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格:一萬!」

「實力:一位青雲境統帥,十位天靈境將軍!士卒平均水準達到玄靈境巔峰!」

「坐騎:玄靈境血馬!」

「配備:血鐵重甲!血鐵長槍!血弓!」 這一波小卡片給的資源可是豐厚的很,尤其是那皇階水準的紫炎蛇矛槍法,和自己領悟出來的八陣龍槍,可謂收穫滿滿。

「獰虎郡國之內大部分都是平原,有了鐵鷂子騎兵的加入,讓張八百去統率,可以發揮出更強的實力,就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事情了。」

到了天門關中,林爵下了爪黃飛電,叫來一個校尉,身形魁梧,面容堅毅,倒是有些不凡。

那校尉見得林爵,面色一凜,一雙虎眸之中滿是崇拜,三兩步來到林爵面前,帶起一陣風,恍若一隻熊瞎子奔跑而來,而後單膝下跪,聲音有些顫抖,道:「參見少將軍!」

林爵心中一喜,如今可就不是世子,而是少將軍了!

一個小小稱謂的改變,代表的是自己的形象已經在邊軍心中發生了改變,成了將軍,驍勇善戰,和他們是同一類人!

「快起!」

林爵一個虛扶,示意那校尉起身,有一股澎湃的壓力撲面而來,倒像是在展示自己的強壯。

「此戰大勝,理當慶賀!快去準備筵席,迎接凱旋的將士們!酒肉什麼的不要吝嗇,全部拿出來招呼將士們!」

林爵豪爽的很,從來就沒在意過物資的消耗。

那校尉先是一喜,嘴中都流出了些口水,但還是堅定下來,有些苦惱地稟報道:「啟稟少將軍,我們天門關這幾日的消耗極大,糧草已經不多,若是舉辦筵席的話,接下來的日子要綁緊腰帶過了。」

這算什麼事?

林爵哈哈大笑,拍了拍那校尉的肩膀,道:「擔心什麼?有本世子一口吃的,就有你們一口喝的!儘快準備去吧,糧草問題無需擔心!」

校尉一喜,面上露出亢奮之色,看著林爵的眼神也更加親切,崇敬起來,答應一聲,當即跑走了。

「哈哈!笑得像是個兩百斤的孩子。」林爵望著那校尉跑開的身影,不由調笑道。

身邊的秦良玉翻了個白眼,心中暗道:主公,似乎你才是孩子吧。

「良玉!去找一下西蜀法正的身影,讓他立即來見本世子。」秦人仙搖了搖手,四下尋找起來,並且吩咐秦良玉。

法正?

陳壽口中可以媲美曹魏郭嘉的法正!難道法正也被主公從地獄之中召喚而來,降臨異世界了嗎?

想打這裡,秦良玉的心中可就激動起來了,面上的一點愁容也消散了些,露出了原本瀟洒英俊的自信笑容。

「末將遵命!」

秦良玉答應一聲,領命離開,一副興奮不已的模樣,倒是有另一番風味。

望著四下無人,林爵忽然有一個想法,建立一支屬於自己的精銳,例如歷代皇帝的羽林軍,曹操的虎賁等。

「環顧無人皆茫然也!」

林爵突然感性地吼了一聲,倒沒想到有人竟然回應了他,當即尋聲望去,正見得一個青年男子,面容俊然,如君子般立著,身著青衣,手持一柄白色羽扇,笑著望來。

好一個美男子!

好一個自信的美男子!

這個世界上,自己還未見到如此謫仙般氣質的人物,即便是自己的二哥,一代謀略主兒,也缺少了點仙氣。

就如眼前看到的這位!

就像是從天上宮闕中降臨凡間,似乎要洗滌這一些鉛華模樣。

「難道是法正嗎?」林爵心中一驚,與此前的詭譎的李儒、冷冽的吳起相比,法正的氣質更像是一個翩翩君子。

這似乎也符合法正的人設,暫思經算,睹事知機,將一切掌控在自己手中的自信風度。

「先生可是法正法孝直?」林爵試探性地問了一句,卻也做足了禮儀,躬身拱手,把自己的地位放得低了。

就算不是法正,也不能怠慢如此大才!觀人面相,算得禍福,這是穿越者就基本的素養。

俗稱,吹逼大法。

那年輕人略微惶恐,大大方方地回了一禮,爽朗的聲音傳來,「微臣法正法孝直,參見主公!」

正是法孝直!

這不是得不來全不費功夫嗎?自己還打算親自去找法正,這不就自己送上門來了。

「本世子盼孝直先生,可是望穿秋水也!」林爵三兩步走上去,握住法正的手,十分熱情,眼眸之中閃爍著的喜悅之情可是一絲不漏地傳達到法正的心中。

法正微笑著,和林爵開始寒暄起來,相談甚歡,倒是沒有水土不服的病症發生,倒是讓林爵鬆了口氣。

「先生來的正好!本世子現在正在為一件事情所煩惱,有孝直先生出謀劃策,本世子可高枕無憂也!」林爵先來一波商業吹捧,正想著法正能夠吹回來,卻是落了空。

說的的商業互吹呢?怎麼就直入主題了呀。

林爵有些慌,但還是如實地告知了法正如今這個情形,將天虎王國擺在他們的對立面,而且後面還有天龍王國這個驅貓喂狼的小雞仔,可謂是成了夾心餅乾,進退兩難。

關鍵是,兵力不足!

法正想了想,倒是毫不猶豫,道:「有兵家亞聖吳起,曹魏五子之首張遼,拿下獰虎郡國應該不存在任何問題,最重要的問題是,來自於後方的壓力,需要風雲郡國頂住壓力,等待主公在北方扯出一道口子,緩解其餘三面的壓力。」

「如此一來,天龍王國也不會逼迫的太凶!或許還會來偷雞,從獰虎郡國打開缺口,殺入天虎王國。」

林爵想了想,忽然豁然開朗,這麼簡單的事情的自己之前怎麼沒有想到?甚至連一點頭緒也沒有。

自己還是太蠢了。

法正點了點頭,道:「主公說的不錯,天龍王國是防守方,自然不願意耗費太多的力量來應對天虎王國的攻勢,若是主公在獰虎王國打開缺口,以天龍王國的尊嚴和胃口,說不一定會來…偷雞。」

似乎,連法正也學會了偷雞這個詞。

轟隆隆——

就在此時,天門關上空,出現了一片紫色的雲朵,雲朵之中有紫色的電蛇閃爍,逸散著恐怖的威壓,煌煌如日,壓抑著天門關上下喘不過氣來。

「哈哈哈!一群蠢貨,簡單的調虎離山都看不出!?」 沒推薦,很難受,求些推薦票安慰一下

……

天門關上空,紫色雷霆在瘋狂閃爍,其中有無數的紫色雷蛇在吞吐著電芒,威勢滔天,如雷神降臨,將天門關上下壓制地喘不過氣來。

尤其是久戰之後,氣息萎靡,身上帶著傷的將士,更是苦不堪言,面色蒼白無色,只剩下呼氣,不見得喘氣。

這可是急壞了林爵,面色鐵青,望著雷雲之中那一個葬愛家族似的強者,咬牙切齒,道:「孝直先生,可有信心擊殺那個比。」

比?

是什麼東西,但看著林爵雙眸噴火,死死地盯著天空上的那個強者,忽然醒悟過來,面色一沉,道:「回稟主公,此人修為在踏天境巔峰,隱隱踏入了凌霄境的層次,微臣力有不逮,未有信心擊退來敵,請主公恕罪!」

不行嗎?

林爵心中一咯噔,但也很快釋懷了,怎麼說法正都是一個文士,想要越階作戰有些不現實。

不過就這麼看著那個比興風作浪不成?況且自己麾下將士們可都是傷勢不輕,經不起這麼大折騰啊!

「主公稍安勿躁,亞聖吳起和張遼將軍在外,應該很快就能發現天門關的異常,會率軍回援!微臣雖說敵不過那人,但拖延一會兒時間,還是綽綽有餘的。」法正望著林爵的神色,欣慰的很,愛兵如子的主公,總是仁德的,不由肅然回應道,大有一副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感覺。

這是要以身犯險了嗎?

林爵可不答應,雖說天門關將士眾多,但也比不上一個法正來得重要,兩者選其一,必然是選擇法正!

不過,林爵忽然想起了什麼,從懷中掏出一輪漆黑色的寶鏡交到法正的手上,交代道:「孝直,此乃驕陽品質的寶物,名為崑崙鏡,擁有極為強大的力量,可助你擊敗此獠!」

林爵可是有系統的天命之子,這麼一個小嘍啰還想把自己逼得走投無路嗎?

「驕陽品質?崑崙鏡!」

法正一驚,面帶駭然之色,望著手中一面不大的漆黑寶鏡,心中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但是,這基情滿滿,不,是君臣和睦的一刻卻被一道囂張跋扈的聲音打斷,氣得林爵想要打人。

「如此好的寶物,竟然在你們這群螻蟻手中,豈不是明珠蒙塵?」半空中,那強者猛地咆哮,面色亢奮,言語之中流露出滿滿的貪婪,一雙死魚眼緊緊地盯在崑崙鏡上。

林爵翻了個白眼,這個比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

「本世子不喜歡別人站在頭頂,尤其是你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大傻叉,看著就煩!」林爵開啟嘴炮王者狀態,對著他就是一陣輸出。

這個世界的人,哪來承受得住如此衝擊,當即就是面色鐵青,火冒三丈,一對死魚眼內滿是怒火。

「夠了!」

那人猛地咆哮,天穹之上的紫色陰雲也是隨之一顫,爆發出巨大的雷霆聲!

但,林爵卻是無所畏懼,有龍氣加持他,完全無懼這些小螻蟻的咆哮,甚至連真龍臉對臉輸出,都可以金槍不倒!

「你才是夠了!這裡是天門關,不是你作威作福的地方!」

法正御空而行,手持崑崙鏡,殺到了那強者面前,神色冷冽,一身氣質煌煌而起,完全蓋過了那殺馬特般的死魚眼。

一時間,他竟然是沒有說話,被震懾住了。

林爵在天門關下,偷偷摸摸地取出了自己的98k藏在自己的背後,隨時準備出來偷人頭。

人頭獅子狗,參上!

「哼!」

尬了許久,那個強者冷哼一聲,想要解除自己現在被壓制的現狀,但是卻沒有一點兒作用,更是激起了法正的嗤笑。

那人面色愈加鐵青難看,他可是天虎王國之中的頂尖強者,雖不能算得上第一層次,但也能夠算得上第二層次的領軍人物,何時受過如此嘲諷?

「交出你手中的寶鏡,本座可以饒你一條性命!」

就算是到了這個時候,那強者依舊沒有放棄搶奪崑崙鏡,似乎沒預料到自己所處的險境。

崑崙鏡,可是驕陽品質的寶物!雖然法正僅有踏天境的修為,但是全力一擊之下,亦能將凌霄境的修士重傷,甚至擊殺!

更何況殺馬特強者還僅是一個半步凌霄境?

「素來寶物都是強者居之,你何來的自信,想要擁有如此至寶?」法正譏諷,謫仙般的氣質配合上這股子滔天的嘲諷之意,頓時讓那殺馬特強者氣息一滯,死魚眼一瞪。

連退三步!

法正冷笑,不願和這個比糾纏太久,因為他已經飛到主公頭上許久了!

法正抓住這個時機,渾身上下的靈力都在涌動,風雲突變,便是那紫色陰雲也被吹得倒退回去,不復此前恐怖景象。

此處,有磅礴如汪洋的靈力在涌動,如同海嘯一般在捲起萬丈波濤,浩浩蕩蕩,無邊無盡,掀起法正的衣角,在風中獵獵作響。

恐怖的氣息瀰漫,甚至蓋過了那紫色雷霆!

「崑崙鏡!殺!」

法正咆哮一聲,全部靈力灌注進漆黑色的崑崙鏡中,激發出一股極為玄妙的氣息,漆黑如黑夜般沉寂,逸散出一股令人驚懼的力量。

轟——

漆黑寶鏡之中,爆射出一束漆黑光柱,在那瞪得碩大的死魚眼前,硬生生地穿透了他的身軀,直接將他的身軀擊穿,破碎開來。

漆黑光柱余勢不減,繼續向前,洞穿了一座巨大的山嶽。

隨後,山崩地裂,碎石飛濺,那拱衛在天門關右側的山嶽直接被崑崙鏡的力量打穿。

林爵一驚,沒想到崑崙鏡的力量如此強大,出乎意料!

不過林爵可沒有想過放過這殺馬特強者,乘人不備,直接掏出98k,對著那強者的腦殼就是一槍!

砰——

一道沉悶且極安靜的聲音傳出,直接被那雷霆咆哮給遮掩下來,無人發現這一槍98k的聲音。

只見得那鮮血飛濺處,那殺馬特的頭直接被打爆!

「滴——恭喜宿主第一次擊殺踏天境修士,獲得一張英雄召喚卡!一張隨機抽獎卡!一張經驗三倍卡!一百萬經驗值!」

「滴——恭喜宿主成功獲得超越一百萬經驗值,可開啟自動開闢靈府資格,是否使用外掛開始開闢靈府?」 以消音98k偷了一個人頭,獲得的寶物可是極多,雖然不如第一次擊殺,擁有英雄召喚卡,但也有一百萬的經驗值,同樣值得慶祝。

何況,還有一張三倍經驗卡,可以提升經驗值獲得速率!

「滴——是否將經驗值注入外掛之中,開啟輔佐修鍊,自行開闢靈府?」

靈府,為地靈境最核心之處,能夠儲存靈力,是自身經脈靈力儲存數量的萬倍不止,且擁有孕養靈物、武器的作用。

若不開闢靈府,林爵便無法繼續修鍊,晉陞天靈境!

「當然注入了!」

林爵心中一喜,擁有系統可以說是十分方便,就算是開闢靈府此等驚險、困難的事情,都可以輕鬆應對,只要注入相應經驗值就可以了。

「滴——完全開啟靈府需要一億經驗值,一張靈府構築圖!宿主也可以自行修鍊,可大大減少所需要經驗值。」

系統的這一波操作可算是給林爵潑了一盆冷水,一個億的經驗值可是一個天文數字,沒想到開闢一個靈府,竟然需要一個億的經驗值,何況還需要一張靈府結構圖?

這是什麼東西?

結構圖,你以為是修樓呢?你要CAD的還是SU的?

林爵翻了個白眼,想來自己還是用隨機抽獎卡來試一波手氣,看看能夠抽到什麼寶物,或許還能夠抽到靈府結構圖。

寶蓮燈——

葫蘆娃的爺爺——

雷峰塔下的一株小草——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