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承認,你剛才的手段確實有獨到之處,但單憑這點就口無遮攔,只怕還不夠。」

秦長老挺直身子,雙手負背,兩眼認真的說道。

他也算是經歷了大風大浪之人,自然見識深長,眼前的少女年紀輕輕就能達到這層次,是說話讓他很驚訝,而她身上的詭異寒氣或許連他也要忌憚三分,不過天獄峰是什麼樣的存在他非常清楚,至少現在放眼整個強者雲集的帝都,說是位居首位也不為過。

對於老者的話,少女的表情從始至終都未曾變過,眼下成功的掌握了靈火,她的目的已經達到,根本不想在繼續停留,於是便走向了五人,眼神冰寒的道:「夠與不夠都不重要,既然你們之前打算讓我冤死在裡頭,那這筆賬還是先算清的好。」

感受到周遭瀰漫開來的恐怖溫度,秦長老微微一頓,旋即眼神也變得狠厲起來,冷笑道:「你認為獨自一人能勝過我們不成?」

說話間他還不忘看了一眼少女手中的靈火,此次前來就是為了獲取靈狐炎,卻萬萬沒想到會被一個丫頭捷足先登了,不過現在也不晚,只要將她給擊殺了,她體內的靈狐炎自然離體而去,到時候再取走靈火。

「哼,丫頭,交出靈火,我們興許還能放你二人離開。」

兩名老者站出身來,腳掌一踏地面,頓時引得地面一震。

「諸位且慢,這女娃雖說取走了靈火,但一起對一個女娃出手若被旁人看見終歸不妥,還是讓老夫出手奪回靈火。」

秦長老伸手攔下兩名老者,然後對著少女沉聲道:「老夫秦坤,今日就讓老夫親自討回這靈火。」

秦坤眼神一凝,頓時一股浩瀚的靈力自其體內席捲而出,恐怖的靈力威壓肆虐四周,這種氣息不僅讓得星炎震驚,就連秦坤身後的兩名老者也有些不太相信,他的實力居然達到此層次了。

一出手就不再打算隱藏自身實力,看來通過之前少女對那名年輕男子施展的手段,秦坤已經明白,眼前少女所具備的實力與他差距並不大,但在她身上擁有些詭異的手段,更融合了靈火,而且到現在都未曾看出她的真實實力。

少女猶若未聞的走來,嬌軀之上覆蓋著層層冰寒,而在她掌心卻掌控著恐怖的靈火,兩種力量相融於一體,即便是眼前的秦坤,也不敢有絲毫的小覷。

秦坤一步踏出,浩瀚無匹的黑色靈力也在此時微微震蕩,在其身後涌動,形成一片黑色的海洋。

那片黑色海洋中似乎蘊含有無窮的力量,在秦坤念想一動,黑色海洋也隨之翻湧,如同一股衝天潮水,對著少女噴涌而去。

「轟!轟!」

由靈力所化的黑色潮水瞬間洗刷這片空間,所過之處,空間猛地震蕩,憑空發出道道聲響。

望著這一幕,星炎著實感到駭然,這才是真正的強者,與北靈城的勢力相比,不知道強大多少,一出手就能引發如此震撼的動靜。

也就因為如此,星炎才知道如今的自己距離那條強者之路究竟有多遙遠,在他身上承載著很多負擔,只要沒達到那一步,這種負擔就會一直壓迫下來,令他無法喘息。

山脈中心,一道氣勢無可比擬的黑色潮水席捲而去,勢如破竹。

不過對此,少女俏臉上並未有絲毫變化,她玉手微動,藍色火焰迅速膨脹,頓時爆發出驚人的力量,手臂一揮,輕描淡寫間,化作百丈火海對著秦坤籠罩而去。

望著那火海鋪天蓋地而來,秦坤的老眼之中在這時露出了一抹忌憚,他從未見過真正的靈火,也未見過靈火倒地具備怎樣的實力。

不過他知道,就算靈火擁有堪比毀滅的力量,那也是它無主的時候,眼下被這少女吞噬之後,估計以她本身的實力,也難以徹底發揮靈火的威能。

一想到此,秦坤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以他目前的實力,就算在天獄峰之主的眼中,也會被重視,難道還解決不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娃?

然而,在秦坤暗自得意的時候,鋪天蓋地的藍色火焰突然再次暴漲,無窮無盡的熾熱火焰籠罩起這片空間,同時也在秦坤所有的退路給死死的封住。

「怎麼會?」

秦坤面色一驚,感受著周遭的巨大變化,他也有點驚訝。

「哼,老夫行走數十載,難道會被你這女娃嚇到?」秦坤嗤笑一聲,將信將疑。

轟!

黑色潮水翻湧沸騰,欲要將滔天的火焰給熄滅而去。

不過在兩者瘋狂的碰撞之時,那鋪天蓋地的火海不僅沒有削弱的趨勢,反而無比的磅礴,在火焰的覆蓋之下,黑色潮水竟是形成一種蒸發的跡象。

「不可能?」

秦坤瞳孔頓然放大,死死的盯著身前的火海,絲毫不敢相信,因為他看見,眼前的火焰不僅具備恐怖的力量,還能夠將靈力焚化!

所以在看到這一幕時,不僅是秦坤,在他身後的四人臉上也都露出了同樣的驚詫之色。

火焰幾乎在瞬間將一切給焚化而去,而後對著秦坤席捲而來,氣勢滔天。

「該死的。」

秦坤萬萬想不到在他看來輕描淡寫的一招,竟會擁有如此的破壞力,於是他身體緊繃起來,催動著體內的靈力,乾枯的手掌朝著那火海狠狠的拍下。


「開山手!」

黑色靈力翻湧,在秦坤手掌拍下時,身前的空間悄然凝聚出一隻大手,那隻手完全由靈力凝聚而成,通體黑色,猶如實質一般。

黑色大手呈百丈巨大,極其雄厚,似乎只要輕輕的一拍就能夠將這大地拍得龜裂。

「給我散!」

秦坤大喝一聲,話音方落,黑色大手便緩緩落在,大手每落下一仗都有刺耳的破空聲陣陣傳來,充斥耳膜,最後重重的落在火海之上。

砰!砰!

宛如實質般的黑色大手重重落下,頓時,藍色火海之中也被拍起了無數浪潮,緊接著暴散開來,崩潰瓦解。

將這火海徹底的拍散,秦坤的臉上並沒有什麼得意之色,相反卻有一種餘悸,眼前的少女看似簡單,但區區一招就能將他逼到施展靈技的份上,不得不說,今日就算傾盡一人之力,恐怕也難以佔得上風。

僅僅是一招,讓得五人清楚的明白,存在於傳說之中的靈火究竟具備什麼樣的毀滅力,強如他們,也不敢輕易的沾染。


到現在秦坤才明白,為何天獄峰之主派他來取走靈火的時候多次囑咐,原來靈火如此恐怖,先不說剛才的一招是不是少女所能發揮靈火之力的極限,只要再來幾次,他絕對會慘敗。

再者,靈火對於那位如此的重要,若是取不回的話,恐怕也難以回去復命,因此無論如何他都要在少女的身上得到靈火,哪怕是不惜一切代價。

秦坤沉吟了片刻,方才緩緩抬起頭來,目中含光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也只好選擇勝之不武的方式奪取靈火了,兩位朋友,請助我一臂之力,將這女娃給斬殺了,奪取靈火。」

若是換做以前,在聽到秦坤的請求之後,他們或許會嘲笑一番,可眼下少女融合了靈火,所擁有的實力堪比恐怖,莫說是秦坤,連他們也隱隱受到了威脅,如果不一起出手,單憑秦坤一人之力,真的難以取勝。

因此,兩人面面相覷之後,便不約而同站了出來,同時這片空間也多了兩股強悍的氣息,只是與秦坤比起來,稍微弱了一些,但相差不遠。

可即便多了兩個對手,少女也依然不屑一顧,她將掌心的靈火收回體內,與此同時,無窮無窮的寒霜之氣以她為中心,釋放開來,這片空間不消多時化作了冰天雪地,淡淡的說了句:「那就試試這個!」 隨著靈火的消失,空間之中瀰漫的高溫也隨之消散,只不過替換而來的,卻是一種極端冰冷。

通天徹地般的寒霜自少女看似柔弱的嬌軀內釋放開來,無聲無息之間快速的沖刷這片空間。

咔!咔!

可怕的冰寒氣息肆虐而起,不僅是地面化作了厚實的冰層,就連空間也呈現一種被凍結的感覺,手段神奇而詭異。

見到這一幕,五人的眼神之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這種手段他們可從未遇見過。


特別是再見到那可怕的冰寒時,那名年輕男子突然感到些畏懼,他剛才可是親身體驗了一遍,滋味了不好受,若不是有秦坤在,他現在說不定已經凍結而死了。

無視五人的目光,少女的眼神略微變幻了一下,只見,無數的寒霜如同洪流一般湧入上空,在空間之中同樣凝結出一隻巨大手印。

望著充斥著極度寒冷和力量的巨大手印,星炎則是微微看了一眼少女,他似乎能感覺到成功融合了靈火之後,她體內原本暴躁不能完全受她控制的寒霜之力,已經被她完全隨心而欲的掌控了,沒有絲毫的紊亂,難道她吞噬靈火的目的不只是為了掌控靈火,更是為了抑制體內的寒霜。

由寒霜凝結而成的手印瞬間成形,其面積約莫幾十丈,乳白色的表面光滑細膩,比起之前的黑色大手,這更像是少女玉手放大版的完美形態,纖細動人。

但在五人的眼中,看似溫柔細膩的手印,卻是具備了比起那靈火還要可怕的力量,如果不是仗著人多勢眾,他們只有求饒的份。

「我們一起出手,就不信還勝不了一個女娃。」

秦坤面紅耳赤,剛才落了下風自己算是丟了面子,此事要是傳回天獄峰,他的老臉還真不知道該往哪兒擱。

聞言,五人點了點頭,剛忙催動體內的靈力,然後也毫不吝嗇的施展所習的靈技。

「開山手!」

秦坤率先踏出,在他上空一隻黑色大手再次被施展出來。

其餘兩名老者則是左右分開,雙手結出兩道相同的印記,而後不謀而合的對那光滑手印轟去。

三人同時出手,那等氣勢可謂是驚心動魄,每一人都是名聲遠揚的強者,如今更是匯在一起,其中所具備的實力可想而知。

乳白色的手印緩緩落下,在下方的三人遮掩而去,每落下一分,那片空間都是傳開爆裂之聲,空間巨震,猶如空間被凍結進而破碎的聲音,隨著手印落下,下方的範圍迅速天寒地凍,冰寒刺骨。

「破!」

望著寸寸落下的手印,三人同時大喝了一聲,眼神微凝。

「轟!轟!轟!」

手印沉穩的拍下,直接與秦坤的黑色大手相撞,頓時爆發出道道肉眼可見的波動,接著再度有兩道相同的印記轟在手印上。

面對三人同時出手,那手印終於無法落下分毫,像是被定格一般,但其上仍然透著明亮的寒光,顯得極為厚實。

見到這手印被三人限制,他們暗自露出一抹笑意,看來這看似詭異的手段,也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可怕。

「這手印所蘊含的力量極為龐大,她一人估計施展不了幾次,我們合力將其破開,然後快速解決。」

目光從上空的手印上收回,秦坤對兩人提醒道,從這手印上看,確實是比他施展的黑色大手強上一倍不止,不過手段越強大消耗越高,他確信這樣的手段加上之前少女操控靈火的消耗,應該施展不了第二次。

兩人點點頭,源源不斷的灌注靈力,想要快速的破開。

然而,過了片刻,他們的眼神忽的一變,堅持了那麼久,那隻幾十丈龐大的手印竟是絲毫不動。

「這不可能啊?」秦坤眉頭緊皺,瘋狂的催動體內的靈力,毫無保留的釋放開來,對著手印瘋狂的轟擊。

只見手印依然紋絲不動,就像一塊精心鑄造出來的精鐵一般,異常堅固。

瞥了一眼面色逐漸難看的三人,少女的眼中略微泛寒,對著秦坤淡淡的道:「我的手段似乎現在才開始呢?」

「什麼?」

三人的面色突然大變,顯然沒有明白過來,才剛剛開始?

放眼望去,少女微微抬手,伸出一根纖細的玉指,指尖對著巨大手印輕輕一彈,頓時一抹純白色弧光射入手印之中。

「嗡!」

那抹純白色弧光看似微不足道,卻令得手印不斷震蕩了起來,隨後手印之上透射出柔和的星光色彩,若是仔細去看,便會瞧見手印之中有著數不勝數的星點,這些星點不定閃爍,宛如一片星河。

轟轟轟!

手印突然之間,瘋狂的拍下,寒氣噴涌,空間顫抖,形成一種絕對的壓迫。

無窮無盡的冰寒席捲三人,大地之上無數的裂痕如同蜘蛛網般蔓延而開,與此同時封閉了三人所有的退路,幾乎進退兩難。

先前的出手讓他們消耗了不少的靈力,可誰知道少女的手段如此詭異,原本以為三人的強大實力止住了完全對其造成了壓迫,現在想來,倒像是她故意為之。

「秦長老,這女娃看起來可不簡單啊。」

藍袍老者深深吐著粗氣,有點心驚的道。

「老夫也不明白這女娃是什麼來路,能夠具備這樣的實力,想必不會是洛天帝國之人,像是來自外界的。」秦坤搖搖頭。

「外界?」藍袍老者驚了驚,然後問道:「那現在怎麼辦,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秦坤拱了拱手,沉聲道:「就算傾盡全力我三人恐怕都不是對手,只能硬撐下來找機會離開再說,以我們天獄峰在整個洛天帝國的實力,就算是外界也要給我們幾分面子,等我將此事稟報上去,今日的損失一定會討回。」

聽得秦坤的話,二人沒有再說些什麼,眼前的少女的確強大,在這壓迫之下,強如他們也感到呼吸變得困難,雖說他們還未手段盡出,但最多也只能落個兩敗俱傷,到時若有其他勢力的強者趕到,反倒是便宜了他人。

「咔!咔!」

秦坤的黑色大手被那恐怖的力量一震,直接裂出道道深痕,不久,徹底的爆散而去,不過在黑色大手消散的時候,少女的手印也黯淡了幾分,顯然秦坤的手段也有些獨到之處。

黑色大手散去,巨大手印猛地壓迫下來,也將其餘兩位老者的殺招狠狠的壓制下來,強烈的轟擊下,兩道印記也應聲破碎。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