!求你了!」

盛遠有一瞬間的心軟,還真想帶著顧卿上去了。

但很快,盛遠就狠下心來。

不是每一個人,都像天武山的隋奕那般心慈手軟。

要知道,切磋比試之間,本來就是死傷不計的。

萬一真遇到了一個心狠手辣的,光是勝利不算,還要對他們師徒二人趕盡殺絕。

那可如何是好?

更何況,顧卿生的貌美,以前帶著顧卿出遊的時候,就有不少人垂涎顧卿的美貌。

這一次,盛遠可是想盡辦法低調行事,萬萬不可去擂台上惹眼。

何況盛遠已經決定,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嬌慣著顧卿了。

什麼事情都答應。

這一次參加比武大會,盛遠發現,顧卿已經被他慣壞了。

在外面出言不遜,自己還毫無悔過之意。

一想到這,盛遠的目光更加堅定了,面色稍微顯出一些嚴厲之色。

「絕對不行!」

顧卿聽完撅了噘嘴,一雙大眼睛蒙上一層水霧,低下了頭,高高的馬尾似乎也跟著主人,喪氣垂了下來。

「不行就不行,師父那麼凶幹什麼嘛……」

一旁的秦風,看著這一幕,不由得會心一笑。

岳玲玲和顧卿兩人之間,除了一個身為華山掌門之女能夠圓滑一些,脾氣好一些之外,看上去還真的有些性格上的相似之處。

真不知道岳玲玲像是顧卿這般年紀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麼活潑。

郭濤看到秦風突然對顧卿笑起來的一幕,輕輕拉了拉秦風的衣角、

「怎麼,大人,難不成您看這丫頭長得漂亮……」

秦風飛快地收回了目光,一臉的正色,隨後微微皺起了眉。

「不要胡說,我對林允兒忠心不二。」

「只是看著她,想起了一位舊識罷了。」

郭濤飛快明白自己的馬屁拍的有多歪,痛快利落地閉上了嘴。

……

第四輪的比賽,很快結束。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