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兒妹妹,你也別和別人說,好不好?」

小靈兒信誓旦旦的拍著小胸脯:「小姐姐你放心,靈兒絕不會告訴別人,等你身體好了,自然會嚇他們一跳。」 對於自家娘親,靈兒還是有很大的信心。~隨~夢~小~說~щ~suimеng~lā

這個世上如果有一個人能救姬清歌,那個人……只會是娘親。

姬清歌鬆了口氣:「那……我就先去找你娘親了。」

「等等,我們一起去。」

小靈兒燦爛的一笑,拉著姬清歌的手,就往白顏的房間衝去。

姬清歌低頭,望向小靈兒拉著她的小手,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笑容……

有朋友的感覺,真好……

靈兒是她第一個朋友,也是她將會珍藏一生的朋友!

……

兩個小傢伙都沒有看到,在他們離開之後,夜色下,一道青色衣裙緩步走了出來,她的美眸定定的看著姬清歌與小靈兒離開的方向出神。

「我沒有想到,靈兒的母親為了討好領主府的人,竟然想要給姬清歌治療身體?」

而且還口出狂言,聲稱自己有萬全把握?

萬一姬清歌出了什麼事,大長老的怒火足矣焚燒整個領域……

「不行,我要是貿然闖進去的話,姬清歌也未必會跟著我走,那女人的實力又不低,我不一定能打的過她,還不如通知大長老,大長老是絕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孫女被這女人所害。」

谷雅最後看了眼房間,轉身而去。

她並不喜歡姬清歌,就如同不喜歡靈兒一樣。

一個是整日病怏怏的,任何人看了都無法心生歡喜,另一個則是太過毒舌,沒有教養。

但好歹,這姬清歌是領主府的人,她怎能讓白顏為了一己之私就害了她?

更何況,這是一次能將白顏徹底驅逐出去的機會!

想到這裡,谷雅的眼眸一沉,她不假思索,快速的朝著長老院的方向奔跑而去。

「大長老,出事了,大事不好了!」

夜色下的長老院一片寂靜,但因為這一聲焦急的喊聲,打破了此刻的寧靜。

姬天不急不緩的從門內走了出來,目光中含著訝然:「谷姑娘,你如今來找我,又是出了什麼事?」

「大長老,是姬清歌出事了!」谷雅咬了咬牙,道。

這話一落,姬天氣勢突變,狂風驟起,怒喝道:「你說什麼,小清歌出事了?她出了什麼事?你立即給我說清楚了!」

小清歌就是他的命根子,誰也不允許傷她分毫!

「大長老,是靈兒的母親……她為了能夠得到大長老的幫助,也為了得到領主,她竟然想要冒險為清歌小姐療傷,哪怕她沒有什麼實力,她也打算冒這個險,偏偏清歌小姐相信了她的話,已經去了她的房間,這怎麼辦才好?」

谷雅急的滿頭大汗,臉色有些泛白。

二長老應蝶緊隨在大長老的身後,聽聞這話之後,眸光一沉:「那姑娘我見過,不是這麼沒輕沒重的人,我看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清歌也許只是去找她玩而已。」

谷雅目光中帶著不加掩飾的焦慮:「我是聽清歌和靈兒的談話才知道,大長老,你快去救清歌小姐,若是晚了,也許清歌小姐會被那個女人害死的……」 .lā

姬清歌定定的站在白顏面前,她看著白顏將一顆丹藥捏碎了灑在溫水當中,旋即,原先還清澈的溫水化為了一片淡綠色。..

「帝夫人,這樣就能救我了嗎?」

白顏搖了搖頭:「這只是第一步而已,你需要通過藥水侵泡半刻鐘,而這個時間段,我剛好將你需要的丹藥煉製出來。」

姬清歌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可不知道為什麼,對於白顏,她就是深信不疑。

她就似全然相信,眼前的這個女人,並不會傷害她……

「靈兒,你先去休息吧。」

她轉頭,望向小靈兒粉嫩的臉蛋,溫聲說道。

接下來的過程太痛苦,所以,她並不想讓靈兒看到……

「好。」

小靈兒乖巧的應了一聲,她輕輕的抿了抿粉唇:「那靈兒就先回房間了,等明日再來找娘親。」

她最後看了眼白顏與姬清歌,小小的身子轉過,推開門走了出去。

白顏示意姬清歌拖衣入水,而後,她亦是將煉丹所用的丹爐拿了出來……

「嘶!」

當姬清歌拖去衣物邁入葯桶中的頃刻間,一股灼熱的痛感遍布她的全身。

這種痛感深入靈魂,讓她身子微微一僵,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

疼……

好疼!

這是她五年後,所承受過的最大的痛。

就好像有火焰在灼燒著她的身體,痛不欲生。

「如果你想康復,那你必須忍下去。」

不滅的男神 就在姬清歌承受不了這種痛楚想要走出來的時候,一道淡然的聲音如同響雷,落在了她的靈魂之內,讓靈魂都引起了一陣顫慄。

五年來暗無天日的生活,何嘗不是生不如死?若是讓她一輩子都無法走出那房間一步,那她……真不如就此死亡來的更痛快。

所以,這點疼痛又算得了什麼?

姬清歌微微垂下眼眸,她的腦海里浮現起多年來的生活,又出現姬天擔憂緊張的模樣,最終心一橫,整個人都泡在了藥水之內。

劇烈的疼痛讓她的容顏都變了,小臉一片鐵青,眉頭緊緊的蹙起,滿眸都是痛楚。

可她知道,她不能喊叫。

一但叫出了聲,勢必會將爺爺他們引來……

為了能夠順利療傷,她必須忍著!

姬清歌死死的咬著嘴唇,嘴唇被她咬的血肉模糊,鮮血從唇上流淌了下來,滴入淡綠色的藥水當中。

白顏看了眼姬清歌,就收回了目光。

然而,她清澈霸氣的雙眸之內,卻出現一抹讚賞。

確實,一個五歲的孩子,能做到這種程度的,真的已經很少了……

光憑這一點,她也要為靈兒收下這個人。

白顏將煉丹的藥材也拿了出來,目光放在了面前的丹爐之上,她的手上浮現出綠色的火苗,一瞬間,火苗向著丹爐躍去,把丹爐點燃。

與此同時,她的注意力也從姬清歌的身上收了回來,全部都集中在煉丹之上。 周圍的一切嘈雜也隨之而去,仿若整個世界都只剩下她與面前的丹爐……

所以,此刻的白顏儼然不知道,在院門之外卻發生了一件事情……

……

夜色如水。隨-夢-.lā

月明星稀。

羊腸小道上,一群人正向此方怒氣洶洶的衝來,讓小靈兒被迫停下了步伐。

「你們要去幹什麼?」

月光下,她的身影小小的,但這時,她的背脊異常的堅定。

「靈兒小姐。」

應蝶很喜歡靈兒這個小丫頭,所以,趕忙將她拉到了一旁,問道:「剛才清歌是不是去找你母親了?還讓你母親給她療傷了?」

小靈兒輕輕抿著唇,她揚頭看向這群氣勢洶洶的人:「你們是要去找娘親的麻煩?」

小姐姐說過,她不想讓這件事被其他人知道,為何……他們會發現小姐姐去找娘親了?

而且,這架勢,是來找娘親麻煩的?

「靈兒,」谷雅從後方走了出來,她的臉上依然揚著優雅的笑容,「我知道你娘親想要成為領主夫人,或許見利用你不成,又急功心切,打算從大長老下手,但是……清歌是無辜的啊,她這樣做,等同於害死了清歌,這樣的女人,根本就不配當你的母親!」

小靈兒最不允許有人說白顏的不是,所以,聽到谷雅的話之後,她一把將應蝶推了開來,小小的身子衝到了谷雅的面前,啊嗚一口咬在了她的手臂上。

「啊!」..

谷雅吃痛的尖叫了起來。

她先是沒想到靈兒會有如此快的速度,更沒有想到這丫頭會如同瘋狗似得咬人,所以她才沒有任何防備……

「又是你這個壞阿姨,你先是找我娘親麻煩,又誣陷娘親!我娘親她是全世界最好的女人,也是這個世上最疼我的,我決不允許你說她一句壞話!」

小靈兒氣的小臉蛋通紅,她小小的身子攔在了走道上,倔強的揚著下巴,說道。

「今天你們也別想去打擾娘親救小姐姐。」

姬天眸光沉了沉。

一地雞毛的美好 若攔在面前的是其他人,或許他早就動手了。

可偏偏是帝靈兒。

美男,請到碗裏來 這丫頭深得領主喜愛,在領主府地位等同於小姐,如果他誤傷了這丫頭,領主回來肯定會勃然大怒。

只是一想到危在旦夕的姬清歌,姬天的眉目間就閃過一道煩躁,他盡量保持著溫和的聲音勸說道:「靈兒小姐,我孫女的病我清楚,你娘就算真的有實力救我孫女,也不該偷偷摸摸,而且,稍有不慎,清歌必定會死!所以,你現在就讓我們過去!」

小靈兒的大眼睛明亮而有神:「我知道你是小姐姐的爺爺,既然小姐姐相信我娘親,你為什麼不信她?你們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我娘親也做不到。」

姬天眉頭輕皺:「她只是個孩子,還什麼都不懂,這件事我自有判斷,還請靈兒小姐給我們讓路。」

「我不會讓你們去打擾娘親,而且爺爺也說過,我是領主府的小小姐,你們敢衝過去,就等同於以下犯上!你們是想要試試不成?」 小靈兒的眉目間顯露出了幾分霸氣。{隨夢щsuimеng][lā

這一點,倒是與白顏極為相像。

當然,如果忽略了她那稚嫩的童音,倒還真能嚇唬住人。

「靈兒……」谷雅撫摸著被咬了一口的手臂,咬唇看向小靈兒。

「你個壞女人,你給我住嘴!」

影后嫁到:帝少,請齣戲! 小靈兒憤怒的大眼睛死死的瞪向谷雅:「別以為我不知道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你們這樣欺負我和娘親,等爹爹和大哥哥來了,一定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欺負娘親的都是壞人,爹爹和大哥哥都會來給娘親出氣的。

「夠了!」姬天已經完全失去了耐心,緊皺著的眉頭也鬆了開來,「靈兒小姐,因為領主對你很是喜愛,我們也願意尊重你,但是……這件事事關清歌的命,若是我做了違背領主意願的事情,領主也會原諒我。」

應蝶心頭一顫,急忙護著小靈兒:「大長老,靈兒只是個孩子……」

「我知道,二長老你也放心,我不會傷害她,」姬天緩緩的閉眼,良久,方才睜開,「來人,將靈兒小姐抓起來,切記別傷到她。」

這小丫頭如今是領主的心肝寶貝,他又怎會傷他?

但他救人心切,也管不了太多了……

彼時,領主要罰他,他也認了。

「是,大長老。」

幾名侍衛緩步上前,伸出手就要抓住小靈兒的小胳膊。

小靈兒向著後面退了幾步,倔強的看著那些朝她走進的人。

只可惜……

靈兒雖然是妖獸,卻終究只是一個才兩歲的孩子罷了,這些侍衛也都是活了幾百歲的老怪物了,不消片刻就已經拽住了她細白的胳膊。

有一個侍衛不小心用了力,在小靈兒白白嫩嫩的手臂上留下了一條青紫的痕迹。

谷雅始終站在一旁,她看著那些侍衛抓住小靈兒,一直提著的心也緩緩的落了下來。

她還真怕這些人會畏懼這丫頭,害的她到頭來功虧一簣……

「你們這群壞蛋,放開我,等我爹爹和大哥哥來了,他們肯定不會饒恕你們的!」小靈兒奮力的掙扎著,滿眼都是怒火,「我還要告訴領主爺爺,他不在你們就這樣欺負我,還欺負我娘親!」

姬天看了眼小靈兒,沒有多說一句話,快步向著前方走去。..

眼見姬天將要離開,小靈兒急的哭出聲:「你們不許去找娘親,不許傷害她!嗚哇!」

她這聲音震耳欲聾,隨著哭聲的響起,那些緊抓著小靈兒的侍衛都感覺他的手臂有些燙手,就好似抓著一個剛烘烤過的山芋似得,灼燙的厲害。

「嗚哇,爹爹,哥哥,外婆,你們快來幫下娘親,嗚嗚。」

如果一開始,那些人還只是握著燙手的山芋,這一刻,小靈兒的胳膊似乎變成了火苗,燙的他們再也無法抓住,都急切的鬆開了手。

與此同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從天空傳了下來,頓時間便讓小靈兒制止住了哭泣。

「靈兒?」

這聲音對靈兒來說,太熟悉不過了。

她怔怔的揚起頭,再望見虛空內那一襲雪白色長裙的女子之後,眼淚再次嘩啦啦流淌下來,怎麼止都止不住。

「外婆……嗚嗚……」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