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顧絕塵。」

「小塵塵,那我先帶你去吃好吃的,等會帶你找父母,好嗎?」

小男孩立馬開心的點頭:「好好好……」

「小姐,這小男孩……」李麟總覺得這個小男孩有問題。

「沒事,給他弄點吃的,等會你帶他回家就好了。」

「可是,小姐,看這小男孩的穿著,不可能讓他一個人在大街上亂跑的。」李麟所說的碧綰之前就注意到了,正因為有著疑惑,所以對他如此的耐心。

「大姐姐,我是偷偷從家裡跑出來的,所以……」說著小男孩委屈的哭起來。

碧綰想到自己年幼時的無助,頓時軟下心來,抱著小男孩上了包廂。

其實碧綰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從和本體融合后,自己變得善良、熱心了。

既然小姐做了決定,李麟只能默默的跟在後面,但是顧絕塵這個名字讓李麟覺得耳熟…… 到了包廂,蘇萍正好關窗轉身,見碧綰進來,打趣的說道:「你盡然想去蘇府為奴為婢,本小姐一定罩著你。」

「啊,我的小情人怎麼變成女的了。」說著碧綰張大了嘴巴,可是眼角的訕笑出賣了她。

「你呀,真的服你了,蘇浩這個紈絝子弟,你也敢招惹。」

碧綰將小男孩放下,對李麟吩咐道:「去弄點可口的點心,給小塵塵吃。」

「是……」李麟應聲,偷偷的仔細看了看那個小男孩,可是沒有發現什麼問題,只得皺眉出去了。

「今天找我什麼?」

「我就是想告訴你,我大哥帶了華落門煉藥長老回來了,剛才在馬車裡的老者就是那個人。」

碧綰細長的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桌面:「那個人能治好蘇穎?」

「據說可以。現在父親派人在收集相關藥草了。」

碧綰沒想到,煉藥師還有這般水平,能夠將器官進行再修復。

「蘇穎現在怎樣?」

「還能怎樣,每天呆在床上。不過,她恨死你了。」蘇萍有點幸災樂禍的笑著。

「恨我是應該的,不恨反而讓我覺得可怕。」碧綰說出了自己心裡真實的想法。

「大姐姐,怎麼吃的還沒來?」小男孩摸著自己的肚子,扭著小身子,難過的問道。

蘇萍一看小男孩,羊脂白玉般的肌膚、炯炯有神的眼睛,魅惑性感的薄唇,長到后一定是一個風流瀟洒,俊美非凡的翩翩美少年。

「來,姐姐這有糕點,你告訴姐姐你叫什麼,姐姐就給你吃。」

「顧絕塵。」

「顧……顧絕塵……」蘇萍聽到這個名字,立刻吃驚的重複道。

見蘇萍臉上的嚴肅和吃驚的模樣,碧綰直了直身子:「怎麼了?你認識他?」

「大姐姐,她肯定是認錯人了。」小男孩看白痴一樣的看著蘇萍,順手搶過蘇萍手中的糕點,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看著吃的狼吞虎咽的小男孩,蘇萍也淡笑一下: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會是一個五歲小孩。

「呵呵,一個同名同姓的人而已。」

「同名同姓?誰?你的相好?」

「咳咳咳……」小男孩被碧綰的話嚇了一跳,直接『咳咳咳……』的咳嗽起來。

碧綰見小男孩噎著了,連忙轉身輕輕的拍著小男孩:「慢點吃,來喝杯水。」

小男孩接過碧綰手中的水杯,一口氣喝了下去,之後哈著大氣:「大姐姐,你說話怎麼這麼粗魯?」

「呵呵,小塵塵,這不是粗魯,是直接懂不。」

小男孩轉動了一下眼睛,拉著碧綰的衣袖,微笑著說:「大姐姐喜歡直接的,不喜歡拐彎抹角的?」

見小男孩可愛的模樣,蘇萍也湊過來:「你大姐姐,喜歡我這樣的,懂不?」

「呸,我家大姐姐才不會喜歡你這麼丑的,起碼也要我這樣的。」說著站起身,叉著腰,炫耀的在蘇萍面前擺了個造型。

碧綰一掌拍在顧絕塵的頭上:「吃你的,大人說話,小孩安靜點。」

顧絕塵一歪嘴,冷哼一聲:等我長大了,看你還小瞧我…… 「家裡來了這麼重要的客人,你出來沒事?」

蘇萍無奈而故作堅強的一笑:「我在不在都無所謂,沒人會注意到我,或許我不再他們會覺得安心點。」

「為什麼這麼說?」

「反正我做什麼都是錯的,站在那他們都覺得我礙眼。我說句話實話,他們覺得我故意拆台。」

從蘇萍的話里,碧綰聽出了心酸和凄涼。

或許是蘇萍直爽的性格,以及她敢愛敢恨,讓他被那些所謂的正人君子給嫌棄了。

「放心,我的眼裡只有你。」碧綰說著,將一塊糕點遞給了蘇萍。

「大姐姐,你說話怎麼這麼肉麻?」小男孩又適時的拆碧綰的台了。

「李麟,吃的怎麼還沒來?」

「來了來了,剛才在外面看到王遲了,所以就耽擱了下。」

「他來茶樓幹什麼?」

「不知道,點了幾份糕點就回去了。」

「你去打聽打聽,是什麼糕點。」

見李麟出去,碧綰連忙將一盤綠豆脆皮糕放到顧絕塵面前:「不信這些還堵不住你的嘴。」

「哼,過分。」

「呵呵……」一旁的蘇萍看著抿嘴微笑著,之前心中的失落和憂傷,隨著這聲微笑消散了。

「這就對了,有些事放在心裡只是徒增煩惱而已。」

「嗯,你說的對。」蘇萍感謝的看著碧綰,「謝謝,換做其他人,肯定會數落我,說是我自己的原因,而你不論是非緣由,卻告訴我最明智的做法。」

「現在知道做我這個廢物的朋友是多榮幸的事。」碧綰半開玩笑的說著,讓原本憂傷的氣息又淡了些。

「對了,你準備了沒,還有一個月就要暑宴了。」

「準備什麼?」

「上次不是跟你說了,要麼不要參加,如果要參加,你就要準備節目啊。」

碧綰右手撐著頭,慵懶的說:「沒用的,如果有人誠心要為難你,即使你有十八般武藝也是枉然。」

「嗯?」蘇萍一開始沒明白碧綰的意思,可仔細一想,不就是如此。

如此通透聰慧的女子,怎麼被人謠傳成那樣:一個一事無成懦弱膽小的廢物。

「你到時去嗎?」

「我沒有辦法,一旦去過,就必須年年參加。所以,你還可以選擇。」

「既然你也去,我也去吧,順便去見見世面。」雖然碧綰這麼說,但是蘇萍卻隱約覺得是擔心自己,碧綰才去的。

兩人又漫無目的的閑扯著,而國都酒樓三樓的包房內,氣氛卻壓抑的透不過氣來。

「你說什麼?調戲男人?」

「王爺,後來證實那個男人是個女的。」修影鬆了口氣,在心裡慶幸著:幸好是個女的,不然要出大事了。

可是,修影氣還沒松過來,就聽到冷寒澈更加憤怒的聲音。

「該死的女人,連女的也調戲,這該如何是好。」

「噗……你想讓她調戲你,你就直說。」逍遙御風偷笑著調侃道。

可是還沒調侃到,就看到一把冰刀朝自己劈了過來。

幸好逍遙御風躲閃及時,不然非得落個殘廢。

「還有呢?」

修影有種預感,把今天的事告訴王爺,王爺會更加憤怒,可是王爺那吃人的目光,讓自己沒有退路。

「她今天救了一個小男孩。」

「該死的,盡然救一個男人……」冷寒澈緊捏的拳頭,證明修影想的沒錯。

「是男孩,不是男人……」修影解釋道。 「男孩不是男人嗎?」冷寒澈冷幽幽的看著修影,眼中暗示著:這點都不明白,跟著本王這麼多年白混了。

「是是是,是男人。」

「還有嗎?」

修影將頭埋的更低,這樣可以看不到冷寒澈陰暗憤怒的俊臉:「碧小姐說想換主子,去做蘇大少爺的貼身丫鬟。」

「啪……」一瞬間,冷寒澈前面的冰脂白玉桌化成了粉末,「去把那個該死的女人帶到這來。」

一聽冷寒澈的話,修影像風一樣的轉身離開,往吉祥茶樓趕去。

「你不是只想知道答案而已,何必這麼激動。」

「就是,神棍說的對,這可是價值連城的冰脂白玉啊。」 穿成贅婿文男主的前妻 逍遙御風看著滿地的碎末,滿臉心痛的說。

「我不是激動,是憤怒。那個該死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損壞我名譽,我能放過她?」

「真的是這樣?」逍遙御風似乎忘了剛才那一刀,又壞笑著反問道。

「逍遙御風……」冷寒澈冷著臉,「最近是不是過的太舒坦了。」

逍遙御風立馬扯過宇文邕,露出潔白的牙齒,笑著說:「最近他比較閑,我很忙。你們聊,我命人換個桌子。」

說著也是風一樣的離開了房間。

而這邊,碧綰正和蘇萍聊的愉快,李麟緊繃著臉,擔憂的走到碧綰旁邊:「小姐,外面有個男的找你?」

「男的?」碧綰在腦中搜羅了一圈,發現自己並不認識什麼男的,就慵懶的擺擺手:「肯定是找錯人了,就說我沒空。」

原本在門外安靜等候的修影,聽到碧綰的話,只能無奈的開口道:「碧小姐,是我。」

碧綰正打算再多了解一些蘇穎的事,沒想這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碧綰一下子緊繃了身子。

這聲音好像貌似是那個變態的貼身侍衛修影的,他們不是出遠門了,怎麼會到這小茶樓來找自己?

碧綰一想,或許是自己聽錯了,於是又隨意一笑:「你繼續……」

「砰……」突然房間的門被人一腳踢開。

「誰……」碧綰立刻警惕的起身,看向來人……

「你不是出遠門了,怎麼……」碧綰不敢相信,一直苦苦等待的人終於回來了,立刻興奮的上前,「你們王爺回來了,是不是?」

「是……」修影不想解釋太多,只用最簡單的一個字,回答了碧綰。

「他現在有空嗎?」

「有……」

「我現在能去找他嗎?」

「能……」

突然意識到今天的修影異常的安靜,似乎在壓抑著什麼:「修影,怎麼了?」

「沒……」

此刻的碧綰已經安靜下來,死死盯著修影的眼睛,冷漠的開口:「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不然你怎麼主動找上我?」

被碧綰如此一問,修影只是低著頭,沉默不語:說沒事,她不跟自己走怎麼辦?說有事,她不肯跟自己走那又要如何是好?

「怎麼不說了?既然沒事,送客。」

通過碧綰的觀察,修影的出現大有來者不善的味道,還是拒絕為好,等明天自己親自去修羅王府拜訪,再求修羅王關於修鍊的事情。

修影知道自家王爺對這個廢物的不同,自己是重不得輕不得,於是微笑著抬起頭:「碧小姐,王爺回來了,你這僕人應該去報個道啊。」 「就這麼簡單?」碧綰眯著雙眼,懷疑的問道。

「是……」

碧綰回頭看看蘇萍,再低頭看看只顧吃的小塵塵:「他現在在哪?」

「國都酒樓。」

「國都酒樓?」一聽到這個名字,碧綰就有種不好的預感,「我今天有急事,明天去王府報道。」

「不行……」修影發現自己在這裡耽擱太久了,萬一王爺親臨現場,那受罰事小讓自己去陪修魅那就完了,「還是快點,不然王爺又要發怒了。」

「切……隨他……」碧綰並不想去可是為了修鍊的事,最後還是妥協了,點頭微笑道,「好,我跟他們說下,你在門外稍等。」

「好,請快點。」

「今天有事,那就先這樣,蘇穎有什麼新情況,一定要告訴我。」

「恩,放心。」

「李麟,等會將這個小塵塵送回家,然後你回府等我就好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