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洛天眼中露出虛弱之色,眼皮發沉,這是他許久都沒有感覺過的,此戰,洛天真的是受到了重創,詛咒之力,自斬神魂,哪一樣放到一般的人身上,都是極大的創傷。

「嗯!」鮮血噴在了孫夢如的臉上,孫夢如伸出雙手,將洛天背了起來,隨著那恐怖的波動,終於衝出了冥域的入口,消失在了金陽惜,血聖飛幾人的視線當中。

「該死!」金陽惜幾人臉色難看,陰沉的快要滴出血來,看著洛天和孫夢衝出了冥域,想要追趕已然來不及,畢竟他們還不敢走出冥域。

丟人丟到家了,幾人心中羞憤無比,每想到事情竟然會是這樣的結局,一想到未來的一段時間,太古萬族一定會議論此事,心中便不是滋味。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衝出冥域

「我族的古王親子呢!」就在金陽惜幾人臉色難看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自星空之下傳遞出來,羽族的准王,出現在了幾人的視線當中。

「老祖,古王親子,又死了!」樊驚羽臉上帶著顫抖,目光看向老者。

「什麼!」聽到樊驚羽的話,羽族的准王頓時雙眼一翻,差點沒背過氣去。

羽梵天上一次死去,羽族花費了天大的代價,才將其復活,然後這才剛剛恢復幾年,便是再次被人擊殺,這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足夠鬱悶,羽族的確還有辦法讓羽梵天復活過來,但是代價即使是羽族這樣的王族都承受不起,上一次復活羽梵天已經是羽族的極限了。

「你們這麼多人,圍攻一個人族,竟然被人家反殺了?」羽族准王臉色陰沉,在金陽惜,血聖飛幾人的臉上掃視起來。

「我族的古王親子也隕落了?」羽族准王的話音剛剛落下,陰沉的聲音再次響起,渾天一族的准王踏天而來,目光看向臉色蒼白的眾人。

「是的!」金陽惜幾人有些無地自容,但是還是點了點頭,目光看向兩名准王。

「人族,欺人太甚!」兩名准王怒吼,整個星空都是隨著兩人的怒吼顫抖起來。

「集結族人,再次殺進人族!」兩名准王沖著星空低吼,聲音在星空之下回蕩,衝出冥域在整個九域回蕩起來。

隨著兩名准王的怒吼,九域再次震蕩起來,無論是人族還是太古萬族,都是震動起來,頓時變的緊張無比。

「怎麼回事,這是准紀元之主大能的怒吼,否則根本不可能從冥域之中傳出!」人族各大聖地,聽到兩名准王的怒吼之聲,紛紛轟亂起來。

不過隨後各大聖地便是緊張無比,沒想到這才剛剛二十多年,太古王族便是想要再次掀起大戰。

人族這些年雖然發展遜色,但是若是沒有季九幽,東伯新和古天輸三人,依然不會是太古王族的對手,一時間各大聖地聖族人心惶惶。

不只是人族震動,就連太古萬族也是震動無比,沒想到這麼快便是要再次掀起大戰,不過隨後滿含戰意的怒吼,便是在冥域之中傳遞而出。

「一定是准王老祖有了足夠的把握對抗人族的那三個人!」太古萬族卻是認為王族的准王老祖有了對付季九幽,東伯新還有古天輸三人的辦法。

「你們真的要再掀起大戰么?」就在兩人怒吼之際,一道蒼老的聲音從冥域的入口之中傳出,讓兩名准王身軀猛然一震。

「季九幽!」兩名准王臉色難看起來,目光看向冥域的入口,一想到當年一桿破番就是制服了他們十幾名紀元巔峰,心中便是有些沒底。

這兩名准王之中有一個便是當年的一名紀元巔峰,對於季九幽的強大感受的真真切切,縱然他當年是紀元巔峰,但是在季九幽面前,依然感覺自己彷彿一個凡人一般。

「深不可測!」這就是太古王族的准王們,對季九幽的評價,相比於古天輸的無敵,東伯新的剛猛強勢,季九幽這個活化石級別的大能才是最讓太古王族忌憚,畢竟季九幽活的實在是太久了。

「季九幽,你們人族闖進我們冥域之中,擊殺我冥域兩名古王親子,此事必須要給我們一個交代!」羽族准王渾天一族的准王隔空喊話,沖著冥域的入口大聲開口。

兩人的話音,在整個九域都是傳遞開來,頓時整個九域徹底嘩然,整個九域無論是太古萬族還是人族或者是凶獸,全部都是驚駭無比。

「怎麼可能,我族古王親子何等強大,怎麼可能被人擊殺!」渾天一族的人們頓時聽出了這是他們一族准王老祖的聲音,眼中布滿了不可思議。

「怎麼會這樣,我族的古王親子才剛剛復活啊!」羽族的人們則是臉上帶著悲傷,大聲的呼喊。

「又是人族,到底是誰,不是說人族不能夠進入到冥域么!」太古萬族怒聲開口。

「我們當初定下的協議是太古萬族不可以進入九域,卻沒有說人族無法進入冥域啊!」

「我人族天驕進入到冥域,你們卻是出手擊殺,此事已經算是違背了當初的約定了,我們沒有找你們,你們卻是先強詞奪理?」季九幽的聲音在九域回蕩。

「應該是洛天,沒錯了!」四聖星域天元大陸之上,徐離子益等人臉上露出震撼之色,沒想到洛天去了趟冥域,竟然弄出來這麼大的動靜。

「洛天會不會有危險!」天元大陸上的人們振奮歸振奮,但是同樣也是擔憂起了洛天的安危來。

古王親子是什麼人,怎麼會簡單,洛天擊殺了兩個,付出的代價一定會非常慘痛。

「洛天么?」人族的各大聖地,剛剛蘇醒的紀元之主的後代也是紛紛詫異起來,瞬間將洛天提到了與他們同一層的高度。

「強詞奪理!」兩名准王聽到季九幽的話,差點沒氣的吐血,不過季九幽的話也是讓兩人恢復了理智。

「此事,人族必須要給我們一個交代,否則我們將聯合其他王族,再次殺上人族!」兩名准王強勢開口。

「你們敢踏入人族一步,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東伯新的聲音,在神魔域中傳出。

兩名准王沉默了下來,季九幽,東伯新兩人的出聲,徹底讓他們都不敢繼續廢話。

兩人雖然在太古王族之中地位尊貴,實力更是強勁,准王大能,但是大戰也不是他們說能夠掀起就能夠掀起的,還要與其他准王商量。

「人族,實在是太過分了,這口氣我們不能忍!」兩人剛剛沉默下來,幾道聲音便是再次從冥域之中回蕩而出聲。

「太古王族又有人晉級准王了!」人族的人們嘩然,沒想到太古王族發展的如此快速,准王大能又多了幾個。

同時人們心中也是驚慌起來,當年人族能夠抵擋住太古王族的入侵,完全是靠著古天輸三人的鎮壓,但是古天輸能壓的過三名准王,那麼四名呢,五名呢,終究還是有著極限的,若是太古王族真的出了多名准王,那麼人族該怎麼去抗衡,眼下看似和睦,但是太古王族終究還是對人族仇視的,若是來上十幾名二十幾名的准王,人族又該怎麼去抗衡。

「你們若想戰,我們奉陪!」古天輸的聲音,自火域之中響起,聲音之中依然透露著強勢。

聽到人族的三名大能的反應,太古王族的准王沉默了下來,眼下他們也沒有把握,徹底解決古天輸三人,之所以如此憤怒,是因為古王親子又隕落了兩名,對於太古王族來說,無異於是一種打擊。

「百年之後,我們將再與人族宣戰,到時候一決生死!」太古王族准王暗自傳音了一翻,隨後開口。

「百年么,應該夠了!」聽到太古王族准王的宣戰,季九幽,東伯新,還有古天輸三人則是沒有回應。

「百年的時間!」整個九域所有人族和太古萬族都是議論出聲,一百年的時間,足夠洛天他們這些天驕成長到准紀元之主了。

相反,太古王族的古王親子們也會成長到准王之列,那時候才是真正的大世,說不定會有人在大世之中走出,證道成為那無上的存在。

各個聖地聖族的天驕和紀元之主的親子,全部都是眼中戰意瀰漫,一百年的時間看似很長,但是對於修鍊者來說實在是太短暫了。

「時間有點緊迫!」各大聖地,太古王族的天驕以及古王親子們全部都是感覺到了時間的緊迫,他們有種預感,百年之後,就是真正的大決戰,誰若是證道那麼便能夠鎮壓當世。

「衝出來了!」孫夢如背著洛天,衝出了冥域,兩人剛一衝出來,孫夢如便是聽到了王族准王的怒吼,還有季九幽三人的對話。

而洛天,在衝出來的一瞬間,便是再也堅持不住,兩眼一沉,直接趴在在了孫夢如的身上昏迷了過去。

冥域入口的兩個太古萬族的看守還有兩個人族的看守,自然沒被孫夢如放在眼中,直接橫衝直撞,朝著天元大陸的方向飛去。

「堅持住!我們馬上就到家了!」孫夢如同樣狼狽無比,不過卻是不斷的沖著洛天開口。

「嗡……」陣陣的綠意從洛天的身上傳出,那被磨滅的後背,自行緩慢的癒合起來。

「果然是輪迴體,這肉身真是變態!」孫夢如感覺到洛天在自行的恢復著,心中長長的嘆了口氣,隨後身形閃動,朝著天元大陸的方向飛去。

時間緩緩的流逝,孫夢如飛行了將近三個時辰,臉上也是逐漸的變的蒼白起來,畢竟孫夢如也是經歷的連番大戰,受到了重創,比起洛天來雖然好了不少,但是也是消耗殆盡。

「放我下來吧!」就在孫夢如有些堅持不住的時候,洛天的聲音在孫么古夢如的耳中響起,讓孫夢如長長的出了口氣。

洛天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後背之上的肉身已經緩緩的癒合起來,看到孫夢如的臉上那不斷滴落的汗水,眼中露出心疼之色。

「嗯……」孫夢如點了點頭,同樣也是感覺到後背之上的洛天越來越沉重,直接將洛天放了下來。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接應

洛天從孫夢如的後背之上落下,但是臉色依然蒼白,雖然傷勢看似恢復了,但是洛天依然還是受到了重創,神魂虛弱,而且神魂之上還有著詛咒之力,隨著洛天受到了重創,那詛咒之力也是讓洛天痛苦不堪。

「走吧!」洛天同孫夢如相互攙扶著,臉上帶著苦笑,兩人放緩了速度,朝著天元大陸的方向飛去。

「堅持下吧,快到家了!」兩人相互開口,緩緩的朝著天元大陸的方向飛去。

「嗡……」就在兩人飛行間,陣陣的華光劃破星空,朝著兩人的方向沖了過來。

「前面有人!」一聲聲焦急的聲音在星空之下回蕩,讓洛天和孫夢如臉色微微一變。

「洛天!」隨後華光閃動,出現在了洛天和孫夢如兩人的近前,讓洛天和孫夢如兩人長長的出了口氣,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視線中,幾道身影飛速的飛到了洛天兩人的身旁,將兩人攙扶起來。

「各位,好久不見啊!」洛天臉山帶著笑意,看著視線中幾道熟悉的身影,虛弱的開口。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天元大陸之上洛天的一干朋友還有親人,天元大陸上的人們一聽說古王親子被擊殺,便是猜測到了是洛天,而眾人也是從王族的准王與季九幽三人的對話之中,聽出了洛天並沒有落在太古王族的手中。

洛天重創,人們擔心洛天再在人族有什麼意外,雖然洛天的實力強大,但是畢竟洛天的仇人很多,雖然太古萬族的入侵,讓人族暫時恢復到了和平,但是人心隔肚皮,當年洛天為九域抵抗冥域九聖最後死了,還是有聖地不領情,對洛天出手。

若是有心人,便不難猜出,到底是誰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來,畢竟能夠擊殺掉古王親子的整個九域能有幾人做到。

天元大陸的人們商量之下,頓時分成幾波人,分頭尋找起洛天來。

洛天碰到的這一波人,正是鄭欣,古雷,徐離子益,還有孫克念四人,外帶著一群小一輩的天才們。

「兄弟,你還真特么的猛!等回到天元大陸,一定要暢談個三天三夜,將你這二十年的經歷講述一遍,如何擊殺的古王親子!」鄭欣一把將洛天扶了起來,看著洛天和孫夢如兩人那狼狽無比的樣子,便知道,人們的猜測八九不離十了。

「是啊,洛天,這二十年,你都幹嘛去了!」徐離子益幾人也是紛紛開口,幾個小一輩,則是眼中帶著敬重的目光看向洛天,眼中泛起陣陣的神光。

「鄭叔叔,你就別墨跡了,沒看見我爹現在受到重創了么?」洛離看著在那裡嘚啵嘚的鄭欣,輕聲開口,來到了孫夢如的跟前,將孫夢如攙扶起來。

洛天聽著鄭欣,古雷幾人在那裡不斷的議論著,便是感覺到陣陣的眩暈,腦袋感覺有些大。

「尼瑪的,能不能別墨跡了,快帶老子回去吧,你們再拖一會兒,老子快被你們說吐血了!」洛天沖著鄭欣幾人大吼,彷彿使出了全身的力氣一般。

「額……」鄭欣幾人看著臉色蒼白,臉上還流著冷汗的洛天,眼中露出一絲凝重,他們也是很久沒有看見洛天傷的如此重了,同時也是想象著到底是什麼樣的大戰,能將洛天傷到如此程度。

「走!」幾人知道此時不是閑聊的時候,攙扶著洛天和孫夢如,朝著天元大陸的方向飛去。

有著幾人的幫助,速度明顯快了太多,僅僅一個時辰,洛天便是看到了天元大陸的虛影,眼中露出感嘆之色,時隔二十多年,天元大陸一點也沒有變化。

「終於到家了!」洛天虛弱的開口,一路之上,洛天和孫夢如的氣色好了許多。

「嗯,到家了!」孫夢如雙眼之中也是流出陣陣的晶瑩之色,想比於洛天,孫夢如離開的時間更長,當年她和古千雪她們離開時,洛離還是個孩子,如今已經長成了大人,成為了新一代的天驕一般的人物。

「嗡……」就在幾人有些鬆懈之時,一道金色的劍芒,從星空之中飛出,帶著強大的殺意,出現在了幾人的頭頂之上,朝著被眾人簇擁著臉色蒼白的洛天狠狠的刺了下去。

劍芒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讓幾人瞬間感覺到了強大的危機,臉色陰沉起來。

「還是有人出手了!」

「紀元巔峰的強者發出的攻勢!」

鄭欣身形閃動,紀元後期的修為爆發出來,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手中握著一把特大號的鎚子,輪動起來,朝著那金色的劍芒狠狠的砸了過去。

「給我開!」鄭欣大吼,青色的鎚子彷彿能夠鑿穿天地一般,雖然威力驚人,但是鄭欣畢竟是紀元後期,而出手之人,則是貨真價實的紀元巔峰。

但是鄭欣不得不出手,因為洛天此時的狀態,根本就抗不住這道攻勢,而其他人的速度,根本就沒有自己快,根本反應不過來。

「咔嚓……」電光火石之間,金色的劍芒便是同的青色的鎚子碰撞在了一起。

鄭欣整個人的身軀都是倒飛了出去,四散的劍氣,一道道刺進了鄭欣的身體之中,倒飛的身軀被徐離子益等人接了下來。

「是誰!」徐離子益等人臉上帶著憤怒,沖著虛空之中大吼,不過卻並沒有發現任何的波動。

「出手之人,不在這裡!」隨後洛天眼中便是露出紫色的神芒,洞穿虛空,想要看看到底是誰出手要對付自己。

「千丈……萬丈……」洛天的視線透過虛空,跟隨著劍芒波動,不斷的延伸著。

洛天的視線到底是有限的,看到了幾萬丈便已經是極限,不過洛天卻是看到了灰色的虛空亂流之中,一個虛幻的身影消失。

「到底是誰?」洛天眉頭微微一皺,心中不斷的思索著,不過半天也是沒有絲毫頭緒,畢竟有對自己出手理由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你們能不能先救救我!」虛弱的聲音響起,鄭欣的臉色變成了同洛天一樣,蒼白無比,鮮血從鄭欣的口中咕嘟嘟的冒了出來。

鄭欣是紀元後期,擋下了紀元巔峰的一擊,能夠接下來,已經說明了鄭欣的不凡。

不過卻也是讓鄭欣痛苦無比,一道道金色的劍氣,在鄭欣的身體之中不斷的亂竄著,切割著鄭欣的經脈。

「將那劍氣抽出來吧!」徐離子益幾人出手,狂暴的吸力從三人的手中傳出,一道道散亂的劍氣,從鄭欣的身體之中竄了出來,疼痛讓鄭欣哇哇亂叫起來。

「你們能不能特么的輕點,老子最怕疼了,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啊……徐離子益,你特么報復老子!我不就是在你的水裡下了點葯么,我告訴你,那葯是古雷給我的!」

「還有你孫克念,你特么什麼意思!不就是在你那裡順了點東西么,你至於么!」鄭欣雖然受到了重創,但是依然還是改不了話嘮的本質,不斷的在那裡念叨著。

「這都不能讓他閉嘴,也真是沒誰了!」洛天有些無語的看著在那裡大聲哀嚎的鄭欣,有些頭疼的搖了搖頭。

「終於招出來了!」徐離子益,伸手一拍,鄭欣身體之中最後一道劍氣從後背之中破體而出。

「不過,你小子這次表現的還真不錯啊,最怕死的你,竟然這麼勇猛!」徐離子益幾人臉上帶著笑意,雖然不斷的埋汰鄭欣,但是還是出手為鄭欣恢復起來。

「爹,你這才是我親爹!」鄭天耀臉上帶著恭敬之色,一副看待英雄一般的看著鄭欣。

「噗……」鄭欣聽到鄭天耀的話,口中噴出一口鮮血,隨後顫顫巍巍的抬起大手,朝著鄭天耀的腦袋扇了下去。

「嗎了個巴子的,老子不是你親爹,誰是你親爹!」鄭欣大罵起來,目光看向鄭天耀,想不出自己怎麼生了這麼個虎頭虎腦的傻兒子。

「哈哈……」幾人被這父子倆的對話,逗的狂笑起來。

「鄭叔叔,天耀哥是耿直!」洛惜婷臉上帶著笑意,沖著鄭欣開口。

「呦,大侄女,這還沒過門就開始幫著自己的相公說話了?我可是你相公他老子,你老子的兄弟啊!」鄭欣沒大沒小,沖著洛惜婷開口。

「鄭叔叔,你上次在我青青姑姑那裡告徐叔叔的狀,說徐叔叔,在外面沾花惹草,害的徐叔叔被被罰跪了三天三夜,我可是一直都沒有告訴徐叔叔啊!」洛惜婷雙眼之中帶著俏皮沖著鄭欣開口。

「鄭……欣……你個王八蛋!」徐離子益聽到洛惜婷的話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咬牙切齒的看著鄭欣。

「老徐,息怒,息怒,我那只是隨口一說跟青青大姐開個玩笑而已!」鄭欣還沒聽洛惜婷說完,心中便是咯噔一下。

「你給老子等著!」徐離子益咬牙切齒的開口,不過知道此時鄭欣的身體狀態不好,也只能將這筆仗記在心裡。

「還真是不長記性,在惜婷那吃了這麼多次虧,還管不住這張破嘴!」古雷臉上也是帶著不屑,顯然對於之前鄭欣將自己供出來很是不爽。

「洛天!夢如!」就在幾人說笑間,也是終於回到了天元大陸之外,一道道聲音在洛天幾人的耳中響起。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休養生息

一群人瞬間將洛天幾人簇擁起來,臉上帶著喜色,尤其是看到洛天身旁的孫夢如的時候,臉上帶著激動。

「洛天!」江思惜和冷秋蟬兩人臉上帶著喜色,來到了洛天的身旁,同江思惜擁抱起來。

多年的感情,四個女子早已經情同姐妹,此時孫夢如回來,兩人自然高興無比。

「洛天,你們的傷?」隨後眾人便是感覺到了洛天和孫夢如兩人的虛弱,眼中露出擔憂之色。

「無礙!不過需要休養一段時間!」洛天輕笑一聲,雖然受到了傷勢很重,但是還是沖著眾人開口,避免眾人擔心。

「好了,大家不要打擾洛天休養,先讓他把傷養好再說!」洛雄開口,擔心自己的孫子,帶著眾人便是回到了天元大陸之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