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延,還記不記得你以前問過我,要不要和你一起去澳大利亞旅行?」蘇芷桐哽咽著,抬眸望著他,努力扯出一抹笑容,「我現在告訴你,我願意。我願意,辛延。」

江辛延的臉色白了白。

過去的種種回憶湧上腦海,問她這句話的時候是高中畢業。

那段時間她喜歡上一部電影,對他說好想跟自己喜歡的人去旅行。他問她,你喜歡誰?她想了想說,好像談了這麼多的戀愛,沒有一個是自己喜歡的。

畢業聚餐,他喝多了,晚上和她一起回家的時候,忍了很久才忍住想要抱住她的衝動,只是問,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旅行?

她看了他很久,眼睛里有複雜的情緒,始終沒有回答他這麼問題。

第二天酒醒之後,兩人都十分默契地沒有提這件事,都當它沒有發生一樣。

「辛延,過了這麼多年,我才看清楚自己的心意,我真傻。」蘇芷桐突然再次抱住了他,打斷了江辛延的思緒。

她含著淚,即使哭得狼狽不堪,依然是楚楚動人的美麗,「聽說你結婚的那個人一定不是你最愛的,我不信,我不信了十幾年,可是,我發現我輸了。我終於明白這些年為什麼交過這麼多男朋友卻沒有一個能走到最後,因為我不愛他們,因為不愛,無論他們對我多好,一時的新鮮感有多強烈,都會很快的厭倦和疲憊。我一直沒有好好想過和你的關係,因為我一直以為自己永遠不會失去你。可是我錯了,當我知道你要和別人結婚,看見你和別人在一起,我才發現自己的心有多痛,多難受!我倔強,可是我擔心,我驕傲,可是我害怕我的自尊,我害怕萬一你不喜歡我,我們是不是連朋友都做不了?我這一害怕,就錯過了你十九年!同時,我又是自信的,我知道在你心裡我和所有女人都不一樣,我知道你在乎我,我覺得你會一直等我。這一自信,又是十九年!」

江辛延聽著她又哭又笑地說著,不知道是自己的手在顫抖,還是她的,蘇芷桐攥著自己手臂的手指越來越緊。

「辛延,今天我將我的答案告訴你,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像是被一顆石頭投入了心裡,江辛延從最初的錯愕里漸漸回過神。毫無防備地聽到這些話,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是這樣的反應——迷茫,心酸,無奈,最後都化做一聲無奈的嘆息。

曾經很愛過她,愛到以為自己這一輩子都不會喜歡上別人,可是現在回頭看,當初自己的一廂情願,實在是可笑之極。

曾經喜歡她的時候,她不喜歡他,現在他已經喜歡上別人,打算結婚了,她又回頭,又有什麼意思呢?

江辛延終於將她扯開了,蘇芷桐腳下不穩,跌跌撞撞就要摔倒,好在孟曉旭手快扶住了她。

江辛延正要說完,卻看見蘇芷桐看向他身後,冷冷地說了一句,「偷偷摸摸地站在那裡幹什麼。」

江辛延轉頭便看見千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門口,穿著睡衣,臉上還帶著沒有睡醒的迷茫,已經震驚和錯愕。不知道蘇芷桐的話,她聽到了多少。

「辛延。」蘇芷桐突然抓住了他的手,指著千希說,「現在你做個了斷,選我還是選她?」

她的聲音里滿是自信,江辛延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難道她覺得,自己真的卑微到這種地步,無論她怎麼傷害他,離開他,最後回頭自己還是一直在原地等著她?

「我決定和她結婚的時候,就已經做出了選擇。」江辛延輕輕地撥開她的手,「我是喜歡她才和她結婚的,小桐,我們倆的事都已經是過去。」

蘇芷桐不可置信地望著他,剛剛收住的眼淚又重新落了下來。

「我不要過去!」她後退了兩步,臉色慘白,「你還在生我的氣對不對?到底要我怎麼做你才能原諒我?當年我不是故意拋下你離開的,辛延,不要拿自己的婚姻來跟我賭氣!」

江辛延捏了捏眉心,已經不想再和她糾纏下去。她今晚喝醉了,不管他說什麼都聽不進去。

江辛延走到千希身邊,伸手去拉她,千希往後一縮避開了他的手。

攏了攏肩上的睡衣,千希臉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我先睡了,麻煩你們聲音小一些,吵到我沒關係,吵到其他客人被投訴了就不好了。」

說完,她轉身進去了卧室,關上門,將江辛延隔絕在外。

江辛延望著緊閉的房門,聽到上鎖的聲音,心裡一緊。



還沒來得及轉身,蘇芷桐突然被背後一把抱住他,腦袋緊緊地貼在他的背上。

「你不是不喜歡我在娛樂圈嗎?我可以退出,你喜歡澳大利亞,我們就過去定居,我學做飯,以後每天都給你做好吃的,好不好?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

不給江辛延拒絕的機會,她繞到他面前,捧住他的臉湊過去吻他,被江辛延側頭奪過了,她的吻擦著他的臉頰而過。

江辛延推開了她,眼中終於有了不掩飾的不耐煩。

「送她回去吧。」江辛延看向孟曉旭,「非要看她鬧得這麼難看?」

孟曉旭早就是一肚子的火,在一旁紅著眼睛,咬著牙一聲不吭。心疼又無奈,這畢竟是蘇芷桐跟江辛延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他們自己可以解決,他沒有權利插手。

江辛延此刻和他說話,簡直就是往槍口上撞,孟曉旭上前一步,推了他一把。

「江辛延,我真想扒開你的心看看你的心是不是鐵做的!」

「再不走我就打電話給保安。」

「你明明也喜歡小桐,為什麼還要賭氣?為什麼要讓彼此都這麼痛苦?江辛延,你是男人,男人應該大度一點,小桐都回頭來找你了,你就不能再給一次機會嗎?再說了,當年她不告而別是有苦衷的,你怎麼就不體諒她呢?」

孟曉旭將蘇芷桐護在懷裡,憐惜極了,蘇芷桐靠在他肩頭嚶嚶地抽泣,江辛延的冷漠和拒絕無疑是給她的很大打擊。 她的心裡現在亂成一團,今晚和他攤牌,是鼓了很大的勇氣,她萬萬沒有想到,江辛延會拒絕她,竟然會拒絕她。

她當年的不告而別,對他的傷害真有這麼大嗎?大到即使她低聲下氣地求他重新開始,他也不肯再原諒她?

還是……

蘇芷桐的目光看向了那道緊閉的卧室門,搖了搖頭,怎麼也不肯相信,是江辛延變了心。

*****************************************************************魍*

這一晚,江辛延躺在沙發上,有些失眠了。

蘇芷桐和孟曉旭離開之後,他去敲了卧室的門,不知道是她真的睡著了,還是故意不開門。幸好書房裡還有她放在裡面的被子和枕頭,他將其搬到了客廳。

第二天一早,是被千希打電話的聲音叫醒的檎。

一睜開眼,便看見一道姣好的背影站在陽台上,一邊吃著早餐一邊不知道在和誰通電話,說得眉開眼笑的樣子。

千希叮囑完老太太要注意身體,下次有機會再一起逛街,掛了電話一轉身便看見江辛延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她身後。

「在和誰打電話呢?」

千希不露聲色地往旁邊挪了一步,避開了江辛延伸過來牽她的手。笑著攏了攏頭髮,「一個朋友。」

感覺到千希的冷淡,江辛延喉嚨動了動,欲言又止。不等他回答,千希已經走進了客廳,一邊頭也不回地說,「快刷牙洗臉吃早餐吧,你早上不是還有一個會議嗎。」

江辛延看了眼表,現在過去公司,時間綽綽有餘。

在車上的時候,千希說,「待會兒我自己在附近轉轉,蘇芷桐來了別叫她找我。」

江辛延下意識看了她一眼,見千希沒什麼反應,小心翼翼地說,「昨晚的事——」

「別跟我提昨晚的事。」千希淡淡地打斷了他,「我還沒消氣,你別自個兒往槍口上撞。」

江辛延不敢再說話,下車的時候,說,「你給你的卡隨便刷,不用替我省錢。」

千希這才想起江辛延之前給了她一張副卡,她隨手扔在了一邊,根本沒帶在身上。

千希昨晚想了一晚,想她和江辛延的關係,可是想了一晚也沒有想出任何結果。

不知道江辛延是否和自己一樣糾結混亂?

一邊想要結婚,一邊又排斥這樣的婚姻。

千希漫不經心地逛著服裝店,過來之前,江辛延告訴她,昨天已經在GD為她訂好了今晚參加婚宴的禮服。

報了自己的名字,導購立即帶著她過去試衣服。

是一條白色的長裙,剪裁線條優美,是很適合她的顏色和衣服。

千希站在試衣鏡前看了看,正準備去將舊衣服裝進袋子里提走,另一間試衣間的門就打開了。

蘇芷桐走出來,身上穿著和她一模一樣的裙子。

網上有一句很流行的話——撞衫不可怕,誰丑誰尷尬。千希看了眼自己,又看了眼蘇芷桐,臉色頓時有些不好看了。

蘇芷桐也看見了她身上的禮服,眼中有莫名的情緒一閃而過,她抿了抿嘴,只是沖她點了下頭,算是打過了招呼,轉身便去收銀台付款了。

她是一個人過來的,沒想到冤家路窄,這樣也會遇見她。想到昨晚淚眼婆娑抱著江辛延手臂哭得梨花帶雨的她,千希覺得心裡有些悶悶的。

今天的婚宴,蘇芷桐也會去,兩人穿著同樣的禮服,實在是有些尷尬。千希當即脫下了身上的禮服,另外選了一條藍色的短款禮服,雖然導購說,禮服是定製的,不能退貨。

換上了新的禮服,雖然沒有白色的那條好看,倒也挺適合她。千希走出服裝店,沒想到蘇芷桐竟站在門口等她。

「你穿這件也挺好看的。」她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客氣地說,「那條白色,是辛延給你選的吧,一看就是我喜歡的風格。」

溫柔的語氣,卻是毫不掩飾的挑釁,千希忍不住在心裡冷笑了一聲,裝作聽不懂的樣子,繼續往前走。

「千希,你跟辛延認識多久了?」蘇芷桐走在她身邊,看樣子是準備和她一起去找江辛延。

「幾個月吧。」千希敷衍地回答,感覺到渾身不自在。

蘇芷桐抿嘴一笑,「你知道我跟辛延認識多久了嗎?」

「我們認識十九年了。」蘇芷桐幽幽地感慨,「十九年啊,你知道我們一起經歷了多少嗎? 花于暗夜綻放 ,都是我陪在他身邊的。千希,你覺得你拿什麼打敗我們的十九年?」

千希腳步一頓,終於轉頭去看她。

她沒有想到蘇芷桐會如此直接地和她攤牌,向她宣戰,有些微微的錯愕,隨即便恢復了平靜。

是啊,她拿什麼去打敗他們的十九年?其他任何女人她都可以抵抗,可是蘇芷桐——

所有人都跟她說,蘇芷桐是江辛延心裡特別的存在,他的心裡永遠都有她的一個位置。


千希忍不住苦笑,蘇芷桐看出了她的失落,趁熱打鐵地說,「你看,無論他說得有多喜歡你,行動都永遠以我為先。他喜歡我,和你在一起不過是和我賭氣。以前是我不懂事,現在我也看清了自己的心意,打算和他重新開始了。你覺得你以這樣尷尬的身份繼續呆在他身邊,有意思嗎?」

蘇芷桐的話刺痛了千希的心,即便是心裡晚風難過,但表面上她仍是不肯表現地有一絲一毫的服軟。

「你真的覺得他是在賭氣嗎?」千希微微一笑,「我並不認為誰可以因為賭氣而娶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女人,讓自己喜歡的人傷心,晾在一邊。」

「他只是嘴上說娶你,可實際上呢,他卻可以為了我,將你扔在民政局不管。」蘇芷桐冷笑道。

千希臉上的笑再也綳不住了,蘇芷桐的話字字戳中她的痛處,千希的臉色白了幾分。

「有本事你就讓他和我分手,娶你。」千希冷冷地說,「你跟我說這些沒用,重點在江辛延,不是嗎?昨晚他說得明明白白,你該不是喝醉了沒記住吧?要不要我叫他再和你說一次?」

「你——」

「不知道你的粉絲看見你這個樣子,還會不會喜歡你。」千希淡淡地說,「對一個已經訂婚的男人死纏爛打,我覺得媒體會很感興趣這段八卦吧。」

「你敢曝光出去,你自己也撈不到好處。」蘇芷桐不甘示弱地說,「千氏集團千金遭遇感情變故,大家不過是兩敗俱傷。」

她說的沒錯,千希的確不敢。

即便是蘇芷桐如此挑釁,如此囂張,即便是江辛延一而再再而三傷害她,她也沒有辦法瀟洒說一句,我們分手吧,祝你們幸福。

江辛延從會議室出來,看見千希和蘇芷桐相對坐在沙發上,各懷心思的樣子,江辛延愣了愣,隨即面色如常地走過來。

看了眼蘇芷桐身上的禮服,再看了眼千希身上的,他便懂了什麼,沒有多問什麼,牽住千希的手。

「走吧。」

千希沒有反抗,乖巧的樣子倒是讓他有些意外。

這是蘇芷桐回國之後孫秘書第一次見到她,雖然從新聞上已經知道她回國了,但再次見到真人,孫秘書還是忍不住感慨,歲月好像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痕迹,已經快三十歲的人,卻像是二十齣頭一般,美麗動人,青春朝氣。

她終於還是回來了。

孫秘書和蘇芷桐打過招呼之後,便走了幾步到江辛延和千希面前,千希和她問候了幾句,孫秘書忙著去整理會議資料,先行離開了。

蘇芷桐漠然地看著孫秘書和千希明顯十分熟稔的樣子,原來在自己不在的日子裡,她已經不知不覺取代了自己的位置,融入了他的生活。

蘇芷桐不甘心地握緊了拳頭。

從公司離開, 我的大小仙女 ,一路上,江辛延都在討好地和千希說話,千希也並沒有擺出一副冷臉,偶爾還會主動和他聊幾句天。但是江辛延能夠感覺到,千希心情不太好。

不過蘇芷桐可沒那麼聰明了。

看著江辛延和千希你一句我一句地說著話,完全將自己置之不理,蘇芷桐尷尬之餘,還有深深的憤怒。

以前,就算是和他的女朋友一起出門,他都會顧忌她的感受,很少和女朋友說話,一直陪她聊天。她要喝水,他便會將車停在路邊,下去買水,甚至忘記了問自己的女朋友想喝什麼。

蘇芷桐很生氣,強忍著,沒有表現出生氣。 在另一邊的陽台上抽了一支煙,進去的時候發現千希已經坐在了位置上。

和周圍格格不入的氣氛,她獨自一人低著頭在默默地喝湯,明顯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好幾次都差點將筷子當做吸管咬住。

蘇芷桐將一切看在眼裡。

這兩人,出去一趟回來之後,都變得有些怪怪的,不知道在外面發生了什麼,竟是一句話也沒有說。

她趁機主動去和江辛延聊天,可他明顯心不在焉的樣子魍。

飯後,有人提議去KTV唱歌,江辛延和千希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我不去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千希的眼中閃過了莫名的光,主動說,「你和大家去玩吧,我不舒服,先回酒店休息,你不用擔心我。」

其他幾人巴不得她這麼說,倒是挺識趣的。小女孩連忙說,「她不去,你一定要去啊二哥!我們都好久沒聚在一起玩了!檎」

就連蘇芷桐也放下了矜持,主動說,「過去坐坐嘛,不喝酒,坐一會兒也行啊。大家都很想你。」

江辛延抵不過眾人的盛情,最後被拖著離開了。

離開前十分不放心地千希說,「我去坐坐就回來,你有事給我打電話。」

「好。」千希點點頭。漫不經心的樣子。

一直到眾人都離開了,她這才慢慢地朝著飯店的後門走。

她並沒有打算現在回酒店,之前便和那個男人約定好了,吃完飯在後門等。

千希突然想起, [星際]上進心 ,更不知道他的電話,站在後門好一會兒,她開始懷疑那個人是不是在騙她玩了。

一陣冷風吹來,她縮了縮肩膀,一轉頭便看見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停在自己面前。車窗里,露出白爺含笑的臉。

「上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