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算算遠古戰場內的五階靈獸大概在十五隻左右,這樣吧,去北邊的樊木山。」略微思索,青蛟看著雪虎王等靈獸說到。五階靈獸如果沒有自己的領地的話,很有可能去侵佔其他靈獸的地盤,那樣會造成很不好的影響。

樊木山,靈氣也極為濃郁,據說身體中存在的靈脈也不在少數。

雪虎王等五階靈獸早就想去樊木山了,因為五獸山的靈氣經過幾代靈獸的吸收后已經比最開始時稀薄了許多,而樊木山還是一塊未經開採的寶地。但在五獸山生活了這麼多年,總有著一些不舍。

如今五獸山不復存在,眾五階靈獸的心中也在沒有任何的牽絆了。

輕裝簡行,幾隻靈獸都有著各自的空間,所以在五獸山駐留了一會兒后,便直接跟著青蛟離開了。

直到這些靈獸走後,一些人類武者才敢冒頭。

他們到現在還很納悶,這幾隻靈獸的體型明明不大,但為什麼比之爆發獸潮之時的四階靈獸帶給他們的壓力還要大?而且那名身穿綠色衣衫的男子更是膽大,居然獨自站在一群靈獸之間,好像還在命令著幾名靈獸一般。

如果讓他們知道那幾隻靈獸都是五階靈獸,而且那名人類其實是一隻擁有著化形能力的七階靈獸,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

在他們看來,體型越為龐大的靈獸階位越高,實力越恐怖。其實不光是他們這麼想,基本上靈玉大陸上的每一個靈王境以下的武者都會這麼想。

為什麼?

因為他們境界低,接觸不到那種層次的靈獸。

傲爽和伊靈心也是如此,伊靈心的話還好一些,畢竟伊靈心是二品宗門赤元門的弟子,見多識廣。可若是傲爽的話,不達到靈王境的境界或者沒有參加風雲亂戰的話,是不可能知道五階以上的靈獸就可以擁有改變體型的能力的。

這也說明了一個道理,看問題不能只看表面。

就說傲爽吧,平時看起來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不認識的人定然會認為傲爽是一個乖寶寶,唯唯諾諾的人。可熟悉傲爽的人,肯定不會這麼想,招惹過傲爽的人,更不會這麼想。

「傲爽……是渡劫成功了嗎?」這時伊靈心和蕭義等人漸漸從遠處走了過來,蠻濤看著伊靈心問道。他們的行進步伐很慢,現在天地間還有著一些狂暴的靈力存在,不得不小心一些。

「嗯。」此時伊靈心那蒼白的臉色終於好了許多,剛才傲爽已經給自己傳音了,成功渡過九龍滅天劫后,他需要一定的時間來參悟一些這將近三個月的收穫。

聽到伊靈心的話后,看著天地間這一片狼籍之色,陰雲驚駭地說道:「就連九龍滅天劫……都擋不住傲爽的腳步么?還有九龍碑……」

不難想象,剛才這邊發生了怎樣狂猛地碰撞。若是換做他陰雲,不知道是能扛得住九龍碑的劫中劫,還是能夠成功渡過九龍滅天劫。

陰雲的身體此時都是微微顫抖著,他也想過參加風雲亂戰會碰到比自己強大的人,可沒想到的是,居然超過自己這麼多,他的心中,有著濃濃地不甘之色。

「別想了……」蕭義就站在陰雲的身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有人是不敗的,就算是傲爽,我相信他也不可能保證自己以後的道路中不嘗一次敗績。但是, 我無敵了十萬年 ……」

蕭義感到此時陰雲的心裡很難受,所以並沒有出言調侃於他,而是耐心的勸慰著,手還揉動著陰雲的肩膀:「小云云,你要知道,不管以後你的道路會多麼坎坷,我都會陪著你……」

蕭義的話說完,原本晴朗的天空,居然颳起了一股邪風。

在這股邪風之下,所有人的身上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你給我滾行嗎?」陰雲無語地把蕭義的手從自己的身上拍了下去,然後拍了拍蕭義剛才揉動的地方,腳下急動往邊上走去,鄙夷地看著蕭義,好像在告訴眾人,他並不認識蕭義一般……

看著二人那聲情並茂的動作,眾人似乎能感受到二人滿滿地『激情』……

……

靈玉大陸,中域,通靈塔下,五名老者盤坐於虛空之中。

這時,一名身穿火紅色衣袍,眉毛都是赤紅色的老者猛然睜開了雙眼,激動地看著其餘四人道:「九龍滅天劫!九龍滅天劫出世了,還有九龍碑!」

此人正是北域風雲城的城主,少休。而其餘四人,則是少家的另外四名聖階蓋世級強者。

聽到少休的話后,四人均是睜開了雙眼。


少至搖了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地樣子,無奈地道:「五弟,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略微發生一點事情就大呼小叫的樣子,這要是讓別人看到會笑話的。」

盤坐於最中間,五人的大哥少吾抖了抖雪白色的眉毛:「二弟,你可能沒聽清五弟的話。遠古之時凶名赫赫的九龍滅天劫,和……五行大帝當年身邊的第二領悟,九龍碑!」

「嘶!」幾聲倒吸冷氣的聲音傳來,剛才少休因為激動說話的語速確實有些快,少至沒聽清也屬正常。可當他們聽清楚這句話之後,心中泛起震撼之意的同時,還有著濃濃地疑惑。

是誰?有那個潛力能夠引來九龍滅天劫?而九龍碑,是在北域出現了,還是什麼?

帶著心中的疑問,四人看向少休。

略微平復了一下心中的激動之意,少休這才娓娓說道:「是傲家的那個小子,他在觀看五階靈獸裂山熊王和三首惡狼的戰鬥時,居然進入了空靈狀態。隨後更是自創靈法,引來了九龍滅天劫。運用靈法滅掉一條雷龍后,又出現了劫中劫,而這劫中劫就是幻化成九龍碑的摸樣。可即便如此,這小子依靠著頑強的意志力居然先後破掉了劫中劫和九龍滅天劫,最終成法。」

「最終成法?」老四少方顯然還是有些不相信少休所說:「你是說,這個靈師階的小子在引來了九龍滅天劫和出現劫中劫九龍碑的情況下,渡劫成法?!」

幾人都是聖階強者,九龍碑代表著什麼不言而喻,即便是殘缺的,但其中能爆發出的力量也不是一個靈師階的強者能夠承受的。

包括老大少吾在內,都看著少休,顯然他們也有些不相信,

點了點頭,少休再次確認地說道:「我說的一切,都是我親眼所見……」

聽到少休再次的說了幾遍之後,四人面面相覷,少休不可能騙他們,那麼,這一切都是真的了。

老三少死按了按太陽穴,眉頭皺起:「看來這屆的風雲亂戰,會比較有意思啊……」 老大少吾感覺這事情有些蹊蹺:「老五,你把整個事情的經過詳細地說一遍,靈獸的等級制度是極為森嚴的,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它們都有著各自的山脈,五階靈獸以上的靈獸都會和同等階的靈獸生活在同一個山脈。」

他的意思是,傲爽怎麼會莫名其妙地進入了五階靈獸的領地,貌似還安然無恙地觀察兩隻靈獸的戰鬥?這實在有些匪夷所思了。要知道靈獸的領地意識是極強的,而且五階靈獸相當於尊者級的強者,不可能感受不到一個靈師階武者的存在。

大齊好丈夫 :「好像是幾隻五階靈獸的孩子都中毒了,這種毒只能使用嘯狼狼穴中僅存的陽元果來解毒,而靈獸的高層是嚴令禁止五階靈獸大肆殺虐四階靈獸的,所以在爆發獸潮之時,雪虎王便找到了傲爽,後者便幫著它去狼穴中取出了幾顆陽元果……」

說道這裡,少休皺了皺眉:「不過這取得陽元果的過程,就連我都不知道,當時只感覺一股浩瀚的偉力將整個狼穴的深處都包裹在內,我甚至都感受不到那小子的氣息……」

當時出現了異族的煙妖,隨後便是魔祖。要知道魔祖可是被譽為遠古之時除卻魔帝外魔族的第二人。魔祖出手的話,豈是少休這低階靈聖能夠感覺到的?

聽到少休的話,其餘四人包括老大少吾在內均是露出一副思索之色。

少休的實力他們是知道的,按理說北域的遠古戰場內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難道說那狼穴之內存在著什麼超脫於聖階強者的存在?難道說是帝階強者?

想到這裡,眾人又是搖了搖頭。

如果北域的遠古戰場內真有帝階強者的存在,十幾年前的聖戰也不可能打得那麼辛苦了。難道說是在這十幾年中產生的帝階強者?也不可能啊,如果靈玉大陸上出現帝階強者的話,整個大陸都會出現種種異象,所有人都能感覺到。

少家五聖之所以這麼想,是因為他們認為只有帝階強者,才能在少休都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出手。

這點,他們走入了一個誤區。

遠古大戰之後,很多遠古之時的秘法和靈技、功法都消失了,這也直接導致,整個靈玉大陸上武者水平的降低。很多遠古之時那匪夷所思的大手段,是連少家五聖都沒見識過的。

「老五,把整個渡劫過程的影像幻化出來。」良久之後,少吾看著少休說到,畢竟九龍滅天劫的出現絕對是一件震撼的大事情,光憑少休說的話還是不能達到那種效果。

五人雖然都是聖階強者,但從靈王境開始渡劫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見過九龍滅天劫。讓幾人見識見識,以後若真是出現了九龍滅天劫,也好有應對之法。

同時他們還在心中暗暗震驚著,就連他們這聖階蓋世級強者都沒有引出過九龍滅天劫,可傲爽以靈師階的境界就能創造靈法,而且還引出了九龍滅天劫和劫中劫。

少家五聖中資質最好的一人是為老大少吾,在渡中階靈聖之劫時,出現了火龍焚身劫,在當時眾人也感到極為震驚。可火龍焚身劫和九龍滅天劫相比起來,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點了點頭,少休的身體旋即漸漸上升到了高空中,雙手抬起,整個人靜氣凝神,一身氣息內斂。如果不是能夠看到少休在空中的話,誰都不會知道那裡有人。

突然,少休的手動了,一個個古老難明的印記在其手中漸漸顯化而出。而隨著手中的動作越來越快,一股股雄厚到無以復加的火紅色靈力源源不斷地自少休身體中逸散而出。

那火紅色的靈力,將一小片天空都渲染成了血紅色,殘陽如血。

一個略顯單薄的身影,還是漸漸在空中被靈力勾勒而出,蒼穹之上,風起雲湧,九條萬丈雷龍,聳立於雲海之中,那足以撼天的龍威,讓天地都為之顫抖!

「噗!」就在這時,少休臉色一白,吐出一口鮮~血。幻化出傲爽的影像沒什麼事情,可這九龍滅天劫中蘊含一絲天威,即便是身為聖階蓋世級強者的少休,都要付出一些代價!

旋即,磅礴火熱的氣息開始漸漸蔓延在天地間每個角落,而那空中的少年,和蒼穹之上的九條雷龍,也開始了猛烈地碰撞!

「既然開始了,就好好觀察一番吧,若是以後有機會的話,呵呵……」少吾說著搖了搖頭,即便在遠古之時渡劫之時能夠引來九龍滅天劫的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他們五個人,很有可能一生都不會引出九龍滅天劫。

九龍滅天劫,不是說境界越高的人引出的幾率越大,而是潛力越大,悟性越大的人才能有一絲機會引出九龍滅天劫。而且這種層次的雷劫,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噩夢級的存在,他們寧可,自己不是眾人的焦點。

當八龍合一的雷龍被傲爽那手印打入虛空亂流內之後,天空中的影像才漸漸消逝……

「呼!」長吁一口氣,即便是作為聖階蓋世級強者的幾人,此時都在回味著剛才那驚心動魄的一幕幕,他們也能感覺出,傲爽能夠成功渡劫,其中有著一絲僥倖。

老三少死的眼中,閃爍著難明的色彩:「這小子,以後的成就恐怕會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試問有幾個人,面對著九龍滅天劫還能夠狂傲如斯?那震天驚世的話語,讓我聽起來都有些熱血沸騰……」

傲爽的話好似有著一股魔力般,讓幾名聖階蓋世級強者都回味了許久。不禁捫心自問,若是他們面對著九龍滅天劫,能否做到像傲爽那般狂傲?

「傲家,要崛起了!」少吾點了點頭,那小子的悟性堪稱妖孽,否則也不能以靈師階的境界在五階靈獸的戰鬥中領悟出自己的靈法,意志更是堅如磐石,就連九龍碑都擋不住他。

說完,少吾好像想起了什麼,看向四人:「你們四域內的三個考驗沒開始呢吧?」

「沒有。」四人搖了搖頭。

因為這屆的風雲亂戰有所不同,所以考驗要同時進行,但北域卻突然出現了獸潮,而且這獸潮持續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的時間,所以五個遠古戰場內的考驗都沒有開始。

「好。」少吾思索了一番:「還有不到十天的時間,五個遠古戰場中都會紛紛有遠古之時的門派現世,若是現在開始考驗的話,定然也起不到什麼效果。這樣,五個戰場內的考驗取消,待所有人進入同一個戰場后再開始考驗。」

聽到少吾的話,老四少方皺了皺眉:「這樣的話……豈不是太亂了……」

少方的話不無道理,如果等五域中的所有武者都進入一個戰場內開始考驗的話,到時候的場面必然會很混亂,而且仇怨憤恨更會分沓而至,局面很有可能超脫幾人的控制。

「我明白大哥的意思了。」看著少吾笑了笑,隨後老二少至又看向其餘三人,眼中靈光閃爍:「你們不感覺這些年的風雲亂戰都失去了意義么?五大二品宗門的介入本就少了很多樂趣,而且這也直接導致每屆的風雲之王都被幾個門派把持。要知道,風雲亂戰中的『亂』字,才是真諦啊……」


「我感覺風雲之王的名額倒還是其次,最主要就是現在居然還出現了什麼『潛規則』?不能隨意製造殺戮?哈哈!」老三少死大笑一聲:「你們還記得當年咱們五人參加的那屆風雲亂戰么?那才叫血流成河,從中域咱們五人就開始橫掃,一直到最後五域的所有武者進入同一個戰場內,累累屍骨中,傲然屹立的人才是真正的王者!」

「不錯,現在的風雲之王的確失去了意義。」少休眼中精芒連連,神態狂傲,看了看四人:「一千年了啊,還記得父親當年對咱們說的那句話么?自古君王多冷酷,屍骨築起王道路!」

想起當年五人征戰風雲亂戰的種種場景,怎是一個『亂』字了得?

少吾神情陡然變得肅穆,白色衣衫無風自動,獵獵作響:「而且別忘了,為什麼這屆的風雲亂戰和往屆的有所不同……」

聞言,幾人好像都想起了什麼,點了點頭,如淵如海地氣息開始漸漸瀰漫在通靈塔下。

每過千年,遠古戰場中就會就會出現一處遠古的密境,這等密境和遠古宗門的遺址不同,據說其中有著奪天的大造化,當年少吾幾人也是獲得了其中的造化,才能達到聖階。

遠古宗門的遺迹固然誘人,可相比起那遠古密境來說,就有些小巫見大巫了。因為,據說每個進入密境中活著出來的人,日後都能達到聖階強者的層次,有著覬覦巔峰的實力!

其中究竟有什麼,只有進入過的人知道,可但凡進入過其中的人,對此事都是隻字不提。也正因為這點,更加增添了遠古密境的神秘感。

這種密境,被稱為遠古聖境。

「那……傲家那個小子?」少休火紅色的眉毛一挑,看向少吾。

「呵呵……」少吾笑了笑,眼神中的靈光猶如流星般一閃而逝:「由他去放肆吧,要知道傲家的氣運在這幾千年來一直搖曳不定,如今出現了一名如此妖孽般的天才,倒還真讓人期待啊……」


氣運,決定著一個大勢力的興衰成敗。

達到聖階蓋世級強者的境界后,對於天地紋理和世間萬法的痕迹都有一些理解,自然而然地,能夠看到一些平常人看不清的東西。

而至於這氣運到底從何而來,又如何能讓其興旺,沒人說得清。

傲家的氣運,自遠古大戰之後就一直搖曳不定,就好像一直有一團烏雲,籠罩在傲家的上方一般。至於傲爽的出現,能否讓陽光投射進來,確實很讓人拭目以待…… 萬鱷之源內,當丹田處被墨綠色的靈力溢滿時,傲爽徐徐睜開了雙眼。感受著身體中那充盈的力量,嘴角掀起一絲弧度,這種力量,好似隨意一擊就能破壞掉遠古戰場內的空間。

旋即,傲爽好像想起了什麼,從空間戒中取出了一本古冊,和秘籍殘本。

古冊,是當時吞天大鱷交予傲爽的,據說大成之時可以赤手搏龍的大鱷造體訣。而那殘破的秘籍,自然就是傲爽期待已久的,無相劫指的下半部。

眾所周知,靈獸的**都是極為強橫恐怖的。

而龍族既然被稱為萬獸之尊,**的強橫程度更是不言而喻。據說每一條聖階以上的龍族的**都已經被淬鍊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就算一般的天階高級靈器,都別想撼動其分毫。

大鱷造體訣,據吞天大鱷說大成之境可以赤手搏龍,當時墨龍也在場但卻沒有反駁,也就是說確有其事,也許,當年萬滄海一戰中墨龍嘗到了一些苦頭吧……

深綠色的古冊,上面寫著五個磅礴無比的古字:大鱷造體訣!

接下來,就讓我看看這大鱷造體訣有什麼神秘之處吧。想到這裡,傲爽下意識地就要翻開第一頁,可這時,傲爽的右手卻猛然一疆。

「咦?」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