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想學無敵的功夫,也不是不行!先說說,你們為什麼要學?」

駱林站了起來,有點不習慣別人跪著跟他說話,特別是崇拜他的人,背著手在這間簡陋的屋內,緩緩走了兩步,淡淡的問道。

「我叫王佳!我和弟弟王穩不是親兄弟,但勝似親兄弟!這位黃阿姨也不是我們的親媽,我們是孤兒,被好心的黃阿姨收留了,所以我們就認了她做媽媽了!我想學功夫就是要保護好自己的家人!掙很多錢,給媽媽和弟弟買好東西,好衣服!…誰敢欺負他們我就殺了他!……」

好傢夥!別看這小子長得跟偽娘一樣,說話的那種神態簡直就是個冷血無情的殺手一般,看著駱林眉頭一樣,心裡叫了聲好!嗯!這對小傢伙真不錯!培養下那還真是一對好的幫手。

邊上跪著的弟弟王穩,估計沒有哥哥偽娘這種口才,但是他的眼神也代表了他哥哥意思。

「呵呵…殺人?嗯!保護家人!很好!…學功夫我答應了!不過你們的做好吃苦的準備啊!徒弟就算了!…叫我駱少就行了!起來吧!…拿去買點東西吧!就算我給你們的生活費!到時候我會派人來接你們的!…去吧!…」

駱林笑了下,心裡很滿意這兩個小傢伙的表現,有股子狠辣勁,我喜歡,馬上從褲兜里掏出一疊錢,大約有幾百工農兵,遞給了兩個興奮之極的少年,微笑著說。

兩個小子興奮的大叫一聲,說了句,謝謝駱少,拿了錢就開門跑了出去。 黑色的魔種,如同下雨一般,兩個漩渦出現,洛天和王滅天兩人不斷的吸收著魔種,兩人身上的氣勢不斷升起,開始爭搶著魔種。

「快快聯繫殿主!」葉丘等人也沒有閑著,感覺到體內的魔種開始瘋狂的顫動起來,不過卻是被那侵蝕到他們體內的十色火焰所壓制,不過若是一直這麼下去,衝出去也是時間問題。

時間緩緩流逝,幾十萬顆魔種終於被洛天和王滅天兩人吸收乾淨,兩人的身上全都傳出滔天的氣息,彼此對視。

「該死,竟然還是沒讓我進入到仙王後期!」王滅天臉色難看,看著同樣沒進入到仙王中期的洛天。

「魔滅八荒!」王滅天大喝,他知道不能繼續拖下去了,因為幾殿聖子還有幾個天王全部聯繫了自己的前輩,若是讓那些人前來,自己必死無疑!

澎湃的魔氣在王滅天的身前凝聚,剛剛被王滅天吸收的魔種,轟然爆發,一身修為徹底爆發,不留絲毫餘地,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從王滅天的身上傳出。

「借你絕雲劍一用!」洛天沖著葉丘開口,聲音之中同樣帶著瘋狂,他也知道,這是關鍵性的一擊,若是自己敗了,那麼一切也都結束了。

葉丘不敢怠慢,將絕雲劍拋向洛天,長劍嗡鳴中,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一劍凌仙!」洛天吞噬了魔種,又有修為可以施展一劍凌仙,這個洛天最強的武技。

絕雲發出驚天的息之聲,潔白的劍芒將昏暗的天空變成了白晝一般,同樣驚天動地。

魔氣翻湧,在王滅天的演化之下,最後演化成一把開天之刀,轟然斬下。

電光火石間,潔白的劍芒和黑色的刀鋒碰撞,天地隨之安靜,一聲炸裂在天鬼王城上空響起,狂暴的波動,席捲八方。

整個天鬼王城,開始崩塌起來,煙塵席捲,將整個天鬼王城籠罩,足足席捲了一刻鐘才徹底平息下來。

咳咳……

煙塵散去,一道道狼狽的身影眼中帶著驚恐,出現在了廢墟之上,最後將視線放到了兩個站在那裡的身影身上,正是洛天和王滅天。

洛天臉色蒼白,站在原地,胸前一道道猙獰的傷口,彷彿被什麼東西絞過一般,看起來讓人頭皮發麻。

王滅天那裡也同樣不好過,臉色蒼白的如同一張白紙,同時眼中帶著苦澀。

「蘇丹,殺……了他!」洛天跌坐,沖著站在那裡發獃的蘇丹開口。

蘇丹飛身而起,朝著王滅天的方向沖了過去,同時潔白的右手變化起來,化成一隻利爪,直接抓向王滅天。

「啊……」王滅天大吼,想要反抗,但是身體卻是渾身麻木,彷彿不是自己的一般。

「噗……」

鮮血從王滅天的后心之上濺出,黑色的利爪,直接洞穿了王滅天的胸口,讓王滅天身軀緩緩的跌落。

「我不甘心啊!」王滅天怒吼,聲音在天空回蕩,自己的計劃萬無一失,不但能夠殺了洛天,而且還能夠降服十殿聖子和八大天王,等到這些人真正掌權的時候,自己就是真正意義上的地獄的主宰。

三國之絕世謀臣 天鬼王城十萬裡外,一處山巔之上,一道身影站立在那裡,身前有幾個彷彿泥巴捏的小人。

如果仔細看去,這些小人,一個個栩栩如生,其中就有一個長相跟王滅天一模一樣。

嘭……

在王滅天死去的一瞬間,這個小人轟然崩碎,一顆黑色的晶石掉落在地面之上。

「不愧是我的對手,這麼快就吃掉了一顆棋子!」青年伸手將黑色的晶石收了起來。

同時將其他的那些小人收起,眼中卻是露出一絲笑意,飛身而起消失在山巔之上。

洛天跌坐在地面之上,伸手一點,十色的火焰,將王滅天燒的乾乾淨淨,神魂同樣滅殺。

火焰倒卷,不過讓洛天疑惑的是,一顆黑色的石頭,散發著陣陣的神光,掉在了地面之上。

石頭上帶著神則,一看就不是凡品,一眼看去,竟然讓人精神有些恍惚。

「這是?」蘇丹將晶石拿到了手中,晶石散發出陣陣的光暈,將蘇丹籠罩。

蘇丹的臉色卻是猛然變化起來,連忙伸手打出道則,將晶石封了起來。

「這石頭,記載著道心種魔!」蘇丹沖著洛天傳音,知道這石頭絕非凡品,光是記載著道心種魔,王滅天的崛起跟這塊石頭,很有可能有著很大的關係。

我給重生丟臉了 「收好!」洛天心中也是一凜,失去了記憶,洛天並不知道,這塊石頭正是鼎鼎大名的幻魔石。

若是記憶還在,洛天一定能夠猜出,這塊幻魔石應該是當初關宏盛的那塊幻魔石。

在王滅天徹底死去的一瞬間,葉丘等人的臉色變的難看起來,因為他們發現,在王滅天死去的一瞬間,他們體內的那顆魔種,竟然開始萎靡起來。

「洛天,快點,你不說你有辦法解開這該死的東西么!」王修大喊,聲音之中帶著焦急,因為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在下降,雖然有十色火的壓制,但是依然在不斷的散去。

「我需要時間啊!」洛天開口,看著臉色難看的幾人,同樣也是感覺到幾人氣勢的微弱。

「怎麼回事?」就在幾人焦急間,一聲威嚴的聲音在眾人的耳中響起,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天鬼王城的上空。

「豐都殿殿主,葉豐都!」眾人看到出現之人,臉上瞬間露出喜色。

「豐都前輩,我們被算計了,中了一種秘法,能夠吞噬我們的修為,還請豐都前輩相救!」眾人大聲開口,彷彿找到了救命稻草。

「我來看看!」葉豐都臉色微微一變,同時神識衝進了幾人的身體之中。

「道心種魔!」查看之下,葉豐都的臉色巨變起來,雙手舞動,無量神則從葉豐都的手中傳出,灑落在葉丘等人的身上。

「連豐都殿主都沒法解開么?」看到葉豐都的神色,眾人心中便是咯噔一下,目光帶著懷疑看向洛天。

不過,此時洛天已經閉著雙眼倒在了蘇丹的懷中,不省人事。

「走!」葉豐都大手一揮,直接帶著眾人消失在了化成廢墟天鬼王城的上空。

……

隨著幾人的離去,天鬼王城化成一片廢墟這件事情,卻是在地獄之中傳揚開來。

整個地獄震動起來,實在是八大天王傳承的太久了,縱然閻羅十殿,都非常忌憚八大天王。

就是這樣一個自古長存的勢力,徹底消失在了地獄,怎麼能不引起轟動。

「老一代天鬼王,身死,整個天鬼王城化成了廢墟!」

「難道是輪轉殿的聖子洛天?不可能啊,輪轉殿聖子不過是仙王初期的修為,怎麼可能滅掉天鬼王城!」

「說不定是輪轉殿出手了,一定是這樣的!」整個地獄的人們議論紛紛。

而在人們的議論中,閻羅十殿的殿主還有老一代的天王,卻是紛紛前往閻羅十殿中公認的第一殿,豐都殿。

洛天迷迷糊糊,感覺自己做到了許多的夢,看到了許多自己不認識的人,感覺異常的熟悉,身體傳出溫熱的氣息。

呼……

洛天睜開了雙眼,長長的出了口氣,出現在洛天視線當中的是一個黑白色的面孔。

「小子,你醒了啊?」黑白無常臉上帶著笑意,看著洛天端坐起來。

「總算是醒了!」陣陣的唏噓之聲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有些發矇。

寬敞的大殿中,十幾道身影站在那裡,身上都是帶著滄桑的氣息,除了蘇丹之外,沒有一個年輕的。

十殿殿主,老一代的天王全部都是站在大殿中,目光看向洛天,看的洛天有些發毛。

「小子,快說說,你怎麼才能解開道心種魔!」一名老者開口,正是苦神殿的殿主。

「著什麼急,嚇昏過去你負責么?」黑白無常頓時大聲呵斥起來,讓那名苦神殿的老者臉上露出憤怒,但是卻是敢怒不敢言。

「事情,我們都已經知道了,沒想到一次決鬥,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小子,你說你能解開?你可別吹牛啊,我可是跟這幫傢伙談好條件了!」黑白無常沖著洛天傳音,顯然爭取了不少好處,黑白無常都非常重視,可見是讓這些殿主割肉了。

「八成把握吧!」洛天輕笑一聲,不過同黑白無常傳音。

「殿主大人,五五分賬怎麼樣?」洛天的話,讓黑白無常嘴角微微一抽。

「你小子太黑了,三七,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最適合你的,這一次宰的這幾個傢伙吐血了!」黑白無常回應。

「行吧,三七就三七!」洛天也沒太過在意,答應了下來。

「八成把握也足夠了!」一名殿主開口,八成把握,比起他們來,也高了不少。

「還有,范天陰,易建仁,還有那兩個傢伙,我不救,他們之前想殺我,我總不能救想要殺我的人吧!」

「王修兄這裡,報酬減半!」洛天開口,讓四個殿的殿主臉色變化起來。「小子,你太過分了!」陰神殿,黃天殿還有苦神殿的四名殿主頓時大罵起來。 「謝謝你!駱少!…」

衣著樸素卻掩不住她那巨大的胸前「彈頭」,和那絕色嬌顏的黃素珍,病態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激動的感激,看著身材挺拔帥氣的駱林,鞠了個躬,駱林趕緊雙手扶著她的瘦弱柔軟的芊細手臂,嘶…真他媽的柔軟啊!

黃素珍蒼白的臉上瞬間就是一片蕩漾的紅雲,芊細瘦弱的白皙雙手,緊張的顫抖了下,羞澀的低下了頭,從駱林溫暖的手掌中,縮回來自己的手臂。

「….黃姐!…估計以後那個姓胡的,不會再來找你們麻煩了!唉!黃姐也夠苦的!…要不你去我們派出所掃地?….」

費肖紅深深的看了駱林一會,見他一副懶散的樣子,轉頭微笑看著低著頭的黃素珍笑著說。

「咳咳……去你們那破派出所,好什麼?我看去我那幫我做飯得了!…包吃包住!還給300塊錢一個月零花錢!你看怎麼樣?黃大姐!當然,那兩個小子我也自有安排!這點你請放心!…」

嘶…300塊錢一個月?這是啥概念啊!黃素珍呆了!

她是沒有正式工作單位的,屬於「三無」人員,連大鍋飯都沒她的份,就靠著這些鄰居的救濟和居委會的一些小補助生活,平時在家養點雞鴨啥的,偷偷出去賣點雞蛋,鴨蛋,膽子也不算小,不這樣干,那就活不下去啊!

家裡還有兩個長身體小傢伙得養活,可見這個女人,是個極其善良自強的女人。

所以,駱林才會有此一說,張倩她們也很快就要去香港了,那麼這邊就沒人幫駱林做飯了,他不可能天天去吃香鍋吧?

「這…這…合適嗎?」

黃素珍是那種越看越漂亮,屬於很耐看的那種女人,年紀給人感覺很飄忽,當然光看她的臉是看不出的,但看到她的白頭髮,那麼年紀就得往上猜了,帶著尷尬和不好意思,眼神瞟了,下一臉淡然微笑的駱林,看了眼身邊的費肖紅小聲說。

不知道為什麼,她看到駱林就有點「怕」!也不是怕!就是女人遇到色狼的那種怕!哈哈!

「嘶…去!我看就去他家,給他做飯!300塊錢啊! 生生登皇記 我的天啊!我的工資才25塊錢!你一個月都趕上我一年的收入了!…這麼好的事,趕緊答應!他家那肯定有錢,他媽是香港資本家呢!…」

好嘛!這個費肖紅嘴巴可真八卦,嘰里呱啦的拉著黃素珍的芊細柔弱手臂,搖晃著說。

「…謝謝駱少…錢…不用那麼多吧?…」

黃素珍帶著極度羞澀的眼神,看了眼正眯著眼睛看著她的駱林,嚇得她心裡一陣亂跳,我的天啊!他眼睛怎麼還會發光啊?難道要吃人?汗!

「我說多少就是多少!當然你也可以拒絕我這個恩人的要求!…」

擦!連恩人都出來了,駱林感覺這個黃素珍有點那種喜歡被強迫的感覺,果然,他這一說,黃素珍就沒再說話了,點了下頭。

花心總裁冷血妻 「嗯!…明天我會叫人過來接你們的!…行了!…紅姐!走吧,伯母估計飯菜都做好了吧?…」

駱林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還得給人消化下,朝費肖紅,擺了下頭,對黃素珍露出陽光微笑,搞得黃素珍臉刷的就紅了,蒼白的小臉上一片紅霞,眼神躲閃。

費肖紅倒是沒留意,點了下頭,跟黃素珍打了聲招呼,追上駱林走出門去。

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人呢?不過他人真好!也不知道他多大了?看樣子和穩兒,佳佳他們差不多,但他怎麼比成年人都沉穩呢?黃素珍站在門邊,看著駱林背著手,邊上跟著費肖紅遠去的背影,沉思著。

回到費肖紅家,費肖紅的老爸也回來了,大約五十多歲,一個長得很清秀的四十多歲的「老頭」,還有點儒雅的味道。

駱林根本沒想到,費肖紅的老爸長得還真帥氣,估計年輕的時候,也是個帥鍋之流的人物。

見女兒跟一個年輕男子進門,朝駱林微笑的點了下頭,沒有多說什麼,吃飯的時候,他們家終於開燈了!汗!還是有燈泡的,不亮,也就是35瓦吧,但比煤油燈可強多了。

飯桌上,費肖紅的老媽,肯定是對駱林熱情萬分的,費肖紅也自然把提來的禮物中的白酒拿出來,老費的酒量很不錯,跟駱林這就喝上了,喝了酒的老費,就開始話多了起來,估計也是對駱林的學問考效下。

誰知道,反而被駱林問了個面紅耳赤,半天沒吱聲,當然駱林也不是故意的,你知道喝酒的人,喝了酒自然說話,就沒那麼多顧及了,有啥說啥,逮啥說啥。

後世的人的見識,那裡是這個年代的人,根本無法比擬的。

光說個見識,就令老費口瞪目呆,後世的駱林世界上,哪個國家他沒去過?啥人沒見過?

老費是個教書的,大學老師,被駱林問了個瞠目結舌,心裡服氣了,倒是邊上的費媽媽開心了,難得看到老頭子被人「蹂躪」哈!

你不是文化人嗎?現在遇到對手了吧?老實了!更是不停的給駱林夾菜,他們家的菜,口味一般,真一般,駱林吃了幾口就不想吃了。

這人啊!嘴叼了那就是這樣,最後駱林就光喝酒,給面子的吃吃菜。

估計費肖紅也看出來了,皺了下眉頭,沒吱聲,心想,這個大少爺還吃不慣?我們家今天可是吃得最好的一次了!這都是啥人啊?這樣的菜,他都不想吃,他每天吃些啥啊?龍肝鳳膽,山珍海味?你還別說費肖紅你還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呼!…呵呵….小駱啊!酒量不錯啊!…現在工作忙嗎?…」

老費酒量的確不錯,兩人都開始干起第二瓶了,放下手中的酒杯,抹了下嘴角酒漬,眯了下眼睛笑著說。

「嗯!…還行吧!我的工作是秘密工作!沒有啥具體的!只要保密就行!…」

駱林也夾了個油炸花生米,丟進嘴裡嚼了幾口,喝了口酒,笑著說。

「是不是啊?…你什麼秘密工作啊?能告訴我嗎?」

費肖紅扒了口飯,帶著有點異樣的口氣,隨意地說了句,杏眼瞟了眼,臉色有點微紅的駱林說了句。

「嗯!當然可以!你又不是外人!那去看吧!」

駱林雖然喝得有點小爽了,心裡明白這是費肖紅在試探他,她在她心裡是個啥位置,女人就是這樣的,喜歡玩小小花招,對於這點駱林早就是習以為常了,裝作不知地笑了下,從手袋的隨意一掏,那張「無敵」小紅本本,就掏了出來,丟在了費肖紅的飯桌前。

「嘶….我的天啊!你…你是中央內衛?….你還是上校?」

費肖紅心裡有點小開心,很隨意的放下飯碗,拿起了面前的小紅本子,一打開就驚呆了!鮮紅的五角星下面一行字,中央直屬內衛部隊,軍銜上校,還有駱林的相片上,是蓋著中央特殊部隊的鋼印。

名字就是駱少了,應該說代號,這張證可是真的,是老爺子給他的,這可不是這廝做的那張假的,啥代號007啥的。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