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我為了你,你看看外面的人怎麼說我的,他們是不是有病呀,現在還有誰敢接待我,他們看到我就像看到病毒一樣了」南宮斌現在說什麼都沒有人相信了。只能和墨昊靳訴苦了。

「你別碰我,小心把病傳給我呀」墨昊靳避開了他伸過來的手。

「你要不要去抽點血檢查一下呀,剛好就在醫院,我給你打個折呀,別走了免得下次再來了,不能煒疾忌醫呀」獨孤卿幸災樂禍的說。


「你這麼愛貪玩,好好收斂一下吧,下次真的出事情就來不及後悔了」他們這次雖然沒有什麼事情,可是還是提醒一下他呀。

「南宮先生,你這是來住院的嗎,你要不要我給你介紹醫生呀,現在很多人在研究了那種病了,你有沒有接受治得調戲他,她真的佩服他的,天天能跑了這邊。

「嫂子,你怎麼也和他們兩人一起來欺負我呀,」南宮斌真的被他時間給氣死了。

他的電話響了,「臭小子,馬上給我滾回家,你再在外面亂來,就不要出門半步了」南宮斌聽到電話裡面的聲音,嚇得手機都拿不住了。

他從小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最怕他母親,他母親今天出去被人問的說不出話來了。只能打電話給嗎他讓他回來給自己一個交代了。

「是伯母的電話吧,你還是快點回去吧,要不搓衣板有你受得了」獨孤卿可是知道的,所以要他快可以真的點走吧。

「你是怕我媽跑來醫吧院」南宮斌不相信他有什麼好心呢。瞪了他一眼,獨孤卿都沒有看到一樣。

「靳,嫂子我先走了,下去去你家找你」南宮斌可要快點回去了,他想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回家呀。不會去會死得更慘呀。他媽的戰力可是不敢違背的。

洛夢櫻看到他要去赴死的表情,有那麼恐怖嗎。 雪山,雪山,何為雪山?顧名思義,除卻雪之外,便是山,雪為白,山為黑。.最快更新訪問:shuhaha。


此時節氣雖屬春日,但對於西北邊陲而言,卻還是遠沒到冬寒離去的時節。而在這一望無際的連綿雪峰間,已然看不到任何生機,只有最為純粹和原始的荒涼存在。

不管是任何人站在這些雪峰之間,都會顯得渺小無比,放眼望去都是萬古不化的茫茫積雪,天地在這裡,只剩下黑白這兩種最為單調,而又透著一股寒意的色彩。

而在這華夏西北部,人跡罕至,到處充斥著一眼望不到邊際的蒼茫雪景,到處都是凜冽罡風的雪山中,此時正有九名或著素縞,或者黑衫的女子,在這巍峨的群山間,逡巡不止。似乎這巍峨雪山的美景,在她們的眼中,都只是過眼雲煙。

雖然幾女的身形單薄無比,但她們就像是感覺不到這山中的凜冽寒風一樣,只是沉默無比的向著雪山各處張望不止,甚至連山勢低洼的積雪之處都不放過,沒有一處不是竭盡全力,而且看她們的動作,甚至要比那些以嚴謹著稱的科考隊員還要認真許多。

雪山千年不化,而且山勢變動間,更是會有無數的裂縫和積雪形成的雪窨子躲藏在深厚的積雪之下,誰都不會知道,下一腳踏上的地上,究竟會是天堂還是地獄。

但幾女就像是完全察覺不到這種危險一樣,仍然是細緻無比,似乎她們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根本不會去想自己眼下所處的境遇究竟是何等的危險。

從一年前林白突然失蹤開始,她們幾人的生活就一直保持著這種單調的模樣。從繁華都市,到偏遠山村;從東北北大荒,到一望無際的蒼茫草原,再到群峰林立、大雪紛飛的西北偏遠之地……只要是她們走過的地方,沒有任何一處不被他們的足跡踏及!

這幾名將生死置之度外,以身犯險的女子,除卻盡心儘力尋找林白的賀嘉爾和夏小青幾女外,世間還能有何女子能夠痴情若斯,為了尋覓情郎,跋涉千山萬水?!

荒原之中有沼澤,草原之上有群狼,雪山之中有裂縫,荒漠之中有毒蛇……

這些對於常人而言,不折不扣的致命危險,對於幾女而言,如今卻像是家常便飯一樣,甚至過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她們的每一天,都是這樣度過的。這事情若是傳出去,恐怕任是誰都想不到,往昔金枝玉葉,被人眾星拱月的九女,竟然會做出如此危險的事情。

需知道幾女以前是什麼身份,夏小青乃是燕京城內最神秘會所的主人;而賀嘉爾更不用說,家世出身即便是比較起往昔的公主都不遑多讓;沈小藝也是家中的掌上明珠;寧歡顏是十指不染春水的奇女子;廖漫雲也是被無數人奇門中人奉若仙子的美人;而蕭薇、羽山月葉和李秋水就更不用說了,明星、聖女、富家千金,千金之子,怎會坐於垂堂之下?!

「還是沒有找到……」山風呼嘯而來,叫寧歡顏不禁打了個寒顫,向著遠處巍峨入雲的雪峰之巔望了眼后,臉上莫名多了一絲悲愴麻木之色,緩緩道:「難道真的就這麼見不著了?」

這一年以來,雖然她們走過了許多地方,跋涉過了千山萬水,經歷過了千辛萬苦,但結果卻都是如出一轍,縱然是上窮碧落下黃泉,卻是依然尋覓不到林白的分毫影蹤。

這周而復始的尋找,甚至叫寧歡顏心中開始麻木,如果不是心中那一絲情線還在牽連,恐怕她已經要了卻餘生。只是每當抱著無窮希望勘察某處,最後卻還是一無所獲時,她心中難免還是有著許多莫名的悲傷,雖然覺得自己早已習慣了這種痛苦,但每一次還是那麼徹骨。

「這怎麼能叫一無所獲,不管怎麼說,咱們是又找過了一個地方,知道他不在這裡,就又把搜尋的範圍縮小了一些,只要繼續下去,就一定能夠找到他的。」見其他幾女聽到寧歡顏的話,神情有些黯然,幾女中最具有女強人風範的夏小青溫和一笑,緩緩勸慰幾女道。

雖然話語中滿是安慰之意,但在夏小青的眼眸深處,卻還是藏著一絲悲愴。

幾女聞言也是為之沉默,雪峰之上寂靜一片,只剩下山風嗚咽盤旋,極像悲鳴。

「放心吧,那小子出不了事兒的,只是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了。」看到這模樣,小黑貓喵喵叫了幾聲,然後猛然蹦到賀嘉爾的肩膀上,搓了搓貓爪,望著幾女道:「天色也不早了,這山裡晚上風雪大,咱們還是抓緊時間,找個地方安營紮寨,明天再繼續。」

賀嘉爾沒有言語,只是緩緩轉頭向著遠處的天幕望去。雖然此時天際之上仍然還存著一絲曙光,但在山巒之間,卻是已經起了一層淡淡的白霧,在山中待了這麼些天,她很清楚這些白霧意味著什麼,恐怕正如小黑貓所說,只要一入夜,就會有一場暴風雪襲來。

「那就聽小黑的,咱們去找個背風的地方把帳篷搭起來,早點收拾收拾,就算風雪來了也不會出什麼事兒。」沉默片刻后,賀嘉爾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向著幾女掃視了眼,然後寬慰道:「小青姐說得對,這裡沒有,他總在其他地方,咱們一處一處找,總能找到。」

賀嘉爾做好了安排,幾女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便跟隨著小黑貓找了處避風躲雪的位置,然後熟門熟路的開始搭建起帳篷來。這一年來的風餐露宿,在讓她們培養起了前所未有的默契之外,也讓她們如春蔥般的纖纖十指,變得粗糙靈活了許多。

即便是諸如搭帳篷這些對以前的她們而言,可說是根本無法置信的事情,如今也都已經爛熟於心,甚至哪怕是閉上眼睛,都能搭建出一座和那些登山隊員們不相上下的帳篷。

好容易侯到幾女睡下后,小黑貓在帳篷裡面逡巡了一遭,這才緩緩走出了帳篷。雖然雪山的夜晚,溫度已經到達了零下十幾度,但是對於身為化形陰靈,天生對陰寒之地極為親近的小黑貓而言,這不但不是一種折磨,反倒是一種極大的享受。

「小王八蛋,你究竟是去了什麼地方,你要是再不露面,貓大爺可就照顧不了你這幾個女人了,到時候你就是把我收拾死,我可也沒法子賠你個大活人。」向著身後的帳篷望了眼后,小黑貓輕輕嘆了口氣,望著頭頂烏雲投下的白雪,輕嘆出聲。

雖然小黑貓不懂什麼醫道,但是也能看得出來幾女如今已經是到了心力交瘁的地步。這整整一年來,她們走過了一處地方后,就會馬不停蹄的趕赴另外一處,甚至這對於常人而言再尋常不過的睡眠,對於她們幾個而言,都是一種奢求。

如果不是小黑貓出來之前,把僅剩下的那些太歲帶在身邊,用以補充幾女損耗的元氣,恐怕她們幾個早就已經病倒在了路途之上,甚至極可能出現性命之虞。

但心病終須心藥醫,太歲補充元氣的功效固然神異,但終究只是外力。如今幾女還能夠堅持,是因為她們心裡邊的那一口氣還沒有松下來,還抱著一線希望。

若是等到再多來幾次這樣的徒勞無功,縱然她們的心神堅忍無比,恐怕也難免會有所失落,而等到那個時候,這些時日在她們身體上落下的痼疾,就會一併發作。

而等到那個時候,就算是有太歲這種奇物,也根本無法將她們從鬼門關拉回來。而且就小黑貓看來,如果真是到了那一步,就算是太歲真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她們也不可能會服用。

而之所以如此,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在幾女的心裡早已抱定了殉情的心態,如今還有希望,她們的這個心態還不會流露出來,而假若希望一旦用完,這些情緒就會暴露無餘。

實際上,別說是賀嘉爾幾女,就連小黑貓也覺得如今的生活真是暗無天日到了極限。

整日在人跡罕至的地方尋覓,那些往昔它最喜愛的大餐自然是無從談起,但若僅僅是口腹之慾得不到滿足的話,那也就罷了,最要命的,還是這無邊的寂寞。

幾女藏著心事,哪裡還會如往常那樣,去逗弄它尋開心,即便是它刻意去賣弄些手段,或者是講一些好笑的段子,但幾女除了乾笑幾聲外,依舊是表現的興緻缺缺。

「寂寞如大雪崩啊!」望著那一望無際的蒼茫雪峰,小黑貓輕輕嘆息出聲,然後緩緩抬起貓爪接了一片雪花,帶著些迷惘道:「林白找不著了,葯娃娃你又是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當日自從鐘山的戰事了結之後,他們所有人就奔赴鐘山,想要尋找林白留下的蹤跡。但不僅僅是林白,就連姚廣孝,還有散靈分形的葯娃娃,都已是不知所蹤。

就好像他們幾個是變成了水蒸氣,被人間蒸發了一樣,根本無從去尋找到他們的蹤跡。

而且小黑貓也完全沒有想到,那段相處的日子下來,少了葯娃娃這個搶吃搶喝的小夥伴,它的生活竟然變得如此難熬,每日就像是這一望無邊的蒼茫白雪一樣,空空落落。

「回來吧,早點兒回來吧,別再躲躲藏藏了!」望著那巍峨的群山,小黑貓突然想大吼一聲,把這段時間以來,胸腹之間積攢的那些鬱氣,盡數吼出。 “嗯 ,你比你老師年輕的時候要強的多。”南華微笑的說道。

臉上的笑容是那麼的自然,好像想到什麼好笑的一般。

“仙長認識老師?”趙雲一聽,十分的吃驚,沒想到老師竟然還認識這般人物。

“認識,也算吧,他在你這般年齡曾經挑戰過我,不過他可就沒有你這般天賦了。”

聽到南華的話,趙雲也就退下了,連老師都打不過的人,他如何出手也是無用,如果惹惱了他,事情就真的不好辦了。

在說話的時候,周倉和李易也是走了過來。

“見過南華仙長,不知仙長找我何事?”李易雖然前世見過南華。

可是那是在副本中見過,想當初南華可是90級的最強副本,即便是1000名九十級的職業團隊,也是無法通關,是前世最難的副本。

而且沒有之一,從來沒人通關,即便是百級的人物,前去挑戰,挺多打成平手,實力恐怖。

“呵呵,小友竟然認識老夫,也是緣分,說來我還是欠你天大的人情呢。”

南華見到李易不卑不亢,很是自然,暗道此子不愧是變數,不愧有如此氣運和機緣。

在看看趙雲身旁的趙雲和周倉。

周倉也就沒什麼。潛力一般,沒有機遇99級便是終點。

可是趙雲就不一樣了,潛力無窮,氣運也是無雙,只不過前半生一直被壓制,後半生才如潛龍出淵。

本來趙雲的命運也就是如此,可是如今跟了李易竟然有了一絲變化,如今命運竟然不明,連他也是很難算出。

而周倉也是如此,本來命運平平的他,在跟了李易之後,天天被趙雲訓練,如今潛力大增,向着一流歷史名將邁進。

“仙長欠我的,可是我什麼也沒做啊?”

李易疑惑了,要知道他前世也是沒有見過南華。

南華飛昇的十分之早,好像董卓亂政時期他就飛昇了。

飛昇之時,全服震驚,無論是玩家還是NPC都感受到他那恐怖的實力,但是飛昇之時,他卻是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但是是這樣的。

據說當時表哥李辰在外面練級,忽然一股巨大的壓力襲來,當時就動彈不得,嚇得半死,還以爲來了大BOOS呢。

可是掙扎的擡起頭,發現附近的怪也是被壓制住,一動不動。

而這是系統的提示響起。

“叮。恭喜南華達到標準,飛昇天界。”

“該死的老天,竟然是這般。。。”就在系統提示之後,南華的聲音響起,可是剛剛說了一半就消失了。

這一短的聲音不知被誰發到了論壇上,一隻是大家議論的話題。

在聽如今南華的聲音,和當初是一樣的,但是如今很是和氣沒有了當時的霸氣。

“老道,我一直在雲端端坐,觀看無天村的進化,感觸良多,修爲跟進一步,如今即將飛昇,如此欠了你一個人情,方纔前來詢問。”

說着說着,南華的身上竟然冒出了一陣氣體,吸了一口。


“叮。吸收仙氣,經驗+1000000。”

我擦,吸一口加百萬經驗,這還了得,趕緊吸。

可是剛要多吸幾口,那仙氣消失了。

“呵呵,一時感觸,氣息不穩,真是罪過,不過你們不可多吸,最好一步一個腳印,不然根基不問,成長會變慢的。”

趙雲和周倉聽了之後,趕忙盤膝而作,消化剛剛吸收的仙氣,防止潛力變少。

而李易則是不在意,他是玩家,潛力就是無窮,不在乎這些。

“仙長,我不在乎,不知可否多吸一些。”李易後者臉皮說道。

雖然南華實力無邊,但是剛纔也是說了 ,欠他一個人情,NPC一但欠你人情,十分難還,尤其是李易,知道世界不少的東西,就更加的費勁了。

一般情況欠了人情,也即是給些東西,也就了事。

但是李易不同,等級在異人中最高,聲望也是如此,而且有趙雲和周倉保護,只要自己不找死,沒有任何 危險。

又有了無天鎮,前途一片光明,即便是南華也是犯愁,不知如何還了這人情。

只要人情一還,他立刻可以飛昇。

像他數百年修煉,爲的不就是飛昇,如今時機成熟,他如何不急。

不得已之下他只能親自來找李易,問問李易有什麼心願,滿足了李易就可飛昇。

“呵呵,你若和我瞭解因果,仙氣都給你也是無妨。”

“叮。南華和你進行交易。瞭解雙方的因果,獲得仙氣一團。是/否”

仙氣。

吸收後可獲得一兆經驗。

看到仙氣的屬性,李易差點選着是。

前世即便是九十級的他,也是沒有見到這種東西,那可是一兆的經驗的,即便是如今的他,吸收了仙氣,能夠直接升到70級。

要知道五十級以上升級的速度可就慢了N多。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