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楊恆一臉駭然,「這是你的領悟出來的新的規則之力?」

「不錯!」蘇波聖人冷笑,全身殺意四溢,「我的規則之力已經形成,這個虛空世界以前殘留的那些規則之力就會慢慢消散,被我的規則之力取代。也就是說我馬上就能成為這個虛空時間的主宰者,殺你們就是輕而易舉的事。」

他的規則之力無影無形,像波浪一樣散發出來,彷彿重新形成了一片空間,將楊恆他們籠罩進去。

下一刻,楊恆就感覺自己與周圍這邊空間失去了聯繫,那龐大無比的壓力直接轟擊在他的身上,使得他的身體發出一陣咔咔的聲響,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為什麼他新形成的規則之力不會受到這片天地的排斥?」楊恆對道靈問道,一邊劈出星空領域劍。

他的劍芒在虛空本源力量的加成下,威力雖然大了不少,但是在蘇波聖人的規則之力前面還是不夠看的。

劍芒和那一道道無形的波紋轟在一起,整個空間發出一陣唧唧的擠壓聲,似乎馬上就要全部坍塌。

「他的規則之力也是從命運長河中領悟而來,只是不同於現在的規則之力,但是會被這片天地認可。現在只能以強力去破他的規則之力。要不然等他的規則之力完全成型,我們兩個就要被直接湮滅。」道靈回道。

楊恆轉頭朝著萬法大帝等人看去,他們吞噬了那些至聖境界修士之後,實力雖然大漲。但是此刻在那些新規則之力的轟擊下,也已經有些狼狽。

之前好不容易挽回來的一點局勢,現在又蕩然無存。

「怎麼樣?我這些規則之力的威力不錯吧?」蘇波聖人對著楊恆等人哂笑道。

「你以為你現在就贏了么?」楊恆一聲冷笑,趁著那些規則之力此時已經被劍芒衝散不少,他馬上就開始施展「猿神變」。

蘇波聖人僅僅是把新的規則之力釋放出來就這麼強大了,他現在只能用道靈說的方法,用強力去破。

變身一完成,他的實力又暴漲不少,直接揮起手裡的擎天棍,撕裂這片空間,朝著蘇波聖人劈了過去。

現在的擎天棍已經是道靈吸收的虛空本源力量所形成,要比用靈氣形成的強悍無數倍。

蘇波聖人看到楊恆的變身,臉色微微變了一下,隨即恢復如常,訕笑道:「小蟲小計而已!」

他手裡的大刀輕輕往前一揮,一道呈波紋型晃動的血紅色刀芒,如水面的漣漪,朝著上空的擎天棍蔓延而去。

楊恆手裡的擎天棍劈在紅色刀芒上,寸寸碎裂開來。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血紅色刀芒一路蜿蜒直上,從他身體穿了過去,炸出一個大窟窿。

「沒想到你的身體居然這麼強悍。」 甜妻來襲:總裁你在上

楊恆身上的傷勢雖然不是很重,但是心裡已經變得冰涼,用不了幾招對方就能把他殺了。

雖然他現在有道靈的幫忙,但是他的修為還是太低。如果他能突破到大帝境界,道靈又可以大幅度的恢復,加上「道靈九變」的加成,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他拿出一把丹藥吃了下去,一時也不敢再貿然出手。

道靈吸收這裡的虛空本源之力足夠讓他長時間的保持變身狀態,但攻擊太低,變身也還是打不過。

萬法大帝看到楊恆手上,面露不甘之色,全身的神元開始瘋狂的燃燒起來,手中的那串佛珠直接崩裂開來,變成一粒粒珠子,發出萬丈金光,朝著蘇波聖人飛射過去。

「哼!即使你的法寶再強也沒用。」蘇波聖人一聲冷笑,手裡的大刀再次劈出,波浪型刀芒將那些金珠攪得粉碎,瞬間又洞穿萬法大帝。

萬法大帝的身體遠不及楊恆,這一擊之下已經受了重傷。

原本蠢蠢欲動的光明大帝和宙極大帝看到萬法大帝也一招敗下來,又開始遲疑不前。

「他一直沒有主動出手,肯定是在感悟規則之力。現在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不能讓他感悟下去,要不然不要他動手我們就要死。」道靈焦急地說道。

楊恆牙關一咬,正打算衝上去,聽到萬法大帝心灰意冷地說道:「現在我們四個人也未必是他的對手,他在道靈的幫助下還有一點希望活下去。這場浩劫也是因我們三人而起,我們今天就助他一臂之力,如何?」


光明大帝和宙極大帝兩人聞言,皆是露出一絲苦笑,隨即點了點頭。

萬法大帝轉頭對楊恆說道:「我們現在用秘法將我們全身的力量都轉移給你,希望你能殺了他,拯救蒼生!」

楊恆還未來的及說話,三個大帝全身的精血都開始燃燒起來,化作一股強大的力量鑽入到楊恆體內。

「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的傻子!」蘇波聖人看到楊恆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手裡的大刀再次劈了出去。

楊恆看著三個大帝的身體慢慢變成虛幻,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對方能在這個時候做出這樣的舉動,他在感動的同時又覺得有些悲涼。 已經找到了風嵐,星雲便讓聶風與花裳他們先回斂月族,也不好意思過多麻煩他們兩個。

風嵐在山上休養了三日,身上的傷也漸漸癒合。這日天氣晴朗,他拿起斷刀走出洞穴想要活動活動筋骨,星雲他們也陪同在他身旁。

風嵐揮舞着刀耍得虎虎生風,斬氣強而有力,星雲他們在一旁拍手叫好。

風嵐卻搖搖頭,他望着手上的斷刀說道:“比起你們還差得遠。”他完全沒有自己的定位方向,說白了,他並沒有比當初去聖城時強上多少。

這時突然一道斬氣襲來,只聽一聲巨響風嵐身旁的巨石被從中劈了開來。

“好強的斬氣。”風嵐轉頭一瞧,只見面前的正是他們獸族的劍聖自在天,他的手上握着那把窄刃長刀,刀身上包裹着氣,但與斬合流不同的是,刀身上的氣在繞着刀旋轉,他吃驚地看着說道,“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風纏。”

“氣動則成風,風利則成刃。”劍聖看着星雲說道,“你父親當年就是偷學了我這招,然後創出了氣化刃的劍氣。”

星雲一聽很是汗顏,他老爸當年還偷學人家的招式,不過想想當年父親那一招“風流破”,和剛纔劍聖這一劍還真有些類似。

“劍聖大人,拜託您了,將這招式傳授給我。”風嵐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劍聖捋了捋鬍鬚,“我讓你看這招式,自然就是想傳授給你。”

“謝謝師父。”風嵐趕忙跪拜。

劍聖點點頭,“隨我來。”

於是風嵐趕忙起身,他朝着星雲他們一點頭,急忙跟着劍聖而去。

星雲他們看着遠走的劍聖和風嵐,撒隆悄悄說道:“不如我們也跟着去偷學。”

“這……不合適吧。”星雲說。

“有什麼不合適的,你老爸不是也偷學了嘛。”說着撒隆便要偷偷跟過去。

星雲將他拉住,“算了吧,再說你不是有斬合流了,難道你想捨棄嗎?”

“我看那招‘風纏’也是斬合流的一種,是升級版,多學一樣沒壞處嘛。”撒隆死命想要掙脫星雲。

“真的不行。”星雲手上的電流一下竄了出來,撒隆慘叫一聲電翻在地。

劍聖將風嵐帶到崖邊,他握着手上的長刀在空中劃了個圈,頓時一股氣開始繞着刀旋轉起來,“我教你的有三個招式,風纏、風解和天龍捲,能不能學會看你的造化。”


風嵐在一旁仔細聆聽着,劍聖將這三招一一演示了一遍,讓又像他一一解釋招式中的奧妙。

風嵐盤坐在崖前,劍聖念道:“氣動則成風,風即是力,幻化無窮。想駕馭風的力量,先要感受風的流動。”

撒隆和星雲、妮悠遠遠看着崖上的風嵐,一連幾日他們只是在禪坐在那裏,難道這樣就能學會嘛?

撒隆握着自己的殘影劍,將氣包裹住劍身,“風纏。”他集中精力想要旋轉劍身上的氣,只見劍身的氣果然開始緩緩旋轉,可是卻上下不一致,停停頓頓不協調,撒隆一下子鬆開劍上的氣,嘴巴里氣喘吁吁,“這樣旋轉氣太損耗體力了,要怎麼戰鬥。”

“那麼容易學會,就不是絕招了。”星雲說。

“那你老爸是怎麼學會的?”撒隆納悶地說道。

“他可沒有學會我的招式。”突然劍聖出現在了他們頭頂。

“劍聖大人,不好意思。”星雲尷尬地笑笑。

劍聖似乎並不是很在意,“星索他確實是個天才,年紀輕輕就能駕馭風之力,這號稱第六元素的力量。”然後劍聖繼續說道,“風本身就是氣的流動,風是力量的流動形式,騎士也好獸族也好,其最終追求就是對風的駕馭,也就是你們人類所說的合一。風的形式多種多樣,可以像錘,也可以像刃,幻化無窮。”

聽到劍聖所說撒隆和星雲陷入沉思,劍神的世界恐怕離他們還很遙遠。

氣,這世界的第六元素,恐怕世上真正能駕馭他的也只有三大劍神和眼前的這個獸族劍聖了。

待到風嵐的傷痊癒後,他們準備告別劍聖自在天,可是去尋的時候卻發現他早已不見了。據說這位獸族劍聖喜好四處遊蕩,估計也只是在這裏做短暫的停留。

“現在我們是不是要去烽火燎城?”妮悠問道。

“嗯,我一定要救出我父親。”風嵐眼神中堅定不移,他下定決心這次一定要找回他的老爸。

“那好,出發。”

於是星雲他們一行人向着烽火燎城進發了。

雄鷹在草原上翱翔着,他們掠過大地,奔向太陽,寬廣的天地任其翱翔。

曰:龍雖殘暴,卻從不食鷹,獸人供之,奉爲太陽之子。

龍都後山的天雲澗上,夜幽握着黑水晶走到崖前,他望着裏面翻涌的黑色魔力,魔修在裏面獰笑道:“你們這些渺小的人遲早有一天會化爲灰燼,而我卻沒有人能毀滅,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無力的,世界早已將你們拋棄。”

“每個時代都有他的英雄,無論你復活多少次都沒有意義,真正被拋棄的是你,被你自己所在的那個時代所拋棄。”

“你……”

夜幽將手上的黑水晶拋了出去,黑水晶散發着幽暗的光芒落入天雲澗,落入深深的湖底。

星雲他們一行人一路向着烽火燎城進發,大草原的風情盡收眼底,大自然毫不吝嗇向着獸人饋贈它的禮物,潺潺的流水,青青的綠草。

中午時,他們停下馬蹄在河邊抓魚當午餐,妮悠站在水裏,等到魚一遊過來他月狼刃一閃,那可憐的魚兒就被放翻漂了起來,妮悠高興地抱着大魚上岸對星雲說道:“嘿嘿,怎麼樣,呆瓜,厲害吧?”

星雲眨眨眼,他走到水邊將劍插到水裏,劍上凝聚起雷力,頓時水裏的魚兒成片的翻了肚皮。

妮悠一看,臉唰一下紅了,“討厭。”她擡腿飛起一腳,只聽星雲慘叫一聲掉下了河。

撒隆和風嵐在一旁看得哈哈大笑。

這時遠處走來一個獸人,他身上揹着七八把刀劍,看上去就像一個開屏的孔雀。

妮悠將星雲拉上岸,他們警覺地看着這個獸人,這獸人很矮很瘦,也就和人類的身形差不多,他步履緩慢,走起路來身體搖晃着,給人感覺來者不善。

“看你,把我全身都弄溼了。”星雲甩着衣袖,眼睛卻沒離開那走過來的獸人。

那獸人走到他們身旁,撒隆與風嵐故作無事的烤着魚,但卻已經按住了身邊的武器。

突然獸人停下腳步,他轉過身來對他們問道:“那個……請問風嵐族是這個方向嗎?”

風嵐指了指西邊,“那邊。”

“哦,謝謝。”說完那獸人繼續往前走了幾步,然後他又扭頭看了看星雲和撒隆,“這兩位小哥的劍好像不錯。”

“很識貨嘛。”撒隆得意地笑了笑拿起自己的殘影劍。

那獸人嘴角也揚起微笑,突然他的腳下揚起一團風沙朝着他們捲了過來。

“小心。”風嵐和撒隆立刻一躍閃避開來。

只見那獸人撕破沙塵臉上帶着獰笑,手上握着兩把劍。 吸收了三個大帝的力量之後,楊恆的修為又開始漲了起來,眼看著蘇波聖人的刀芒又砍了過來,他把十二個小型領域釋放出去。


血紅色刀芒的微弱被削弱之後,他一邊吸收著三個大帝傳送給來的力量,一邊揮著擎天棍砸了出去。

一聲巨響之後,刀芒已經變成了稀薄的一層,楊恆直接用身體接了下來,然後劈出六道雷電。

「你怎麼能修鍊這麼多屬性的功法?」蘇波聖人眉頭一簇,無盡的血煞之氣從身體里涌了出來,朝著頭頂的雷電圍了過去。

「接下來的事就交給你了…」身體已經變的極其虛空的萬法大帝說了一句之後,徹底地消失在了這片空間,光明大帝和宙極大帝也跟著消失不見。

楊恆的修為馬上就提升到了大帝境界,依舊在往上面漲。

隨著他的突破,道靈附加在他身上的力量也開始暴漲。

沒多久,楊恆就聽到道靈嘆道:「這麼多年了,終於恢復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