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是不交了!」羅平章彷彿找到了一個動手的理由,他得意地說道:「各族自有各族的規矩,既然你不願意那可就別怪我強來了!給我殺!」

羅家護衛在羅平章的命令下,再次集合起來,鐵戰將葉天和花弄影護在身後,手掌上凝出金色的光輝,正要迎戰,遠處再次傳來一聲清嘯:「都給我住手!」

鐵戰聞言,喜道:「是大哥來了!」

果然遠處鐵心飛快地趕來,擋在了鐵戰和羅平章的中間,羅平章一看便知道這又是靈龍族鐵戰的同胞兄弟,鐵心道:「都被打了!都是誤會!」

羅平章冷冷地說道:「誤會?說得輕巧,來的正好!都給我拿下!」

而此時,空中卻又傳來一道喝聲:「都停手!」

羅平章聽到這聲音,臉色立刻大變,原本冰冷麻木地臉上忽然換上一副吃驚而又疑惑的神色,「二皇子殿下?您怎麼來了?」羅平章反身抱拳說道。

遠處秦雄帶著幾名隨從從行宮的方向飛來,葉天和花弄影兩人看著那秦雄,這人身高八尺有餘,穿著雍容霸氣,的確頗有皇家風範,秦雄緩緩說道:「這是靈龍族前來接親的隊伍,斷金侯鐵心鐵戰,你知道吧?」

「原來這就是斷金侯啊?久仰大名啊!」羅平章十分敷衍地說道。

靈龍族因為修士都是共修一本功法,學一套武功,所以即使封侯問爵,封號也都是一樣的。 鐵心和鐵戰兩人的封號都是斷金侯,鐵心和鐵戰也露出一個僵硬的微笑,說道:「久仰平國侯大名!」

秦雄問道:「怎麼會打起來?剛剛正在和斷金侯議事,有人稟報說靈龍族的人與平國侯的人打起來了,所以趕緊過來看看,沒有傷著誰把?」

羅平章掃了一眼地上的屍首,說道:「都是些尋常護衛和士兵。」

秦雄便說道:「那就好。」

「只是他們取走了秦亞的屍體。」

秦雄點點頭,回頭問道:「斷金侯,你們的人取走了我們叛族皇子的屍首?」

鐵心聞言,便看向了花弄影,花弄影點點頭,說道:「那是我的師父,我要好好安葬他。」

鐵心便又解釋道:「貴皇子秦亞曾經是我們公主的師父,教習音律管弦,所以我們公主年紀舊情……」

秦雄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乾脆就賣個人情,你們將我十一弟好生安葬吧。」

羅平章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不知道秦雄怎麼會忽然之間對靈龍族的人這麼好,但是他又不敢多問,只能默不吭聲,等著秦雄安排。

見到秦雄居然忽然之間這麼大方,葉天也很吃驚,這次再回天都城,居然變得這麼熱情,鐵心急忙謝道:「那就多謝二皇子了。」

秦雄道:「哪裡的話,讓貴公主受驚了。這些就當是一些小小的補償!」

花弄影板著臉,並不買秦雄的帳,葉天也沒說什麼鐵心說道:「那我們就先行告退了。」

「好,明天辰時,我會安排人將五弟送出去的,到時候就辛苦你們替我照顧他了。」

「二皇子言重了!」

雙方客套了幾句,鐵心便帶著他們往城外飛去,漸漸飛離刑場,鐵心才說道:「公主殿下,我不是讓您先別進來城中嗎?你們怎麼進來了。」

花弄影沒有說話,一臉我錯了的表情,鐵心嘆了口氣,說道:「還好這個秦雄一心巴不得我們快點將他的五弟接走,所以才沒有為難我們。我們在這裡也不過待一個晚上,接走那個秦峰就走,盡量不要生出事端,公主殿下,您今晚可不能亂跑了。」

「嗯嗯!我肯定不亂跑!」花弄影滿嘴答應道。

刑場之上,秦雄目送花花弄影他們一行人消失在視線之中,這才幽幽地說道:「是不是很納悶我為什麼會把他們放走?」

「殿下自然有自己的考慮。」羅平章回答道。

秦雄臉上輕哼一聲,說道:「這些人現在還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我的天都城,不然會很麻煩的。」

羅平章低頭不語,他不知道眼前這個極善謀略的皇子又在安排什麼,「將這裡收拾一下,然後來行宮,我有事情要交代。」秦雄帶著自己的隨從,準備離開。

「遵命!」

刑場上的空地上橫七豎八地躺著各種屍體,無一例外的都是骨龍族的士兵與護衛,羅平章心疼不已,但是剛剛也沒有說出去的必要,眼前的人還不能死,那麼即使他們殺了羅平章,秦雄還是會放他們走的。

在秦雄的眼裡,自己的計劃才是最重要的,任何人都不能打亂他的計劃,這次的計劃如果可以不動聲色地進行起來,那麼靈龍族早晚都會被吞併的。

翌日清晨,晨光熹微,火紅的太陽從東方的山巒之中緩緩爬起,天都城中,各種雜役已經開始打掃街道,骨龍族的士兵在在天都城的主街道上布置崗哨,五步一崗,十步一哨,十分嚴苛,而且還都是特意選出的有修為的士兵。

五皇子秦峰一早便已經被人叫醒,秦雄派來的人立在他房間里,指揮著下人快點給秦峰沐浴更衣,宮女與下人手腳麻利地俯視著秦峰,秦峰陰沉著臉,任由他們折騰。

房間外面,秦雄派來的人優哉悠哉地在外面等候著,時不時地便催促道:「快點快點!手腳都麻利點!時辰馬上就到了!」

門外忽地走進一名身穿盔甲的護衛,這是負責保護五皇子的護衛,秦雄派來的人卡了一樣那護衛,說道:「事情都安排好了么?」

那人回答道:「都安排妥當了,就等五皇子了。」

「好。」

那護衛跟眼前的人十分熟稔,他便半開玩笑地說道「嘖嘖嘖!又不是今晚就要成親,為什麼這麼鄭重啊?把他送到靈龍族再沐浴不就好了?」

那人笑著回答道:「哼哼,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活著到了靈龍族,這說不定是他最後一次沐浴了。」

等到秦峰沐浴更衣,一切完畢,一支聲勢浩大的隊伍便迎著朝陽向著城外走去,城外,鐵心與鐵戰也已經將自己的人都安排好,他們靜靜地在這裡等待秦峰的出現,昨天就已經和秦雄約好在這裡的。

嘟!城中傳來一聲接一聲的號角聲,從天都城的行宮一直蔓延到了葉天他們所在的城外,「他們出發了!」葉天對著花弄影說道。

「嗯!我也聽到了。」花弄影回答道,他們就在這裡靜靜地等候著秦峰的到來。

很快,一支比鐵心鐵戰還要浩蕩的隊伍從天都城裡走了出來,最前面的依然是他們的二皇子秦雄,他騎著一匹高頭大馬。走在隊伍的最前面,然後便是隨從護衛一干人,隊伍中間走著一輛精緻華貴的馬車,秦峰盤膝坐在上面,他穿著藏青色的華麗衣冠坐在馬車之中。

一代皇子,堂堂七尺男兒,卻不能像其他男子一樣騎馬出行,而是像個待嫁的婦人一般,乘坐馬車出來,這又是秦雄故意布下的侮辱秦峰的伎倆。秦峰心知肚明,卻只能面無表情地選擇了忍受,任由路旁閑人偷來譏笑的目光,還有指指點點的竊笑聲。

原本他是最有機會與秦雄爭奪未來龍皇的人選,但是靈龍族的這次聯姻卻又將這裡的局勢打亂,誰都知道名義上是去和親,實際上就是第二個秦亞。本來這件事情完全可以再找個倒霉的小皇子,將他送去,但是在秦雄的暗中操控之下,其他人合力反而把秦峰送去了靈龍族,成為了一件犧牲品。 城門口處,氣派十足,宮女士兵站立兩側,秦雄笑吟吟地將秦峰的馬車帶了出來,鐵戰與鐵心率領的迎親隊伍齊齊跪下,花弄影只施鞠躬禮,畢竟這秦峰已經算是本格駙馬爺了,禮畢,秦雄笑著說道:「這次聯姻是兩族的大事兒,我五皇弟也是儀錶堂堂,才高八斗,武藝高強,修為都已經達到了龍王五階的境界,身上追花鐵扇在我骨龍族也是難逢敵手,堪稱文武雙全!想來不會讓你們貴國的公主失望的。」

這一席話看似在誇獎秦峰,實際上是在透露秦峰的老底,提醒鐵心和鐵戰提防這個秦峰。鐵戰和貼心兩人不動聲色地點點頭,心裡卻已經十分吃驚了,因為他們得到的消息,秦峰的修為只有金龍境界,武技功法什麼的尚不清楚,畢竟他之前身為得勢的皇子,這點消息豐說的住的。

現在經過秦雄這麼一說,他們心裡都有了底,於是鐵心與鐵戰笑著應和道:「果然是身手了得,天賦極高啊!」

秦雄又揮揮手,招來一隊骨龍族的士兵與隨從模樣的人,說道:「這次去靈龍族也算路途遙遠,我這個五弟也是錦衣玉食被人伺候慣的人,帶上這幾個護衛和隨從去吧,這些人都沒有什麼修為,不過不礙事兒,我的五弟身手不差,尋常人難以傷了他。」

隨後又對那些護衛說道:「把五皇子送到靈龍族之後,本皇子給你們自己選擇的機會,你們要是想隨五皇子留在那裡,就留在那裡吧,想回來的也可以回來。」

「多謝二皇子!」那些人齊聲說道。

葉天和花弄影看到秦峰一言不發地坐在馬車之中,好像一件任由別人交易的物品。鐵心指揮人將秦峰的馬車和護衛隨從一干人併入了自己的隊伍之中,整個隊伍開始掉頭,離開天都城,返回靈龍族去。

秦雄站在天都城城門口,臉上似笑非笑地望著葉天他們的隊伍,直到他們的身影徹底別樹林所遮蓋,秦雄對著左右說道:「回去吧。」

隊伍沿著大路前進,背後就是巍峨的天都城,等到徹底看不到天都城的時候,鐵心對鐵戰使了個眼色,鐵戰立刻會意,提起馬的韁繩,調撥馬頭,走向了隊伍的後面,花弄影和葉天兩人各自騎著一匹馬,走在鐵戰的兩旁。

石波卻在這時候從隊伍後面跑了過來,臉上帶著一抹憂色,似乎有什麼事情要和花弄影稟報,葉天見狀,輕輕地伸手拉住花弄影的韁繩,將她的馬匹帶出了行進的隊伍,在路旁等候,花弄影問道:「怎麼了?」葉天朝著跑來的石波努努嘴。

石波跑到近前,花弄影便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

石波作揖說道:「啟稟公主,我們之前來時,在天都城裡留下了不少眼線,就是為了等您,我昨天進城裡去尋找,卻發現他們都不見了。」

「都不見了?一個都沒有找到嗎?」

「一個人都沒有,連一個人的屍首都沒有發現,連任何記號都沒有留下,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石波十分詫異地說道。

花弄影看著葉天,葉天回答道:」意料之中的事情,一直感覺秦亞就是一個誘餌,就是為了引你上鉤,你們的出現其實都已經在別人的掌控之中了。「

「別人?誰?那個秦雄么?」

「應該是他。」葉天轉了轉馬頭,憂心忡忡地說道:「這個秦雄實在不簡單,城府很深,心計了得,剛剛的那番話也是話裡有話,弦外有音。」

花弄影點點頭,對著石波說道:「你回去吧,我知道了。」

石波應了一聲,向著隊伍的後面走去,花弄影和葉天兩人輕輕地趕著馬去追鐵心,花弄影說道:「剛剛秦雄已經把秦峰的底透了,應該是想讓我們提防秦峰,可是他要是擔心秦峰會逃走,那他為什麼不直接廢掉秦峰的武功呢?」

葉天說道:「廢掉一個人的修為對人的身體衝擊也是很大的,他要是在今天把一個病懨懨的人送到靈龍族,不光你們的龍皇也不答應,鐵心和鐵戰兩位侯爺也不會接,難道回去讓自家未來的龍皇守寡么,再說了,這一路上顛簸,萬一五皇子病死了,骨龍族還得選出一個人來聯姻,到時候變數更大,你看秦峰那麼安靜地坐在車裡,估計身上已經被迫服了散功丹,軟筋散之類的丹藥。」

兩人邊說邊追上了鐵心,鐵戰也從後面騎馬趕了過來,他對鐵心說道:「大致檢查了一遍,那些護衛下人里,沒有有修為的,都是普通人。」

秦雄剛剛說了,秦峰自己修為不差,不需要派高手保護,所以派來的都是很低下的護衛,不過另一層意思也就是他已經是一枚棄子,沒必要再派高手保護了,隨便安排幾個阿貓阿狗意思意思就行了。

不過鐵心和鐵戰的擔心這是秦雄故意在迷惑他們,這些人裡面難保會有秦雄的眼線,盯著他們以及秦峰,葉天和花弄影也都能感覺到。

鐵心點點頭,說道:「時刻盯緊他他們,不要出什麼岔子。」

鐵戰道:「明白。」

原本天都城外的道路是很寬敞而又平坦的,秦峰所乘坐的馬車很是舒服,但是隨著隊伍越走越遠,道路也越變越難走,秦峰的那輛馬車走起來十分吃力,甚至有些地方已經無法通過了,幾次都是硬擠過去的。

傍晚時分,他們停在了一處峽谷外,鐵心道:「明天讓骨龍族的五皇子下車吧,把馬車收起來,這條峽谷馬車是過不去的,接下來的路走著都比坐馬車舒服。」

鐵戰道:「我去和他說。」

鐵心看了看頭頂,不知道什麼時候,頭頂已經烏雲密布了,鐵心又說道:「通知下去,就在這裡安營紮寨吧。」

天都城的行宮中,秦雄站在窗口,臉上十分得意地看著遠處黑壓壓的天空,一陣狂風風忽然出來,吹得窗戶啪啪作響,身旁一名留著山羊鬍子的中年人輕輕地說道:「二皇子,關上窗戶吧,要下雨了。」 秦雄反身走回了屋子裡,那人急忙過去將窗戶關嚴,很快外面豆大的雨點便噼里啪啦地落了下來,拍打得窗框嘩嘩作響。轟隆隆!雷聲又由遠及近,轟然傳來。

一名宮女邁著蓮步,端上來一杯熱茶,放在了桌子上,秦雄端起熱茶,緩緩地說道:「今年的雨季終於來了,這場雨來得不早不晚,恰是時候。」

那名留著山羊鬍子的中年人微微頷首道:「今年的雨季已經遲了,不過這也樣也好,來得遲,必定來得急,這接下來的半月里,雨水是不會斷的。」

「老天爺都在幫忙,還給他們送去了一群拖後腿的廢物,他們這次回去可沒有好回了,哼哼,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秦雄抿了口茶,得意地笑著,他忽而又問道:「你這次去,我父皇他怎麼說?」

「龍皇陛下聽了您的計劃,自然十分欣喜,這次要是可以成功,您在族中的地位勢必會更加穩固。」

秦雄得意地笑著,現在的他已經將自己的最大的敵手秦峰送走了,在族裡其他的皇子都是一群有頭沒腦,有勇無謀的傢伙,自己現在已經沒有了任何對手,要是能夠將這件事情做好,接下來就只需要安安靜靜地等著當上龍皇了,甚至,他可以嘗試一下,提前當上龍皇。心裡忽然冒出這個念頭,秦雄臉上頓時變得有些奇怪,這似乎確實可以嘗試一下。

天都城外的大山裡,雨點越來越密集,鐵心與鐵戰迅速指揮著人搭建好帳篷,花弄影千金之軀,金枝玉葉,自然早早地已經進了帳篷之中,倒是秦雄送來的那些護衛隨從,笨手笨腳的,半天搭不好一個帳篷。

秦峰躲在豪華嬌軟的馬車之中,並不著急,那些人渾身都被澆透,才將帳篷撐好,將秦峰迎了進去。葉天和花弄影坐在同一間帳篷里,外面的事情不用他們費心,外面瓢潑大雨,他們兩個人則安靜地盤膝坐在帳篷之中修鍊。

不多時,鐵心與鐵戰兩人也鑽了進來,兩人早已經被淋成了落湯雞,不過他們兩人都是從靈龍族的軍隊之中走出的修士,這點雨對他們來說並不算什麼。兩人神色淡定地坐到了一旁,運起內力,將自己的身上的濕衣服蒸干,白色的水汽從他們兩人的後背上冒出,很快,他們的衣服便被蒸幹得差不多了。

山雨來得快,去的也快,半個時辰之後,外面的聲響一下子便小了好多,葉天忽然收功,將修為收回丹田之中,他獨自起身走出帳篷,外面的雨勢確實小了很多,但是還是沒有停,雨絲還在往下斜斜地墜著,外面的人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乾柴,已經在營地四周圍起了大大小小的十幾堆火堆,有的已經開始做飯了。

葉天心裡不由得哀嘆道:真是天公不作美,自己急著要去靈龍族,卻一直被這些事情耽擱,他忽然自言自語道:「雨啊,你快點停吧,別下了。我還有急事啊。」

身後忽然傳來花弄影的聲音:「你要去我們靈龍族做什麼啊?我越來越好奇了。」

葉天回頭看去,花弄影披著長長地頭髮站在了他的背後,葉天回答道:「沒什麼。」

花弄影道:「你最好還是現在和我說吧,因為你遲早都要和我說的。」

「嗯?」葉天道,「你什麼意思?」

花弄影解釋道:「你看啊,這次迎親的隊伍回去之後,我姐姐就是未來的龍皇了,而我作為最後一個公主,也需要去自己的封地了,你們神龍族那塊地方以後就是我的封地了,你們大部分的神龍族人也歸我管,你運氣不錯,這麼早就遇到了我,以後跟著我吧,保准你在我們靈龍族也能吃香的喝辣的。」

葉天臉上的表情有些精彩,真是太巧了,自己居然誤打誤撞地和花弄影走在了一起,自己將來是要遷走自己族人的,到時候肯定會用到花弄影,他臉色飛快地露出了一個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原來是這樣啊!你看你不早說!哈哈哈!」葉天興高采烈地說道,「好好,咱們慢慢回去。」

花弄影看葉天這個樣子,也跟著笑著拍了拍葉天的肩膀說道:「不錯不錯,有眼色!」

這時候,外面的雨絲忽然一下子又變大了,葉天和花弄影急忙躲進了帳篷里,「哎呀,這鬼天怎麼又下起了雨。」還弄影輕輕地埋怨道。

鐵心和鐵戰兩人急忙睜開眼睛,道:「公主稍安勿躁,這山雨明天就會停的,並不耽擱咱們趕路。」

花弄影回答道:「我倒不急,只是你們會不會耽誤了回去的日子?」

鐵心回答道:「我們已經考慮到這裡的雨季即將到來,可能會影響我們趕路的進程,所以我們特意提前出發了。」

「那就好!」

外面的雨點聲越來越大,很快就遮蓋住了他們的說話聲,四人便各自坐在帳篷的一角,或是閉目養神,或是專心修鍊。

又過了不知多久外面的人送來一些熱粥給他們,而天也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那人將四位熱放在帳篷中間的地上,鐵心叫住那人說道:「安排好人值夜,這裡已經又進了荒郊野嶺,餓極了的魔獸到了晚上也會冒雨出來覓食,一定要小心。」

「是!侯爺!」

果然帳篷外面也都站著負責守夜的人,他們身上穿著帶來的斗笠蓑衣,站在帳篷外面,火把很快就會被雨水澆滅,所以他們就這樣站在外面,並且小心地注視著四周。

子夜時分,雨勢依然未減,葉天和花弄影還有鐵心鐵戰四個人就睡在這間帳篷里了,漆黑的林子里,一雙雙幽綠色的眼睛開始緩緩地聚集在營地四周,他們輕輕地嗅著地上一大灘一大灘的血跡,一路來到了營地的外圍。

雨水很大,將地上的血跡沖得十分分散,但是這些血跡都是有人故意放在這裡的,雨水再大也沒有將他們沖刷的徹底失去蹤跡。

那些魔獸望著營地里一個個亮起的帳篷,眼睛里充滿了憤怒。 秦峰坐在帳篷的正中間,這間帳篷除了他外,還有秦雄送來的一干下人隨從,擠在帳篷的一圈,他們是骨龍族的人,並沒有帶帳篷,這是鐵心和鐵戰給他們擠出來的一件帳篷,所以他們只能選擇將就一下。

淪落到這步田地,秦峰已經不計較這些了,或者說沒有資格計較這些了。這時外面的一個下人走進帳篷,手裡端著一碗熱粥。」五皇子,吃飯了。「那人聲音聽起來雖然十分敬重,但是臉上卻滿是戲謔,彷彿在取笑秦峰一般。

秦峰鼻子輕輕一動,從他的身上聞到了一絲淡淡的血腥味,這個人剛剛做什麼了?他眼睛里流露出一絲疑惑。

「快點喝啊!」那人將粥端到秦峰的面前,面色不善地粗魯地催促道。

「我不餓!」秦峰說道。

「不餓也得吃。」那人冷笑著,看著秦峰,秦峰依然沒反應,那人冷笑道:「我把今天的解藥放在這粥里了,不喝你可別後悔。」

秦峰冷眼看著眼前的這人,他堂堂一位尊貴的皇子,居然會被這樣的人呼來喝去,心中十分惱怒,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看什麼看?喝不喝,給句痛快話!」

為了活命,秦峰只能選擇了屈服,他小心謹慎地打量著眼前這位熱粥,那人道:「放心喝吧,你身上已經中了毒了,我要是再給你下毒,那不是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么?」

秦峰伸手接起那晚粥,吹了吹,幾口便喝完了,隨後將碗丟在了一旁,「呵呵,好!」那人心滿意足地走出了帳篷。

「嗷嗚!」營地外的林子里,那些魔獸發出輕輕地嗚咽聲,人有人言,獸有獸語,魔獸之間也在互相交流,商量對策。可惜葉天他們因為雨聲的遮擋,什麼也聽不到,他們不知道危險已經來臨。

這些魔獸終於下了決定,一隻只魔獸匍匐著身子借著夜色和樹林草叢,鑽進了葉天他們的營地里。門口的人穿戴著厚厚的蓑衣站在那裡,饒是如此,身上也被雨水浸濕了,他們一人手中提著一柄鋼刀,另外一人手裡拄著一根齊眉高的木棍。

「啪嗒!」他們背後的泥水中忽然傳來一聲聲響,兩人都是修士,敏銳地感覺到了一絲危險,他們握緊手中的龍角兵器,齊齊轉身,兩隻幽綠的眼睛彷彿幽靈一般已經撲到了他們面前。

「吼!」兩隻魔獸露出一口獠牙,穩穩地咬在兩個人露出的喉嚨處,順勢將兩人撲倒,這兩人都是金龍二階的修士,此時拚命想要掙扎卻毫無反手之力,咔吧!那魔獸用力一撕,將兩人的脖子咬斷,兩人徹底沒了知覺,死在了泥水之中。

帳篷中的人相互擠在一起,睡得很香並沒有注意到外面的動靜,魔獸任由那屍體跑在泥水之中,並沒有進入到帳篷裡面,而是轉身繼續向下一個帳篷走去。

門外值夜的人被忽然出現的魔獸接連咬死,終於帶起的聲響引來了鐵戰和鐵心門口士兵的注意,他們兩個隱隱聽到了遠處另一邊的帳篷的方向里傳來奇怪的聲響,他十分警覺地鏗一聲凝出了自己的龍角兵器——一柄暗黑色的大刀。

「怎麼了?「旁邊的人大聲地問道。

「那裡好像有聲音,我去看看怎麼了。」那人抖了抖自己斗笠上的雨水,啪嗒啪嗒地走了過去。」嗯?「那護衛剛走過,便感覺不對勁,剛剛還站在這裡的兩人怎麼一下子都不見了?「喂!剛剛這兒值夜的人呢?」

那人一扭頭,一隻灰色的魔獸露出一口帶血的獠牙,朝他面門咬來,」啊!「那人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手上那柄黑色的大刀猛然泛起一道黑光,斬出一道黑色的刀刃,將迎面撲來的魔獸撞到了一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