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極樂谷的實力嗎?」馬義雲心中大驚,沒有想到只是短短的一招之內,他就已經由主動變成了被動,這種反差實在是令人難受之極。

霧狐的本事在極樂谷中除了單天冥外,絕對排的上前三,比起林清遠只強不弱。

霧狐面帶冷笑,身形一跳,雙手猶如鬼魅一般,居然從馬義雲那密不透風的防禦之中穿過,直擊他的面孔,這正是他拿手的鬼王拳法。

馬義雲右臂往外一曲,微微地擋住了霧狐的拳頭,但是這也只是稍微的延遲了一下,隨後就有一股大力傳來,將馬義雲的右臂震開,霧狐的雙拳依然去勢不減的繼續前進。

馬義雲心中大駭,危急之時,身體猛地往後一仰,以雙腳為支撐點,整個人呈水平姿勢從霧狐的下方穿了過去,險之又險的避開了這一拳。隨後他往地上一拍,

整個人頓時騰空而起,由上而下,從霧狐的背後一招飛龍在天打了過去。

「這傢伙。」霧狐驚奇之餘,也是心中讚歎,他沒有想到馬義雲不但能夠躲開自己蓄勢待發的一拳,並且躲開之後還能夠快速的反擊,充分的把握住了時機。

不過霧狐豈是凡人,面對馬義雲的飛龍在天,他選擇了硬接,但是霧狐仰頭一掌卻是將攜勢而來的馬義雲反拍了回去緊接著還沒有等馬義雲洛地,霧狐身形一動,陡然間出現在馬義雲的身旁,一把抓住了馬義雲的右腳,雙手用力,就這麼拉著馬義雲甩了起來。

「糟了!長老有危險。「丐幫弟子一見到馬義雲被霧狐壓著打,頓時慌亂了起來

連忙準備加入戰局,卻被一旁的極樂谷弟子冰冷的眼神給鎮住了,止步不前。

可誰知危急關頭,馬義雲心中無悲無喜,他雙手對著地面一拍,然後借力,整個身體突然一扭,一個擺手對著霧狐的頭頂打去。

「好一招神龍擺尾。」單天冥在座上忍不住讚歎起來。

因為霧狐抓住了馬義雲的右腿,所以兩人靠的非常之近,如果霧狐選擇繼續抓著的話,那麼他必然要被馬義雲這一掌打中,關鍵時刻能夠靈活的運用降龍十八掌說明馬義雲已經對降龍十八掌的領悟達到了一個很深的層次。

霧狐也是眼中閃過一絲驚奇,面對馬義雲的這一招神龍擺尾,他只能無奈的鬆開馬義雲的右腳,抬手去擋。可是這時馬義雲卻是掌勢一邊,硬生生的收了回去,轉而一腳點在了霧狐的肩頭,整個人猶如燕子般飛射而去。

「你找死。」

霧狐沒有想到馬義雲居然這麼戲耍與他,頓時大怒,出手也不再留情,后發制人,轉眼跟上了馬義雲,毫不客氣的一掌打在了馬義雲的腳底之,上。頓時,馬義雲整個人被拋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身後的牆壁之上。

不過霧狐依然怒氣未減,再次逼了上來,掌力如風,對著馬義雲的身體狠狠地抽去。

「糟糕了。

馬義雲看著霧狐襲來,深知自己萬萬躲不過這一招的,所以他臉上一狠,既然無法躲過了,那麼就不躲了,臨死也要拉個墊背的,以命搏命,同歸於盡,所以他絲毫不防禦,反而是運起體內所有的真氣大聲怒吼。

「亢龍有悔。」

馬義雲這一吼驚天動地,圍觀的單天冥,雪兒和殿內的眾人都是被馬義雲那兇悍無比,不要命的樣子給震住了。

沒想到這丐幫長老居然如此硬氣,真叫人佩服。雪兒看著馬義雲不要命的打法讚嘆不已。

別說是圍觀的眾人震驚,就算是當事人霧狐也是大驚失色,本來他這一招絕對能夠將馬義雲打成重傷,而且他也沒有想過真的要取馬義雲的性命,畢竟沒有必要和丐幫徹底撕破臉皮,那樣對極樂谷沒什麼好處。

但是霧狐卻是萬萬沒有想到馬義雲的骨氣居然如此之硬,竟然情願拼著性命,也要和他拼個兩敗俱傷。不過也正是因為馬義雲這幅兇狠不要命的樣子,讓霧狐瞬間產生了疑慮,他倒不是害怕與馬義雲硬碰硬的比拼掌力,若真是那樣的話馬義雲也就死定了,自己也不至於把事情做那麼絕,否則極樂谷和丐幫勢不兩立可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情。

所以在一瞬間的猶豫之後,霧狐猛地一轉身體,側身避開了馬義雲這一掌,與此同時,他的那一招拳法自然也是落空。

不過被馬義雲這個叫花子逼得,霧狐覺得憤怒,所以千鈞一髮之時,他居然轉身一腳揣在了馬義雲的背上,馬義雲被他一腳踹了出去,不過這一腳只是后招,所以並沒有危及他的性命,只是讓馬義雲狼不不堪一點而已。 可楊梅的目光和白漣一接觸就彈開了,當她整邁腳朝自己作為上走過去的時候,瞬間察覺了屋內古怪的氛圍。

明明喝醉酒出洋相的是白漣,現在還衣冠不整地被男生抱在懷裡,可為什麼大家卻沒有注意到她,反而把目光對準了自己?

有人遮遮掩掩,時不時偷看她一眼。

有人毫不避諱,乾脆就抄著手直愣愣地看著她。

聯想到剛才老同學的不請自來,楊梅心中升起一股羞愧感。

言總的追妻日常 她立刻轉動腳步,朝白漣的方向走過去。

楊梅從男生手裡接過了白漣。

她對一旁攢局的班長說:「她喝醉了,我先送她回去,你們慢慢吃。」

班長招呼了班裡另一個學生幹部,央她和楊梅一起送白漣回去。

「不用,我自己可以。」楊梅扶著白漣,一副輕鬆支撐起她重量的模樣。她原本就是因為不想待在別人意味不明的目光中才借接白漣走這個理由逃離的,可不想再有其他不相干人士待在自己身邊。

班長給那人使了一個顏色,不愧是在學校這個小社會裡打磨過的學生幹部,一下子就讀懂了其中的意味,他們誰都看得出來,楊梅心裡打的什麼主意,借故離開是真,真情實感地護送同學回家是假,讓她送人回去沒問題,就怕在沒人監督的情況下,中途出點什麼事兒,同學的人身安全沒有保障,自然是要派一個人去看著的。

因此,楊梅的提議並未得到任何人的認可。

學生幹部態度強硬地在兩人之間插了一足。

她只得尷尬地笑笑,然後一人一邊,扶著白漣出去乘車。

在餐桌上談笑風生的連步瑤似是終於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她目送三人走出包間,來到沒人的角落,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這周密集的排課結束之後,該實習的同學就正式出發了,準備考研的同學,也即將進入複習的攻堅階段,在12月份的考研結束之後,再開始補自己的實習日長。

於是在場的人被分成了兩撥,一撥是前去實習的,一撥是之後去實習的,兩撥隊伍實習的時間正好錯開,一撥人回來了,一撥人又要離開,等下次再聚首的時候,就是集中準備畢業答辯的時候了,大學四年匆匆過去,留給所有人的時間都不多了,傷春悲秋是往日,今朝只談未來時。

「謝欣,祝你考研成功!」

一個素來和謝欣不熟的男生紅著臉過來找她敬酒,一杯敬什麼也沒有發生的過去,一杯敬擁有美好設想的未來。

「謝謝,聽說你被五巨頭提前錄用了,恭喜你!」

雖然身邊大小事不斷,但今天還是源源不斷有男生過來找謝欣敬酒,謝欣也不做作,該喝就喝。

兩人酒杯相碰,男生的手指不小心挨到了謝欣的手背,然後像觸電一樣瞬間縮了回去,本來就通紅的臉更加完蛋。

「謝……謝謝!」

小花對著紅著臉逃離現場的男生,搖頭說道:「欣欣啊,請停止釋放你的魅力,留給我們班男生一點活路不好嗎?」

謝欣不接話,反而問道:「都要分別了,你就沒有特別想敬酒的男生嗎?」

小花當真在腦袋中把班上所有的男生都過了一遍,挑出兩個長得最帥的,徵求謝欣的意見:「墨傾揚和周竹生,二選一,上誰?」

謝欣:……

「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黃暴。」

小花:「可以。」

墨傾揚和周竹生兩個人,一個清高冷淡,一個活力四射,前者誰都看不上,後者誰都能夠撩,可儘管頂著出眾的面容,大學四年裡感情生活卻像白紙一樣乾淨,都沒有明媒正娶的女朋友。

因此小花今天才會把視線放在著兩人身上。

謝欣向這兩人望過去,周竹生紮根在女生堆里,不斷釋放自己的魅力;墨傾揚和平常一樣,冷冷淡淡地坐在對面桌上,有人找他就聊兩句,沒人找他就安靜地沉默著,任誰都想不到,剛才在酒桌上灌白漣酒灌得最凶的,其實是他。

「墨傾揚吧。」這人靠譜。

小花說道:「朕有此意。」

於是小花就端起了酒杯。

謝欣把她手上的酒杯拿了過來,倒乾淨,混入了可樂和雪碧,小花眼睜睜地看著兩個飲料的混合體漸漸變成了類似啤酒的顏色。

「……欣欣,別告訴我,這就是你今晚喝的『酒』?」

謝欣點頭。

小花:「……」

好吧,畢竟她的最終目的不是喝酒,而是「把弟」。

她端著酒杯踩著蛇形的步伐就走了過去。

對面桌子上一見她端著「酒」回來,就紛紛開始起鬨:「晶晶,又來了?來來來,隨便喝,喝多少我們開多少,不要客氣!」

小花大臂一揮:「躲開點兒,我是來找……」目光鎖住墨傾揚,露出自認甜美的一笑:「墨同學,來,敬你一杯!」

身邊的起鬨聲越發繁雜,就差組個按頭小分隊,讓這兩人原地結婚。

墨傾揚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起鬨聲這才小了一些。

他站起身來,將小花杯中的「啤酒」盡數倒進自己的杯子里,給她倒了一杯可樂。

小花:……

不,不用,完全沒必要,並且……

墨傾揚把可樂遞給她,然後主動與她碰杯:「祝我們考研順利。」然後一飲而盡。

小花:……

墨傾揚:……

她清晰地看到,墨傾揚的眼底染上一絲好笑的神情。

「這酒太烈,女孩子還是少喝一點吧。」

無地自容.jpg

「不行,說好是我敬你的,酒呢?給我酒!給我滿上!」

小花想要縫補自己的尊嚴,桌上的人自然不會錯過這樣一出好戲,於是有人給她遞上了新開的啤酒,一整瓶。

還給墨傾揚遞了一瓶。

小花強行與墨傾揚碰杯:「我幹了,你隨意!」

謝欣在這邊看著,一邊心嘆這丫頭怎麼這麼虎,一邊就起身過去,想結束這一場鬧劇,沒想到,剛剛站起來,就看見一個身影出現在包房門口。

這不是小花同學家那位惹不起就躲的好哥哥嗎? 馬義雲被霧狐這一手弄的狼不不堪,當下心裡不服!想著運起降龍十八掌和霧狐再斗一斗!

「夠了,都住手。「單天冥厲聲制止道。一旁的竇華倫知道單天冥此刻心情非常不好,給霧狐擺了個適可而止的手勢。

霧狐自然是知道竇華倫的意思的,此時的馬義雲已經被他弄的狼狽不堪,適可而止停手。

而馬義雲被霧狐的那一腳踹中並沒什麼大礙,雖然狼狽不堪但也知是霧狐刻意手下留情了。自己一個堂堂九袋長老居然打不過眼前這個不過二十齣頭的年輕人。極樂谷果然不容小覷呀!

「丐幫就這點本事也敢來極樂谷丟人現眼!真讓人笑掉大牙!」極樂谷弟子們見到霧狐壓著馬義雲打,出言諷刺著。

「都住口。」單天冥此刻出言制止了台下極樂谷弟子的諷刺,對著馬義雲說:「貴幫此次前來就如此禮數,真是讓本尊失望,哼!」單天冥起身離開了極樂殿,明顯是不打算待見馬義雲一幫人了。

「還不快滾!」霧狐冷冷的看著馬義雲若不是忌憚與丐幫徹底撕破臉皮,霧狐早把馬義雲殺了。

「哼!你們也別得意,早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嗎義雲甩了甩袖子,對著幾名丐幫弟子說道:「我們走!」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極樂殿。

雪兒看著狼狽離開的丐幫一行人,心裡感嘆這丐幫的人腦子還真是缺根弦,居然敢在極樂谷的地盤撒野,單天冥沒殺他們都已經是格外開恩的了。

唉!這丐幫雖說是俠義之幫,但說白了都是一群乞丐,實在是難登大雅之堂!

話說這丐幫人來極樂谷的目的她並不回感興趣,畢竟極樂谷弟子性格詭異,不受任何道德禮儀束縛,在江湖上做的缺德事多了去了,誰知道是不是有那麼幾個沒長眼的找事找到丐幫頭上了,人家來興師問罪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不再想這些事情,雪兒離開了極樂殿後來到了極樂谷的梅花林,在這裡練習著劍法與音波功。正當自己練的盡興時,單天冥來到了梅林中,雙手附后看著她。

「雪兒拜見師傅。」雪兒收起淑女劍單漆跪下行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呀,

儘管她心裡並不想拜單天冥為師,可是畢竟是在人家地盤,而且人家還救了自己,還好吃好喝的供著自己,雪兒也就心裡有點不情願。委曲求全的成為了單天冥唯一的弟子。

單天冥扶雪兒起來,語氣溫柔說著:「以後不用這些繁文縟節了,為師這些日子一直忙於谷中事務,一直未曾教你武功,今日為師就教你極樂谷的武學。」

該來的還是要來的!雪兒心裡欲哭無淚!她對極樂谷的內功心法可清清楚楚的極樂谷武功以狠辣陰毒著稱,與自己的輕盈飄逸武功套路根本就是兩回事,就算自己想學也學不好呀!

這就好比你總不可能讓拳王泰森去學李小龍迅捷的腿法吧!

根本不在一個路數上呀。

至於極樂谷的內功,她更是從內心裡排斥的,雪兒內心還是極其保守的,當初她換上身上這套極樂谷紫袍就羞恥了半天極樂谷的那些內功名字一聽就不是什麼好詞!什麼《雙修訣》,《合歡訣》,這樣光是讓人一聽名字就會浮現連翩的內功,雪兒是堅決不會去修鍊的!她就奇怪為什麼極樂谷中的所有女弟子都是清一色的御姐范兒,原來出處在這!

「為師見你所學的武功美而不遜,柔而不華,極樂谷的很多武功怕是不適合你修鍊,為師傳授你《靈狐拜月功》。

「是,師傅。」雪兒心裡慶幸不是《雙修訣》什麼之類的,不過這《靈狐拜月功》自己怎麼從來沒有聽說呢?

不過雪兒仔細想想也是釋然了,她穿越時九陰真經還沒完全開發完呢,很多武學內功都沒開發有一些她沒聽過的武學內功也不奇怪。

「為師看你內息深厚,足有正常人苦練三十年的內力,但可惜你沒能把體內的內力融會貫通,以致發揮不出全部的潛力,這《靈狐拜月功》是極樂谷秘傳內功心法天下任何防禦心法都可自行化在靈狐拜月功中。「單天冥為雪兒講解著,雪兒聽單天冥所言感覺好象蠻厲害的樣子。

梅林中,雪兒盤腿坐在莆圓上,聽著單天冥所講的運功方法,學習著《靈狐拜月功》,雪兒感到一股充滿著自然飄渺的內力在自己體內周轉運行,和自己玉女心經的飄逸輕盈性質的內力漸漸融合著,兩股內力在彼此融合的同時也在試圖吞噬對,雪兒為了壓制兩股內力紛爭帶來的氣息紊亂,額頭上也冒出絲絲細汗。

單天冥見雪兒如此,知道雪兒正處於內功交錯紛爭的情況,耐心的對雪兒講著《靈狐拜月功》運功時要注意的幾處問題。

雪兒聽到單天冥的指點,按照他的指使運轉著體內靈狐拜月功的內力,可自幼受寒玉床滋養的玉女心經內力遠比這靈狐拜月功內力深厚,雪兒一時想讓他們融合也非常困難。

不過漸漸的,玉女心經內力不在排斥回靈狐拜月功內力,兩股內力同屬陰柔屬性內力,融合的切合度非常高,雪兒感覺自己丹田內的兩股內力像是漩渦般旋轉融合著,皺眉忍受著內功融合帶來的不適,此刻正是兩股內力融合的關鍵時刻,不得馬虎。

單天冥就在雪兒身旁看著雪兒運功的情況,發現雪兒已經處於運功的關鍵時刻聚精會神的觀察著。

直到幕色降臨,雪兒終於將體內的兩股內力融合在一起了,原有的玉女心經內力和靈狐拜月功內力共存在體內,雪兒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輕盈了很多,呼吸也從未如此順暢。

當雪兒睜開眼時,在一旁等候著的單天冥敏銳的發現雪兒給人的氣勢發生了變化,原本的雪兒雖是美如仙子下凡般,可是現在雪兒身上比之前更多了份不食人間煙火的靈動飄逸。

「舒服呀……」雪兒感覺自己身體從未如此順暢過,看來這靈狐拜月功還真是不凡呢

「雪兒,身體可有感覺什麼不適?「單天冥問道。

雪兒回道:「沒事呀!師傅,我很好。」

雪兒心情不錯,笑容勾人心弦,單天冥還是第一次看到雪兒笑,是那麼的美,彷彿天地所有的一切美好都比不上雪兒的這一笑。

感到自己氣息變得紊亂,饒是城府深不可測的單天冥也不得不運功壓下自己氣息的紊亂,對著雪兒說道:「雪兒,為師這幾日要閉關幾日,這《靈狐拜月功》你要好好修鍊。」

「是!師傅。」

雪兒欣喜著,終於可以清凈一段時間了,單天冥給她的感覺非常的壓抑,感覺自己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她眼睛似的,自己想離開極樂谷卻沒那個膽子,就害怕單天冥一個不高興滅了自己。

雖然單天冥對自己極盡溫柔,雪兒雖然單純可她並不傻,單天冥看她的眼神雪兒覺得和那晚的冷寒州一模一樣,雖然單天冥隱藏的很好,但是雪兒還是看出來了心裡想著,不行,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自己一定要離開極樂谷!

自己還要去找九陰真經呢。還有..小寒。

既然單天冥要閉關修鍊,那可是自己離開極樂谷的絕好機會呀!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