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團白色火焰是我在仙界採集的古仙火,那團冰冷寒氣是我採集的古寒氣,任何一樣都可以殺死仙君以下高手。」雲晨空輕聲介紹道。

「好了天羽,你挑選一件真靈聖器后,我們出去吧,大家在等你。」雲晨空輕聲催促道。

「那我就選那件長矛吧!」雲天羽看了一眼漂浮在眼前的三大至寶,挑選了最重的紫金色長矛。

「我們出去說!」說完,雲天羽和雲晨空的靈魂就離開了時空夢境第四層空間,回歸了本體。

「怎麼樣雲哥,天羽,突破到什麼境界了。」二人靈魂回歸,納蘭璇、花明月等人立即走了過來關心的問道。

「我恢復到七級金仙境界了!」雲晨空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我也達到七級七級金仙境界了!」雲天羽緊隨接話道。

「小子,聽說時空夢境第四層空間鎮壓著一顆七級金仙核,你拿出來給我吧。」大魔王毫不客氣的說道。

「好!」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將珍貴,閃閃發亮的七級金仙核取了出來,遞給了大魔王。

接過七級金仙核,大魔王立即長大了嘴巴,一口將七級金仙核吞到了肚中,快速的煉化,強行提升著自身的實力。

「璇兒,你靈魂覺醒后,恢復到什麼實力了。」雲天羽看了一眼自身氣質發生極大變化的納蘭璇,微微有些緊張的問道。

「我靈魂恢復到仙君之境,不過我的實力才僅僅恢復到七級天仙,不過天羽哥你放心,我永遠是你的璇兒。」觸碰到雲天羽微微有些緊張的目光,納蘭璇猜到他緊張什麼,迷人一笑,輕聲說道。

「我永遠的璇兒。」聽到納蘭璇所說,雲天羽長舒了一口氣,心中的擔憂煙消雲散。

「仙君境界靈魂,璇兒,等過幾日,你隨我們去天之墓,在哪裡你可以獲得足夠多的力量,讓你完全成長起來。」雲晨空對納蘭璇恢復的實力很滿意,假以時日,納蘭璇絕對是一個有力的幫手。

「嗯!」納蘭璇輕輕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好了,我們去大殿說吧。」花染渲看著一個個恢復到仙人境界的晚輩,心中倍受打擊,輕聲提議道。

「好!」說完,雲天羽一行人跟隨花染渲離開了變成廢墟的煉魂塔外,來到了正殿之中。

「岳父大人,璇兒靈魂覺醒擊破了煉魂塔實在不好意思,這兩顆六級金仙核就當作賠償贈予你吧,藉助這兩顆金仙核,你和岳母大人也有突破天仙的機會。而你們一旦達到天仙之境,我會控制時空夢境消除對你們的影響,讓你們留在天域。」來到大殿之中,雲晨空將兩顆異常珍貴的六級金仙核作為賠償送給了花染渲夫妻二人。

「六級金仙核!」花染渲對仙界境界有所了解,知道天仙之上才是金仙,金仙之上是玄仙,玄仙之上是仙君,仙君之上是仙帝,仙帝之上才是聖人,所以得到雲晨空贈予的六級金仙核,花染渲異常激動。

「岳父大人,如今天羽達到七級金仙境界,不知道你可否將鎮壓的時空之匙給天羽,天羽只有得到時空之匙才有突破到鴻蒙聖王的機會。」雲晨空趁熱打鐵的說道。

天亮了,就再見 「晨空,我確實想將那把鑰匙還給你們,但當年為了鎮壓那鑰匙,我藉助了一個碎片,而如今,那鑰匙和碎片的力量融合在了一起,以我的實力無法將他們分開,所以你們要想拿回那把鑰匙,還需要靠你們自己取。」花染渲有些無奈的說道。

「碎片?什麼碎片可以鎮壓時空之匙。」雲晨空深知時空之匙是一件通天聖器,而且在通天聖器中絕對是品質最好的,所以得知有碎片可以鎮壓時空之匙,露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那碎片是我當年在天魔森林無意間得到的,蘊含可怕的力量,而我對其煉化了數千年,都沒有煉化成功。」

「走吧,我帶你們過去。」說完,花染渲帶著雲天羽等人來到了另一處禁地中,走進了一座漆黑、陰暗的山洞外。

「你們在外面等我和天羽。」因為收服時空之匙非同小可,為了避免意外發生,雲晨空並沒有讓其他人進入,只和雲天羽走進了山洞中。

「天羽,那時空之匙是時空夢境第九層空間封印的寶物,本身是一件通天聖器,而且是通天聖器中品質最高的存在,而且我感覺,要想打開時空夢境第十層空間,那時空之匙是關鍵,所以能不能打開時空夢境第十層空間,就看你能不能收服那時空之匙了。」在充斥著禁制力量的山洞中行進時,雲晨空輕聲說道。

「放心吧父親,我一定可以收服那時空之匙的,我有信心。」雲天羽深吸一口氣,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

「一會進入到裡面,我來收服那空間碎片,你來收服時空之匙。」雲晨空分工提議道。

「好!」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跟著雲晨空稍稍加快腳步,很快走到了山洞盡頭。

「好可怕的力量!」當雲天羽和雲晨空走到山洞盡頭時,發現眼前的空間不斷出現裂痕,又不斷癒合。

而造成空間裂開,癒合的原因正是一把充斥著時空之力的鑰匙以及一塊手掌大小,同樣充斥著時空之力的神秘碎片。

「天羽,祭出時空夢境,我們一起鎮壓時空之匙和那空間碎片。」看著眼前的時空之匙和空間碎片,雲晨空目光凝重的說道。

「好!」雲天羽點了點頭,將隱藏在腦海中的時空夢境召喚了出來,穿透布滿裂痕的空間,飛向了時空之匙和神秘碎片。

雲天羽和雲晨空控制時空夢境飛來,相互交融力量的時空之匙和空間碎片立即感應到了,一起釋放強大的力量轟擊向了時空夢境。

「嗡嗡嗡!」時空夢境遭到時空之匙和空間碎片攻擊,立即躁動了起來,而這時,雲天羽和雲晨空釋放金仙之力注入到時空夢境中,加大時空夢境的力量,強行對他們進行鎮壓。

就在雲天羽和雲晨空控制時空夢境鎮壓兩大至寶時,時空之匙感覺到時空夢境的存在,立即放棄了反抗,十分順從的與時空夢境交融力量,對抗起了神秘空間碎片。

而如此順利就收服了時空之匙,大大出乎了雲天羽和雲晨空的意料,不過這時,不容他們有更多的考慮,雲天羽和雲晨空不斷地釋放金仙之力,鎮壓起了空間碎片。

「天羽,我來控制時空夢境鎮壓那空間碎片,你趁時空之匙不反抗你的時機,速速將它滴血認主。」雲晨空傳音催促道。

「好!」雲天羽點了點頭,迅速噴出了一口鮮血,噴向時空之匙。

不過當雲天羽噴出的鮮血沾染到時空之匙上時,立即被時空之匙蘊含的力量震散了,根本無法融進時空之匙中。

「天羽,將你身體中的仙氣本源顆粒融入到精血中再試試。」看到時空之匙排斥雲天羽噴出的鮮血,雲晨空立即傳音提醒道。

「好!」雲天羽點了點頭,控制仙氣本源顆粒融入到了嘴中一團精血中,然後吐出了一道血箭射向了時空之匙。

當時空之匙被雲天羽吐出的血箭射中時,就想釋放反斥之力,不過就在時空之匙反斥時,它突然感覺到血箭蘊含仙氣本源顆粒,釋放的反斥之力立即消失。

反斥之力消失,雲天羽吐出的血箭立即融入到了時空之匙中,成功將時空之匙認主了。

不過時空之匙乃是品質最高的通天聖器,離最為可怕的鴻蒙聖器只有一線之遙,所以雲天羽想要煉化時空之匙,絕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

「天羽,速速控制時空之匙助我壓制這空間碎片。」雖然雲晨空可以控制時空夢境,但時空夢境如今的主人畢竟不是他,所以雲晨空控制時空夢境壓制空間碎片時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在雲天羽成功認主時空之匙后,立即讓雲天羽控制時空之匙幫自己壓制。

「好!」雲天羽點了點頭,強行控制時空之匙配合時空夢境壓制空間碎片,成功將釋放時空之力的空間碎片壓制住了。 天域大乾皇宮外。

身穿暗金色長袍,虎步龍威的武文太師背負著雙手,一臉孤傲的帶著圓月等四人緩緩地向大乾皇宮走去。

當大乾皇城高手看到武文太師等五人走來時,沒有一個人敢上前阻攔,任由他們走進了大乾皇宮,向金鑾大殿走去。

「乾皇,我武文來了,你不是想要殺我嗎?今天我給你這個機會。」走進皇宮之中,武文太師釋放出一股強大的聲嘯,在皇宮大殿上方傳盪。

從武文太師釋放的這股強大聲嘯中看,武文太師的實力又提升了不少。

「武文太師,既然你想要和我一分高下,那我給你這個機會。」聽到武文太師釋放的強大聲嘯,大乾皇帝並沒有隱藏不出,帶著大乾皇族高手在金碧輝煌的金鑾大殿中走了出來。

當武文太師與大乾皇帝的目光觸碰到一起時,頓時爆發出不尋常的火花。

「武文太師,我實在沒有想到你會圖謀我大乾皇族的皇位,看來我對你的放縱是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大乾皇帝目光冰冷的看著武文太師,冷冷的說道。

「圖謀你大乾皇族的皇位?你覺得這個皇位可以吸引我嗎?如果不是你與仙界那些野心家勾結,企圖毀滅天域,我不會對你動手的。」武文太師不帶一絲感情的看著大乾皇帝,冷冷的說道。

「毀滅天域!你說我會毀滅天域,武文太師,你編理由也不會編。」大乾皇帝矢口否認道。

「哼,你可知道如果讓仙界那些野心家強行將仙界遺落的力量取走,將會毀滅整個人界空間嗎?」武文太師冷冷的說道。

「哼,一派胡言!武文太師,你不要想用言語挑撥我天乾皇族的團結,那沒用的。」大乾皇帝冷哼一聲說道。

「太師,不要和他廢話了,我們還是速速摧毀仙界傳送陣吧。」手持圓月彎刀的圓月冷視著大乾皇帝等人,輕聲提議道。

「好,乾皇交給我,如果仙人出現也交給我,其他人就交給你們對付了,如果誰敢阻攔我們,殺無赦。」武文太師發號施令道。

「是太師!」圓月、天心等人點了點頭,手持各自的極品仙器,向大乾皇族高手發動了攻擊。

「轟!」就在圓月四人攻來時,一股可怕的氣Lang在金鑾大殿中傳出,三名身穿白色長袍,背後背著一把長劍,看似年紀很輕的三名男子在金鑾大殿中飛出,將圓月四人震退了回去。

「金仙!」感覺到三名白衣男子散發的氣息,武文太師深邃的目光微縮,立即感應到了三人的實力。

不過在他臉上卻沒有流露出驚慌之色,彷彿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三位金仙大人,請你們幫我擊殺這野心賊子。」三位白衣金仙出現后,大乾皇帝立即恭敬地請求道。

「交給我們了!」三位金仙看了一眼武文太師,發現武文太師只有七級天仙境界,孤傲的眼睛中露出了一絲不屑。

一名左眼處有一道明顯疤痕,破壞了整張臉美觀的白衣金仙控制背後的長劍飛起,以極快的的速度攻擊向了武文太師。

「金雷聖輪,抵擋!」白衣金仙控制長劍襲來,武文太師立即祭出了金雷聖輪進行抵擋,當兩大至寶碰撞到一起時,立即在半空中傳出了一道刺耳的摩擦聲。

校園狂兵 「金雷聖輪,金雷攻擊!」金雷聖輪被真靈聖器等級的長劍逼退,武文太師立即控制金雷聖輪釋放出大量的金雷,轟擊向了白衣金仙。

「哼!你一個小小的天仙還想傷害我嗎?」白衣金仙看到武文太師控制金雷聖輪釋放金雷襲來,身體中立即涌射出大量的金光,抵禦住雷聲陣陣的金雷,向武文太師發動了致命攻擊。

「金仙就不可匹敵嗎?」當白衣金仙近身攻擊時,武文太師身體中突然浮現出了一顆全是眼睛的珠子,輕易化解了白衣金仙的攻擊。

「百眼魔珠,百眼攻擊!」化解攻擊,百眼魔珠中立即產生了大量的幻力,迷惑住了大驚失色的白衣金仙,搶在另外兩大金仙救援前,攻擊向了他。

「嗖嗖嗖!」當百眼魔珠中所有的眼睛全部睜開時,雙眼獃滯的白衣金仙身體立即被百眼魔珠洞穿,大量的鮮血在他的身體中流淌了出來,就連他體內最為堅硬的金仙核都被百眼魔珠釋放的光線擊穿了。

「這,這難道是通天聖器!」看到自己三級金仙境界的同伴毫無招架之力就被武文太師祭出的百眼魔珠擊穿身體而亡,另外兩名白衣金仙的目光不由得炙熱起來。

因為像通天聖器這等寶物,在仙界都是幾位珍貴稀少的,只有仙帝以上高手才有資格擁有,可以說擁有通天聖器,就等於擁有上位者的資格。

「真沒有想到在這小小的天域,竟然會流落一件通天聖器,看來今天必須要殺死你了。」為了得到通天聖器,兩大金仙決定不惜代價擊殺武文太師。

「啊啊啊!」就在兩大金仙準備動用底牌攻擊時,穩定住身體傷勢的圓月等人殺進了大乾皇族高手中,瘋狂的殺戮起來。

「金仙碧霞劍!」

「金仙極致光!」兩大金仙高手瞥了一眼瘋狂殺戮的圓月四人,紛紛施展自己掌握的強大仙技攻擊向了武文太師。

「百眼魔珠,百眼破法!」兩大金仙施展的強大仙技轟來,武文太師立即控制百眼魔珠進行反擊。

當百眼魔珠百顆眼珠子全部睜開時,釋放的光線輕易穿透了二人施展的仙技,攻擊向了二人。

「不好!」見識到通天聖器的威力,兩大金仙內心一顫,果斷的選擇閃避,而就在他們閃避的一瞬間,武文太師控制百眼魔珠釋放出迷惑之力,輕易迷惑住了一名四級金仙高手。

就在這名金仙高手回過神來時,百眼魔珠釋放的攻擊擊中了他的身體,將他身體射穿,當場秒殺。

自己又一名同伴被武文太師控制百眼魔珠擊殺,這讓最後一名金仙恐懼了起來,不敢再攻擊武文太師,化作一道金光,快速的向大乾皇宮之中逃去。

而兩名金仙身死,最後一名金仙驚慌逃命的一幕,驚呆了信心十足的大乾皇帝,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武文太師竟然擁有擊殺金仙的寶物。

「我先不殺你,等我殺了他再找你算賬。」武文太師看了一眼嚇得心驚膽戰的大乾皇帝,身體微微一閃,緊追逃跑的金仙而去。

大約半柱香的時間過後,武文太師緊追金仙高手進入到了皇宮密道之中,並快速的向傳送陣方向移動。

「嗯,好可怕的仙界力量,看來前面那個密室就是仙界傳送陣,如果將那傳送陣毀了,天域的危機應該可以短時間內解除了吧。」看到前方的金仙進入前方密室中后消失不見,武文太師在心中默念著。

「嘭!」靠近密室,武文太師立即釋放強大的力量震碎了密室大門闖了進去,看到臉色煞白,流露出驚慌之色的金仙站在了一座充斥著仙界力量的大陣上方。

「你怎麼不逃了,也許你繼續逃跑還有生還的希望,而現在你必死無疑,這座傳送陣救不了你。」武文太師目光冰冷的看著傳送陣中的金仙,冷冷的說道。

「帝君救我!」武文太師追來,驚慌失措的金仙立即透過傳送陣發出了求救信號,而這時,百眼魔珠浮現出了武文太師身體,向他發動了攻擊。

「噗噗噗!」當求救的金仙遭到百眼魔珠攻擊時,身體立即被洞穿,身體中最為堅定的金仙核也被攻擊的千瘡百孔。

「嘭!」的一聲,金仙核爆開了,強大的毀滅力量轟擊向了他身下的仙界傳送陣。

就在仙界傳送陣遭到金仙核自爆產生的毀滅攻擊時,突然,武文太師感覺到傳送陣中出現了一股讓他感覺到窒息的力量衝擊向了他。

「百眼魔珠,攻擊!」仙界傳送陣中湧出的可怕力量襲來,武文太師立即控制百眼魔珠進行反擊。

可以輕鬆秒殺金仙高手的百眼魔珠攻擊到仙界傳送陣中湧出的可怕力量時,竟然沒有破開這股力量。

「不好!」武文太師沒有想到金仙核自爆竟然爆出了如此可怕的力量,果斷的與百眼魔珠融合進行抵擋。

當武文太師與百眼魔珠融合在一起,轟擊到仙界傳送陣中湧出的可怕能量上時,爆發的能量將整座密室轟塌了。

「嗯,通天聖器!」硬憾人器合一,化作百眼魔珠的武文太師,仙界傳來的可怕能量立即感覺到百眼魔珠是一件極為珍貴的通天聖器接著,仙界透過傳送陣涌下的能量瞬間化成了一隻大手,抓向了武文太師。

就在武文太師繼續人器合一,化作百眼魔珠抵抗,準備伺機逃跑時,仙界傳送陣中凝聚的能量大手突然發力,抵禦住百眼魔珠的攻擊,一把將百眼魔珠連帶武文太師抓在了手中。

身體被能量大手抓住,武文太師立即控制百眼魔珠攻擊,不過能量大手太可怕,武文太師控制百眼魔珠攻擊了數百次依然無法破開百眼魔珠。

「生命燃燒,百眼破法!」就在武文太師承受不住百眼魔珠攻擊時,果斷的燃燒了千年壽元,激發了百眼魔珠的攻擊力,終於擊爆了能量大手。

能量大手破碎,臉色煞白的武文太師果斷的拿出傳訊珠,迅速給雲晨空傳訊后,向大乾皇族龍脈之處逃去,準備藉助大乾皇族龍脈,抵禦再次凝聚的能量大手攻擊。 當武文太師向雲晨空發出求救信息時,雲晨空正與雲天羽控制時空夢境、時空之匙壓制空間碎片。

經過二人數日時間努力,蘊含強大空間之力的空間碎片基本上被壓制,釋放的力量也被兩大空間至寶限制住。

「天羽,控制兩大空間至寶繼續壓制,我來收服空間碎片。」空間碎片被成功壓制,雲晨空立即傳音給雲天羽。

「好!」雲天羽輕輕點了點頭,源源不斷的釋放金仙之力,控制兩大空間至寶強行壓制空間碎片。

而雲晨空利用這個時機,突然燃燒了自身的壽元,將自身的壽元,體內仙氣本源顆粒以及一口精血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顆血滴射向了空間碎片。

當這滴混合血滴擊中空間碎片時,立即遭到了空間碎片反抗,不過這時,時空夢境和時空之匙釋放的力量雙管齊下,轟擊在了空間碎片上,消散了空間碎片的反斥力量,讓雲晨空的混合血滴成功融進了空間碎片中。

「空間碎片,收!」成功滴血認主空間碎片,雲晨空心意一動,將空間碎片收進了身體中,開始煉化起來。

「嘭嘭嘭!」因為空間碎片蘊含的力量太可怕,雲晨空在煉化時,整個身體被空間碎片蘊含的力量撐開,整個不斷爆開。

「時空夢境,時空之力融體!」身體被空間碎片釋放的力量撐開,雲晨空立即控制時空夢境飛到自己頭頂,交融時空夢境的力量鎮壓收進身體中的空間碎片釋放的能量。

「天之水,融合。」為了加速空間碎片的煉化速度,雲晨空心意一動,取出了不少從花染渲哪裡要來的天之水,快速的融合進了身體中,加速空間碎片的煉化速度。

當大量的天之水融進空間碎片后,躁動的空間碎片終於穩定了下來,雲晨空也從空間碎片中得知了一些它的虛實。

「父親,怎麼樣?」看到煉化空間碎片的雲晨空停止了煉化,雲天羽輕輕走到了他的身前,輕聲問道。

「融合了大量的天之水,我基本了解了這空間碎片的由來,這空間碎片果然是跟隨仙界遺落本源力量出現在天域的,內部蘊含強大時空之力,是我們尋找到仙界遺落本源力的關鍵、」雲晨空深吸一口氣說道。

「這空間碎片是我們尋找仙界遺落本源力的關鍵,而當初這空間碎片是你外公在天魔森林中得到的,那足以證明……」

「仙界遺落本源力在天之墓。」雲天羽眉頭一掀,接話道。

「不錯,應該就在天之墓最深層。」

「走吧,我們出去,等於大家匯合后,你我、魔王、璇兒立即前往天之墓,一邊藉助天之墓的力量修鍊,一邊深入尋找仙界遺落邊緣力量,希望藉助時空夢境的力量,可以抽走一些仙界本源力,避免本源力突然爆發毀滅整個人界空間。」雲晨空輕輕點了點頭說道,說完,雲天羽收回了時空夢境和時空之匙,跟著雲晨空離開了禁地黑洞。

就在雲晨空父子二人走向黑洞外面時,雲晨空突然感覺到懷中的傳訊珠亮了起來,當他將靈魂之力注入到傳訊珠中時,聽到了武文太師的傳訊求助聲。

「不好,武文出事了,我們必須要儘快趕往大乾皇宮將武文太師救出來。」收到武文太師求助聲,雲晨空和雲天羽很快飛出了狹長的黑洞,出現在了外面。

當雲晨空和雲天羽與眾人匯合后,立即將武文太師出事的消息告訴了眾人。

「雲晨空,你想要救他,你可知道那武文太師擁有通天聖器百眼魔珠,就算玄仙想要困住他都很困難,我想能將他逼到絕境之人,要麼是仙君,要麼是更加可怕的仙帝、」大魔王在一旁開口提醒道。

「這個問題我曾經想過,不過武文太師是這場浩劫的一個關鍵人物不能出事,而且仙帝下界造成的動靜太大,一旦下界將會驚動整個仙界,所以我感覺,這次出現之人應該是仙君,而且應該只有一人。」雲晨空分析道。

「仙君!雲晨空,你,我,雲天羽都只恢復到七級金仙境界,你覺得憑藉我們如今的實力有可能擊敗仙君嗎?」大魔王低沉的說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