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麼動手,要麼趕緊滾出去!」

莫宇辰滿臉的冷笑,毫不留情的諷刺道。

「豎子欺人太甚!」候長平勃然大怒,當即殺向了莫宇辰。

雖然這候長平看起來已經暴怒不堪了。但是,還好他的腦子還算清醒,沒失去了理智。

因為他身上並沒有靈氣波動,只是憑藉肉身的力量殺過去。

在場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見到此狀,也不急著出手攔住候長平。

任由他殺過去,所有人都想看看莫宇辰這個年輕人,到底有什麼應對之策,憑什麼這麼狂。

所有人各懷鬼胎的坐在原位,期待著接下來的一幕。

下一刻。

當候長平的劍尖即將刺到莫宇辰的時候。

只見莫宇辰將一個後仰躲過了這必殺的一劍,而後順手抽出身後暗月使腰間的佩劍。

原地一個打滾,翻身而起,與候長平相互劈砍起來。

兩人你來我往的相互之間喂招,誰也奈何不了誰,一直在僵持著。

而候長平此時雖然並沒有不敵,可是他越打越心驚,心中不斷的思量著:

他可是在劍道上浸淫了幾十年的人,竟然在劍法上,過了這麼多招都沒辦法拿下一個十幾歲的少年。

此子的天資未必太恐怖了吧?要是任由其發展,或許將來他要殺佑兒,就算是我也未必攔得住。

不行,他必須得死,不能留下這麼個禍害。

想到這裡時,候長平趁所有人都沒注意的情況下,身上的靈氣暴起。

面露凶光,將一身真武境五重的實力運行到極致,手中的寶劍狠狠的對莫宇辰劈了過去!

…… 在那一瞬間。

「住手!」

大廳之內的眾大佬們大驚失色。

想要出手救援的時候,已經是來不及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這一幕,彷彿已經看到了莫宇辰飲恨當場的樣子。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候長平堂堂一個暗月副總指揮使,跟後輩過招,竟然還會用這樣下三濫的手段。

然而,莫宇辰早在跟候長平過招的時候,就一直心存戒備,預防他突然間給自己來一下陰的。

還別說,這一次真的被他料到了。

只見莫宇辰面對這澎湃的一招時,絲毫不敢有所保留,迅速調動全身的靈氣,就連衣袖之下的手臂也瞬間完成龍化,龍鱗遍布。

轟隆!

強烈的對碰……

莫宇辰手中的長劍剎那間化為鐵屑,而他的人則向後倒飛而去。

狠狠的撞在大廳側面的牆上,所撞之處裂成一張巨大的蜘蛛網狀。

隨後,莫宇辰整個人順著牆壁,滑落到地上。

站都站不住,腳下一軟,跌坐在地面上,只是他依然倔強的瞪著對方。

心裡恨得牙痒痒的,這候長平實在是太卑鄙了。

好在莫宇辰體格不同於尋常人,不然的話,面對如此強大的一擊。

就憑候長平這一劍,他現在不死也得殘廢。

「找死!」劍無雙大怒。

在場的所有人就他最先反應過來。

也不再客氣,立刻就爆發,心意一動,身邊的配劍驟然出鞘,衝天而起,狠狠的對著候長平斬去。

「來得好,就讓候某領教一下劍主大人的高招!」候長平冷笑連連,提劍接招。

劍無雙聞言,眼中露出不屑的精光,單手握拳,在案上一砸。

頓時,空中的飛劍速度急劇暴漲,足足加快了一倍的速度。

鏘!

劍光閃耀,寒光四起。

在短暫的接觸中,候長平還沒在劍無雙手下走過三招。

手中的劍已經應聲而斷,飛劍凌厲的劍氣在他的胸膛上劃過之後,一個急轉,再次向候長平斬去。

然而,就在飛劍即將斬落的時候。

莫宇辰調動全身的力量,將手中光禿禿的劍柄對著劍無雙的飛劍一甩而去。

鐺!

飛劍被劍柄猛然砸得一偏,貼著候長平的臉頰掠過,無情的削掉了他的耳朵。

「前輩莫怒!」莫宇辰踉蹌的走到大殿中央。

看到莫宇辰走了出來,劍無雙大手一招,將飛劍歸入鞘中,不解的望著少年。

他不明白,自己是在為莫宇辰出氣,這少年為何要阻止自己斬殺候長平。

同時,在場的所有人此時也都不明白,這少年到底是意欲何為。

紛紛帶著好奇的眼神,看著眼前這少年。

堇色華年 而候長平則捂著耳朵,單膝而跪,一雙狠辣的眼睛也緊緊的盯著莫宇辰。

他可不認為這莫宇辰會好心的救自己,肯定是在耍什麼陰謀詭計。

「候長平,你們侯家的種果然都是陰的!」莫宇辰在眾位大佬的注視下,自顧自的走到候長平面前。

先葷厚寵:狼性總裁奪摯愛 「哼,廢話少說,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只恨我剛才那一擊沒能將你殺了!」

候長平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樣子如同恨一條兇狠的毒蛇一般。

「你覺得,你殺的了我嗎?」莫宇辰傲然說道,隨後眼神順著整個大廳一掃。

樣子非常的明確,意思就在告訴候長平,在這些人面前,你就只是個垃圾而已。

「今天本公子放你回去,半年之後……」莫宇辰語氣一頓,隨後身上的氣勢爆發,冷聲喝道:「半年之後,本公子親自登門,取你們叔侄二人性命。」

他話音剛落,在場的所有人,為之一驚,都以為莫宇辰瘋了。

他們兩者之間,一人如今是地武境的靈氣修為,另外一人是真武境修為,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中。

那可是相差了整整兩個大境界啊!

半年時間,就算是不眠不休的修鍊,也是絕對不可能超越後者。

莫宇辰做出了這個絕對,簡直就像是在自殺無疑。

嬌妻寵上天 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一個人看好這個少年,都是惋惜的搖了搖頭。

都認為莫宇辰年少輕狂,被一些小成就沖昏了腦子,就連行為舉止都魯莽了。

「哈哈哈哈,狂妄無知的小子!」

「你無非就是仗著這些老傢伙的庇佑。」

「半年時間后取老夫性命?老夫等你來取,哈哈!」

候長平頓時大笑起來,認為莫宇辰是在跟他講一個大笑話。

一個他這輩子都沒聽到過的大笑話。

「公子不可莽撞!」范老頭焦急走了出來,指著候長平怒道:「今天,老夫拼著背信棄義也要替公子誅殺此獠!」

他與別人不同,莫宇辰可是對他有著大恩。

雖然,潛龍辟魔丹還沒有交到范老頭手中,但是,他心中早已經是感恩戴德。

迫不及待的想報了莫宇辰的大恩,所以莫宇辰做出這個決定時,他比任何人都著急。

「范老,使不得,晚輩自有計較!」莫宇辰攔住范老頭,不讓他動手。

關於候長平叔侄兩人的仇,他實在不願假他人的手。

只想憑藉自己的實力,討回屬於自己的公道。

「公子,萬萬三思啊!」范老恨鐵不成鋼的吼道,滿眼關切之色。

「范老,晚輩心意已決,請你成全!」莫宇辰固執的堅持著。

「哎!」范老頭掙脫莫宇辰的阻攔。

回到了座位,生氣的喝起了悶酒。

「長孫大人,您手下的人果真長臉啊!」

「只是,不知道這事傳出去的話,帝國的臉面何在,陛下的臉面何存啊?」

見到前面兩位老大發飆后,特使大人陰陽怪氣的嘲諷道。

他只是個文官,不像前面兩位老大一樣,有一身驚天動地的實力。

此時他只能憑藉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盡量幫助莫宇辰廢掉這個說出去的約定。

「哼,本座自有計較,不勞特使大人操心!」長孫無忌冷哼一聲。

對於特使大人這個老東西的威脅,他非常的不滿。

但是沒辦法,誰讓自己手下的人不爭氣。

而暗月使又是一個,號稱拜月帝國最為公正的機構,代表著帝國。

雖然今天這件事是一件小事,但是如果傳出去的話,那對於暗月使的威信將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畢竟一個副總指揮使對一個後輩使陰招,那是要被天下英雄唾罵的事情。

所以他這個總指揮使,今天必須做出一個表態。 長孫無忌經過一番思量之後。

冷眼盯著候長平,緩緩說道:「侯長平,目無法紀。」

「自今日起,暫革副總指揮使之職,以儆效尤!」

對於這個處罰,長孫無忌也是非常的無奈。

這候長平跟了他幾十年,從一個小兵混到如今高位。

長孫無忌實在是不忍將他踢出暗月使。

所以,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只能是做出這個無關痛癢的處罰,也算對得起他們之間幾十年的交情。

「哼!」 憐心盼婚長 候長平聽長孫無忌說完,拂袖而去。

他對長孫無忌的決定倒是不敢有任何異議,畢竟只是暫時被革去職位。

如果他再無止境鬧下去的話,恐怕那長孫無忌一怒之下,真的把他永久性提出暗月使了。

若是沒有了這暗月使,副總指揮使的頭銜,估計他候長平第二天就得橫屍街頭。

畢竟這些年來,得罪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隨後,莫宇辰也向長孫無忌以及眾位大佬們告辭。

臨走之前,與長孫無忌約定好,在五日之後隨他一起進宮面見太後娘娘。

……

離開了暗月之後,莫宇辰在馨兒孤狼等人的接引之下,來到了城中最中心的一處院子之中。

仔細一問,才知道。

原來此處宅子是,當今拜月帝國的太後娘娘賜予馨兒的宅子。

讓她在城中有一處安身立命之處。

想來,那太後娘娘對於自己能否青春永駐是非常的在意。

不然也不會這麼快就賞賜如此貴重的宅子。

了解完情況之後,莫宇辰也不再耽誤。

一進到宅中,就開始著手準備應承幾位大佬的事情。

畢竟此次危機,這些大佬們都在為自己忙前忙后。

雖然現在並沒有催促自己要東西,但是做事拖拖拉拉也不是他的風格。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