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還沒等我回話,胖子指著前面的一個牌子喊道,估計是激動的。

我和葉凡向那望去,果然,上面是七班的牌子。

既然到了地方,那就好辦了,通過窗子我們能清楚的看到班裡的學生們各式各樣的,都在自己做著自己的事,老師在上面自己將自己的,沒一個人聽,我心想都是高三的,但是我們班至少還是有人聽課的,怎麼差距這麼大呢?

不管了,上!

我二話沒說,來到七班的門口抬起就是一腳!

「哐當!」 快穿:極品女神皆美膩! ,發出了一聲巨響,而我這一腳吸引了所有在坐的學生 瞬時間,這個七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這位同學你有什麼事?」要知道現在可是上課時間,那位這在講課的老師突然被我這麼一腳給打斷了,顯得有些不高興,但是語氣方面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對我看著,就這麼簡單。


我會怕老師嗎?笑話,我懶的去看那老師一眼,眼睛一直在班級里掃來掃去,想找到我要找的目標。

這班上的學生典型都不是怕事的住,這不,都笑嘻嘻的對我看著,想看我能變出個什麼花來。

「草,小崽子還想來報仇呀!」

就在我沒找到目標的時候,一學生突然站了起來,嘲笑著對我說著,這是我正瞅找不到目標,這下到好,自己送上門了,說話的不是那天帶頭打天陽的又會是誰?

我嘿嘿一笑,也沒管臉色鐵青的老師,直接抽出甩棍就朝著他走去。

這裡的人幾乎沒什麼好人,整個七班都是那種不愛學習的主。現在就我抽出了傢伙一個個都在圍觀,生怕錯過了什麼好戲。

見我拿出了東西,那小崽子臉色一變,離開座位開始向教室的後面靠去。

「這位同學,你要鬧事我可就要告訴校長了!」

這老師的話對我來說都是放屁,還校長,校長來了我也得干。

「草!」管他個球球,我將甩棍三節甩出,直接沖了過去,我也懶的廢話了,給我兄弟都整成了熊貓,這多丟面子,不弄回來像話嗎?

不知道是被我的氣勢嚇到了,還是被我手中的甩棍嚇到了,見我沖了過去,這傢伙立馬就向後門跑去,真他娘的沒用。

我們這個學校,我在了這麼多年,也沒聽說過有學生在上課的時候衝到別的教室去揍人,估計我這是千古第一回。看來這傢伙在班裡的人緣不怎麼樣,沒一個人出來幫他出頭,都在看熱鬧。如果換做是我或者胖子還有葉凡,別人來我們班上揍我們的話,不管多方是誰我們也會先幹了再說。

「別跑!」見他要跑,我能讓他跑嗎?大吼一聲就追了過去。

不知道這傢伙是不是運氣不好,剛到門口就被人一腳踹中了肚子,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我很奇怪是誰這麼給力,踹出了這麼給力的一腳,讓我少跑不少路。

向後門望去,只見葉凡正在站那對我笑著,臉上明顯在說,我聰明吧。

我對著葉凡點了點頭,二話沒說,衝上去對著那小崽子就是一棍子,這一棍子打的相當結實,警察的棍子就是好用,打的悶響一聲,是個人都能聽到。

「哎呀!」那崽子被我這一棍子打的直接躺在了地上直叫喚。

「你們幹什麼!怎麼還打人?」這是見我動手了,那老師竟然走上前來一把拉住了我,但是這問題問的就有點白痴了,我這不明擺著進來的時候就是準備打人的嗎?現在才反應過來?什麼頭腦?

不過還別說,這老師的力氣還算大的,拉的我不能再繼續動手,這下給我有點上火了,你說你看熱鬧就看熱鬧或者去告訴校長,拉我幹嘛?這不是典型的找打嗎?

「給我放開!」我轉頭怒視著那老師,此時的我早已火冒三丈,我不懷疑他要再不放開我會連他***。

這老師還算聽話的,見我這麼一說,手不自覺的稍為鬆開了一點。

可是意外發生了,就在我轉頭的那一瞬間,地上的那崽子竟然站了起來,對著我的腿就是一腳,差點沒讓我跪下。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葉凡都沒注意,也一直對我和那老師看著,見我突然被踹,葉凡臉都氣紅了。

跳起來對著那崽子的臉就是一拳。

葉凡的力氣大,不是我能比的,這一拳我看見把那崽子的臉打的一甩,口水都他娘的流了出來。

「***,偷襲是吧!」趁著崽子人還是暈的,葉凡走到離他最近的一張課桌前,也不管那主人是臉色,直接端起了課桌就這麼直愣愣的砸再了還在天昏地暗的小崽子身上,沒有一點懸念,這個砸的結實,我在一旁看的實在是太爽了。


課桌是那種木頭的,此刻已經散落了一地,包括課桌里的東西。

開始這個班的同學們都是看熱鬧,是不是的還能笑笑,但是看葉凡這等的勇猛一個個都不說話了,有的女生就人還叫出了聲。

「娘的,上次我就沒揍到你,這次我得回本。」葉凡的這句話讓我有點哭笑不得,感情這傢伙一直惦記著上次沒揍到呀。

葉凡不知道是嫌棄拿東西打太累還是怎麼的,竟然一屁股坐到了那小崽子的身上,掄起他那沙包大的拳頭就往小崽子的身上砸。

那老師見到這樣的情況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他哪裡見過象葉凡這樣的人,整個人都愣在了那裡,這也正好,趁這個老師不注意的功夫,我掙脫了他的拉扯,站到一邊用甩棍指著他,惡狠狠的威脅:「站在那看著,不然下個就是你!」

我看他年齡也不小了,估計教書這麼多年也沒見過我們這樣的學生吧。

見那老師沒出聲,我轉身也加入了葉凡的打沙包行列當中,不為什麼,因為那崽子在葉凡面前一點還手的能力都沒,完全就是被葉凡當成了沙包煉全,要知道,葉凡可是真的去大山裡練過的孩子。


「帶我一個!」正在這是,胖子也進來了,開始估計是因為不好意思頂著一對熊貓眼進來的,現在看我們打的這麼爽也忍不住了,也不管相壞不相壞了,也跑了進來。

開始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我和葉凡的身上,沒人注意到胖子,這下有人注意到了胖子的眼睛還不自覺的發出了笑聲。

很明顯,胖子也聽到了,這傢伙最狠別人嘲笑他了,這不,狠聲的對著這個班所有人說道:「***再笑一聲試試,站出來笑!」雖然我看胖子此時的樣子確實有點滑稽,但是他的話還是有一點威信的,此話一出果然沒有了笑聲。

胖子蹲下身,抓起了那小崽子的頭髮:「哥們,你不是挺牛的嗎?開始打小孩,現在那麼多人打我,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呀!」

此時那小崽子的眼睛已經腫的比胖子還厲害,這都是葉凡的傑作,我都懷疑要是力氣在使大一點,這傢伙的眼睛會不會瞎。

「問你話呢!」葉凡可比胖子還有都要毒,見胖子問話那崽子沒回答,葉凡直接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打的叫那個脆的。

「嘿嘿,哥們,現在就放過你,放學時把你那幾個兄弟都叫來,老子要報仇!」

「轟!」

我也葉凡都以為胖子說完這話就算了,誰知道這傢伙竟然一把將那小崽子的頭抓著就對地上一撞。

「好傢夥,嚇我一跳。」胖子的這一舉動當在場所有的人都傻了,撞完后,那崽子估計是暈了過去,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葉凡站起身,拍了拍屁股:「***,又弄了一身汗。」這個我到是和葉凡相同,雖然外面天很黑,看著要下雨但是這不還沒下嗎?所以現在相當的悶熱,就動這麼一下,全身都是汗水了。

「殺人了!」那老師從剛葉凡進場時就呆在了那裡,此刻見他的學生突然一動不動了,整個人都傻了,大叫著說殺人了。

大概是這老師的聲音太大,估計隔壁的人都能聽到,而也正好煩到了葉凡,只見他直接朝著那老師走了過去,一巴掌就這麼甩了過去。

「啪!」老師立刻停止了叫聲,相當恐懼的望著葉凡。

「叫什麼叫,人死不死我還不知道,在叫給你也整暈過去。」葉凡這個話應該是威脅的,但是我聽著怎麼覺得那麼好玩?看來葉凡只能用行動來震住別人,讓他說話?不行。

今天我們三個來到別人的教室打人,現在又打老師,學生們連大氣都不敢出,雖然他們也混混,打打架,但是象葉凡這麼猛的打老師,可都不敢。估計有不少人此刻已經將葉凡當成了偶像。

「走吧。等下人多了就不好了。」我看事情差不多已經處理完了,就準備走了,反正放學肯定還有的打,急什麼。現在崽子已經昏了過去,再打的話弄不好真會死人,我們下手都沒輕沒重的,而那老師剛剛的叫聲肯定引來了左右隔壁的疑惑。

葉凡和胖子都同意了,畢竟等下被人圍觀了可就不好了。

正當我們要走的時候,那老師竟然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竟然在門口那擋住了我們的去路:「你們不能走,給人打成了這樣,不能走。」說這話他憋紅了臉。

喲呵,想不到,這傢伙還想翻天不成,我也豁出去了,反正葉凡都已經動過手了,管***,哥們從來都是不怕事大的人!

婚迷心竅:首席愛妻如命 ,門都沒有!

「草!」我們想走,誰敢攔,管他是不是老師,我一棍子抽在了他的手臂上,打的他是直叫喚。

天不怕地不怕才是我們年輕人! 不知道這個老師是不是平時缺乏鍛煉,我感覺我自己又沒有用多大的力氣,但是他叫的和殺豬似得。

什麼叫兄弟有難同當,今天我見識到了,看見我和葉凡兩人都朝老師動手了,胖子總覺得自己要是不動手的話過意不去,這不終於找到機會了,見那老師怪叫,胖子竟然用他的身體當作武器,狠狠的將那老師撞到了牆上。

「多大的人了,不就這麼抽一下嗎?叫個吊!」胖子這一撞擊可比我下手要重,別的不說,他那麼大的體形在那裡,而且看樣子,還是用全力的。

那老師此刻吃痛,根本就沒聽清楚胖子在說什麼,只是一隻坐在地上哎喲著,看他那樣子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走走走,這破比地方,垃圾!」我將甩棍收了起來,現在老師倒了,這個班上更就沒有一個人敢攔我們了,在他們那驚恐的目光中,我們三兒就和大俠一樣瀟洒的走了出去,臨走胖子也沒忘提醒那小崽子放學我們約好了的,誰不去誰是孫子。

雖然葉凡說那傢伙死不了,大概受的傷有點重,一直都在昏迷狀態,也不知道他聽到沒有胖子的話。

「真爽!」葉凡作勢又想把上衣給脫了,我發現這傢伙現在有點毛病,不管是打人還是打鬼,竟然都喜歡脫衣服,難道是覺得自己有紋身很酷?真服了他,不過又我在邊上,他是不可能得逞的。

「放學只要那崽子帶種還有你爽的,但是你別脫衣服了,我都不記得你掉了多少衣服!」我這個話到是沒有說假,每次只要葉凡一脫衣服,那麼衣服必定會不知道跑哪裡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衣都和葉凡有仇,在他身上都穿不長。

「我只希望他們放學的時候會在門口,我可不像空歡喜一場,那兩個人可真不禁打,就那麼幾下就不行了,這麼多年都他媽白活了!」葉凡這小子從小的教育方式和我們都不一樣,這點我通過平時爺爺對他的表現我能看出來,在葉凡的眼裡完全沒有什麼老師和學生的分別,要不然剛剛他也不會二話不說直接干老師了,不過我和劉爽不一樣,也許學生的時候天生就有那麼一種對老師的恐懼,但是今天我們完全釋放了恐懼,在葉凡的帶動下,我真感覺天不怕地不怕了,不過現在也差不多了。

興奮不止是葉凡,還有正頂著一雙熊貓眼的胖子,劉爽。


我們雖然都很興奮,但是似乎忘了這裡是學校,學校就這麼大個地方,出了學生打老師這樣的事,還是在上課的時候,傳的怎麼可能不快,這不,我們還沒到班上,就看見班主任此時臉色陰沉的在教室門外站著,似乎在等著誰。

「你們三跟我來!」班主任口氣不好,雖然我們幫助過他,但是他畢竟是我們的班主任,身為一個老師的責任感,讓他覺得很有必要找我們談談。

我們三相互對視了一眼,胖子見到老師正在專門的等我們,此刻沒有了剛剛那股猛勁了,似乎痿了下去。倒是葉凡,一副痞樣,完全無所謂。

此時,我們三個人的表情就我最正常,沒有害怕,也沒有張揚,很平淡,大不了就是一頓批,最多也就陪點錢,反正葉凡是土豪,怕個毛。

「你們去哪裡了,上課怎麼不在教室?」班主任竟然沒有說剛剛我們打架的事,而是問我們怎麼不去上課?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還不知道?

我一想也是,畢竟我們班級和七班隔的有點遠,現在是上課期間,消息應該沒有傳的那麼快,既然他不知道,那我們也沒必要主動去說,反正他晚點知道我們也就能多過一下好日子。

「老師,劉爽眼睛腫了,我們陪他去醫務室了。」這個謊話是我現場編製了,畢竟胖子的眼睛本來就和熊貓一樣,拿它來幫我們過關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班主任聽了我的話,看了看劉爽的眼睛,顯得有些吃驚:「你這是怎麼了?被人打了?」

劉爽這個人有一點好,他受了什麼傷或者被人打什麼的從來不會告訴打人,最多也就和我說說,這樣的情況他當然不會承認:「沒有,是我自己撞的,他們兩剛陪我去醫務室了。」

其實這個時候只要班主任去醫務室問問肯定就知道我們是在說話的,可是他沒有,而是點點頭,叮囑劉爽要多注意身體,說馬上就高考了,不希望他出什麼問題。

「你們三個趕快回教室去上課,我得去趟警察局。」班主任說這話的時候意味深長的對我和葉凡望了一眼。

難道是張隊長找到了什麼線索?這辦事效率還蠻快的。

既然他要出去,那估計就算我們打了老師的事傳開了那我們也沒什麼事,畢竟所有事都是先通過班主任的。

我們答應了班主任好好上課之後便回去教室了。

剛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胖子就忍不住寂寞了:「還好老師出去了,我還以為我們麻煩大了!」

我們三個是坐一起的,所以上課說悄悄話很方便,反正都是最後幾節課了,現在老師們對紀律也無所謂了,只要不出大亂子,上課說說話什麼的都沒多大的事。

「有啥麻煩,怕什麼,不就打了人嗎?還能把我們怎麼樣?抓起來?別逗了。」葉凡這個話說的很是裝逼,但是他說的卻也是實話,把我們抓起來?那還不是分分鐘就給我們放出來了。

「凡哥威武呀,以後照著我!」胖子見葉凡如此的鎮定,還這樣的高傲,立刻向他獻起了殷勤。

其實我們的關係已經很熟了,要不然葉凡剛剛也不可能和我們一起去的。

「好的,小弟。以後我照著你!」葉凡這話說的和真的似得,弄的胖子哈哈大笑,由於聲音太大,招到了老師的點名,沒辦法我們只好仿效了音量。

同學們對我們這三個害鬼的做法早就已經習慣了,似乎沒有哪一節課我們沒說話,都無所謂了,但是誰能想到我們三都是剛剛打完架回來的。

這堂課上的比較安穩,沒什麼事,最後因為老師上課的內容無聊,好像是在複習什麼東西,弄葉凡直接趴到桌上睡著了,而胖子卻不知道從哪裡弄來個鏡子一直在那比劃著,似乎要研究一下自己的熊貓眼到底是有多美。

可是好景不長呀,剛一下課就有人來打破了我們的寧靜,本來都以為會有老師或者是教導主任什麼的人前來問話,但是誰知道老師和主任什麼的一個都沒來,反而來了一個平時在學校里比較混的學生,說什麼是來帶話的,叫我們現在去學校的後山,誰不去誰是孬種。

本來嘛,兩軍交戰不斬來使,可是這傢伙來送口信也就罷了,非的踹了一腳葉凡的桌子,要知道,葉凡的脾氣有多火爆,特別是在他睡覺被別人吵醒的情況下。

這不,他這一腳下去直接給葉凡嚇醒了,整個人都差點摔到了地上,那傢伙竟然還嘲笑,雖然葉凡不清楚是誰弄的,但是就憑那個人笑,葉凡也得狠狠揍他一頓,這不,現在追的人家滿教室跑,直到我和劉爽將葉凡給拉住,那傢伙才有機會跑掉,不過他的屁股上到是給葉凡踹了兩腳。

「***,那誰呀,這不找死!」從葉凡來我們班之後,我們的同學也就直接將他規劃到我和胖子這一類人當中,對於我們這樣說話都已經見怪不怪了。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我沒有直接回答葉凡的話,而是跟他賣了個關子。

「啥消息呀。」這傢伙明顯的勢利眼呀,我一說好消息馬上就笑了,一說還有個壞消息,眉頭馬上就皺了,看到他這樣樣子我真想錘他。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