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你有膽子就給我站住!也許是有什麼誤會,你說清楚再跑!」

冷血總裁的棄婦 ,於是在後面不住地喊著。

陸韻鍾心中暗自好笑:「小丫頭,還知道耍心眼了!就算是我站住了,你還能給我機會說清楚嗎?估計鞭子早就劈頭蓋臉地抽過來了,現在可不是站住說清楚的時候。」

他不但不減速,反而加快了步伐,口中胡亂喊道:「救命呀!謀殺親夫啦!」


這麼一喊,好多人好像明白了什麼似的:「小兩口鬧彆扭,家務事還是別摻和的好!」

於是紛紛讓路,陸韻鍾非常順利地跑到了北坡前。

岳問天、趙管方等人健步如飛地趕到了放有藍盒子的巨石附近,這裡距離黑盒子和紫盒子都不是很遠,他們四人快馬趕到后,岳問天左手握住長刀的刀柄,刀把插在地上,刀刃朝天,右手摸著頜下的鬍子,笑呵呵地站在那裡,饒有興趣地觀看著眼前的龍爭虎鬥;

趙管方等人也是擺出了各種不同的造型,若無其事地望著打得不可開交的這些學院,相互之間有時還故意將頭湊到一起,小聲地討論著什麼,彷彿眼前的爭奪真的跟他們無關似的。

眾人得了陸韻鍾的授意,很快也理解了他的意思:表面裝作要搶藍盒子,暗地裡虎視黑盒子,總之盡量不出手,就呆在這裡看熱鬧。

誰說看熱鬧不是攪局?這比直接動手攪局還讓人感到不安,他們所處的位置非常好,可以完全將各個學院的動靜盡收眼底。


正圍著藍盒子爭鬥不休的四隻學院,忽然發現附近出現了幾個人,看服飾正是「天宇學院」的學員,再看岳問天和趙管方兩人,他們更是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這仗沒法打了!」

「天宇學院」擺明了就是來撿便宜的,明明知道如此,但是誰也無法罷手,儘力拼吧?到頭來這藍盒子很可能還是為別人搶的,這幾個學院此時可就鬱悶上了,手頭不由地鬆了下來,眼角時不時地瞟上岳問天等人一眼,生怕他們抽冷子殺上來。

「我說花兄弟,你看那位用劍的哥們,他的路數跟你的劍法還真有些相似,不過你的劍法好像更霸道一些,他的劍法則陰柔了很多。」

趙管方用手指著前面那個同是「大乘中期」的學員說道。

花不修觀察了一會兒,皺著眉頭說道:「他的劍法真不錯,你看他的肩頭、步法、還有劍尖所向都形成了一定的弧度,可以說是張弛有道,深得劍法之精髓,我要是遇到他絕對沒有把握贏他。」

花不修這話還真不是謙虛,要知道敢來爭奪藍盒子的這幾隻學院,都是上屆的前十名,他們不缺「大乘中期」的學員,有的學院甚至有四個「大乘中期」學員,他們唯一差在「大乘巔峰」這個坎上,想要在二十幾歲就達到這個程度,背後沒有強大的經濟實力做保障是萬萬不行的;

別的不說,光是用來提升元力的丹藥就需要大量的金幣和藥物儲藏,普通的學院哪裡有這實力?但是沒有「大乘巔峰」的學員並不代表他們就好欺負,

岳問天等四人是絕對不敢像搶奪青盒子那樣肆無忌憚地衝上去,要知道這幾個學院「大乘中期」的學員加起來至少也有十二三個,更何況還有「星斗學院」和「天狼學院」在旁邊虎視眈眈!犯眾怒的事情絕不能幹!

不遠處的「星斗學院」和「天狼學院」也都發現了「天宇學院」的這幾個傢伙大喇喇地站在附近看熱鬧,其中獨獨少了一個身法最好的陸岩,心裡不禁都犯起了合計,手頭上立時加緊了力道,恨不得立時將這些跑過來攪局的蝦兵蟹將趕快收拾掉。

「還是陸兄弟有謀略,先搶一個青盒子送回去,然後再回來,哪怕只是搶一個藍盒子,「天宇學院」這次也不虧,現在看著別人打的鼻青臉腫的,而自己這方早就打了一個兔子別在腰裡了……」

岳問天摸著鬍子,美滋滋地回味著陸韻鍾的這些高明手段,心下暗自欽佩。

「我要殺了你!!」

一聲暴喝,立時將這裡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一個身影托著青盒子,在前面拚命地跑著,後面一個白衣如雪的嬌巧的身影揮舞著長鞭,嘴裡還發出一陣陣恐怖的喊聲……

「陸兄弟!」

「三弟!」

天宇眾人也都發現了那個倉皇逃竄的身影正是陸韻鍾。

今日還有一更。 「什麼情況?」

趙管方詫異地問道。

花不修搖了搖頭嘆氣道:「壞了!你剛才沒聽到陸兄弟喊救命嗎?估計是遇到正點子了,要不咱們去幫幫他……」

「不要!陸兄弟的脾氣我知道,哪怕是真的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他也不會喊救命,現在這麼大張旗鼓地喊救命,其中必有原因,我認為咱們還是聽從陸兄弟的吩咐,按原計劃行事才對!」

說話的是克利威爾,他平常不太說話,現在忽然發表自己的意見,卻也足夠引起大家的重視。

「對!克利威爾兄弟說的有道理,咱們先觀察一下再說。」

岳問天也同意他的說法。

就在此時

「謀殺親夫啊……」

眾人相視,面面相覷,皆做恍然狀,克利威爾心中暗道:「以前陸兄弟跟我提起過,他在」環沙帝國「曾經呆過一段時光, 1號鮮妻:宮少,別硬來 !唉!平時看起來挺斯文,誰知道竟然喪心病狂到這個程度,實在是人心叵測啊……」

轉眼之間,陸韻鍾的身影就消失在北坡之下,林璇夜在後面緊緊相隨,也跟著不見了蹤影,一場意外插曲就此結束,眼看著已經向下跑了四五百米,回頭看看除了璇夜公主,細柳學院那些人竟然也不見了蹤影,就在這時,疾奔不停的陸韻鍾忽然停下了腳步。

他托著青盒子霍!的一下轉過身來,仰望著如雌虎一般衝下山的璇夜公主。

林璇夜始終追不上他,心裡正自著急,卻見陸韻鍾忽然停了下來,她心中暗喜,想都沒想,用最快的速度沖了下去,手中的長鞭劃出了幾個圓圈,


「雲飛天外!」

長鞭在璇夜公主是手中靈活之極,比之陸韻鍾的厚重另有一番威力,

陸韻鍾此時站在那裡,根本就沒有躲閃的意思,這一招他當然熟悉,前半招是虛招,而後半招則是根據對手的動向再確定攻擊方向的,所以他不動,林璇夜見他不動,自然也不換招,虛招變成了實招,長鞭向他的頭頂洛了下來。

眼看著長鞭就要落到對方的頭頂,璇夜公主反而心裡發虛,她雖然恨對方輕薄,可是這一鞭子要是打實了,就算是對方死不了,恐怕也得變成豬頭,小丫頭畢竟心軟,手上的力道不由收了幾分。

就在間不容髮的一瞬間,陸韻鍾忽然動了,他的腦袋向旁邊一閃,左手中的青盒子忽然向上迎去,

「啪!!」

一聲脆響,長鞭結結實實地落在青盒子上,陸韻鍾還是好模好樣地站在那裡,璇夜公主見自己又被他給耍了,不由地氣往上撞,再一次抬起了玉手……

「慢著我有話說!」

陸韻鍾連忙抬手制止她說道。

「哼!大色狼!別想讓我饒你!」

璇夜公主心裡的氣還沒消,那裡肯罷手,長鞭再一次舉了起來。

「這位姑娘,你可不能恩將仇報!不信你看這是什麼?」

金田福地:農家小妻有點甜

璇夜公主聞言下意識地停止了腳步,向他的手中望去。


只見陸韻鍾的手中一隻近兩寸長的紫色大蠍子,正在輕微地擺動著身體,那模樣要多嚇人就有多嚇人;要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饒是璇夜公主膽子很大,卻也害怕這種東西,她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櫻桃小口,雙眉倒立,瞪著眼睛說道:「哪來的這麼噁心的東西?快快拿走!」

「當然是在下剛才從姑娘的臉旁抓到的!要是我再晚一步,你嬌嫩的小臉恐怕就要跟它一個顏色了!」

「啊!是你救了我!」

璇夜公主原本凌厲的目光變得有些柔和了。


陸韻鍾手中拿的正是「紫尾蠍」,他剛才那番話也當然是在撒謊了!這蠍子可是他養了好幾年的寶貝,又怎麼會跑到璇夜公主的臉上?可是憑著他對璇夜公主的了解,這個丫頭多半會相信自己的鬼話,出此下策這也是無奈之舉。

剛才他要用最快的速度將璇夜公主給引出來,可是有些話又不能明說,於是就用了一個比較下流的手段,這下子果然見效,但是副作用也非常明顯,他又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於是就又編出了一個鬼話。

璇夜公主用手緊緊地捂著自己的小臉,心裡還在突突地打著鼓,這麼難看的東西一定有毒,這麼看來他還真是救了自己一命,現在她有些相信陸韻鍾的話了,可是轉念一想,臉色驟變道:「不對!你既然想要救我,為何不明說,卻一個勁地喊救命,最可氣的是還敢胡說八道地喊謀殺親夫!」

陸韻鍾一臉委屈狀地說道:「這位姑娘誤會我了!剛才那種情況相互攻伐,我的手上還拿著這麼誘人的東西,只要稍微停下腳步,就有受到攻擊的危險,所以沒法解釋,只有逃跑;至於謀殺親夫是你誤會了,因為我的名字就叫做秦斧!姓秦的秦;斧頭的斧,我就是秦斧啊!」

璇夜公主直愣愣地看著他,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可是一時之間卻又想不出來,對方說的話句句在理,看樣子是自己錯了!但是……

正在她極力思索的時候,陸韻鍾用眼角一掃,發現山頂上一個接一個地下來了幾個人正是「細柳學院」的學員,他眼珠一轉,忽然臉上露出了非常痛苦的模樣。

「壞了!我中毒了!剛才沒注意被這蠍子咬了一口,這位小姐幫我拿一下盒子,我需要儘快解毒……」

陸韻鍾說著就把左手中的青盒子遞了過去。

璇夜公主也沒多想,就接了過去。

陸韻鍾趁她接過盒子,沒有注意自己的瞬間,連忙轉過身去,悄悄取出瓶子將「紫尾蠍」放了回去,然後又抹了點葯在自己的右手上。

「哎呦!哎呦!!疼死了!!1」

他故意不停地喊著疼。

「秦斧,你沒事吧?」

璇夜公主看到他的右手此刻竟然腫的老高,果然是中毒的跡象,心中感到很抱歉,於是一臉關切地問道,畢竟人家是為了救自己而受的傷。

陸韻鍾一臉苦笑,心中暗道:「傻丫頭!就別再喊親夫了!要是被別人聽到真的容易引起誤會……」

」沒關係!我已經服過解藥了,只要過段時間就好了,但是現在卻是什麼東西都拿不了了,這個青盒子,就送給你了,現在你的同夥也下來了,趕快跟他們一起護著盒子下山去吧!但是一定記住不要說是我送的,就說是你搶到的!」

陸韻鍾連連叮囑道。

「不行,還給你,這本是你的,我怎麼能要呢?」

璇夜公主急忙將青盒子遞過去,非常堅決地搖著頭說道。

陸韻鍾還是比較了解自己這個徒弟的,她雖然做事天馬行空,但是卻絕不貪財更不愛慕虛榮。

「你看我這個樣子還能拿得了這個盒子嗎?就算是能拿,上了山後還不是一樣被別人搶去?而你不同,這裡恰巧是你們抽到的北坡,順著坡下到山底下,『細柳學院』就是第四名了!別猶豫了!你不只代表自己,更代表了你們細柳學院。」

聽他這麼一說,璇夜公主不由地有些意動;陸韻鍾見那幾個細柳學院的學員已經越來越近了,於是故意高聲喊道:「快把盒子還給我!」

同時卻在不停的使著眼色,示意璇夜公主趕快走。

上面追下來的幾個人,忽然看見璇夜公主手中托著的青盒子,再聽到陸韻鍾大呼小叫的,還以為璇夜公主真的從對方手裡搶過了青盒子,於是心中狂喜,急急忙忙地揮舞著兵器沖了下來。

「林小姐你快走!我們幾個來攔住他!」

這四個「入化巔峰」的高手紛紛揮舞著手裡的武器將陸韻鍾圍了起來…… 「這位姐姐,我們做個交易如何?」

許菲瓊忽然收住了手中的白絲帶,溫聲說道,見到她停手,洛東城等人也停了下來。

宋三公主見對方停了手,於是也立起金背砍刀說道:「什麼交易?」

許菲瓊嫵媚地一笑說道:「那邊有個準備撿便宜的學院,咱們在這裡拼死拼活的,無論最終的結果如何,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我提個建議先由你們『天狼學院』選擇;你們要是選擇黑盒子,那麼我們就選紫盒子,總之我們兩隻隊伍互不干涉你看如何?」

宋三公主聞言看了看悠閑自在的天宇眾人,又扭頭看了看耶律班德,向他眨了眨眼。

耶律班德雖然身材高大,看起來像頭蠢熊似的,但是頭腦卻不簡單,他也看清了眼前的形勢,現在最主要的就是逼著『天宇學院』趕快出手,只有這樣才能看清「天宇學院」的真正意圖,

所以這個提議未嘗不是一個好主意,至於幫助「遠中學院」奪取紫盒子的計劃,只能是行一步看一步了,於是他對著宋三公主點了點頭。

「好!就按你說的辦,我們去搶黑盒子,紫盒子留給你們『星斗學院』。」

宋三公主非常爽快地回答到,當她轉過頭的時候,眼睛里露出了非常狡慧目光:她的意圖是先聯合「遠中學院」幹掉「空谷學院」,然後再根據「天宇學院」的動向決定下一步的行動,她相信「天宇學院」是不會坐視星斗學院白撿便宜而不理的,所以她在賭!

何況就算是「天宇學院」不上當,到時候也可以讓「遠中學院」來阻止「星斗學院」。

岳問天等人表面看來是窺視藍盒子,實際上卻是一直緊盯著「星斗學院」和「天狼學院」的動靜,心裡巴不得這兩隻隊伍斗個兩敗俱傷。

忽然,這兩大學院同時停手,好像在商量著什麼,由於距離太遠,根本就聽不清楚,緊接著「天狼學院」的這些人轉身殺向「遠中學院」和「空谷學院」的戰團,而「星斗學院」這些人直接撲向了放著紫盒子的巨石。

「不好!『星斗學院』要得手了!」

趙管方焦急地喊道。

他說的沒錯,由於紫盒子是「星斗學院」和「天狼學院」在爭奪,所以其他學院跟本就沒有過來湊熱鬧的,現在雙方罷戰,這等於「天狼學院」直接將紫盒子讓給了「星斗學院」,這可是第二名啊!怎麼能這麼輕輕鬆鬆地讓給「星斗學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