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稟魔帥大人!」

「正是此人,屬下已經調查過,此人名叫林驚羽,乃是北極域玄天道院的弟子,是一位四品開光師,有一位靈域境的師尊,當日屬下失手,就是因為他身上有那靈域境強者的靈身……」

身材魁梧的黑袍男子,恭敬地說道。

若是林驚羽在此,一定會一眼認出他。

這黑袍男子,正是那一日在西岐林中偷襲林驚羽的那一位魔將。

而身材瘦削的男子,則是魔將身邊的魔族亞古達。

不過,這二人,如今卻都唯那位妖異的少年馬首是瞻。

「嗯!我知道了!」

「這麼說來,那魅靈就在他身邊嘍?」

妖異少年冷冷問道,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沒錯!」

「魔帥大人,那魅靈應該藏在他胸前的玉佩里!」

「那魅靈已經背叛我們魔族,讓我抓到她,一定要將她抽筋拔骨…….」

黑袍魔將憤憤地說道。

然而,他話音未落,那妖異少年已經目露不悅之色。

「閉嘴!」

「是誰給你的膽子,敢對她動手?」

妖異少年冷冷道,一雙紫色的眸子凝望著黑袍魔將。

僅僅是一個眼神,卻彷彿充滿了無盡的魔力。

讓黑袍魔將,整個人都彷彿如墜深淵一般。

「魔帥大人恕罪!」

「屬下不該自作主張!」黑袍魔將急忙顫抖著應道。

「呵呵!」

「知道就好!我再次警告你,我要她活著,如果任何人傷害她分毫,我穆林,絕對要把他碎屍萬段!」

「你聽清楚了嗎?」

妖異少年冷冷說道。

「遵命!」

「魔帥大人放心,屬下一定不敢傷害她分毫!」

黑袍魔將戰戰兢兢地說道。

「好!我給你十天的時間,在他們離開天陽城之前,你必須把此人抓到我的面前……….」 妖異少年說完,化作一道黑色的煙雲,消失不見。

望著他離去的身影。

黑袍魔將和亞古達二人則愣愣地站在原地。

「大人!」

「魔帥大人是什麼意思?莫非……那魅靈大有來歷不成?」

亞古達小心翼翼地問道。

聞言,黑袍魔將也沉默了許久。

原本,他以為魅靈小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魅靈,但從此次魔帥大人親自涉險來到天陽城,以及剛剛所表現出來的態度,無疑都說明,她的身份,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或許是某位大人的血脈吧…..」

「我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不該問的不要多問!」

黑袍魔將沒好氣地說道。

「可是……」

「現在這小子身份今非昔比了啊,他如今已經晉級八強,萬一咱們刺殺不成,反被那些人族強者們發現……」

亞古達小心翼翼地問道。

一直以來,在這人族的世界,魔族都是小心翼翼。

他們幾乎不主動出現在人族的城池。

就算出現,在人族的城池中,也都不敢輕舉妄動。

但如今,按照魔帥的指示,無疑是讓他們在天陽城動手!

可是,如今天陽城丹會期間,強者如雲,萬一被發現,那無異於自尋死路。

「閉嘴!」

黑袍魔將同樣是一臉苦澀,卻也無奈地冷哼了一聲。

他自然清楚,在天陽城動手的危險性。

不過,這畢竟是那位魔帥大人的命令,他無法違抗。

否則,同樣是一死!

說完,他也化作一道黑色的煙雲,徹底消失不見。

……..

虛空煉丹場內,岳青容的落敗,引起了一陣騷動。

但很快,人們的注意力便回到其他幾場對決。

此刻,整個虛空煉丹場,八塊場地中,三塊場地已經決出勝負。

晉級者正是暫時位列第一的殷輓歌,第二的北宮傾城和第六的林驚羽三人。

雖然,林驚羽的晉級之路,略顯驚險。

但正所謂,勝者王侯敗者寇。

卻也沒有人在乎這些,畢竟他所對決的十八公主岳青容,也同樣風華絕代。

甚至,大多數人都覺得,若是不遇到林驚羽,岳青容也必然在八強中佔據一個席位。

「那口鼎……..」

「似乎有一些眼熟啊!」

這時,觀戰台上的青牛道人,突然臉色微變。

他的目光注視在第三號場地,那場地內,有一位胖胖的小傢伙和一個英俊不凡的少年。

二人,都在小心翼翼地煉丹。

不過,青牛道人的目光,卻死死地盯在了胖胖小傢伙手中的那一尊青銅鼎上。

這青銅鼎極為不凡,在鼎身上,有八條火龍。

此刻,八條火龍同時噴出炙熱的火焰,顯得極為壯觀。

鐺的一聲!

就在這時,青銅鼎驟然打開,一枚青色的丹丸從青銅鼎內噴飛而出,落入小胖子的手中。

這小胖子,自然是排在第三位的何鼎貴。

「嘿嘿!」

「我贏了……」何鼎貴嘿嘿一笑,將青色丹丸捏在手中,叉著腰望著對面的少年。

這是一枚七竅靈煙丹。

正常而言,一位五品煉丹師,也需要起碼一個時辰到一個半時辰,才可以煉製成功。

但這小胖子,竟然半個時辰不到,就已經獲勝。

這速度,無疑讓所有人感到咋舌。

甚至連他的對手,當看到小胖子何鼎貴手中的七竅靈煙丹,也無奈地低下了頭。

他知道,自己敗了!

甚至未等煉丹師公會裁判走上場地,那位天驕,便已經停下了丹爐。

「八龍赤焰鼎,倒是像極了!」

「而且,這小傢伙,煉丹手法之純熟,甚至比我那弟子,還要強上幾分!」

貴賓台上的青牛道人,繼續自語道。

「青牛兄!」

「莫非對這小胖傢伙,也動心了?」

一旁的劍太清笑著調侃道。

他也注意到,此刻青牛道人的神色,似乎對這小胖傢伙,很是關心。

「太清賢弟誤會了!」

「我只是,在這小傢伙身上,看到一位老前輩的影子……」

青牛道人略顯猶豫地應道。

隨即,向著不遠處慕容楓招了招手。

「青牛會長!」

「您有何指示?」慕容楓疾步走來,恭敬地行禮道。

「慕容楓!」

「這第二輪天賦測試是由你負責,這小胖傢伙天賦如何?」

青牛道人一臉認真地問道。

「天賦出眾!」

「其實,若單論天賦的話,他是不亞於第一的殷輓歌,唯一的遺憾是,殷輓歌火種已經進化為六階,所以才屈居其後!」

慕容楓小心翼翼地說道。

他也覺得很奇怪,青牛道人為何如此問?

「嗯!我想問的倒不是這些!」

「那口鼎,你莫非沒注意到什麼嗎?」

青牛道人搖了搖頭,繼續問道。

那口鼎!

八龍赤焰鼎!

聽到青牛道人這句話,慕容楓立刻恍然大悟。

「會長大人!」

「這小傢伙,自稱是赤龍丹皇的…….」

慕容楓話未說完,青牛道人已經向他擺了擺手。

「好了!」

「我知道了,好好關注一下這個小傢伙,特別是要注意保護他的安全,明白嗎?」

青牛道人一臉認真地說道。

「遵命!」

慕容楓急忙應了一聲。

他自然明白,青牛道人話中的意思,既然已經知道,他是赤龍丹皇的弟子,就連青牛道人也不會無動於衷。

畢竟,那是如今這座大陸,僅有的兩位丹皇之一!

更是曾經指點過如今煉丹師公會會長之人。

他的弟子,何人敢怠慢分毫?

「青牛兄,這是什麼情況?」

「莫非,此人是一位大人物的弟子?」

劍太清笑呵呵地問道。

「沒錯!」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