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隻不過是一頭地龍,當然沒有巨龍大。」

「這頭怪物聽話嗎?我騎它飛上天沒問題吧。」

「當然可以。」

「太好了。」清宮香香公主臉上露出興奮之色,騎上飛龍,道:「走。」

張朝拍了一下飛龍的頭道:「飛穩一點。」

飛龍竟然通了人性,點了點頭,展翅高飛。

在場的除了唐怕大奇之外,其他人倒是覺得很正常。

老妖婆對唐怕的表情,噗之以鼻,道:「龍是有智慧的生物,雖然它只是一頭實力只有地龍級別的龍,但靈智開啟,也能夠聽懂一些簡單的人語。」

唐怕聽了之後,又一次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觀。

只見清宮香香興奮的飛上空中。

老妖婆在後面大喊:「香香公主殿下,想飛,跟我學修妖啊,我可以變出一個飛擒給你玩的,你看。」

說著單手一揮,果見她的手中有一隻巨大的飛擒憑空出來。

飛擒渾身白色的羽毛,一出現便仰天長鳴。

唐怕再次被老妖婆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觀,暗道:「修妖真神奇,莫非真能像西遊記所著那樣,妖魔鬼怪都可以變幻出自己喜歡的東西?像孫悟空的七十二變。」

想了半響,唐怕暗道:「妖修不是只有妖才能修的嗎?那老妖婆莫非是妖?」

想想唐怕就激動。

這個時候老妖婆已經飛到了場中央。

清宮香香看到老妖婆瞬間,臉色大變,但很快臉上堆起了甜甜的笑容。

清宮香香道:「婆婆你好,我有事,我要回皇宮了。」

說完,她快速的從龍背上滑了下來,臨走之前,衝上去,一把奪過小姑娘守衛的鑰匙,將小姑娘的手銬解開。

對相國的人道:「這小姑娘我要帶走。」

接著清宮香香對愕然的小姑娘道:「我感覺你很面熟,我敢肯定我們在哪見過,跟我走。」

說著拉著小姑娘快速鑽進人群中。

圍觀的眾位國士,異士,面面相覷,最後嘲笑的看著老妖婆。

而塔上的相國神色巨變,大怒:「混賬。」

罵完覺得不對,對方可是公主殿下,回頭對身後的一群人怒吼道:「你們這群門客想出來的鬼主意,現在唯一的線索被公主殿下帶走了,怎麼辦?」

相國身後的一群人低頭不語。

就在相國等人驚愕時,老妖婆大叫道:「公主殿下,見到我就想跑,回來,老妖婆我一點也不比司馬差。」

冷梟的甜甜妻 她輕念一句法訣,廣場上一棵巨樹搖動,樹上的枝條伸展開來,四五條枝條伸長上百米,像觸手一樣直接追向清宮香香。

遠遠地傳來清宮香香的叫聲:「不要啊,我真的有事要回去了。」

清宮香香和小姑娘一起被捉向空中,原本數十米高的巨樹,此刻向天空生長,變高上百米。

老妖婆道:「怎麼樣?妖修就有這樣的好處,要長就長,要短就短。」

清宮香香嘟著小嘴,但不敢發作。

塔上的相國倒是鬆了一口氣。

唐怕看到她那副受委屈的樣子,再也忍不住,頓時笑了。

老妖婆扯了扯他的衣角道:「唐公子,不要笑,你沒看別人都在忍著嗎?要是被這傢伙看見,到時你就慘了。」

唐怕這才忍住沒笑。

老妖婆這個時候將清宮香香捉到跟前道:「不要不高興,好多人想求我教他,我都不教,你看,學了妖修,你可以指揮萬物,修道有什麼好的,有像我這樣,想變什麼就能變出什麼來么。」

老妖婆輕念,眨眼間巨樹慢慢地放開清宮香香和小姑娘。

樹枝像一雙大手一樣將她們兩個放下來,樹木又變回了原來的模樣。

「怎麼樣,好玩吧,一念間眾物俯首稱臣,你也可以做到的。」

清宮香香臉上堆滿了不開心,堅決的搖頭:「我才不想學你做老姑婆呢。」

「老姑婆?誰說的?」老妖婆怒道:「我老妖婆年輕的時候,追求者排到了梵國。」

全場的人聽到面面相覷,最後爆發出一浪高過一浪的笑聲。

老妖婆徹底怒了:「你們笑什麼?有本事,你們把我追到手啊。」

全場這一下全都寂靜了下來,接著狂笑,笑聲比剛才還狠。

清宮香香藉機,拉上小姑娘,騎上張朝的龍道:「走。」

直往皇宮逃竄,唐怕由於離清宮香香比較近,龍扇動翅膀時,狂風掃過,撲面而來的風,將唐怕蒙住的紗巾吹飛。

唐怕大驚:「不好。」紗巾被吹飛,要露臉了。

小姑娘當即愣住,單手指著唐怕。

唐怕大驚,急急將空中的紗巾捉住,二話不說蓋住自己的臉。

雖只是一瞬間,卻已經引起了相國等人的注意。

張朝望向這邊時,眼神犀利:「殺如芸的是他?」

唐怕低頭逃了一般,離開。

清宮香香沒留意到這邊的情況,已經招呼著龍和小姑娘一起飛走了。

唐怕回到獨院,渾身冷汗。

是夜。

突然一聲蒼老的嘆息在他的身後響起:「唉。」

唐怕嚇得差一點跳了起來,扭頭一看,是慕容霸天。 慕容霸天佝僂著身子,顫顫巍巍走到了他的面前,頭髮上多了幾根白頭髮。

唐怕心驚,倒不是擔心老人會摔倒,他深深的知道在這副虛弱的身軀內掩藏著多麼強大的力量。

他擔心自己,一直以來他都看不透這個可怕的慕容霸天,不知道他會不會突然將他滅口。

「唐怕,不要擔心,我說過,我對你沒有惡意,即使沒有清宮流塵的推薦,我也不會殺了你,即使你現在將東陽國搞得雞飛狗跳,殺了相國千金。」

「你怎麼知道?」

「我人雖老,但還沒老糊塗,燕都的事我多少還知道一點,只不過這些俗事我懶得理而已。」

唐怕膽戰心驚的看著慕容霸天。

「人這一生啊,總要做些大丈夫所做之事,才有意義,歲月是無情的,但人是有情的,有些生死不過是一些局,只是你我身為局中人看不清,望不透而已,你認為相國千金的死是你造成的?你錯了,她的死早已有了定局。」

「啊。」唐怕現在再次一驚,老人慕容霸天,話鋒藏機,似乎在影射著什麼大事。

「梵國派過來的騎士,故意挑釁相國千金,目的恐怕不單純,只是梵國的騎士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陰差陽錯的死在一個並非是任務之內的人手中而已。」

「啊…..你的意思是說,梵國騎士另有目的?帕棠是誤打誤撞殺了對方?」

「自古至今每一件事的發生都是有原因的。」

老人慕容霸天坐下來,打量了一眼坐在院子獃獃的望著天空的帕棠,道:「帕棠資質平平無奇,能達到宗師級已經算得上是幸運了。」

「不過,他現在這個樣子,和死人也沒有什麼區別。」唐怕看著帕棠像個傻子一樣,不知道如何勸是好。

人生之悲哀莫過於努力了大半輩子的事情,突然間發現這事不值得。

老人笑道:「我們也一樣,你以為當王當皇便已經是人生贏家,實不知,當你當王當皇時,你已經輸了。」

唐怕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老人為何又找上了他,這話又是什麼意思。

老人慕容霸天道:「年輕人告訴我,你是不是要離開東陽國了?」

「這……」唐怕震驚不已:「即使我想呆在這,恐怕也呆不住。」

「我說過,我很欣賞你,我非常想看看一個潛力無窮的武道後輩,日後的修為究竟能夠攀升到何等境界,或者和千年的張三軍一樣吧。」

「張三軍?」唐怕驚駭,這個名字他太熟了。

「張三軍就是一個屠殺機器,想當年,我三萬鐵騎,被他一人滅殺,我好不容易逃脫。」

老人突然間話鋒一轉問道:「年輕人,你又是從何而來?打算到哪去?清宮流塵這個老傢伙來信說,你想找一個武道高手拜師?」

唐怕道:「我從天山出來就是想拜師,可是連我自己都想不到,拜師拜出一群敵人來。」

「哈哈……清宮虛的事我都聽說了,其實錯不在你。」

「嗯。」唐怕點頭:「所以東陽國我也要離開,離開之前…..想…..」

唐怕想了想始終沒說出來。

老人道:「年輕人,我不管你想做什麼,燕都藏龍卧虎,高手眾多,千萬不要衝動。」

唐怕聽得冷汗直流。

最後老人道:「不久之後,我可能會到其他的聖地遺迹走動走動,說不定我們還會有相見之日,現在我最想解決的是兜率宮裡面的事。」

「兜率宮怎麼了?」

「跟我走就知道了。」

唐怕陪老人一起,路過御花園,來到兜率宮,這是他第三次來到這了。

場景依舊,但是地上躺著數百名士兵的屍體,七倒八歪的。

唐怕心驚:「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是很清楚,這些士兵是我命令他們在此挖的,雖然這些士兵不過是凡人,可一下子五百七十八名士兵集體同一時間死在兜率宮這個洞內,我覺得很奇怪。」

唐怕一路上看得觸目驚心,越往前,士兵的傷勢越重。

所有的士兵似乎是被一股力量震碎五臟六腑而死,每一個都七竅流血。

越是往前走,士兵的內臟越是碎得厲害,很多士兵連劍都沒有來得及抽出來,只有洞口比較遠的士兵,劍抽出了三分之二。

唐怕問:「這死了多久。」

「三個小時之前的事。」老人帶著唐怕來到一個軍官跟前道:「此人化神期高手,但是也僅僅是抽出了劍便死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昨天我命令這些士兵去挖皇凌石碑,結果挖出大事了,逃出去的將軍說,他聽到了屍吼聲。」

「獅吼聲?」唐怕問。

「不是獅子的叫聲,是屍體的叫聲,所以我叫它為未知的屍聲。」

老人唉地嘆息一聲:「我也是第一次聽說如此詭異的叫法,雖然我沒有聽到過,但是那個將軍滿眼的懼怕,最後一口氣憋著來到我跟前,我想救他,可依然回天乏力。」

老人帶著唐怕很快就來到了皇凌石碑處,老人深邃的雙眸閃出一抺精光:「等到我來到此地時,那聲音已經消失,士兵也全死了,為了讓你進來看看是否發現什麼,暫時沒叫人抬屍體出去。」

唐怕聽得毛骨悚然,雙眼死死的盯著皇凌通天山的通字,又望了一眼被挖開的石碑基座。

老人問道:「是否發現什麼?」

「石碑底下怎麼有一面鏡子?」唐怕盯著石碑底下的古銅鏡子。

古銅鏡子樣式古老,毫不起眼,透跡斑斑,直徑三米,古銅邊緣上面雕刻著東西方巨龍。

「我也不知道這面銅鏡到底是什麼。」老人看著唐怕,將手放在古銅鏡子上面,鏡子毫無變化。

「我試試看。」唐怕見老人伸手進去沒事,他自己也將手摸了摸古銅鏡子,見沒有發生意外。

他的心才鬆了一口氣。

又摸了一下古銅鏡子的中間,沒有發生異樣。

看著古銅鏡子和石碑總覺得有什麼不對,這組合實在是太怪異。

鏡子托住石碑,這種事本身就太過於詭異。

老人慕容霸天道:「你有發現什麼沒有?」

「沒有。」

唐怕繼續將手放在古銅子上,古銅子很舊,並沒有倒映出影子來,只是給人一種深邃的感覺。 唐怕也不多想,唉地嘆息一聲,隨口輕道:「皇凌通天山到底是什麼意思?」

話音一落。

唐怕只覺得天旋地轉,頭腦如被一股異力衝進來。

突然間腦中響起一聲怪異的響聲,他的大腦瞬間短路。

鏡子傳來強大的吸力,唐怕雙眼恍惚間感到周邊的環境產生巨變,他彷彿看到了古銅鏡子的另外一面底下藏著一座石棺材。

嚇得臉色慘白大叫:「啊…..救我。」

老人心中震驚,一手拉住唐怕另外一隻手:「醒過來。」

老人慕容霸天一聲厲吼,震得唐怕心神猶如被巨石砸中,回過神來,看到自己的另外一隻手臂伸到銅鏡的另外一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