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的輕鬆寫意都盡在他的劍下。

夜幕剛剛降臨,但此刻的景象就如東邊的忽然出現曙光,撕碎了黑夜,完全打破了夜間寧靜。地上隨處可見斷刀、槍頭、以及殘缺不全的屍體。

血雨飄落,劍光驚飛!

火光不停歇的綻裂,耀得整個星夜生輝,但綻裂的不是火光,而是兵刃,而是鮮血。

劍光一閃,圍攏過來的一長槍就被任意一劍削斷了槍頭,同時他步子一動,人就猶如一道既逝雲煙殘影,伴隨著劍光閃爍,就見到鮮血飛濺,慘叫聲此起彼伏。

任意身繞流風,一襲白衣如新,不沾半分塵埃,不染半點飄紅,身姿飛逸而靈動,踏虛一步,十數人頭飛起。

忽然間,所有人的動作都緩了下來,忽然間,不少人已呆立在了原處。

金九齡目眥盡裂,狂吼道:「放箭,快快放箭。」

兩百人,共兩排,一排蹲著,一排站立……

他們他拔了箭,搭在弦上,箭鏃閃爍著妖異的光。

箭,已上弦。

弓,已拉滿。

咻咻咻……

箭雨以銳不可當、沛莫能御之勢暴射!凄厲的破空銳響瞬間乍起,微茫不可計數的勁箭激射而至,比風更急,比雨更密。

然後,劍,再亮!

箭雨落下……

接著,劍,已出!

弦音劍寒芒暴漲,伴隨著一聲猶如天籟般的琴音,那是一種泯滅天地、慘絕人寰式的凄厲。

劍出時倏地變作一團寒光,光芒驀然爆開,化作一天光雨,形成一點點閃爍的芒點,而任意的身形似乎就消失在寒芒里。

所有的勁箭都被削斷,斷了的箭頓時失去了方向,只能是亂矢,亂矢扎進地底,掉落在青石上。

一陣激射戛然而止,箭鏃再也沒了妖異的寒芒,只有一柄劍仍亮。

地上,全是斷箭、斷矢,密密麻麻……而那個人呢?

月色逆光映照在他身上,他的咳嗽聲神奇的消失了,如今他站在了,就像是個神,又或者像個魔,不管是神是魔,都比鬼還可怕。

任意膝不屈,肩不聳,就連絕頂高手在步法挪移時都有微兆輕征,但在他縱掠之際,任何徵兆都不曾稍現。

這瞬息間,他人就消失了。

所謂穿雲縱地,憐風戲電,既有憐風,自有戲電,這一步伐說不出的迅疾,有若浮光掠影,一閃而過,若不細察,根本沒人能發覺。

任何人都不能形容他的身法速度。

當不見的人又突然出現后,劍光飛瀉而來,如匹練般的橫空一掃,劍氣激蕩,就在淡淡的劍光微微的一閃后。

一道劍痕出現,出現在他們咽喉,撕裂了他們項頸。

鮮血噴洒,血霧漫天。

金九齡在退,所有人都在退。

在那王府侍衛包圍的範圍內,已經屍橫遍野,足可以澤而量,這數十丈內,所有人都已倒下,唯獨一人站在當場。

一身長袖白衣,月下銀髮有如銀輝……

花滿樓聽到了氣促的呼吸聲,陸小鳳看到了所有人蒼白的面色。

花滿樓率先開口,輕聲道:「任兄,你已經殺了太多人了。」

任意淡淡道:「似乎還不夠,我要殺的人還沒死。」

陸小鳳怒吼道:「為何還要殺下去?」 這次,為了以防萬一,林輝也將方念蓉的身體素質儘可能往上提升。

這女人現在變得特別倔強且矯情,每次送去高級肉塊,都只吃一丁點,還對林輝擺著一張臭臉。

要不是此世之身著實喜歡,換作以前,林輝一定舉爪拍死。

此城屍王帶領手下喪屍,終將各方巨獸抵擋在外。

靠著無限制吞食巨獸的血肉精華,屍王已經擁有了十一人之力,單論肉身強度,不下於林輝。

手下的喪屍統領也都提高了體質,七人之力打底。

這日,林輝站在巨鷹背部,找上了門。

普通喪屍到喪屍統領,在他眼中都是螻蟻,一念間,便能滅之。

至於喪屍王,即便達到了十一人之力,也同樣是一隻螻蟻,不過是稍稍強壯了些。

彈指間,念力驅動空氣,化作利刃,切下了喪屍王一條臂膀。

嘶吼一聲,喪屍王保有理智,抽身而退。

念力覆蓋而出,將場上的活物瞬間定格。

緩步上前,林輝說道:「能聽懂我說的話?」

細微可見,喪屍王瞳孔放大。

「就是聽得懂嘍!很好,我們來談合作。」林輝用掌控一切的語氣道。

五分鐘講完,看了還在愣神的喪屍王,磁場放開,他飄身而起,落於巨鷹背部。

颶風捲起,巨鷹騰空。

「好好記住我的話,違抗就是死。」空中傳下一言。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軟磨硬泡,林輝徹底拿下了方念蓉。

可惜,他的體質太過強大,後代繁衍可能不順。

與他預料的一樣,世界各地的巨獸將喪屍消化,侵佔倖存人類的據點,基本已佔領陸地。

只有極少部分人類、喪屍在機緣巧合下留存了下來。

陸地巨獸橫行之後,海洋中的巨獸也冒起,向陸地碾壓而來。

屬性不同的兩方巨獸展開大規模亂戰。

五年後,形勢突變,巨獸時代盛極而衰,蟲類崛起,鋪天蓋地,席捲海陸空。

巨獸化為了異蟲的養分,使其迅速進化。

邁過了積累階段,單體實力成熟,加之數量更多,已無抑制的可能。

不過兩年,巨獸絕跡,蟲類成了霸主,吞食星球上的一切。

連林輝都深感絕望,彷彿面對的是當年的玄昆妖聖,殺之不盡、前仆後繼,有限制的念力只能抵擋一時。

於是,帶著所剩不多的人類躲入地下。

人類消亡恐怕是遲早的問題,縱使有十萬年、多世的智慧,受層次所限,林輝也是無法左右。

他能做的就是帶著倖存人類一直躲避下去,躲到真正滅亡的那一刻。

有蟲類突變,擁有掘岩破土之能,十分棘手。

幸好,數量還不算多,林輝深厚的念力可以抵擋。

又幾年,外界的生物恐怕都被異蟲吃光,不同種類的異蟲開始相互吞噬。

能深入底下、找尋食物的岩蟲也越來越多。

張青松、蔣春芳、杜斌、方念蓉先後死在了蟲襲上,還活著的人類,包括林輝自己,不過六人。

沒有多少食物,不用多久,其餘四人也是支撐不住,先後死去。

留下林輝與一名十七歲的青年。

青年叫林軍,可說是林輝一手帶大,兩人情同父子,卻以師徒相稱。

從某種角度來說,被寄予厚望的林軍在林輝心目中比任何人甚至他自己都來得重要。

十年傳授,林軍已踏入念力中期,與林輝這個圓滿,只差了兩階。

念力圓滿因人而異,林輝受原身所限,自覺已突破不了極限,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天賦極佳的林軍身上。

「軍兒,我已將念海境的修行講解了幾遍,可曾聽懂?」黑暗的地穴中,林輝直接以念力交流。

「懂了!」林軍充滿敬意,同樣以念力回。

「那就好,我這幾天心血來潮,預感到會有大難臨頭。以後,可能要靠你自己了!」林輝似在交代遺言。

「師父?!別說這種話。」林軍第一次發脾氣道。

「好了好了,不說。」林輝輕鬆回應道。

兩人單體實力強大,能以異蟲為食,生存不是太大問題。

異蟲並非無解,每個族群都有一個女王,一邊產卵生成蟲兵,一邊遙控指揮。

岩蟲女王早早記下了林輝的氣味,一直在大範圍搜捕。

同時,林輝以詭秘莫測的念力手段,也大致確定了岩蟲女王的方位。

為了給林軍創出一條生路,他早已打算孤身前往擊殺。

這幾日,兩人都是在修鍊中度過。

一睜眼,林輝抬手一指,一股強大的念力生成,侵入林軍體內。

「師父!?」林軍意識一閃,昏死過去。

這股念力將作為日後生存的保障,直至其踏入念海境。

圓滿念力之上,便是念海境。經過構思、推敲、模擬,林輝創出了此世人類超凡的頂點之境。

如若能踏入念海,戰力大增的同時,壽命也會大漲,對付漫山遍海的異蟲,不是沒有可能。

林軍本就有希望踏入念海,現在又有圓滿念力灌入,日後突破的成功率在七成。

某種情境下,七成跟十成的成功率沒什麼區別。

撫摸了一下林軍的光頭,林輝起身,直接去尋找岩蟲的女王。

他要以一命換來此世人類的存續。

這一世,他似乎懂得了某種大愛與責任。

…………

激戰過後,目的達到,意識重新陷入黑暗。

但並未停止思考。

白色巨人的手段,大蛤蟆已明晰。

就是要通過一次次的輪迴轉世,磨消它生的意志。

可對方沒想到一點,那就是它一直以來成道的倚仗就是輪迴生死意。

一直以來,就是以勘破生死、度盡輪迴為目標。

白色巨人的舉動不僅不具威脅,反而成了助力,助大蛤蟆更悟輪迴生死。

它的意識其實已經能夠衝破封鎖,回歸本體了。

不過,難得機會擺在面前,它不想放過,還想多經歷幾世,以求能再進。

只是,有一點,它格外擔憂,也是這種歷世修行的弊端。

三世逼真的經歷,讓它原有的意識、認知產生了變化,它不是三世前的它,而是歷過三世后的全新者。

從另一角度來看,這是在抹殺過去的自己。

歷經更多世之後,它定然不再是現在的它。

為了保證唯我、始終如一,它必須做出應對。

於是乎,意識陷入黑暗的這段時間,它將多世、長久的記憶分割開來,以初世葛軍的經歷為核心,輔以蛤蟆妖生、三世歷練,定下本我意識。

如此,即便歷經千萬世,只要核心記憶被喚醒,它始終是現在的它。

末世一世,讓它懂得了大愛,收斂了不少戾氣。

亦正亦邪、隨心所欲,此種狀態,已能為衝擊妖聖打下基礎。

。 一夜的收穫等於過去一個月的努力,如此棒的風雨交加之夜宇恆還有什麼遺憾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