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之所以為魔,是因為他們要吞噬一切,終極目的就是毀滅這個世界。在魔族面前,沒有任何的妥協可言。大陸上所有的種族,都應該團結在一起,共同向魔宣戰!要麼戰!要麼死!」

鹿羽這一句鏗鏘,掀起全場狂潮。

話語驚八方,籠罩整片天地。

熱血!龍族的熱血,也都被點燃了!

「願追隨大賢一戰!」

「我們龍族,誓死追隨!」

所有龍都在表達著自己內心的激動。

他們一個個對著長空嘶吼。

轉瞬間,他們變回著龍本體,縱身而起,翱翔高空。

「吼!吼!吼!」

一聲聲龍吟傳盪四面八方,整個龍之墓地都被這些龍吟給震動的震顫嗡鳴。

「跟我來!」

鹿羽振臂一呼,全場頓時雲集響應。

鹿羽奔行在最前方,是整個隊伍的引領者。

他的身後高空,是浩浩蕩蕩的一片。

上百條龍,拖著比雲朵還要龐大的身軀,以一種遮天蔽日的氣勢,緊緊追隨著鹿羽。

嘩!嘩!嘩!

這麼一帶動,頓時是天翻地覆的大動靜。這沸騰洶湧的一幕,乃是龍之墓地萬年未有!

強大的龍族,也出戰了!

大部分的青龍都出去了,只有白曼這條白龍,在龍之墓地守護著自己的姐姐白凝。

隆!隆!隆!

在鹿羽的帶領下,一隻只龍衝出了結界屏障,正式出了龍之墓地。

一離開龍之墓地,那眼前頓時是豁然開朗。

龍之墓地是相對封閉的地方,雖然是和龍釗天域相鄰,但只有真正出了龍之墓地,才能看到龍釗天域的景象。

遠處,那擎天而起的魔樹,已是在望!

「那就是魔樹!」

所有龍都在第一時間,將自己的目光鎖定在了魔樹上。

這魔樹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強大,似乎整個天地都在它的支撐中。若是魔樹一動搖,整個天際都要翻了。

魔樹上每一根枝條,每一片樹葉,都似乎是魔鬼的微笑。

整體來看,魔樹更是一尊通天的魔神。

自那裡釋放著魔焰滔滔,席捲著天地。

那的九天雲霄,都被魔焰給熏染了。萬朵烏雲覆蓋,在魔樹的操縱下,變幻著各種可怖的形狀。

那何止是一棵樹,這完全超出了任何古樹的範疇,仿若是一個另外的世界。

即便是整個大陸的力量,它也可以抗衡!

「萬年前從未見過此物!這魔樹是如何誕生的!」

白藏的聲音嘶啞著。

他知道,萬年後的今天,魔族再非是當年的魔族。

單單是這擎天的魔樹,就足以證明這一切。

「這魔樹,莫非是天魔王所召喚!」有龍問道。

鹿羽深深的說道:「不,天魔王暫時還沒有出世。」

「什麼!天魔王還沒有出世,魔族便有這般大陣仗了!」

所有龍都被深深震驚了。

他們簡直難以想象,如果是天魔王出世,又該是怎樣轟轟烈烈的大場景。

鹿羽無比鄭重的說道:「這是外災,也是人禍!我們人族中有人利益熏心,和魔族合作,將魔族這通天魔物給放了出來!」

「這魔樹竟是人族的人給放出來的!」

這個事實,再次顛覆了龍族的想象。

魔族乃是人族的天敵,所有人族都該齊心協力的對付魔族才是。

但是放出魔樹的,居然就是人族自己的人。

「到底是誰?」白藏驚聲問道。

「這個人,我遲早要找他算賬!」

鹿羽想到洛姬,眼神頓時寒了。

鹿羽既然不肯說,那眾龍也不好追問。

只聽得鹿羽繼續說道:「如今魔樹滔天,一般人族難以對付。唯有你們龍族,才可以幫我牽制住魔樹!」

「大賢放心!我們龍族當傾儘力量,為您制服魔樹!絕不會讓魔樹的力量繼續蔓延下去!」

白藏代表著龍族,向鹿羽保證著。

他們願意為了鹿羽而戰,同時也是為了他們自己而戰。

魔樹就生長在他們龍之墓地的門戶之前,任由魔樹繼續生長下去,首先威脅的,就是他們龍族!

白凝還在蘇醒之中,絕對經不起任何的打攪。

他們就算是傾盡所有的力量,那也要將魔樹覆滅!

鹿羽緩緩點頭,說道:「你們龍族雖然高貴,但也需要謹慎行事,不要忘記了,你們剛剛才脫離詛咒力量的糾纏,要恢復身體巔峰狀態,還需要很長的時間。目前你們是處在虛弱的狀態的,即便是齊力出手,都不可懈怠!魔樹,絕非是那麼容易就可以覆滅的!」 「謹遵大賢教導!我們一定會謹慎應對的!」

所有龍都不敢小覷鹿羽的話,既然鹿羽這麼說了,那他們就會放在心裡。

而且他們也的確感受到,這魔樹的非比尋常。

這還只是遠遠的感應著這魔樹,一旦近距離的來到魔樹的面前,必然會感應到更為強大的氣勢。

鹿羽緩緩說道:「目前,人族各武道聖地的人皇都會前往龍釗天域,但是他們未必有攻擊魔樹的勇氣。這萬年來,人族的血性早已丟了。你們去和魔樹一戰,當打出氣勢,打出氣概!當喚醒人族的血性和勇氣!我人族熱血男兒,怎能不來一戰!」

「打出氣勢!打出氣概!」

所有的龍都不由自主的回應著鹿羽的話。

他們從鹿羽這話中感受到一種熱血澎湃。念著念著,他們全身都似乎燃燒起來了一般。

這是他們很少有的感受。

他們雖然是出身高貴的龍族,但一直都被封鎖在陰沉的龍之墓地中,可很少有熱血澎湃的時候。

這一次在鹿羽的號召下,他們真正感覺自己是一條真正的龍!

是一條可以戰天戰地的龍!

這是自尊的感覺!他們要徹底找回自己身為龍的尊嚴!

尤其是像青哲這樣的少年龍,那真是被鹿羽給徹底的點燃了。

他們的熱血無限的激蕩,他們這些少年龍開始吼叫個不停。

唯有這樣,才能發泄他們體內的激蕩。

一戰方休!

「大賢,我們受不了了,快讓我們去戰鬥!我們憋的太久了!」

青哲主動對鹿羽請命。

當然了,這也代表了所有龍的意思。

「去吧!」

當鹿羽這話說下,頓時是百龍齊飛。

以一種從未有過的氣勢,直接朝著那一邊碾壓而去。

一場最為轟烈的大戰,就此拉開帷幕!

鹿羽並不急著奔到最前線,他跟在著百龍之後,那一雙銳利的目光,正在掃視著周圍。

等待著他要找的那個人出現!

既是魔樹盛開,那一手放出了魔樹的洛姬,又豈能少的了。

洛姬應該就在那邊!

他當先找到洛姬!

一切都逃不過他的窺視。

遠處,魔樹似乎是感應到了龍族的到來,忽然發出了劇烈的反應。

嘩!嘩!嘩!

從魔樹上發出著濃濃的黑焰,那全部都是高層面的魔氣。此時這些魔氣進行著奇妙的轉化,形成了特殊的能量形態。

瞬間,已瀰漫!

方圓萬里,忽然都成了黑焰的世界。

天上地下,四面席捲,八方翻滾!

全部都是魔氣,全部都是黑色!

魔樹似乎要將大半個龍釗天域都要染成黑色!

這是一種強烈的視覺衝擊!魔氣滔天如此,真是聞所未聞!

「啊!啊!」

遠遠聽得有人族的驚叫聲響起,各地的驚叫匯聚成一片。

是在魔樹附近觀望的人!

他們沒有想到,這轉眼的功夫,忽然就是黑焰遮蔽了一切,這讓他們根本無所適從!

他們的驚呼聲中,帶著的是恐懼。

即便是人皇,修鍊到了最高的至尊境又如何,人要是沒有了膽魄,那也是無關緊要的人物。

這片黑暗中,似乎能感受到人族的顫抖。

從魔樹開放到現在,這麼久的時間,人族中似乎還沒有人對魔樹出手過。

任由著魔樹發展壯大,那些人皇即便知道這是魔出世,但依然少了膽量。

「那便讓我們龍族先來!」

白藏一聲大喝,有如是暮鼓晨鐘,敲響在天地之間。

他將鹿羽的話,永遠的記在心中。

「吼!吼!吼!」

下一刻,百龍齊齊咆哮沸騰。

這一幕蔚為壯觀,百龍之咆哮,形成了一片巨大的力量衝擊。

有如是一隻參天的巨手,將前方的黑焰頓時驅散開來。

龍威釋放,穩步向前。

百龍連續的前行,前方的黑雲便被開闢出來一條道路。

看龍族這架勢,是要沿著自己開闢出來的道路,一路掃蕩到魔樹那裡。

既然這天地變成了黑暗的,那便由他們龍族來開天闢地好了。

龍游高空,釋放出層層光華。龍本體的光芒,可是非常的熾烈的。

百龍的光芒,就這樣點亮了天地。

其他地方即便還有魔氣所遮蔽,但是因為龍光芒的釋放,也不再是什麼都看不到了。

底下的人,看到了高空中的變動。

他們看到了百龍齊飛這浩瀚的一幕。

「什麼!龍族!」

「天啊,龍族居然從龍之墓地中出來了!我沒有看錯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