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嘲諷道:「四個人也敢深入地宮。不知死活。」

「哈,還帶著個小孩了。這是來郊遊嗎?真是……」

惡毒不善的譏諷聲戛然而止。

因為他們看見了月千歡他們眉心的綠色硃砂。顏色其實已經不算是綠色,而是璀璨華麗的碧色。

其中以月千歡的硃砂最耀眼。顏色中還摻雜幾縷淺藍。似乎離四級並不遠了。

這怎麼可能?

地宮才打開不到一天。居然就有人快拿到四級藍色!

「這個小孩?你是天坤宗的小師叔!」女子驚呼聲,提醒了眾人。

齊齊看著月千歡的臉色,再次變了變。

天坤宗的小師叔。那個龍鳳榜上拿到了第一的女人!或許這還不算啥,更重要的。她是九天鳳的徒弟!

惡魔羽翼下的天使 神色變來變去。一張臉活像是調色盤一樣。不過眾人看向月千歡的神色,添了一些敬畏和戒備。

「你們來幹什麼?」似乎的領頭的男人走出來。

警惕盯著月千歡他們,語氣不善道:「這裡我們已經先佔領了。請你們到別的地方去!」

「你們佔領了?哎,這裡哪兒寫了你們的名字嗎?我怎麼沒有看見啊!」浮蹤客誇張的做了個表情,「難道整個地宮都是你們的?」

「你!」

「你什麼你。難道我說錯了?大家都是來殺地獸的,各憑本事。你以為爭了,就能拿到手?」

聽浮蹤客的語氣,一群人臉色難看極了。

他們已經料定,月千歡他們要跟他們搶奪這隻六級地獸。

那個領頭的男人沉著臉,繼續說:「至少我們二十三個人,有把握殺死這隻六級地獸。你們呢? 總裁不愛笨祕書:帶着寶寶出走 不過四個人而已。不,應該是三個半人!」

聽出男人嘴裡的嘲諷,霽華皺眉。

他小臉一寒,抬頭挺胸。冷冰冰盯著男人,「只有沒用的廢物,才要靠人數來湊。一隻六級地獸,我們隨便一個人就能解決掉。」

「霽華!」浮蹤客瞪眼。

他不好拆霽華的檯子。只能在心底吐槽。那是你們可以獵殺,他絕對是不行的!

畢竟,他浮蹤客擅長的是隱匿和逃跑。

「好大的口氣!」

「痴人說夢。你以為六級地獸是什麼小蟲子之類的嗎?乳臭未乾的臭小子,滾回去吃奶吧!」

「不懂地獸,就不要插手!」

「噓!安靜。」玉指抵在唇邊,壓出迤邐勾人的輪廓。

月千歡滿意看著眾人安靜下來。唇角上揚,月千歡輕蔑一笑。「我家霽華可沒有說錯。靠人數來湊的,統統都是垃圾。」

「既然你們這麼想要這隻六級地獸。那就讓我看看,你們這群垃圾有幾分實力。」

話音剛落。

月千歡指尖飛出一道氣勁,啪的打在地獸的身上。

劇痛傳來。沉睡中的六級地獸瞬間痛醒。憤怒咆哮著,睜開眼看見闖入者,地獸立馬展開龐大猙獰的身軀,沖了過來。

那群人瞬間慌了。「快閃開!」

「攻擊!千萬不能讓地獸近身!」 雲夜問:「我們不出手嗎?」

「先看一場好戲,也休息一下。」月千歡從空間里取出瓜子乾果,回頭看向他們。「吃嗎?」

「月姑娘,我們這時候吃零食,是不是太幸災樂禍了?」

「嗯哼。所以呢?吃不吃?」月千歡挑眉。

「吃!」浮蹤客伸手抓了把瓜子。咔咔嗑起來。

幸災樂禍是件多麼爽的事情!何樂而不為?讓這些人洋洋自得,看低他們。遭報應了吧?

從沉睡中被吵醒的地獸,憤怒的怒火驚人可怕。

整個溶洞洞穴里,充斥暴虐可怕的力量。地獸嘶吼著,龐大的身軀隨便動一動,都能引起溶洞里大面積崩塌碎石。

這還是地獸吃出來的洞穴。足夠堅固。不然換了別的地方,早就崩塌成廢墟了。

霽華輕蔑的看著他們,開口:「娘親,看來這些人也不怎麼樣嗎?」

「他們對付不了六級地獸。」

「那他們還要霸佔地獸,不讓我們獵殺?」

月千歡笑著摸了摸霽華的臉蛋,促狹戲謔道:「有些人胃口太大。只可惜,會撐死自己。」

遠處。正在跟六級地獸廝殺混戰的人們聽到月千歡的話,頓時臉上火辣辣的疼。

可他們不甘心!

這地獸本來就是他們先盯上的。如果月千歡沒有吵醒地獸,他們小心布陣,偷襲一定能成功的!

都怪月千歡,是她壞了他們的計劃!

「老大現在怎麼辦啊!」有人求救了,「這六級地獸太兇殘了,咱們對付不了。」

「閉嘴!」他們的老大方宏暴怒無比,「拉住它!車輪戰也要給我耗死它。你們難道想在這個女人面前丟臉嗎?」

「可是老大,我們有十個人受傷了。再這樣下去,恐怕會有傷亡!」

「怕什麼?」方宏雖然這麼說,可心底也發憷。

長久的僵持,地獸身上是多了許多的傷痕。可這也徹底激怒了六級地獸。

吼!

轟隆——

長尾一甩。直接撞塌了溶洞一角。

下面有一男一女躲閃不及。當即被碎裂的大石頭砸中,身體崩裂成光點消失在空中。

霽華驚訝,「娘親,這是什麼?」

「硃砂的保護。」

「硃砂的保護?硃砂還可以保護我們嗎?」

「對!」浮蹤客接過話題解釋,「這硃砂是武靈院給我們留下的印記。統計我們的成績,同時也保護我們的性命。因為武靈院的入院考核,是不允許出現傷亡的。」

「因此,只要我們有性命危險。硃砂就會自動破碎,將人送出地宮去。這樣保住了性命,以免被殺。但同樣,你也將失去進入武靈院的資格。」

這種保護,是源自每次參加入院考核的人,大多身份尊貴,背後的勢力龐大的複雜。

若是不小心死了那個大宗門,超級勢力的子弟。武靈院絕不想面對這個麻煩。所以一早在源頭上,就徹底解決了安全問題。

「原來是這樣。」霽華點頭,他接著又說:「娘親,看來他們支撐不住了。」

「所以想要禍水東引。」

「嘶!月姑娘,他們把六級地獸引過來!」 六級地獸龐大的身軀,就是一座極其誇張的高山。將溶洞三分之二的空間都填充滿。跟著方宏等人衝過來時,大地都在顫抖。

月千歡見此,反倒嘴角揚起一抹桀驁冰冷的笑容。

她往前一步,拂袖將霽華輕輕護送到身後。「讓我來教教你們,怎麼樣最快獵殺六級地獸。」

「好!」霽華點頭,十分期待。

雲夜眸光閃了閃,懷中抱劍,期待等候。浮蹤客看看霽華,又看看雲夜。最後看向月千歡,一副乖巧坐等的模樣。

「快跑!地獸追上來了!」

「將地獸引到他們面前去!讓他們也吃不了兜著走。」

「大家快點!」

地獸已衝到面前,距離不到一千米。

月千歡此時出手,拔出幽光月。

形態修長優美的劍身,幽光月足以稱得上是劍中無雙的瑰寶。月千歡抬手間,廣袖從手腕滑落,露出一截雪白肌膚。

無需多麼繁複,慎重,或者凌厲的招數。

就那麼輕描淡寫的握劍一揮。幽幽劍光飛出,在空中盪開水一樣的波瀾。

而這道波瀾刮出去,瞬間劍氣爆開,錚錚殺意驚天。迎面衝過來,想要禍水東引的方宏等人瞬間身體一僵。

緊接著,不少人又被地獸追上。龐大的身軀碾壓下來,直接將他們碾在身下。硃砂爆開光芒,及時將他們送出地宮。

此時,這一劍掠過方宏身邊。

冷冽鋒芒的劍氣,在他臉頰上劃開一條血口子。

「呲——」

「噗!」鮮血高高噴濺。

地獸的鮮血是青色的。血液帶著腐蝕效果,落在地上山洞上滋滋冒起白煙。

一劍,飛入地獸腦門中心。

也是這一劍,將地獸從腦袋中間劈開兩半。威視不減,直直劈開了地獸半邊身體,才消弭劍意,威壓一空。

方宏離得最近。無比清楚的感受到了這一劍的威力。雙眼瞪的大大的,嘴巴合不攏。地獸龐大的身軀「轟隆」倒在地上,巨響驚的方宏一哆嗦,直接跪在了地上。

月千歡瞥了他一眼,眸光冰冷輕蔑。

回頭。 總裁霸寵嬌妻 月千歡收起幽光月,「看清楚了嗎?」

「看清楚了。娘親一劍劈碎了地獸的腦仁,嗯更重要的是地獸腦仁里的獸晶石。這才是要了地獸性命的關鍵!」

月千歡滿意勾唇,「還有呢?」

「娘親這一劍將地獸劈成兩截。是為了防止地獸死後,身體還有本能活動。再次攻擊我們。」

說完,霽華抬頭兩眼亮晶晶。「對嗎?」

「不錯。回答滿分,霽華很棒!」

霽華立馬嘴角咧開了笑容。

然而月千歡接著又說:「這可是你爹爹的經驗,霽華要好好學。」

「……」霽華撇了撇嘴,頓時不樂意了。

月千歡見他如此反應。頓時不逗他了。抬手,六級地獸龐大的身軀里飛出光芒,被月千歡分成四份,一人一份。

雲夜挑眉,「給我們?」

「月姑娘,你也要分給我嗎?這,這是你殺的地獸啊。」

「所以呢?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蘇醫生,你笑起來很好看 這當做獎勵,接下來你們可要努力殺地獸,誰也不許偷懶!我會監督你們的。」 「好!我絕不會鬆懈的!」浮蹤客信誓旦旦點頭。

霽華當然也不會,雲夜就更不用說了。

不過瓜分六級地獸的成績,並沒有讓他們突破三級。不過還算可以的,月千歡成功突破四級,硃砂顏色變成了淡淡的藍色。

浮蹤客見此興奮道:「月姑娘,這樣下去。你肯定能進入地級分院!」

「我單獨進沒意思。要進,大家一起進。」

「哇!那我可以抱月姑娘你的大腿嗎?你好厲害!我自個肯定是不行的。求抱大腿,求大佬帶帶我!」

「你確定?」

「非常,十分,以及肯定的確定!」浮蹤客眼睛閃亮發光。

見此,月千歡頗為腹黑惡劣的朝浮蹤客勾了勾手指頭。

浮蹤客乖乖湊過來時,月千歡才開口:「墨九卿一直看著的哦~~」

「!!!」浮蹤客臉色刷的白了。

魔帝,魔帝在這兒看著的!

天啦!他不會被魔帝當做挖牆腳的,或者誤會吧!救命QAQ他可惹不起魔帝。

浮蹤客瞬間焉了。「月姑娘,我可以收回剛剛的話嗎?你跟我,不!我們所有人就當沒有聽見一樣!」

「你覺得可能嗎?祝你好運。」霽華同情的看著浮蹤客。

他爹爹可是醋罈子。

他這個兒子的醋都要吃。更別說浮蹤客了!為浮蹤客點蠟燭。

四人有說有笑的離開。全然無視,忽略了六級地獸屍體下壓著的男人。他艱難扭曲的從地獸的屍體下爬出來,抬頭滿臉是血。

怨恨,不甘,憤怒,恐懼。種種情緒揉搓在一起,方宏怒吼:「我會報仇的!月千歡,我方宏記住你們了!」

六級地獸死後。它的威壓很快就會消失。龐大的身軀會引來地獸群蜂擁而來,吃掉六級地獸。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