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碼簿!哪裡都有號碼簿的影子!這些個通緝犯還真反了天了不成!老子非要剿滅了他們不可!讓他們還敢如此放肆!」

那位唐裝老者一聲冷哼,聲若奔雷,大聲說道。

那白袍老者皺眉思索片刻說道:

「那小姑娘……應該不會有大問題。畢竟她是來自那個地方!那可是連帝皇閣都要敬仰三分的古老仙地!宇宙中真正的獨一無二的聖地!若是出了問題,那裡估計早就翻天了!」

那啃雞腿的老者眼睛眯了眯。

「號碼簿的事兒再說,也不是一半天了,能滅早就滅了。你就別在這裡裝13了。至於那個姑娘,我們現在也操心不上。實在不行,秦老您老人家就去一趟崑崙看看唄。 捲土重來 現在關鍵是這眾神傳人的問題。」

老乞丐的話音剛落,那佝僂的白袍老者就搖起了頭。

埃及絕戀:倒追圖坦卡蒙 「要去你去吧,那是你們華夏的聖地,你們都互相了解,要不就讓老唐去,他是你們華夏的代言人。我一個快死了的魔法師,還是不摻合了。」

那穿唐裝的老者眉頭也是挑了挑,卻並沒有接這個話題,而是罵道:

「老叫花子,老子連你也一起滅掉!」

「本皇去一趟吧,順便有些事情要去崑崙拜訪一下。還是快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那金袍中年男子接下話茬,然後看向姜百草。

姜百草拱了拱手:

「那就勞煩龍皇了。今天叫大家來,是因為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地球上,來的客人可不少了。」

「哦?地球封印還未打開,那號碼簿也是靠著那幾個人聯合,才能進來一半個人,誰還有這等本事,在這時進來?人人都是逍遙仙帝他老人家不成?到了視天下封印為無物,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步。」

那位身著唐裝被稱作老唐的老者說道。

老乞丐也是有些疑惑,接著他的話說道:

「地球的封印那可是一萬年前,合最後四位帝皇之力,以星球本身意志為核心建立起來的!除了逍遙那變態老頭,畢竟他連神墟都能強行撕開……我實在想不通,還有哪一個,有這般神通?」

姜百草搖了搖頭:

「地球封印已經鬆動了,不出幾年就會完全打開。要不然也不會被號碼簿鑽了空子。宇宙中各方勢力基本都在帝皇閣的統治之下。而這次來到地球的這個人……我看不透。更沒見過。」

那白袍老者年齡最大,資歷最深,此時也是皺眉沉思。

過了一會兒,他緩緩開口:

「宇宙萬域太大,我們所不知道不了解的也太多。明面上的勢力劃分很清楚,但是誰也不知道暗地裡還有多少組織和勢力。這也算正常。百草,你還得到其他線索了嗎?」

姜百草想了想,說道:

「沒有……只知道他們並不想傷害眾神傳承者,看樣子只是想默默觀察。只是出了點意外,恰巧我在那裡,才被我發現。」

「哦,對了!」

姜百草突然想起了什麼。

「你們還記得這個嗎?」

說著拿出了一張紙牌……紅桃A。

「這是……最後在那風雪絕仙涯邊找到的那張紙牌?」

幾人眼前一亮。

「對,我救下眾神傳承者,然後又仔細搜尋了一下現場,就只找到這樣一張本不該在大爆炸中存在下來的紙牌。」

「你是說?」

老乞丐看著姜百草,眯起了眼睛。

「恩,我感受到了同一種氣息,和這張紙牌一樣的。」

「你是說……你發現的這一伙人,可能早在三年前,眾神傳人剛回歸地球的時候,他們就來了?」

唐裝老者若有所思。

「那他們還真是神通廣大啊,這件事,我看需要申報帝皇閣了。」

白袍老者點了點頭,在他眼眸中看到了凝重。

「那就先這樣吧,反正有百草保護,眾神傳人應該也不會出太大問題。而且這幫人暫時看來並沒有惡意。先上報帝皇閣吧。」

龍皇想了想,也是點了點頭。

「眾神傳人如何了?」

幾人問道。

「眾神傳承者雖然受傷頗重,而且傷了本源有些麻煩,但還好及時讓我找到了,在我那裡,這些也不算大問題。

只是……三年了,好像是出了些問題,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現在我正準備找機會接近他。他的身體,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了。等之後有消息再告訴你們吧。

不過,他還只是一個孩子,之後要他一人去承擔,真的可以嗎?」

姜百草有些心有不忍。

對於未來來說,葉家的這些挫折,真的是太小太小,還只是一個十幾歲沒長大的孩子,卻要承受那麼多……

白袍老者聽完,也忍不住嘆了口氣:

「沒辦法啊,誰讓他是眾神傳承者呢。既然繼承了這些。就要擔負起這些所帶來的責任。眾神傳承不是隨隨便便開啟的,億萬年來,直到今日才出現。又怎是我等可以左右的。」

金袍中年人略作思索,接著說道:

「號碼簿一擊不成,恐怕也不敢再這樣明目張胆的出現在古域了。等那孩子傷好了,就讓他自己去闖闖吧。他自己的路還得自己去走。就算真的夭折了,那也是天命。」 「停!」

四號一聲低喝。

六號也像是感受到了什麼,微微皺眉。

「地球果然有高手。這感覺……至少封號級別。」

四號看著遠處的密林深處。有些凝重的說道。

六號也是在緩緩地後退,並且身上的氣勢再越收越低,最後竟如同一塊石頭一般,毫無生命波動。他邊退邊說:

「封號……整個天地萬域就那麼幾位,即使算上那些不出世的隱者,也絕不會超過兩手之數。地球能有這個級別的人物?」

四號看了他一眼。

「恐怕還不止一人吧……這就是這個星球的可怕之處。撤啦,任務失敗。」

四號回身沒入虛空當中,淡淡的血色在空氣中一閃而逝。

六號也是很凝重的看了一眼遠處的密林,什麼都沒說,身形一晃,跟著消失。

下一秒,五道身影出現在了這個地方,緊接著再次消失,遠方空中不時傳出點點溢出的能量,像是打悶雷一般,不斷在世界各地高空中響起。

……

且不說這五位開會的老同志追沒追上那號碼簿的兩位超級通緝犯。

蒼穹城葉家這邊,也是熱鬧了起來。

卻說那酒樓里被扔出來的胖子和他的侍衛,好死不死的正好掉到了葉塵身前。

本來不想多事,只是想去買點煉符材料什麼的。碰上墨家一堆人,就夠讓他不開心的了。這又來一個死肥豬?

葉塵不高興了。

和墨家的人,畢竟他是個重感情的人,即使和墨秋笛沒有那方面男女之間的感情,但是至少也是把她當妹妹看的。所以這些事兒只能窩心,卻不能真的去怎麼滴了。

但是眼前這死肥豬是怎麼回事兒?

葉少爺廢了,就不拿葉少爺當人看?

眼神微微一掃。

「嗯?」

葉家的侍衛?

葉塵歪歪頭一看,瞳孔一縮。

這不是葉家大公子葉長龍的親叔叔嗎?

就是葉家那個出了名的混子,煉體一層之後就受不了了,發誓再也不修鍊,天天吃喝玩樂,在葉家的辟護下魚肉鄉里,無惡不作。

之前葉塵巔峰的時候,與他還有過衝突,因為他在大街上強搶良家婦女。被葉塵狠揍了一頓。最後鬧到了老祖宗那裡,這傢伙就被老祖宗狠削了一頓。

豪門無愛:蜜寵冷妻 這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出來過,後來也收斂了很多。

沒想到這回又蹦出來了。

看這慘樣子,應該是沒幹什麼好事兒。

這時四周的人已經圍了上來,雖然不敢太過靠前,但是卻也不再那般懼怕,都指指點點的說著什麼。

聽了一會兒,葉塵就明白啥事兒了。

感情又要犯老毛病,結果被人揍了。

葉塵眉頭皺了起來。

按理說這事兒他也不該管。葉家本身就夠亂的。

他葉塵現在身份又這樣敏感。實在不該出頭。

但是葉家這些關係,早晚得梳理,他就算可以不管,但是他父親卻絕對走不了的。作為未來的葉家接班人,肯定要面對這些人這些事兒。

與其如此,還不如自己早點幫他處理一些。

像這個死胖子這種人,留在葉家就是個禍害!一點積極地作用都起不到。

他年齡小,沒什麼顧忌,大不了就一走了之,所以很多觸及到各層關係的事兒,他可以做,他的父親卻不可以。

這位別看修為幾乎為零,除了禍害人什麼都不會。但是身份地位卻高的嚇人。

葉家老一輩還剩下五位,老三就是現在的葉家家主。

二長老鎮守葉家藏經樓,是葉家真正的守護者,地位尊崇。

而大長老則是從很多年以前,就跟隨在老祖宗身邊,侍奉左右,常年在祖地閉關了。

而且大長老的年紀,基本與老祖宗差不了多少歲,年齡大的嚇人,身份更是高的嚇人。

這葉家大公子葉長龍就是他的親孫子。

纏情密愛 大長老膝下兩子,大兒子也就是葉長龍的父親,早年為葉家征戰,客死他鄉。後來大長老老年得子,就有了眼前這位死肥豬。

大長老一生憨厚耿直,對這個不孝兒子恨不得逐出家門。

但是別人卻不能不看他的面子,畢竟這是他唯一的兒子。

他老人家常年閉關,也就導致了別人對這個葉家最大的紈絝採取了放任態度。

就連老祖宗也是為了補償大長老早年喪子之痛,甚至強行命令大長老不得將他這個小兒子逐出家門。

再加上葉長龍作為葉家第一公子,在葉家掌握有不少實權,平時沒少利用他這不成器的叔叔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兒。

兩人勾結,互相維護,也才漸漸養成了這胖子的如此習性!

葉塵眉頭緊皺。大喝一聲:

「葉家侍衛何在!」

那幾位跟隨者胖子的侍衛機靈靈打了個冷顫,連滾帶爬的站了起來,還好身上傷勢不重,慘的傷都在那胖子身上了。

「我是葉家葉塵,現在,我命令你們,將這禍害百姓,無惡不作的葉家敗類,直接帶去家族祖地!交給老祖宗與大長老處置!」

「……」

幾個人雖然站了起來,但還是疼的呲牙咧嘴,這時候被葉塵嚇了一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廢物葉塵的名號他們都知道,之前也樂的看笑話。

只是,葉家之外的外人可以對葉塵不尊重什麼的,但是作為葉家的侍衛,身份和地位是很重要的。

哪怕這真是一個廢物,他們也不敢反駁。哪怕是心裡再不願意……這是作為一個葉家侍衛的基本原則。

「啊!是你!你這個廢物!你還敢管老子!你這個廢物!廢物!啊!疼死老子了!你們幾個,還愣著幹什麼!抓緊扶老子去上藥啊!」

那躺在地上的胖子此時終於清醒了很多,也顧不得自己已經屎尿齊流,上來就一通亂罵!

葉塵卻看也沒看他,只是回頭看了兩眼葉家的幾位侍衛。

「怎麼?還嫌給葉家丟人丟的少?還不把這個垃圾給我弄回去?!再給葉家丟人,你們也都逃不了干係!」

幾位侍衛頓時一驚。

自從老祖宗閉死關結束,重新過問家族之事,葉家就管理嚴格了很多。

誰也不敢拿葉家的臉面不當回事。以前他們是跟著自己的主人,有啥事主人擔著,所以讓他們做什麼就做什麼。

但是現在……上升到了這個高度,他們不敢,也不能不聽了!要不然追究起來,他們都要陪著這個廢物主人一起玩完。

「大膽!你這個廢物!也敢口出狂言!還有比你更給葉家丟人的嗎!」

那胖子疼的眼淚都飆出來了,還在那裡痛罵葉塵。

葉塵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