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公子很是自負了。」

葉凡淡然道:「這不是自負,而是在陳述事實,想要動手就快點,讓我見識一下聖樓之主的實力到底怎樣吧。」

聶婧妍的臉色異常陰沉,直接開戰有些出乎她的預料,本來她認為一個屈芷珊就能解決問題,只是非常可惜,她的情報太少,以至於陰溝翻船。

騎虎難下!

現在聶婧妍深切體會到這句話的真正含義,葉凡如此強勢,根本沒有妥協的意思,所以現在她要想扭轉局勢只能強勢出手。

忽然!

聶婧妍的臉上浮現冷笑,既然要動手,她沒有任何好怕的,閃電間她的眼中射出瑰麗奪目的光芒,那一刻遠超先前屈芷珊的媚術攻擊出現。

這種媚術真的非常強勢,驟一出現居然就已經穿透葉凡對屈芷珊體內設下的禁制,並且那一瞬間一股力量直接朝著他抓住屈芷珊脖子對手絞殺而來,這是打算將他的手絞碎,哪怕做不到,也要將他的擒拿震開。

聶婧妍的媚術真的非常恐怖,直接出現在葉凡的身體中,如此凌厲,現在竟試圖直接爆開,這可不僅僅只是破壞他擒拿屈芷珊。

葉凡的肉身強得恐怖,如此恐怖的力量在他的身體中肆虐,竟難以破壞他的身體。不過對於這些葉凡並不感到得意,媚術之力非常可怕,他的化劍雖然能夠影響,但卻對於體內肆虐的媚術之力無法約束。

葉凡的目光凌厲到極點,這種直接穿透防禦,衝擊身體中的媚術手段危害實在是太大,這女人或許媚術厲害,但她顯然不是純粹的武士,所以媚術手段始終還是媚術,要換做是他擁有這樣可怕的媚術手段,瞬間就會將敵人制住。

化劍屬性不夠,君臨同樣不行,那到底用什麼手段制止身體中肆虐的媚術之力?

葉凡沒有失去去思考,一瞬間他祭出劍道的境界之力。

「轟!」

兩股力量撞在一起,那一刻葉凡的境界之力直接將自己體內肆虐的媚術之力困鎖,可怕的化劍與君臨屬性同時爆發。

聶婧妍的媚術的確強悍,但是葉凡的劍道境界之力跟劍道屬性之力爆發時更為恐怖,媚術或許強大,可這種力量並不是純粹的武道之力,攻擊力其實非常有限,它擅長的還是侵蝕跟影響,一旦雙方在力量上進行角逐,立馬就顯現出頹勢來。

原本臉上儘是冷笑的聶婧妍神色不由一變,她顯然沒料到自己遠超屈芷珊的媚術之力居然會被困住。

眼中的目光變得極度凌厲,那一瞬間聶婧妍的眼中閃爍著惡毒之意。

「轟!」

幾乎瞬間在葉凡體內的媚術之力似乎爆炸開來,這是在他的體內,一旦爆開,後果可是非常嚴重的。

「轟!」

幾乎瞬間,葉凡的肉身炸開,不過這不是被媚術之力撐爆,而是他自主自爆,那一瞬間他的一切化身為可怕的神劍,當場就將近在咫尺的屈芷珊炸飛,可怕的神劍讓她身上的衣物全都粉碎,更為恐怖的就是這些神劍跟真正的神皇劍沒有任何的區別,這麼近的距離絕對能將這個女人絞碎。

幾乎一瞬間,原本葉凡炸開的肉身跟神魂所化神劍居然全都一股腦朝著屈芷珊的身體中鑽進去,這樣的畫面絕對讓任何看到的人目瞪口呆,沒有人能夠想象,一個人自爆后所有東西都鑽入另外一個人的身體中。

這種手段只是葉凡的臨時起意,只是他自己或許都沒有想到,肉身跟神念化劍,強行鑽入屈芷珊身體中時,一股不可思議的變化出現。

葉凡所化神劍屬性變換,那一刻竟然跟屈芷珊的肉身跟神魂重疊,他似乎想要強行取代這個女人一樣。 這種變化就連葉凡自己都沒有預料到,他本意只是想要控制著女人,可是當他所化的神劍鑽入屈芷珊的身體中時,一種奇怪的感覺出現,身體跟神魂所化的神劍居然可以同化,變成跟屈芷珊一模一樣,彷彿他倆能夠變成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不分彼此的人。

這種變化非常的快速,或許就在一個閃念的功夫,葉凡居然就跟屈芷珊融為一體。這一刻葉凡感覺自己就是屈芷珊,不過他同樣感受到她的心思,這是一種惶恐,畢竟這彷彿就是奪舍,只不過又跟奪舍完全不同,

葉凡瞬間掌控屈芷珊的身體,她活動一下身體,看著「自己」現在纖細的手,這種感覺談不上好。不過葉凡很快就從這個上面移開,他最關心的還是這種超越實質化的媚術境界,身體一震,閃電間他開始調用體內的媚之力。

如今葉凡的肉身就是屈芷珊的肉身,所以他也將對方的境界借用了,體內的媚之力能夠被他調動。葉凡倒不是想要使用屈芷珊的媚術力量,這東西或許厲害,但是用來對付聶婧妍根本不夠,所以他的打算就是讓自己的媚之力跟體內的媚之力融合,看一看能否用同樣的方式讓自己的媚之力變成屈芷珊的媚之力。

葉凡的想法非常好,不夠事實證明,他有些想當然了,兩個媚之力相聚絕對有一個等級的差距,所以他的嘗試失敗了。

失敗的確不爽,不多要說失望倒也不至於,葉凡很快就將這個問題拋諸腦後,他的視線閃電間跟聶婧妍撞在一起。

冷笑在嘴角綻起,幾乎瞬間葉凡從原地消失,下一刻她一隻手直接抓住。

「轟!」

五指這一刻化作五口絕世神劍,葉凡的肉身強度絕對是非常恐怖的,當初在劍暴谷的修鍊,讓他的劍氣能夠變成最為純粹的神皇劍,而作為一切根基的肉身自然只會更強。如今佔據屈芷珊的肉身,無形間屬於這個女人的神皇境界排上了用場,讓他的肉身開始膨脹,絕對遠超原先的屈芷珊,同樣也要比他自己的肉身時期強出一個檔次。

葉凡擁有飛仙術的經歷,所以跟女人融為一體,經驗還是非常豐富的。葉凡的臉上浮現冷笑,他直接操控肉身再次來一次分離,這次絕對是利用屈芷珊的肉身,這一刻的情況對於他來說是簡單的,可是對於屈芷珊來說卻是非常恐怖的,因為她並沒有血肉跟神魂化劍的能力,此時此刻當肉身炸開,她要想活命就必須緊跟葉凡的腳步。

霸愛成癮:穆總的天價小新娘 「轟!」

肉身很快重組,那一刻葉凡的感覺非常清晰,他竟有種在跟屈芷珊進行飛仙術的演練效果。雙修的方式其實有很多種,而飛仙術的雙修術都有很多種,葉凡跟很多女人進行過飛仙術的演練,此時此刻當他完美的跟屈芷珊融合時雙修自然已經開始。

效果是不可思議的,或許跟真正的神劍祭煉會有差距,但是葉凡清晰感應到自己一直難以邁出的境界腳步,這一刻終於鬆動。

葉凡要修鍊到神皇境界,卻的不是劍道境界上的差距,而是他的飛劍一直不達標。為了讓是的飛劍更進一步產生質變,葉凡可是將自己的飛劍放在無數的美女的臀竅中祭煉,這一刻他自然也不會例外。

「轟!」

飛劍閃電間出現在屈芷珊的臀竅外,不過這女人並沒有打開自己的臀竅,所以葉凡只能自己幫忙了,不過現在的情況有些特殊,讓他還是有那麼一點尷尬了。畢竟現在葉凡等於屈芷珊,如果臀竅開,感覺就像在打開自己的臀竅一樣,他作為一個男人自然不需要讓自己的臀竅被打開。

不過這種尷尬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葉凡畢竟不是屈芷珊,這只是飛仙術的效果而已,打開的又不真正是他的臀竅。

「轟!」

開了!

對於葉凡來說打開臀竅還是非常簡單的,當飛劍衝進臀竅的瞬間變化立時發生,那一刻飛劍開始瘋狂的吞噬屬於屈芷珊的媚之力。

一直以來葉凡的飛劍都是在藉助媚之力祭煉,如今屈芷珊的實力可是遠超他一前遇到的女人,此時飛劍的吞噬立時產生可怕的震動,那感覺似乎要馬上發生質變一樣。

飛劍的臀術非常恐怖,只將屈芷珊體內所有的媚之力都吞噬進去,這可是一尊半步神尊的媚之力,其品質何等變態,當飛劍吞噬這些媚之力時立時爆發出難以想象的變動。

震動非常可怕,不過葉凡卻感覺遠遠不夠,這種感覺是那樣強烈,所以他一瞬間目光鎖定聶婧妍,眼中光芒怒爆,閃念間他從原地消失,下一刻當他出現時,抓出的手掌已經跟聶婧妍近在咫尺了。

說了這麼多,其實也就葉伸手一抓的功夫,之所以會有這麼多變故,這完全是對半步神尊級別的高手而言,實力到了這一步時間的流速跟其他人是不同的,數個呼吸間能夠做很多事情。

葉凡抓出的手非常恐怖,他開始無限放大,完全能將聶婧妍整個抓在手中。不過真正可怕的不是葉凡抓出的手在放大,而是他的手指全都化為最為恐怖神劍。

這絕不是神皇劍那麼簡單,這一刻似乎化作半步神尊劍,可怕的鋒芒夾著化劍之威,當場就將聶婧妍定住。

聶婧妍的臉上出現驚駭之色,她發現自己居然很難操控自己的身體,這一刻彷彿自己成為了一個局外人。

聶婧妍很是震驚,不過這女人的反應還是很快的,她直接動用自己的媚術之力,試圖用先前的方法擊退葉凡。

媚術之力絕對可怕,第一時間就穿透葉凡的化劍之力鎖定,朝著他的手掌撞過去。

「轟!」

媚術之力勢如破竹,閃電間再度沖入葉凡的身體,發現有效,聶婧妍大喜過望,立時將更多的媚術之力灌入其中,她試圖用這種方法將他擊退。

葉凡的臉色隨之一變,似乎真的被聶婧妍的舉動嚇到了一樣。 聶婧妍的媚之力要比屈芷珊的恐怖多了,衝進葉凡身體的瞬間就試圖強行搶佔他的肉身,不過這女人有些想當然了,當媚之力衝進葉凡的身體后,一股可怕的吞噬力產生,竟然將她的媚之力全都吸攝走。

什麼情況?

聶婧妍嚇了一跳,葉凡的身體似乎變成可怕的黑洞,讓她灌入的媚之力就如同脫韁的野馬居然不受控制了。

上當了!

聶婧妍很快就反應過來,這肯定是自己上當了,這次反擊也太輕鬆太容易了,這明顯就是葉凡挖好坑等她跳。

必須掙脫出來!

聶婧妍有不好的預感,葉凡跟她以前所遇的對手都不同,從屈芷珊了被吞噬熔煉就能看出來,跟這傢伙接觸絕對非常危險。

聶婧妍想退,可是這時候她的媚之力完全被吸攝住,最為要命的就是她的媚之力就像遇到了心儀已久的對象一樣,瘋一樣的想要跟對方融合。作為一個女人自然很清楚這種需求是什麼,這是遇到一個能夠讓她動心的男人時才會產生的擊潰。

這傢伙的血統怎麼如此精純?

聶婧妍非常吃驚,本來對葉凡的血統達到帝皇表示懷疑,可是這一刻她向他的血統絕不是僅僅帝皇那麼簡單。或許品質這是帝皇級血統,但是什麼血統哪又不同了。

聶婧妍對於血脈還是非常了解的,同為帝皇血統差距可是很大的,就好比一個祖龍血統跟一個普通的同級別的血統兩者間的差距絕不是一個檔次那麼簡單,這是數個檔次,或許根本沒得比。要知道在那遙遠的過去祖龍血統就是幽影族中最頂級的存在。

冥幽帝國威名如此忌憚玄月神國地位?其實很簡單,因為祖龍血統本就屬於幽影族的皇室分支,其中誕生一個幽影族的皇族也不是什麼大驚小鬼的事情。這次聖樓背後的勢力如此迫切的想要將葉凡收服其實就是考慮到這一層關係,如果他持續晉陞下去,也許真的能夠擁有幽影族的血統覺醒。

一個幽影皇族的血脈者意義完全不同,放眼整個聯盟那都是位於金字塔尖端的存在,任何大勢力都要趁機掌握在手中。

說白了聯盟其實就是幽影族為核心組建的一個聯盟,聯盟真正的高層其實就是幽影族那些皇族成員,如果葉凡的血統能夠確保覺醒皇室血統,那麼未來玄月神國的地位絕對要更進一步,那就不是冥幽帝國這樣的神國能夠相比的。

聶婧妍具備幽影族的皇族血統,雖然非常稀薄,但這絕對是皇族的血統,如今一個男人讓她產生這樣強烈的想要與之發生關係的衝動,這報名眼前這個男子的血統已經覺醒,擁有非常純正的皇族血脈。

這是一位幽影皇族!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聶婧妍心神忍不住一震,她很清楚對一個擁有純正血統的幽影族皇室成員動手,這可是大罪。如果這個消息走漏,聶婧妍感覺不僅自己要倒霉,怕是她身後的勢力也要受到牽連。

怎麼辦?

聶婧妍腦中的念頭瘋狂轉動,幾乎瞬間她的眼中射出可怕的殺機,這一刻她考慮的就是殺人滅口,只要將葉凡幹掉,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他們曾今意圖襲擊一名幽影族的皇族。

瞬間聶婧妍的眼中射出可怕的殺機,這女人的手中很快出現一口閃爍著藍光的短刃,鎖定葉凡的眼睛射出讓人不寒而慄的殺意。

這女人想要將自己幹掉!?

葉凡有些莫名其妙,他不明白這個女人剛剛還沒有殺氣,為何等他吞噬她的媚之力居然就翻臉,有必要嗎?

葉凡沒工夫去考慮聶婧妍為何突然間翻臉下狠手,既然這女人打算拚命,那拚命就是,他不認為自己會為此害怕。葉凡預感到聶婧妍手中的短刃非常可怕,所以他不會跟這個女人硬碰硬,那一瞬間而是祭出自己最強的手段。

剎那永恆!

葉凡的眼睛很亮,幾乎瞬間他就將聶婧妍定住,那一刻時間完全停止流逝,而他沒有藉此機會脫離出來,而是非常風騷的祭出自己的最強武器。

出劍!

葉凡的劍祭出來,這是半步神尊級別的超級神劍,那一刻他的動作非常的風騷,只見劍氣如龍,幾乎閃電間就將聶婧妍手中的短刃擊飛。

「轟!」

劍氣爆了!

不過相對來說葉凡的招式更加的爆,這是飛仙術,他閃電間就祭出自己最強的手段,那一刻他的肉身強行變化,由原先屈芷珊的模樣化為自己的形態。

劍氣在怒盪,閃電間葉凡跟被定住的聶婧妍硬撼在一起,所有的防禦都被打爆,更為恐怖的還在於劍氣將這女人的衣物絞碎,就在她徹底從剎那永恆狀態中脫離出來時,葉凡的半步神尊劍已經給予她最致命的一劍。

「啊!」

聶婧妍的尖叫可是非常恐怖的,彷彿能將天空的雲彩都要震散。

葉凡祭出的這一劍絕對的風騷,幾乎將他目前為止所掌握的一切手段都運用其中,那一刻原本對他擁有第一的聶婧妍居然這股尖叫,壓根就要將整個對自己使出致命劍招的男人予以報復。

女人不管她的媚術有多強,當被男人的劍招擊潰所有防禦時,都會現出自己最為軟弱的一面。聶婧妍的確強勢,可她也是女人,尤其葉凡的九龍巨鼎血脈絕對是幽影族最頂級皇室血統,那一刻擁有意思皇室血統的她深切體會到純血皇族的強勢,她骨子裡那天然的屈服基因發作,讓她根本抗拒不了他這樣不經過她同意的瘋狂祭煉神劍。

劍氣在怒爆,帝星城都被恐怖的劍氣籠罩,葉凡的飛仙術完全打出最強的威勢,不僅將聶婧妍擊潰,還將沒有回過神來的屈芷珊擊潰。

這一戰完全出乎葉凡的預料,飛仙術的確讓他的半步神尊劍急速蛻變,不過蛻變最大的還要屬飛劍,當他同時將兩女擊潰時飛劍就開始蛻變,正式向著神皇劍進化。 飛仙術極度霸道,最終的結果就是葉凡祭出絕招時將聶婧妍跟屈芷珊全都摁地上蹂躪了,最終的戰果當然是出乎人預料的。

原本無數人都在關注這場戰鬥,可是當葉凡祭出飛仙術時,強行設下劍陣,將整個帝星城籠罩,這一刻沒有人能夠窺探到劍陣中到底發生了什麼,自然也不會知道他在兩個對手的身上瘋狂的祭煉神劍。

時間彷彿過去了很久,但一切又似乎就在不久前,當他從這種瘋狂的狀態中脫離出來時,他感受到的不是精疲力竭,同樣也不是巨大的消耗。

葉凡發現自己的狀態好得驚人,最不可思議的就是他的神劍正式晉陞神皇劍。

神皇劍對於葉凡來說理應算不得什麼才對,可當他的飛劍蛻變為神皇劍時,還是讓他極度震驚。

為何震驚?

其實原因非常的簡單,他的飛劍直接蛻變為頂級神皇劍,似乎還差一步就能達到半步神尊。

八零後修道記 葉凡的飛劍乃是經過無數美女的臀竅蛻變而來,最終在聶婧妍跟屈芷珊的臀竅中成型,她們都是強大的半步神尊,如此恐怖的實力才能將他的飛劍醞釀成為頂級神皇劍著根本不算什麼,而沒能一舉晉陞半步神尊才是最大的遺憾,下一次天知道需要等到什麼時候。

終於晉陞了,這對於葉凡來說可是一件大喜事,他的實力都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蘇日安暫時沒能晉陞半步神尊,但是他的神皇境界讓他擁有最頂級的半步神尊的氣場。如今根本不需要動用任何特殊的手段,葉凡都有絕對的把握將聶婧妍輕鬆搞定。

實力的提升還是非常明顯的,而這一切都只是一個開始,葉凡非常清楚,他的神皇境界會不斷得到壯大,讓他擁有的實力自然也越來越強,別說橫掃同級別的對手,就算是任何的半步神尊都不是他的對手,除非邁入三道坎的強者,他算是無所畏懼了。

搞定兩女,葉凡的居所都已經被打得崩解,什麼都沒有留下,好在沒有人受傷,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葉凡沉浸在喜悅中,這次雖然跟聖樓對上了,但是能夠讓他晉陞神皇境界的好處簡直就是難以估量的。葉凡沒有離開帝星城,他找了一個地方繼續住下來,至於被他飛仙術鎮壓的兩位美女根本沒有放人的打算,這明顯就是要跟聖樓怒懟到底的架勢了。

接下來做什麼?

等待?

葉凡的嘴角綻起冷笑,這個聖樓背後的人當他好欺負了,一上來就想要控制他。如今雙方算是撕破臉了,那沒什麼好說的,就讓他看一看這個聖樓背後的到底是什麼力量了。

「大人!」

寧惜瑤的臉色陰沉得很,雖說聶婧妍搶了她的聖樓,但她心中並沒有任何不滿跟憤怒。寧惜瑤現在考慮的就是如何應對眼下的難題,聖樓的舉動不用說肯定算是跟玄月神國撕破臉了,到底繼續怒懟下去,還是妥協全都要徵求蒙面女子的意見才行。

蒙面女子的臉色自然看不到,不過剛剛一見到對方,寧惜瑤就能感受到她體內那恐怖的力量,真的彷彿就是那火山,現在已經爆發出來,絕對要小心謹慎才行。

「如今聖樓的樓主被扣押,玄月神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是戰是和全聽大人吩咐。」

寧惜瑤頷首目光低垂,根本沒有去看蒙面女子。

蒙面女子冷哼道:「這該死的玄月神國真是膽大包天,居然敢扣押我的人,他這是找死啊!」

蒙面女子現在明顯在氣頭上,這一切的錯誤自然都是葉凡,要不是這小子破壞他的謀划,豈會讓自己騎虎難下。現在葉凡將聶婧妍跟屈芷珊同時扣押,絕對是將蒙面女子的左膀右臂同時砍斷,此時此刻讓她找不出一個人來說將被扣押的心腹要回來。

寧惜瑤道:「大人,不知您有什麼吩咐?」

蒙面女子臉色難看道:「我能有什麼吩咐,這小子不僅摧毀了聖心樓,如今還將本座的心腹扣押,這是要跟我們聖殿為敵。哼!不管是誰,只要跟聖殿為敵的統統都要滅掉,馬上給我統治聖殿,讓他們調來聖龍衛,本座要將這個玄月神國帝儲的腦袋當球踢。」

蒙面女子正處於憤怒狀態,現在她可不管什麼後果,總之葉凡讓她損失很大,這個面子肯定丟了,所以她要讓這小子付出代價。

寧惜瑤暗自苦笑,她感覺蒙面女子台人任性了,不就是小小面子而已,如今這位玄月神國的帝儲一看就是超級天才,如果能夠拉攏進入聖殿好處才是最大的,可蒙面女子偏偏想要將其幹掉,這是何苦來哉。

「大人,現在我們聖樓的力量根本不足以保護大人,還請大人馬上轉移,萬一這人喪心病狂的對大人動手,那就不好了。」

「他敢!」

蒙面女子勃然大怒,作為聖殿最核心成員豈能容忍別人威脅,如果她今天因為害怕躲起來,或者乾脆逃掉,今後的她還如何在聖殿內抬起頭來。

「本座就要坐鎮聖樓,倒要看一看這小子能奈我何。」

蒙面女子冷笑不跌,她的眼中儘是輕蔑跟不屑的笑容,聖殿的地位非常崇高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啃書網推薦閱讀:

,絕對是聯盟中最特殊的一個勢力,一般情況下沒有誰敢得罪他們聖殿的,所以蒙面女子理所當然的認為葉凡不敢將她怎麼樣。

……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