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覆?我洛武咎的徒弟就這麼平白無故地死了,然後只給我一個答覆?他真當他九皇子是個什麼人?傳我的命令下去,全力尋找殺害我徒弟的兇手,如果找不到的話,那就不用回來了!」

洛武咎對著站在天井中觀看的眾多弟子冷聲喝道。

「師傅莫怒,待我與那九皇子碰頭,問清楚兇手的長相之後,再做行動!」

消瘦男子上前一步,主動請纓說道。

洛武咎最終點了點頭,同意了下來。

「如果找到那兇手,定要把他帶到我面前,我要讓他嘗試一下生不如死的感覺!」

說完,洛武咎的身上猛地爆發出了一道可怕的氣勢,衝天而上,在場一些修為比較低下的修者,紛紛被震暈了過去。

…………

而在另外一邊,梁逸被很快被小貴子給帶到了梁君的房間裡面。

「你先出去吧!」

見到梁逸之後,梁君看了一眼小貴子,示意他出去。

「明白。」

小貴子也是一個看清楚形式的人,梁逸和梁君兩人很明顯有密話要談,所以應了一聲,便退了出去。

咔!

就在小貴子剛剛帶上門的一瞬間,一個手刀便落在了他的後頸上。

對於毫無徵兆的攻擊,小貴子頓時便暈死了過去,身體在攤倒的一瞬間被一道人影給扶了起來,隨即把他倚在了門前的一條柱子上,之後那道人影便趴在門上,靜靜聆聽了起來。

「九弟,你找我來所為何事?」

只見房間裡面,梁逸隨意地坐在一張椅子上,對著梁君問道。

「大皇兄,我見到慕思晚了!」

「你說什麼!」

聽到這句話,梁逸如同意一隻被踩中尾巴的狗一般,騰地站了起來,瞪大了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梁君。

「你說的……可當真?」

「千真萬確!」

而在門口偷聽的那道人影,在聽到慕思晚這個名字的時候,整個人的呼吸猛然間粗重了起來,雙眼也忍不住散發出了一道亮光,好似暗夜裡的星辰一般。

得到梁君的肯定之後,梁逸再次坐回了椅子上,一臉凝重。

「你在哪看見她的。」

「笑指天競技場!」 「人呢?」

梁逸語氣變得有些激動起來。

「跑……跑了!」

梁君扯了扯自己的嘴角,一臉苦澀地說道。

不死帝尊 「跑了!」

梁逸聞言,也不由得皺緊了眉頭,「跑了就找,把夏沁城的城門給我封鎖,然後掘地三尺,也要把她給我找出來!」

「城門我已經叫人封鎖了,而且也嚴查出城的人,但是暫時沒有什麼收穫。」

「反正無論如何,不能再讓慕思晚給跑掉,廿四樓要的東西不在慕南山的身上,所以極有可能在慕南天和慕思晚這兩個人身上,既然慕思晚出現了,那麼……也代表慕南天一定也在夏沁城裡面,所以……一定要把他們給我找出來!」

梁逸一臉急促地說道。

「而且,根據廿四樓那些人所說的話,慕南天經脈被廢,已經淪為一個廢人,所以我們根本不用擔心。」

「但是……」

梁君欲言又止。

「但是什麼?」

「慕思晚的身邊多出兩名實力很強的人,連萬蠆冢的毒鴻還有金大牙都不是對手,紛紛被他們殺死了。」

梁君的這句話讓梁逸再次陷入了沉思。

「萬蠆冢的人怎麼說?」

「讓我極力尋找兇手,但是……他們那邊的動作似乎不會這麼簡單。」

「笑指天那方面呢?」

「會再派一個人下來,接替金大牙的位置,至於是誰他們並沒有明說。」

房子里,梁逸和梁君兩人的對話一絲不落地全都傳進了正在門外偷聽的那個人的耳朵里。

「思晚出現了!」

那人也沒有想到自己只是單純過來一趟而已,卻得到了一個這麼爆炸性的消息。

強婚:女人別想逃 「無論使出多大的代價,一定要把慕思晚和慕南天兩人給我找到,而且……還要活的!」

緊接著,梁逸的聲音再次傳來。

「大皇兄,那個慕思晚和慕南天的身上到底隱藏了什麼東西,就連廿四樓那邊的人都想要不惜一切代價弄到手。」

梁君一臉疑惑地問道。

「不該知道的東西最好不要知道,如果你想起什麼歹心的話,恐怕你是有命拿,沒命用了,我告訴你了,即使是太子黨的人,都不敢跟廿四樓的人正面對抗,更何況是你這麼一個小太子。」

梁逸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梁君說道。

「我……我知道了。」

而梁君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身體劇烈地顫抖了幾下,一臉恐懼地說道。

「我會派人助你一臂之力的,到時候找到廿四樓要的東西,我們兩個的地位恐怕會跟著水漲船高,到時候你…….」

梁逸沒有接著說下去,但是臉上的笑意已經很明顯了。

「我明白了!」

對於梁逸的提醒,梁君一開始也忍不住一怔,但是隨即臉上便露出了一抹貪婪之色。

「那就先這樣吧!」

梁逸嘴角一揚,旋即便轉過身去,邁步走向了門口,同時嘴裡還不屑地吐出了一兩個字:

蠢材!

而躲在門口偷聽的那人也明顯感覺到了梁逸腳步聲的逼近,登時便架著小貴子的身體消失在了門口。

咔!

梁逸邁出房門,看了看四下無人的院子,旋即便帶上了房門。

撿來的萌寶:繼承者的隱祕新妻 「能讓你們廿四樓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得到的東西,我還就偏不給你們。」

梁逸輕輕哼了一聲,但是臉色也冷了下來。

他承認,自己有很大的野心。

雖然自己貴為蓬山皇朝的大皇子,但是要知道,蓬山皇朝也只是一個三流皇朝,在眾多皇室眼中,他也只是一個不入流的皇子罷了,所以他想要改變這種局面。

他不甘心自己只是任人指點的三流皇子,他想要變強。

但是變強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所以他把目標放在了廿四樓不惜一切代價都想要得到的東西身上。

畢竟……能讓三教之一的廿四樓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得到的東西,豈是一介凡物,如果被他給得到了,豈不是可以一步登天,淪為人上人。

但是當年已經查出在那東西在慕南山的身上,但是就在他們傾巢而出準備奪走的時候,結果卻發現東西並不在慕南山的身上,而慕南山在當時也為了保護慕思晚和慕南天的安全而死亡,所以……梁逸才會認為,那件東西絕對在慕思晚或者在慕南天其中一人的身上。

「不管怎麼樣,那件東西我是一定會得到的,誰都別想阻止我一步登天!」

說著,梁逸彷彿已經看到了自己在得到那件寶物的時候,實力一步登天的樣子,他的臉上帶著一絲笑容,慢慢在走出了梁君的院子,就連他也不知道,就在他離開之後,一道身影突兀般出現在了他剛剛站著的地方,皺著眉頭沉思著。

「廿四樓……不惜一切代價都想要得到的東西……思晚,南天叔叔……」

只見那道人影站在原地不停地喃喃低語著,因為月亮被一片迎來的烏雲給遮擋住,光線變得有些微弱,所以根本看不清那道人影的容顏。

「我的大皇兄,難道你真的就這麼著急地想要對思晚還有南天叔叔行動了嗎?」

只聽那道人影低語了一句之後,便從原地消失了,彷彿從沒有出現一般。

…………

「誰!」

「額……」

百草堂,柳淮安的房間里,隨著柳淮安的一聲輕喝,床底下突然間傳來了一聲驚慌,只不過柳淮安聽這聲音怎麼感覺這麼耳熟。

呼!

房間里的蠟燭突然間被點燃了,屋裡也頓時變得亮光起來。

而柳淮安也看清楚了此時此刻躲在床底下的那個人是誰,不是南安夢是誰?

此時,只見南安夢的嘴巴鼓鼓的,看起來嘴裡好像嚼著什麼東西,而在她的旁邊,還散落著幾個陶瓷的藥罐,東翻西倒,但是藥罐裡面卻沒有任何東西。

「我的丹藥!」

柳淮安大喊了一聲,隨後猶如一陣風吹過,原本還在床榻另外一邊的柳淮安一眨眼之間便來到了南安夢的旁邊,一臉震驚地拿起地上的藥罐,當看到裡面的丹藥全空了之後,隨即便瞪大了一雙眼睛看向了嘴巴鼓鼓的南安夢。

「你……你把我的丹藥全部給吃了?」 「你……你把我的丹藥全都吃了!」

柳淮安的語氣帶著一陣陣的焦急。

南安夢似乎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連忙把嘴裡的丹藥一口氣咽了下去,隨即點了點頭。

「這……這些都是毒丹,就連我的身體都沒有辦法承受這種毒性,你…..你居然一口氣把這些毒丹全都吃了!」

本來南安夢以為柳淮安想要發脾氣對她臭罵一頓,她早就做好準備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但是耳邊卻聽到了柳淮安那關切的聲音,便重新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怎麼樣?你的身體有沒有出現什麼問題?」

柳淮安一臉焦急地查看著南安夢身上的情況。

也難怪,這些丹藥本來就是一些毒性劇烈的毒藥,任何一個凡人只要碰到藥丸,身體立刻就會被藥丸的毒素侵蝕,進而毒發身亡,這些毒藥都是柳淮安在好奇之下煉製而成,也捨不得扔掉,所以才封在藥罐裡面,放在自己的床榻底下。

但是他怎麼也沒想到,這些毒性劇烈的毒藥,居然被南安夢一口氣給吃掉了,這些毒藥的毒素混合在一起,恐怕就算是一個天外天境的強者,也會在幾分鐘之內被毒死。

正因為如此,柳淮安才會一臉焦急地查看南安夢的身體。

「額額額……額額額……」

南安夢也沒有想到柳淮安會首先關心她的身體,這種情況在以前是絕無僅有的,南安夢的童年可以說是過得非常凄慘,畢竟任憑一個身上帶毒的人,都會被當成一個怪物。

而南安夢便是如此,因為身體的特殊原因,從小到大便被當成怪物看待,自己的爹娘也因為跟自己長期相處,被自己身上的毒素侵蝕,導致毒發身亡,而她也被冠上了一個掃把星的名頭。

起初一開始還有父母在保護她,但是在爹娘死了以後,鄰里街坊變得更加肆無忌憚,每逢遇見她,輕則對她指指點點,嘴巴里蹦出一些侮辱詛咒的話,重則對她拳打腳踢。

之後,便被一些人給賣到了笑指天裡面當奴隸,受盡了折磨,身上的傷也在那個時候落下的。

曾幾何時,南安夢也有想過就這麼結束自己的性命,畢竟自己的雙親因為自己離開了這個人世間,她對於這個殘酷的世界也沒有絲毫的眷戀。

但是在她的腦海里,一遍又一遍地閃過爹娘臨走前對她說過的話。

「夢夢,別擔心,就算爹娘走了,在這個世界上,也會有人代替爹娘去愛你的,請不要放棄一絲一毫活著的機會,聽爹娘的話,好嗎?」

這句話讓南安夢在每一次折磨中咬牙挺了過來,僅僅只是為了爹娘口中那個莫須有的人,但是此時此刻,看著眼前一臉擔心的柳淮安,她的一顆心在不經意間好像顫動了一下。

「咦!」

就在這時,柳淮安的一聲驚訝打破了南安夢的思緒。

「脫凡境二層,這……」

隨著柳淮安的嘴裡蹦出了幾個字,他的眉頭也在這個時候緊皺了起來。

他發現,就在南安夢吃下他全部毒藥的時候,身上卻突然間多出了一絲絲修者的氣息,而他也敏銳地捕捉到了在南安夢體內不斷亂串的戰氣,他也基本上可以確定。

南安夢是靠著丹藥裡面的毒氣突破到脫凡境二層的。

吃丹藥突破境界的修者他倒是看過不少,但是吃毒丹突破的修者,他還真的沒見過。

不過轉念一想,南安夢身懷天生之毒,或許是跟這個體質有關係吧!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柳淮安站起身來,走到了一旁的葯櫃前面,拉開了最下一層左側的一個柜子,從裡面拿出了一顆綠色的丹藥,還有一顆白色的丹藥,重新回到了南安夢的面前。

「你把這個東西吃下。」

就在柳淮安把手中那顆綠色丹藥遞到南安夢面前的時候,南安夢一雙眼睛頓時閃過了一絲亮光,似乎這顆丹藥對她有無限的吸引力一般,但是她還是抬頭看了一眼柳淮安。

「沒事的,吃吧!」

得到柳淮安的同意之後,南安夢頓時臉色一喜,一把抓起柳淮安手裡那顆綠色的丹藥,猛地扔進自己的嘴巴,好像糖豆一般,美滋滋地咀嚼了起來。

柳淮安正緊盯著南安夢的情況,他手中另外一顆白色丹藥是一顆解藥,柳淮安打算只要南安夢一露出不適的表情,立刻喂她吃下這顆解藥。

笑話!

這顆綠色的丹藥是他煉製了三天,炸了一次爐才煉製出來的破境丹,天外天境以下的修者只要一服用,輕則經脈盡斷,淪為一個廢人,重則淪為一具死屍。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