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這就是負面情緒?那一張張人臉,其實都是一個個狠毒的負面念頭,也可以稱之為魔頭。陰鬼以負面情緒為力量之源,以血肉靈魂為食,的確和修玄界對立。我對於這四大統領,也確實要嚴格管理,不能讓他們濫殺,免得成為修玄界的公敵。」許陽暗暗思忖。

「岩松侯,你如果自動認栽,不放那些狠話,倒還能撿回一條命,但你念念不忘報復,我們也不會將仇恨的種子留下,只能將你徹底毀滅。」黎玉容冷冷說道。

「是這個道理。這件事本來就是你圖謀朱果樹在先,死了也不冤枉,」許陽淡淡說道,「赤黎,動手。」

「嘿嘿,遵命,我的主人。」

赤黎統領一爪探出,將岩松侯的一顆心臟破胸抓了出來,兀自微微顫動。

「咳咳……仙門……道場,為我報仇……」岩松侯生命力強大,心臟被抓出,還勉強地說出兩句話,才緩緩咽氣。

「祁連城,輪到你了。」

許陽不以為意,看向了祁門父子。

祁連城身軀發抖,一名強大的玄君死於非命,對他造成了強烈的衝擊。他再也沒有絲毫宗師的氣度,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許陽公子,小老兒有眼無珠,冒犯了你。今後我再也不敢了,請你饒我一命吧!」

許陽道:「祁連城,你這種人,得志便猖狂。今天你窮途末路,才會這般哀求。假如放過你,便是一條後患。」

「公子說的對,」黎玉容道,「為大事者,殺伐果斷,這祁連城為禍不小,死了最乾淨。」

赤黎統領狂笑一聲,一掌拍在了祁連城的腦門。這個祁門道場的門主,一聲不吭,頭頂幾道鮮血汩汩流下,倒地氣絕。

「史量才,送這幾人上路吧。」許陽淡淡說道,隨即轉身,在寶蓋的帶領下,大步向自家宅邸走了過去。(未完待續。。) 「寶蓋,寶蓋哥回來了?」

一群莊戶子弟出身的僕役,看到了在前方行走的寶蓋,紛紛趕上來,噓寒問暖,詢問這一路的情況。

「寶蓋哥,怎樣,有沒有遇見祁門道場的雜碎?」

「肯定沒有,寶蓋哥洪福齊天啊。」

寶蓋掙脫了他們的圍堵,急急說道:「快,快迎接!公子他回來了!」

「什麼,公子來了?」眾人都是一呆,隨後看到許陽大步走進宅院之中。

「恭迎公子!」眾人連忙行禮,許陽略略一擺手,便吩咐他們各自去忙,與采籬、御玄雨等人一道,來到了中院的中央區域,那裡有一株朱果樹,氤氳瑞氣。

有僕役早擺上了凳子桌案,獻上新鮮瓜果。

「好一株朱果樹,普通玄者要能在這果樹旁修鍊,進境會加快許多啊。只可惜,對於玄君境界的高手來說,沒有太大用處。」瞅了瞅朱果樹,四大統領發表著意見。

「許陽今次殺了祁門父子,更是殺了仙門道場的岩松侯,恐怕仙門道場,乃至於九龍會不會善罷甘休。」御玄雨有些擔憂地說道。

「不錯,九龍會實力雄厚,麾下道場遍布十餘個僕從國,強者如雲,比東萊諸族的聯合,都要強大得多,不可不防。」黎玉容道。

「比東萊諸族的聯合,還要強大?」許妤有些不解,在她的認知中,東萊諸族,已經是極為強橫的家族了,每一家都有至少一名玄君老祖。

「不錯,九龍會是九大道場的聯合會,每一個道場堪比一個超級世家。擁有玄王強者坐鎮!九大道場聯合,甚至可以比擬海雲三姓這樣的龐大世家,」黎玉容道,「不過,九龍會內部並非鐵板一塊,九大道場各自為政。只是在遇到足以威脅到九大道場的公敵,才會聯合作戰,凝聚力不如海雲三姓,所以聲勢上就差了許多。饒是如此,已經極為恐怖了。」

「九位玄王高手,的確恐怖,任何一位出手,我都必敗無疑,」許陽微笑道。「但是,他們畢竟分屬九大道場,每一個人都自重身份,絕不會輕易出手的。尤其是現在,百族古戰場剛剛結束,很多蠻荒時代的古玄器、古代功法,流傳到了世間。以這些玄王高手的威望,應該也能取得部分古物。如果我猜得不錯。九大玄王此時肯定都在閉關潛修,根本無暇分身。」

「不錯。這就給了我們寶貴的時間,我們要趁著這段時間,努力修鍊,並將勇者工會發展壯大。」御玄雨眼睛一亮,說道。

忽然,許陽心神微動。他儲物戒中的傳音陣圖,傳來了震顫。

「奇怪,難道有人找我?」

許陽取出傳音陣圖,在桌上鋪開,隨即一道玄力注入陣圖之中。將其激活。

煙霧蒸騰,一個面容如刀削斧劈的中年男子虛影,出現在陣圖上空。他目視前方,冷冷說道:「昊師弟,我應師父之命,已經出了百慕域,正在往海雲上國的方向趕去。你在哪裡,為何連師父的傳訊都不回?趕快給我發訊,將匯合地點告訴我。」

說完之後,這中年男子虛影,轟然爆散。

眾人面面相覷,采籬嘀咕道:「這傢伙是誰,好拽的樣子。」

「許陽,這個人好像不是找你吧?」御玄雨秀眉緊蹙,她跟隨許陽闖蕩過百族古戰場,此刻已經猜出了一二。

「沒錯,他要找的人,就是百滄昊,也就是這張傳音陣圖的上一個主人,」許陽微微嘆了口氣笑道,「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百滄昊的這個師兄,氣息如利刃大斧,鋒銳異常,我根本感覺不出他的實力底線。」

許陽目視四大統領,烏木統領猶豫了一下,方才說道:「報告主人,這個人,我們幾個都看不透,他渾身似乎有一種領域的力量包裹著,可能已經達到了王者境界。」

「本來還說,九大玄王都不會動手,這下子就跳出了一個新的玄王……」黎玉容苦笑搖頭,「公子,您惹禍的本領,當真不小。」

「的確很棘手……不過,公子在動手斬殺百滄昊的時候,有沒有他人知情?」補衣小聲問道。

「這倒沒有。」許陽微微一愣,隨即理解了補衣的想法,隨即笑道,「還是補衣看的清楚,發現了問題的癥結所在。」

「只憑著這張傳音陣圖,百滄昊的這個師兄根本找不到我們,」在座的都不是蠢人,很快理解過來,御玄雨有些高興地說道,「他再厲害,又能怎樣?百滄昊已經死了,沒有人知道是許陽殺的。」

「不能掉以輕心,還是要抓緊時間強化自身,迎接挑戰,」許陽沉聲說道,「第一,有一個敵人,知道百滄昊死於我手,那就是海雲上國的王子海東青!此人能夠通過憤怒符籙的感應,知曉我獲得了四十八塊符籙,很有可能會藉助百滄昊的師兄的手,將我擊殺,他從中漁利;第二,就算海東青見不到百滄昊的師兄,後者作為玄王人物,只要將參與百族古戰場,最終生還的人篩選一遍,找到實力強過百滄昊的人,很容易就能縮小懷疑對象,最終還是會找到我。」

「主人說的很對,我們四大統領,誓要做主人的馬前卒,為主人迎戰一切來犯之敵。」烏木統領代表四大統領表態道。

四大統領也是別無他法,他們元魂交付許陽之手,如果許陽死去,他們也只能消亡。再說,許陽曾經許諾過,可以考慮幫助他們煉製那些完美契合的肉身,這對於任何一個陰鬼來說,都是極為致命的誘惑。

當晚,眾人在朱果樹下,圍成一圈,靠著朱果樹的氤氳之氣吐納修鍊。

朱果樹外溢的瑞氣,對玄君以上的高手來說並無大用,所以四大統領沒有參與。

許陽心神沉入星海,八極玄靈盤旋,組合成了一尊熔爐,內外壁上銘刻著一道道玄奧軌跡,正是許陽施展八極熔爐斬殺敵人之後,汲取的玄術、功法。(未完待續。。) 「天火焚心寶卷」、「龜藏真功」、「覆滅魔光集」……

一卷卷功法,在許陽的八極熔爐上熠熠生輝,化作最基礎原始的玄奧軌跡。許陽的心神進入了空靈澄澈的狀態。

這段時間,許陽經歷的戰鬥太多了,也激烈無比。從百族古戰場中出來,他就晉陞到了玄宗後期,大勢化作虛幻的領域。當時,許陽已經有能力再做突破,晉陞玄宗巔峰,只不過他為了夯實基礎,沒有選擇立刻突破。

在東萊城滅殺八大玄君,那一戰許陽施展了全部實力,毫不保留地對抗八個境界比他高出許多的強者。這份寶貴的經驗,再次化作了他的晉陞之資。八位玄君畢生修鍊的功法玄術,都銘刻在了八極熔爐之上,供許陽理解、推算,指明自己的前進方向。

玄宗巔峰,相比玄宗後期,更加強勢。這個層次的玄者,已經不需要刻意施放大勢,他們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自己的大勢威能,攻擊不再是單純的玄力爆發,還裹挾著自身的精神意境、戰鬥意志。

意境,玄而又玄,但又不能否認它的存在。一名玄者,意境越是純粹、深邃,他的攻擊就越是難以抵擋。

許陽渾身爆出璀璨光明,他的頭頂,天堂大勢化為實質,一個個背生雙翼、手持金劍的神靈走下天闕,在許陽的身邊漫步前行。一道道瑞氣橫鋪,許陽雖然閉目凝神,但他卻能「看到」周圍的一切。

許陽能夠看到,御玄雨正襟危坐,努力吸納玄力,提純煉化。向玄宗中期邁進;采籬雖然坐得很端正,但一對狐耳總是在抖動,還不時偷偷張開一對粉紅色的眼睛,察看周圍人的神態動靜,一副坐不住的樣子;補衣寶相莊嚴,左掌豎在胸前。天地之間的玄氣浩蕩奔流,如百川歸海一般湧入她體內,真水之體的天資毋庸置疑;還有許妤、采若、白玲等人,都在認真修鍊著。

「這就是『靈覺』,或者說,是靈覺的雛形。」許陽很奇怪,靈覺是玄君高手才會漸漸覺醒的東西,他們也正是憑藉靈覺,才能明悟「知微」的境界。而許陽現在還沒有到達玄君。為什麼會有靈覺產生?

不過,這畢竟是好事,許陽略作猜測,感覺可能是魂晶的特異導致。他不再考慮這個問題,轉而將天堂大勢,劇烈揮發,然後迅猛地收縮回來,一道道金芒聖光。融入他的軀體。

無數背生雙翼的神靈影像,彷彿受到了召喚。全部化作一道道光雨,沒入許陽的軀體之中,使他整個人神聖、巍峨,仿若神闕主人。

「原來這就是大勢的奧秘,只有到達玄宗巔峰,才算是真正掌控了大勢。玄宗巔峰的強者。將大勢斂入自身,精神意境得到升華,就能漸漸領悟到返璞歸真的境界,問鼎玄君層次。」

緊接著,是暗極大勢。陰風呼嘯,黃泉冥獄緩緩浮現,一道道生鏽的鎖鏈橫空,帶起亡者的嗚咽。許陽全力鋪展暗極大勢,那種洞察一方的感覺再次出現。

然後暗極大勢化作道道黑光,飛遁入許陽的軀體之中,許陽的神聖氣質一變,魔氣森森,一縷縷黑霧在他身旁盤旋。

八級大勢,被許陽一一催發到了極致,然後收斂神威,全數融入許陽軀體之中。諸般變化,存乎一心。

許陽氣息節節攀升,八頭本命玄靈,衝天而起,最終再次凝聚成一尊八極熔爐的形象,放射彩光。許陽站起身來,他眼神明亮,一聲長嘯,八極熔爐化作了一道道彩色光線,全部融入他的軀體。

咔咔啪啪的聲音響起,許陽的身軀迅速地強大起來,他身形更加修長傲岸,隱約有一種超然於世的感覺。


「突破了;這就是玄宗巔峰的力量?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種和大勢共鳴的感覺,一拳出,附加八種大勢的威煞,果真強大啊。」許陽暗暗感嘆。

許陽識海之中藍光大放,他轉瞬間將心神沉入,突然發現魂晶開始噴薄光華,有了劇烈的變化。

這塊晶瑩剔透的菱形藍色魂晶,是許陽在攀登鎮玄塔斷崖石級的時候,在第一百級獲得的神秘晶體。自從它誕生以來,許陽便憑此度過了許多危機。似乎這塊魂晶,天然就是一些蠱惑功法的剋星,不管是音惑之術,還是陰鬼奪舍,都敵不過這塊魂晶發出的藍色光芒之力。

許陽十分關心這塊魂晶,他仔細觀察,發現魂晶在放射藍光的時候,本體還在不斷增長,一直漲到了原本的十倍大小,方才停下。

藍光收斂,許陽細細查看,發現魂晶和以前已經大為不同。

原本是通體澄澈無瑕的藍色,現在的魂晶,上半部分是淺藍色,猶如天空一般;下方是深藍色,直到底部,甚至變成了藍黑色。

「這種變化,到底是好是壞?」許陽對魂晶的了解太少了,他只有暗暗猜測。

「應該是好的變化,我感覺心神力量有了一個質的提升,甚至閉目之時,憑藉心神力量,都能默察周圍事物的每一個細微變化。」

許陽試著閉上眼,他明顯地感覺到了朱果樹每一片葉片的伸展,小草頂開泥土,蚯蚓在土壤之中蠕動……

許陽默察自身,他甚至聽到了自己心臟的有力跳動,血液在血管之中奔流,玄力在玄脈之中有條不紊地搬運周天……

這是一般的玄宗巔峰做不到的,只有極為接近玄君境界,半步玄君才有可能做到。

許陽如果能夠掌控自己身軀中的細微變化,比如控制血液的循環,控制肉身、玄脈甚至是每一處細微玄力,那麼他就會達到玄君境界初期,知己之境。現在的許陽,只能感覺到這些變化,卻無法控制。

不過這已經是極為寶貴的了,這代表許陽下一階段的修行,將有跡可循。首先要能感受到細微變化,才能將其控制。一般的玄宗巔峰根本感受不到這些身體細微變化,更加談不上控制入微,晉級玄君的難度要比許陽大得多。(未完待續。。) 「似乎可以將魂晶,當做一件增幅玄器,它可以將我的心神力量,大幅度提升,這種提升並不是數量上的,而是質量上的。我的心神力量本來就渾厚,有了魂晶提升質量,已經和玄君級的心神力量沒有什麼差距了,甚至還可能超出。」

許陽默默思索著,他的心神從識海之中走出,沉入丹田星海。

星海之中,鎮玄塔周圍環繞八大玄靈,各自吞吐玄力,使修為更加精純。

猛然間,鎮玄塔第二層光芒大放,將許陽的心神攝入。

「什麼?」許陽剛剛來得及說出這句話,就被鎮玄塔吞沒了。

鎮玄塔,作為許陽穿越的最大嫌疑物品,在許陽的心目中,一直是神秘、強大的代名詞,甚至有些詭異的成分。

第一,鎮玄塔可以在許陽受傷之後,運轉功法,汲取周圍的死者精氣,為許陽快速療傷。這個功能十分強大,如果沒有它,許陽多次運轉八極融合大術拚命,恐怕身軀早就殘破不堪了。

第二,鎮玄塔的斷崖石級,具有錘鍊心神力量的強大作用,而且在許陽攀登到第100級的時候,他的識海更是發生了質變,凝聚出了魂晶。

第三,鎮玄塔能夠收容小白藏身的畫卷,更能瞞天過海,突破百族古戰場歲月封禁的影像,將四大鬼帥藏身的畫卷庇護住,最終幫助四大鬼帥,從牢籠中解脫出來。

種種強橫之處,無一不說明了鎮玄塔的強大。

一開始許陽還猜測它是天階玄器,現在隨著許陽的眼界提升,他已經意識到,鎮玄塔絕對不止天階。恐怕至少都是聖器級別,甚至有可能更加恐怖,有著根本無法想象的來歷。

許陽在玄靈層次,踏上斷崖石級的第100層,觸摸到了鎮玄塔第二層的邊緣。可鎮玄塔第二層,蘊含極為強大的壓制力量。許陽嘗試過很多次,都無法向裡面走出十步,穿透那層層霧氣,看清鎮玄塔第二層的真相。

這一次,鎮玄塔主動召喚許陽,恐怕就是因為魂晶產生了變化,讓許陽的心神力量再次大幅度提升,有了探索第二層的資格。


入眼之處,依舊是一片白茫茫的霧氣。許陽立刻感受到了,那重如山嶽的心神壓力,彷彿一尊玄王高手,肆無忌憚地張開領域,要將許陽壓製得跪地不起。

許陽現在心神力量已經等同於玄君人物,甚至還有超出。他咬緊牙關,一步步走入霧氣深處。

十步之後,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了好大一塊區域,沒有絲毫霧氣存在。許陽的壓力。也陡然一輕。

前方出現了一座高大巍峨的祭壇,四壁銘刻著栩栩如生的怪獸雕像,在祭壇的最上方,有一具瑩白如玉的高大骨骼,盤膝而坐。

「這是……世尊遺骨!」許陽眼睛睜大了,他能清晰地看到。那具骨架之上,銘刻著一道道玄奧之極的紋理,這是寶貴的「骨之符文」。


世尊境界,又稱為「蛻凡」境界,到了這一步。玄者便開始褪去凡胎,在骨骼之中,銘刻自身修鍊的法則紋理,從而使肉身達到不朽不壞的境界。

蛻凡境界的強者,世間稱尊,根本無法想象他們的強大程度,真正是移山填海、天翻地覆,有著不可思議之神通。

骨之符文,就是蛻凡境界的世尊,在體內鏤刻下的玄奧法則符文。想想看,一位世尊強者,能掌握多少符文玄理?能夠被他選擇,銘刻在軀體骨骼之上的,毫無疑問是絕對的精髓符文,甚至蘊含大道至理。


「造化啊,我雖然得到過幾塊世尊骨,但根本殘缺不全,哪裡比得上這座祭壇之上,完整的世尊遺骨?這具完整的世尊骨,上面的符文玄理,肯定極為完整,蘊含了不止一種神通秘法。我研究這具骨架上的符文,要比殘缺不全的世尊骨容易得多。」

許陽踏步走上祭壇,來到了這具瑩白如玉的骨架面前。

走到了高處,許陽先是四下里眺望了一番,發現祭壇後方的十餘丈範圍,又有了濃郁的霧氣。在霧氣之中,影影綽綽有著其他祭壇的黑影。

「是了,在鎮玄塔第二層,恐怕有不止一位蛻凡境界的世尊遺骨。第一層是八十一位上國皇者遺骨,那麼第二層,難道也有八十一位世尊遺骨?這就太恐怖了,世尊和皇者,根本就是兩個概念啊。」

許陽搖搖頭,收斂了心神,他盤膝坐下,開始研究這具世尊骨。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