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票還是得要,謝謝昨天投票的朋友,但是咱們總額還是非常少,所以麻煩大家別忘記投票了哦,對於新書而言,這個是很重要的。情節需要慢慢過渡發展,不過鋪墊差不多已經夠了,後面會展開很快。】 今天估計是周日,沈穹下去老媽家吃完后,剛剛進門立即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不是沈秀雲還有誰?

這丫頭,扎著馬尾辮,穿著鵝黃色上衣和牛仔褲,正挽著衣袖一副乾淨利落的模樣。

見他過來之後,沈秀雲詫異了一下,立即驚呼了一聲問道:「哥,你剛剛去哪兒了?我怎麼到處找不到你啊?」

沈穹詫異,問道:「你找我幹嘛?剛剛在房間睡覺呢!」

「我以為你失蹤了呢。剛剛我那麼用力敲門你沒有聽到?」沈秀雲問道。

沈穹搖搖頭,也不回答,問道:「找我有事?」

「有事,當然有事啊!」沈秀雲覺得他是故意沒有聽到,也不在意,忽然眯了眼睛笑了起來,湊過來神經兮兮的對他問道:「媽說你買了一輛車,叫什麼保時捷。我剛剛看了一下,發現真漂亮。哥,你什麼時候帶我出去玩玩?我超喜歡這車。」

「不去,油費很貴!」沈穹立馬拒絕了。

沈秀雲一愣,哭笑不得:「哥,你真小氣。」

沈穹瞥了她一眼:「小丫頭不當家不知道米貴,你以為油費很便宜啊?還說我小氣?有我這樣的哥哥,你就知足吧。」

沈秀雲咯咯笑了一聲:「我才不管呢。反正不帶我出去玩,就是小氣。還有,你前幾天去夏海市買車,也不去看看我。你不知道我上課有多煩。」

沈穹笑了笑,問道:「你真想出去玩?」

沈秀雲點頭宛如小雞啄米一般,抱住他的胳膊輕輕地搖了搖,撒嬌道:「是啊,想啊。呵呵,哥,你別小氣嘛。不就是幾個油錢,等我大學畢業之後賺了錢,我還給你就是了。」

沈穹哭笑不得,伸手敲了敲她的頭說道:「還等你大學畢業?等你大學畢業之後,還不知道猴年馬月呢!」

沈秀雲立即笑嘻嘻的說道:「媽都跟我說你已經賺了大錢了,又是買車,又是承包水庫,又是開網店。我以前都不知道我哥原來這麼厲害呢!嘿嘿,哥,你承包水庫來做啥?」

沈穹莞爾道:「還能做啥?養魚唄!我打算搞一個農家樂。來吧,先吃飯,吃完飯之後帶你出去玩玩。」

沈秀雲頓時大喜,瞬間眯著大眼眸笑了起來:「好,謝謝哥!」

這丫頭的性格從小就活潑可愛,相處起來非常輕鬆,由於在家裡她的年紀最小,所以沈爸沈媽和沈穹自己都比較寵她,她剛剛出生的時候,沈穹已經讀二年級,算是他從小帶到大的,以前老爸老媽不在家的時候,都是他負責照顧,因此沈秀雲對他非常親近,幾乎無話不說。

一邊吃東西,一邊聊了一會兒,沈穹便回家把車開出來,帶她出去兜風,這丫頭就好像是第一次坐轎車一般,非常興奮,上車之後,左看看右看看,伸手摸了摸,然後對著沈穹笑道:「哥,以後咱們家也算是有車一族了。有空你開車去我學校接一接我,就開這個保時捷去。」

沈穹看著她:「我為什麼需要去接你啊?你不會自己回來?」

沈秀雲眨了眨眼眸,有些狡黠地笑道:「有面子啊!你想想,這麼漂亮的車子去我學校接我,要是被我同學看到了,我多有面子啊?你說對不對?面子最重要對不對?」

沈穹哭笑不得,只能伸手敲了敲她的頭,罵道:「虛榮,庸俗,拜金。」

沈秀雲也不生氣,拍開他的手,咯咯笑道:「呵呵,我才不怕別人這麼看我呢!」頓了頓,又神經兮兮地問道:「哥,你買這麼漂亮的車?是不是為了泡嫂子用的?我聽媽說你那事快要成了?」

沈穹不由無語,笑道:「買車就不能自己用的?你不是也喜歡嗎?這車我是買來送貨的。」

「切,我就知道你不會承認!」沈秀雲笑了起來。

沈穹微微一笑,也懶得跟她多說,開車帶她到鎮里玩玩,順便去附近的商場和超市逛一逛,挑選一些零食和禮物。

說到逛商場,這丫頭就開心了,一路上就像是一隻活潑的小麻雀一般,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似乎是知道他有錢了,一會兒要買這個,一會兒要買那個,挑選玩一個泰迪熊,有去挑選了一條喜歡裙子,順便還給老爸老媽兩人各自買了一套衣服。

本來還想給沈穹挑選一套,但是沈穹拒絕,他現在還有衣服穿。

挑選完之後,已經到了晚上十一點多,沈穹這才帶著她回家。

「真開心,果然還是哥在身邊最好啊!」到了家門口之後,沈秀雲笑嘻嘻的說道,看著後面堆放的零食和衣服,非常滿意。

沈穹瞥了她一眼:「你自己搬回去吧,我就不幫你拿了。都到家門口了!」

「好!」沈秀雲點點頭,把購買的東西全部拿下去。

這丫頭,還是蠻乖巧的。

等她回家之後,沈穹才開著車回家,在車庫停好了車子,他拿著一些零食下車,然而剛要拿出鑰匙開門,這時候心中稍微詫異了一下,察覺到了什麼,轉頭看著院子外面,微微皺起眉頭。

他家裡有狗。

這狗還比較粘人,一般情況下,若是沈穹開車回來,小黑狗都會跑過來跟他親近。

然而今天,卻沒有看到小黑狗的身影。

「小黑?」他嘗試叫了一聲。

然而四周卻一片安靜,果園裡面除了夜晚的蟲鳴聲之外,壓根就沒有其他的聲音。

此時已經晚上十一點多,附近的人大部分都已經入睡,一輪淡淡的月亮掛在天空中,勉強可以照亮附近的景物。

沈穹皺起眉頭,立即又叫了幾聲,然而小黑還是沒有回應。

不應該啊!

小黑狗在他剛剛出門的時候,都還在,夜晚的時候,它一般不會在外面亂跑,而是會乖乖的回到它的巢穴中,它不應該走遠。

沈穹拿著手電筒,迅速在院子周圍找了起來。

然而很快,他看到了什麼,臉色立即一變,驚呼一聲:「小黑!」

只見在院子外面不遠處的一棵梨樹下,躺著一個身影,不是小黑狗還有誰?經過這段時間,小黑狗雖然已經壯大了不少,也變得更加的兇猛,但是小狗就是小狗,本性很難發生很大的變化。

然而此時,小黑狗卻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沈穹急忙迅速檢查了一下,然而忽然發現了什麼,猛地眯起了眼睛,變得非常銳利。

只見在小黑狗的耳朵後面,出現了一個小針筒。

【推薦票還是得要,謝謝昨天投票的朋友,但是咱們總額還是非常少,所以麻煩大家別忘記投票了哦,對於新書而言,這個是很重要的。情節需要慢慢過渡發展,不過鋪墊差不多已經夠了,後面會展開很快。】 以前他也曾經聽說過,有些偷狗賊為了偷狗,會專門使用毒狗針射殺小狗,這些毒狗針裡面裝有烈性毒藥,具有強效麻醉劑的作用,然而沒有想到,卻發生在自己身上。

他立即抬頭看了下四周,沒有發現什麼動靜,然後回頭看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小黑狗,心中惱火之極。

顧不得探查究竟是誰射殺小狗,沈穹沒有絲毫停頓,把毒狗針拔下來,然後抱起了小黑狗開始飛奔。

小黑狗沒死,但是被毒了一下,差不多已經半條命,還不知道能不能搶救回來,他需要馬上帶它去看看獸醫。

把它放在車上,迅速啟動保時捷出門,沈穹很快就它帶到了鎮里的寵物醫院。

鎮里的寵物醫院,是私人開的,此時已經關門,他急忙用力敲了敲,獸醫才一臉不耐煩的起床開門。

「毒狗針?」獸醫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婦女,看到沈穹手中拿著一個針筒之後,立即就明白了過來。

沈穹迅速道:「對。麻煩馬上幫我看看。這狗被毒已經一陣子了。」

女獸醫沒有說話,對著小黑狗檢查了一遍,立即道:「應該還有救,先把它放在桌子上,我看看!」

「好!」沈穹把小黑狗輕輕起放在旁邊的桌子上。

女獸醫迅速忙碌了起來。

「厲害啊,琥珀膽鹼和氰化鈉,這兩個一個是強效麻醉劑,一種是劇毒藥物。現在的偷狗賊最喜歡用這個。」女獸醫臉色凝重地說道,抬頭看來他一眼:「你得罪人了?」

沈穹搖搖頭,沒有說話。

以前他就曾經聽說過毒狗針的厲害,據說,這種毒狗針能夠在短短几秒鐘內,擊殺一條大狗,非常歹毒,沈穹並不是狗粉,養小狗也只不過為了看家罷了,然而此時,他心中真的惱火之極。

女獸醫見他沒有說話,也沒有多問,迅速對著小黑狗進行醫治,或許是體質早已經經過了強化,小黑狗的問題不大,這女獸醫的醫術還不錯,小黑狗暫時撿回了一條命。

「回去的時候,最好多注意一下周邊,這個念頭,偷狗賊太多,最喜歡使用的就是這種毒狗針。只要被射中,基本都斃命,很難搶救回來,你這條狗要是送晚一點,可能就無法救活了!」女獸醫拍了拍說道。

沈穹眯了眯眼睛,問道:「你知道這種針筒在哪裡有賣嗎?」

女獸醫搖頭道:「鎮里應該沒有,但是市裡肯定有,在網上更加不用說了,現在的人喜歡網購,只要搜一搜就出來了。」

沈穹點點頭,也沒有多說,把錢付了,然後迅速帶著小黑狗回家。

再次回到果園中。

沈穹把小黑狗安頓好,然後拿著手電筒在果園中逛了逛,在果園一側的圍欄中,果然有發現了一個缺口。

他走回到池塘邊上,在岸邊看到了一個陌生的麻袋,岸邊還有一大片的水草已經被人壓平。

就在剛剛趁他與沈秀雲外出的時候,有人在池塘中捕魚。

拿的是漁網。

沈穹的果園算是比較偏僻,他老媽家在數百米之外,除了他這棟房子之外,附近基本沒有房子,所以,若是小黑狗被毒之後,很難有人發現果園裡面出現什麼,要不然,他爺爺也不會在上面建一棟房子專門照看果園。

他知道,已經有人盯上了他的池塘了。

上一次,他就發現有人過來過,但是由於沒有抓到,所以他也沒有辦法,然而此時,沒有想到這些人竟然如此膽大包天,想要射殺他的小狗。

看來,自己太疏忽大意了,沈穹心中憋著一股怒火。

他掃視了池塘一眼,然而此時,忽然看到了什麼,猛地眯了下眼睛,心中不由一動。

他沒有猶豫,立即轉身回家。

暫時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來歷,但是他們手中既然拿著毒狗針,說明非常不簡單,沈穹以前就看過有人拿毒狗針射殺人類的新聞。

所以這種針筒,歹毒之極。

小黑狗已經在恢復當中,強效麻醉劑和劇毒藥物雖然可怕,但是小黑狗的體質不同尋常,經過獸醫的醫治之後,此時已經恢復了意識,沈穹安撫了一下它,然後回房間熄燈睡覺。

此時,已經到了凌晨一點多,月亮被雲層遮蔽,果園外面漆黑一片,一聲聲的蟲鳴聲冒出來,讓幽靜的夜顯得更加的寧靜。

熄了燈之後,沈穹並沒有立即睡覺,他抱著小黑狗,眯著眼睛,盯著窗口外面。

剛剛他去池塘邊看了一下,草地淋濕的痕迹還非常新,弄不好這些人還沒有走。

在池塘裡面,他隱約之間,似乎還發現了浮標。

由於考慮到沒有必要打草驚蛇,所以他沒有立即下去探查。這些人不知道是什麼來路,他需要先抓到一個再說。

夜越來越深,小黑狗經過短暫的麻醉之後,神智也越來越清醒,沈穹一邊安撫他,一邊耐心的等待著,不過讓沈穹意外的是,這天夜裡,他足足守到了凌晨七點多,依然沒有發現果園裡面有什麼動靜。

等天蒙蒙亮之後,他出去池塘裡面找了找,在裡面果然發現了一面黑網。

沈穹不動聲色,漁網拉起來,只見在網中,已經網住了不少大青魚,他忍著怒火,把大青魚全部解開,重新放入池塘中,然後把這面漁網默默地收起來拿回家。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他除了白天去異界一趟之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果園裡面等待蹲守。

這些人應該沒有抓到多少魚,要不然也不會連網都不要,說不定他們還會再來,只要蹲在旁邊,應該能夠抓到他們。

一天、兩天、三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這三天,沈穹暫時把小黑狗送到了老媽家,不讓它打草驚蛇,然後他自己天天都守到了凌晨七八點,想要找到一些線索,然而這群人似乎知道他已經警惕了一般,連續三天時間,連個蹤影都沒有。

「不來了嗎?我就不信!」沈穹壓住心中的怒火,沒有急躁,繼續在果園蹲守。

這樣,他打開蹲了七八天之後,才在果園裡面發現了一些痕迹。

此時,大概已經是凌晨四點多。

夜深人靜。

【求推薦,這個還是太少了。剛剛看了下書評,有人再罵感情戲。汗,這本書的感情戲我確實寫的很平淡。但是我是想要真正塑造藍韻竹這個女生。想讓她特別一些,兩人畢竟是相親認識的,既然是相親,那就沒有必要拐彎抹角的,直接奔主題。這個也有錯?還是說有些人不喜歡相親?】 沈穹捂住了小黑狗的嘴巴,不讓它出聲,從窗戶上朝著外面看去,只見幾個身影躡手躡腳的出現在了果園之中。

他們先在沈穹的房子旁邊學狗叫了幾聲,發現沒有狗回應之後,才各自對視了一聲也很,做了做手勢,放心地朝著池塘走去。

由於沈穹的聽覺非常不錯,所以可以清晰的聽到了他們走路的腳步聲。

他們一共有四個人,穿的都是深色衣服,由於夜太深,看不清楚長什麼模樣。

沈穹不動聲色,悄悄地推開門,跟在他們背後,朝著池塘走去。

走了一陣子之後,其中一個人才拿出了手電筒打開,另外一個人扛著一個大袋子放在地上,袋子被打開了之後,露出了一面漁網。

「快快快!」那個拿著手電筒的人催促道,壓低聲音:「小林,拉去那邊,在裡面拖一下,抓到我們馬上就走!」

「好!」

兩個人一人拉著漁網的一頭,開始小心翼翼地撒網,小池塘並不大,兩個人已經足夠了。

沈穹轉頭朝著第三個人望去,看清楚那人在做什麼時候,臉色頓時變得陰森了起來。

只見那人,正在拿著一把砍刀,正在砍池塘周圍的果樹。

「老三,你做什麼?」估計是發現第三個人不對勁,那個拿著手電筒的壯漢吃驚的問道。

「媽的,我要把他的果樹全部砍了。你們沒有見他那天囂張的模樣。」第三個人罵了一聲說道,嘭嘭嘭的地幾下,砍斷了旁邊的一棵小梨樹。

「別砍了,先捕魚再說!」拿著手電筒的壯漢叫道。

然而第三個人確實不聽,說道:「你們先捕吧,反正用不了多少人手,我再砍幾棵再說。」

「你——」拿著手電筒的壯漢無語,但是最終卻沒有說什麼,對著第四個人說道:「老趙,你去盯著他,別招惹出什麼禍端來。」

「好!」叫老趙的中年人點頭道。

沈穹蹲在不遠處聽著,眼睛猛地眯了起來,見第三個人拿著砍刀已經朝著一顆比較大的梨樹走去。

沈穹想了想,拿出了一面黑布把臉蒙住。

這種事情,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這人偷魚還不算,竟然還想把他的果樹砍掉,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歹毒和噁心的人,回想小黑狗被毒狗針射到之後生命危在旦夕,他心中一股無名火冒出來。

若是一般情況下,可能需要先報警,不過對他而言,暫時算了,既然他們偷偷摸摸的來,那麼他也可以偷偷摸摸搞他們,到時候無論是殘廢也好、半死也罷,只要他們無法辨別是他,在法律上,就找不到他的麻煩。

穿著灰衣,蒙好了臉,然後撿起了旁邊的一個麻袋和一根木棍,沈穹在果園中繞了一下,迅速朝著第三個人走去。

此時,第三個人正在對著一個大果樹下手,他手中拿的砍刀非常鋒利,這果樹的樹榦大概就是碗口粗,正常情況下,七八刀就能砍斷。

「來來來,你砍這棵,先把它砍斷了!」第三個人見第四個人過來,迅速招呼道,示意他砍旁邊的一棵果樹。

然而他的話剛剛說完,旁邊的一個身影忽然撲了過來,拿著麻袋瞬間朝著他的頭罩了過去。

「啊?」第三個人驚呼了一聲,砍刀被拍落在地上,然後他立即感覺到腦袋一疼,「啪」一下,被人狠狠地砸了一棍子。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