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說明他也只有這種程度罷了,至於南奧之事,去年只我一人也未曾墮我江南威名,今年更有張師弟在側,林教練無需擔心什麼。」

「你們這些年輕人!」

林高遠嘆了口氣。

雖然不清楚細節,但林高遠對葉朗曾敗於李唯的事有所耳聞,在他看來,今日葉朗是公報私仇,有意刁難李唯。

只是自己雖然是教練,但葉朗是葉老唯一的親孫子,就算他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自己也無責罰的權力。

距離李唯進入中堂的道場已經一分多鐘,再不去救急的話,李唯很可能要受傷!

想到這裡,他立即招呼幾人,迅速趕往中堂。

林高遠和葉嵐急迫的沖在最前面。

「拳下留人!」

葉朗冷哼一聲,渾身逼格抖擻,步伐凜冽的跟了過去。

「這次不把你揍成豬頭,我就不信葉!」

張辰星則端著茶杯,很愜意的跟了過去。

「真是造孽啊……」

……

待眾人走到中堂道場,雙眼驀的一滯。

一幅恐怖的畫面,侵蝕並佔據了眾人的瞳孔,迅速蔓延至蒼白的腦海!

「你——你、你……」

最後一名還能活動的年輕武者,趴在地上死命的掙扎著,極力的試著起身,然而四肢百骸,如同散架一般,無論如何也使不上力,只得如死狗一般的趴在地上喘著粗氣……

「你特么不是說溫柔嗎?溫柔你麻痹啊!」

李唯凜凜站在山巔。

站在這座由十八個哀嚎不已的武者,東倒西歪疊羅漢累起來的小山顛上,抬頭四望,神情如杜甫一般,就差沒吟詩作賦了。

此刻,面對最後一名尚有意識的武者的指責,冷不丁來了句:

「咦,我沒有嗎?」

「噗——」

最後一名武者吐血暈了過去。

.

與此同時,一個正宗的景德鎮陶瓷茶杯,自張辰星手中滑落,啪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張辰星腦海驀的一滯,被李唯的炫酷雄姿給征服了。

他原本以為李唯之前只是略勝葉朗,現在看來,兩分鐘內撂倒十八名一層武者,這李唯的實力就算是二層武者,也是二層武者中實力最強的一撥,大概與九大教練中的前三位實力相當。

難怪葉老直接收納一名外人進武館,並跳過選拔將其內定為南奧人選;同時也難怪,葉朗會如此仇恨李唯,想必以前必被吊打過,那場面,那算爽,畫美不敢看……

.

葉朗面色發綠,一口鮮血涌到了嗓子口。

雖然很不情願,但是他不得不承認,李唯這個比自己要小五六歲的年輕人,已經達到了自己無法觸及的實力——

二層武者!

.

葉嵐雖然對李唯的實力有了充分的準備,但還是被這一幕嚇到了,聯想到之前江破天五分鐘一打十的壯舉,顯然李唯兩分鐘一打十八更有含金量,這意味著李唯的實力很可能超過了江破天了!

「難怪爺爺會極力撮合我們,看來這次去南奧,我得好好伺候這傢伙了……」

.

全場最震驚的莫過於林高遠!

因為他自己都辦不到的事情,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年輕居然輕鬆辦到了,二十多歲的二層武者……有時候不親眼見到,真的很難相信這世上居然有這樣的天才!

葉老的眼光果然毒辣。

……

就這樣,五人以一種震撼的方式匯合了。

一陣尷尬的寒暄之後,五人便來到山腳下的私人機場,搭乘一架Hawker900XP豪華小型飛機,直飛南奧!

————————————————————————————

預告:第0077章,是我李唯眼光高了,還是你葡京不夠騷了?

PS:新的篇章要開始啦,準備去南奧裝個大逼,求各位推薦票助威! 萬米高空,雲海翻騰。

由於林高遠和張辰星師徒二人,仍處於極度震驚中,滿腦子李唯一覽眾山小的畫面,怔怔望著窗外的雲海,久久回不過神來。

葉朗更是對李唯,此恨綿綿無絕期,無可奈何花落去,在飛機上戴著眼罩,任由耳麥里搖滾轟鳴,麻痹神經……

因此在飛機上,也只有葉嵐有心情陪李唯聊天,聊聊賽車,聊聊人生,聊聊愛情什麼的……

二人就這樣有一茬沒一茬的尬聊著。

李唯明顯感覺到,自從皇朝唱吧事件之後,葉嵐對自己的態度明顯改變了許多。

以前,葉嵐對李唯是一種禮貌性的恩人態度。

現在,明顯是嘗試把李唯當成知心朋友,二人所聊話題之深入,尺度之大,範圍之廣,讓李唯瞠目結舌,卻又如春風拂面一樣自然,彷彿她們認識很久一般。

以至於儘管李唯對葉嵐所聊的話題很無感,但是不得不說,就這樣和她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對枯燥的飛行時間來說,也算是一種SPA級別的享受。

林高遠視而不見。

葉朗繼續聽搖滾。

倒是張辰星扎耳聽著二人的談話。

隱隱感覺頭頂有些發綠,但沒關係,他只是被撮合著去追葉嵐,實際上,他根本不喜歡葉嵐,準確的說,他不喜歡女人。

扎耳聽二人談話,也許只是想聽聽李唯在說什麼……

造孽啊。

……

奧門終於還是到了。

正當飛機要在機場降落時,葉朗不聽勸告,竟堅持要以跳機的方式落地,方才不違他墮落金剛的威名。

李唯無語。

據說,每年葉朗都是以墜落的方式降臨奧門,這已經成為他的招牌動作,很多奧門本地的報紙都競相報道,葉朗也因此獲得了不少名聲,諸如天神降臨什麼的,用來泡妞簡直例無虛發。

於是——

「Duang!」

葉朗在飛機降落之前,從十米高空縱身而下,以血肉之軀,直接砸在了跑道上,隨即一個[抱膝翻滾四周半]完美起身,難度係數高達5.0,引得媒體與粉絲陣陣喝彩。

「不愧是墮落金剛!」

李唯眾人皆掩面不語,下了飛機后,都盡量遠離葉朗,以免讓人產生什麼不必要的誤會。

.

下了飛機,面前就是奧門。

習習海風,撲面而來,帶來沁人心脾的腥咸;暖暖陽光,照得大海波光粼粼;海鷗在藍天與大海之間,與海風嬉戲著,遊客則在黑色的沙灘上各種悠閑與玩鬧……

一副人間勝地的景象。

提前數日來到奧門的,管家王忠和另外兩名特派司機,此時開了兩台白色的邁巴赫,早早的在機場外等待接駕。

「小姐,林教練,酒店已經準備好了,請隨我來。」

「辛苦了,忠叔。」

隨後,李唯一行人分兩撥進車。

林高遠與葉朗、張辰星一撥,李唯、葉嵐和王忠一撥,兩車沿著悠長的林中路,很快來到了奧門市內。

.

奧門是個中西合璧的城市。

這裡遺留著葡萄牙留下的歐洲風情,又披著一襲東方賭城的豪奢與迷濛,錯綜斑斕的中西文化,在光與影的調色板上,明亮著,旋轉著,萬般魅惑著世人的眼眸。

兩車抵達了澳門最豪華的海城酒店,來到預定好的六間總統套房,稍作安頓。

地下擂台賽的時間是在明天晚上。

但是奧門的輿論界對此毫無報道,彷彿這項賽事根本不存在一般,只有在那些高級賭場的VIP會員之間,才口耳相傳著有關地下擂台賽的小道消息。

山雨欲來風滿樓。

奧門卻像往日一樣風平浪靜。

六個人在海城酒店裡簡單吃了些午餐。

下午,林高遠去拜訪一些其他家族的教練,以商討這次擂台賽的戰術之類的事情。

葉朗則換了一身炫酷的西裝,在一眾粉絲的簇擁下,直接開車去了酒吧,開始了白日宣淫的墮落生活。

不愧是墮落金剛……

由於李唯和張辰星都是第一次來奧門,因此葉嵐便領著李唯二人,遊覽奧門幾個有名的風景名勝,逛一逛奢侈品商場……

很快天就黑了。

夜幕落下。

華燈初上。

城中像籠罩了層晶瑩剔透的寶石膜,霓虹燈、彩紅燈、照明燈、禮花燈交錯放射,夜越深越喧囂,尤其是聳立的一棟棟賭場,白天看上去平平無奇,一到夜晚像是被珠寶點綴了一般,光彩絢麗。

「這才是奧門啊……」

這樣想著,李唯實在沒心思再陪葉嵐逛什麼商場,便道:

「既然來了奧門,我們何不去賭場玩玩?」

葉嵐驀的一怔。

葉嵐家大業大,錢財多到一百輩子也花不完,因此在金錢方面毫無貪婪,也就對賭博了無興趣,對賭徒大多會產生一種面對吊絲的天然厭惡感。

只是她萬萬沒想到,李唯居然對賭博感興趣,這個男人真的如爺爺所說的那般可靠嗎?

於是試探性的問道:

「你喜歡賭博?」

「不喜歡。」

「那你去賭場做什麼?」

「我喜歡賺錢。」

「額……」

葉嵐掩面無語。

一旁張辰星卻好奇問道:

「哦?那你會什麼?」

「歡樂鬥地主。」

「噗——」

「怎麼,歡樂鬥地主很低級嗎?我以前每天領歡樂豆,玩的很帶勁呢。」

「額……不是高級低級的問題,是奧門沒有一家賭場有這個項目,除此歡樂鬥地主,你想玩什麼?」

「什麼逼格比較高?」

「德州撲克吧。」

「你教我。」

「我教、教你……你該不會是想現學現賭吧?」

「不行嗎?」

「這樣你有多少錢也不夠輸呀。」

「我打賭還沒輸過。」

「這和打賭不一樣!」

「我逢賭必贏。」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