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會兒后,楊玄真和無心道君到達目的地,兩人踏出傳送陣,無心道君指著前方的宮殿群說,「你看,那就是我無心宮的地盤。」他指著宮殿群說了一句,又感慨道,「心力一道雖然強大,可惜,太難了,因此,我心力宮的人也最少。」

心力宮的地盤極為廣闊,宮殿群成片成片的懸浮在虛空中,散發出一道道華彩。

不過,心力宮非常冷清,楊玄真隨無心道君踏進心力宮的範圍后,沿著寬闊的大道往前走,只看到零星的星個人。

楊玄真看著這些人的神態,心裡已經有所猜測,『這些人應該是想加入心力宮吧?』他的念頭剛剛轉過,無心宮主就說,「這些人想加入心力宮,可是,他們的天賦太差了,就是修練億萬年,也不可能加入心力宮。」

「唔!」楊玄真無語,天賦這東西,真的看天意。

很多人都會想,天賦不夠,可以用勤勞來補,然而,有些事情,無論你多麼努力,多麼勤奮,也比不上天才。

楊玄真心想,『如果我沒有小冊子?沒有大氣運?又是什麼樣子?』

楊玄真不知道,他能得到小冊子,身上擁有大氣運,這本身就是一種天賦,也是一種運氣。

片刻后,楊玄真和無心道君來到一座龐大的懸空島上,說是島嶼,卻龐大無比,楊玄真心想,『這座島的面積比銀河系的面積還要大吧?』

無心道君說,「其他師兄都出去遊歷了,只有問心師兄和天心師兄留在心力宮。」

「問心?天心?」楊玄真暗暗記下,『這些修練心力法門的修士,取的道號都與心有關。』

隨即,無心道君又指著島上的塔,說,「你看,這是我們心力宮的傳承之地,這些塔都是心力宮的先輩們留下來的,叫問心塔。」

「問心塔?」楊玄真說,「竟然和問心道君的名字一樣。」

「呵呵!」無心道君笑道,「這也是巧合啊,當然,這裡也有問心道兄留下來的問星塔。」他說話間,指著其中一座問心塔,說,「你看那座,那就是問星道兄留下來的塔。」

「嗯!」

無心道君說完問心塔,又接著說,「我們心力宮和其他宮也差不多,除了問心塔之外,還有藏寶閣,秘術閣,此外,還有一座道君雲界。」

楊玄真聽到這裡,心想,『以後,在宇宙中闖蕩,需要一些好的寶物,可以去藏寶閣挑一件寶物,對了,再去秘術閣選一門秘術。』 對於那份大機緣,楊玄真有所猜測,他還是問了一句。

「是何機緣?」

「告訴你也無妨!」問心道君說,「你應該有所耳聞,人們茫涯十二宮的職責就是保護皇族,皇族成員非常稀少,每一個都非常珍貴。」

「這一次,偉大的主宰又找到了一個皇族,主宰準備讓新來的來皇族子弟去歷練,不過,歷練非常危險,這就需要挑選幾個實力強大的人來保護皇族。」

「被挑選出來的人,可以隨皇族子弟一起去歷練,期間,能到到無數的好處。」

問心道君說到這裡,他也有一些嚮往,他知道,主宰安排的試練非同一般,即使是四步道君,也能得到莫大的好處。

楊玄真問,「需要幾個人?」

「只有四個名額!」問心道問說話的時候,看著楊玄真,露出一絲笑容,「我很看好你,以你的實力,肯定能奪得一個名額。」

「如何奪得名額?」

「首先,要得到問心塔的認可。」

楊玄真恍然,這一點,和他猜測的一樣,之後,應該是闖道君雲界吧?

很快,問心道君就證實了楊玄真的想法,「得到問心塔的認可后,還要闖道君雲界,最後,決出四個名額。」

「呵呵!」楊玄真輕輕一笑,心想,『有我在,就會擠掉一個名額了,也不知誰倒霉?』

楊玄真可以肯定,紀寧不會被自己擠掉,因為他的出現,紀寧的實力強大了很多,連命運都發生了轉變。

如,紀寧的父母沒有死亡,又如,余薇也沒有死,只是死了一個分身。

問心道君說完后,緩緩轉身,其身影慢慢的化無。

「心力宮的傳承塔叫問心塔,劍宮的傳承塔叫劍林塔,如此說來,能得到傳承塔認可的人應該很多啊!」

楊玄真非常自信,他相信自己能奪得第一。

隨即,楊玄真繼續挑選寶物,他挑選寶物的時候,又看了一眼『問心』藍球,問心已經收斂光芒,也收斂了威壓,看上去,有些像地球儀。

「可惜了!」楊玄真暗嘆一聲,他想,『以第一任宮主的實力,都無法讓問心認可,我就別想了!』

話說,如果楊玄真一直提升自己的命運之劍,也能讓命運之劍晉級到宇宙之寶的層次。

「嗯?」楊玄真看到了一柄刀,這柄刀非常古樸,甚至,還有一些銹跡,楊玄真卻能感覺出這柄刀的不凡。

命運之劍,似刀非刀,似劍非劍。

楊玄真主修命運之刀,對劍道和刀道的領悟都非常深,他可以用刀,也可以用劍。

當楊玄真看到這柄生鏽的刀時,他感覺這柄刀非常適合自己。

「真是一柄好刀啊!」

楊玄真走到銹刀旁邊,握住刀柄,右手輕輕震了一下,一道道神力向刀身涌過去。

「嗡!」

長刀發出陣陣輕鳴,緊接著,刀身上的銹跡紛紛掉落,長刀露出本來面目,只見長刀通體雪白,散發出幽冷的寒芒。

「好刀!」

楊玄真讚歎了一聲,拿起長刀,揮了一下,刀光一閃,虛空中出現一道裂縫。

「這柄刀,已經接近宇宙之寶了啊!」

楊玄真試了一下刀,又有些遺憾,「可惜了,因為器靈死了,長刀的器階下降,也就相當於初階永恆神兵。」

不過,因為長刀的材料非常堅韌,比普通的永恆神兵強上一線。

「就這柄刀吧!」

楊玄真選定了這柄刀,因為長刀的器靈死了,也不知道長刀叫什麼名字。

楊玄真握著長刀,心想,『叫什麼名字好呢?』不知為何,楊玄真想到了楊雪,『要不,就叫飛雪刀吧?』

刀身通體雪白,散發出幽冷的寒芒,叫飛雪刀,到也貼切。

秘術有了,兵器也有了!

楊玄真心中歡喜,心想,「去問心塔看看吧,想去古域,還要得到問心塔的認可才行。」

楊玄真前往問心塔的時候,又想到了小龍女,『也不知道姐姐怎麼樣了?』他念頭一轉,以心神聯繫小龍女,「姐姐,你在做什麼啊?你進入善水宮了嗎?」

沉香劫 「當然進了!」小龍女的聲音輕脆甜美,卻有些冰冷,不過,她和楊玄真說話的時候,其語氣中又暗藏了絲欣喜。

「姐姐,茫涯十二宮有很多寶物呢,你要用心挑幾樣啊。」

「知道了!」小龍女說,「我早就挑好了。」

「這麼快?」楊玄真感嘆了一聲,又問,「對了,姐姐,你知道主宰在挑選人嗎?」

「知道!」小龍女應了一聲,問,「你肯定會去吧?」

「姐姐,那地方不錯,是宇宙本源之地。」

「那我也和你一起去!」這話一出,就好像他們已經得到名額了。

「呵呵!」楊玄真笑道,「姐姐,這一下,我們就得到兩個名額了,對了,紀寧還要奪一個,就只剩下一個名額了。」

楊玄真說完,心想,『一下子擠掉兩個名額,也不知道是哪兩個倒霉的傢伙。』

按原來的命運軌跡,是風一,慶桓,火晉,還有紀寧四人陪皇族子弟去古域,現在,就看哪兩個人被擠掉了。

楊玄真和小龍女聊了一會,已經來到問心塔,問心塔有歷代心力宮的先輩留下來的傳承,在這裡,可以感悟先輩們留下來的傳承秘術。

心力宮的人雖然少,卻也有上萬座問心塔,也就是說,有上萬個修練心力一道的強者留下了自己的修練心得。

「這是一筆寶貴的財富啊!」

楊玄真進入問心塔之後,感受到一股玄奧的氣息,在這一瞬間,他終於明白了。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 「原來如此!」

重生,嫡女翻身計 進入問心塔的範圍后,會出現一個個世界影像,這是心力修行者留下來的世界投影,每一個世界投影都類似於一個真實的世界。

這種世界投影介於虛實之間!

先婚後愛顧少秘寵小嬌妻 楊玄真走在問心塔之間,每次進入世界投影,都好像轉世投胎一樣,會有一個新的人生,在此過程中,會有一個聲音不停的問你。

「這就是問心的過程!」

「不停的問心!」

「不停的問自己!」

「道是什麼?我為什麼要走這條道?我的道是對的嗎?」

「混沌世界是虛,還是實。」

「這個世界是真,還是假?」

到了最後,楊玄真感覺自己迷糊了,他竟然分不清夢境和現實了。 心力修行者,以修心為主!

如何修心?

卻是所有心力修行者都無法解決的問題,修心的方法太多了,佛門有八萬四千法門,八萬四千,就是比較非常多,無窮無盡,多到不可思議,而修心之法也有八萬四千法門。

問心塔林之中,有上萬座問心塔,其中包含了所有的修心之法。

楊玄真進入問心塔林之後,眼前幻象叢生,無數的經歷從他的腦海中閃過,他的『心』也在不斷的變幻著。

不過,楊玄真是何等境界?他已經是巔峰世界神,又有神秘的小冊子庇護靈魂,萬般魔劫不沾身。

楊玄真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以心神去感悟心力宮先輩們留下來的傳承心得。

「這是敖啟道君留下來的問心塔。」

楊玄真走到『敖啟道君』的問心塔旁邊時,頓了一下,「敖啟道君已經達到四步道君極限,他離開心力宮的時候,已經可以合道了,只是,他離開之後就沒有音訊,也不知道他是合道成功了,還是合道失敗了。」

在歷史上,有很多茫涯宮的道君離開,或遊歷四方,或尋找證道機緣,這些道君離開后,只有少數分回到茫涯國,大部分道君不知所蹤,也不知道是隕落了,還是在外遊歷,又或者被困在某個絕地。

楊玄真頓足,是因為敖啟道君的修心之法和他相似,楊玄真喜歡化凡,敖啟道君也喜歡化凡。

楊玄真停留在敖啟道君的問心塔旁邊,盤膝而坐,心神沉入問心塔之中。

頓時,楊玄真進入了一個奇異的時空,這是問心道君留下來的世界投影,以問心道君的實力,留下來的世界投影已經非常接近『真實』世界。

「這是一個完整的混沌世界。」

當楊玄真進入敖啟道君留下來的投影世界后,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這個世界的本源。

「這個世界已經發展了七億混沌紀了!」

七億混沌紀,對於僅僅活了數萬年的楊玄真來說,這是一個漫長到讓他心慌的時間。

楊玄真的心神不斷的往下沉,進入投影世界的中心,當他的心神穿越一道結界時,他感覺自己的『心』被困住了。

「入我世界,心力不入第六層,無法離開!」

「我去!」楊玄真大罵,他主修命運大道,兼修心力法門,如今,心力境界比紀寧還低一個層次,僅僅第四層凡塵之境,還未入歸真之境,離世界境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主宰挑選人,限定了一千年時間,如果我在一千年內無法離開投影世界,就不能前往古域了。」

楊玄真的念頭一轉,他感覺自己進入了六道輪迴之中。

當楊玄真落入投影世界后,發現自己成了一個嬰兒,被一個女子抱在手上,他有些鬱悶,『又成嬰兒了?』

「小冊子坑人,這敖啟道君也坑人啊!」

這個投影世界非常真實,和現實世界的相似度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生活在投影世界中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生活的世界是投影世界。

「是夢是幻,誰能懂?誰能悟?」

楊玄真抬頭看自己的『母親』,以他的眼力,竟然無法辨別真假,也無法辨別虛幻,他想,『敖啟道君留下問心塔的時候,應該非常接近永恆境界了,其心力世界應該非常接受真實世界了。』

進入投影世界,主要是參悟敖啟道君留下來的心力傳承。

心力修行之法,有別於其他修行之法。

楊玄真知道,敖啟道君的修行之法是化凡,即,化成凡俗之人,不停的輪迴,直到自己參悟出『真心』,才能解脫。

這會兒,楊玄真有些慶幸,『還好,敖啟道君沒有封印靈識。』

輪迴之法有兩種,一種是封印靈識輪迴,一種是帶著靈識輪迴,兩種修心之法,各有千秋。

楊玄真的靈識未泯,他睜著眼睛,左右觀看,他要先了解自己所處的環境,才能做出下一步打算。

「時間法則?」

楊玄真又想到一個關鍵點,『這個投影世界的時間比例是多少啊?』

茫涯主宰說了,凡是在一千年內被傳承之塔承認者,都可以入選,之後,再由主宰選出四個人,陪皇族子弟歷練。

還好,楊玄真的還有靈識,他稍稍感應了一下,就知道了投影世界和真實世界的時間比例。

「竟然是一比一億?」這個比例非常大了,也就是說,楊玄真在投影世界過一億年,外界也只是過了一年。

如此說來,楊玄真有一千億年的時間來參悟心力法門。

一千億年,看似極為漫長,對於道君來說,卻非常短暫,道君的時間都是經混沌記年。

楊玄真發現自己身處醫院,他在地球上生活了二十多年,對醫院非常熟悉,只不過,楊玄真還不知道這個世界的科技程度。

以敖啟道君的實力,所創造的投影世界比真實的混沌世界還要大,以楊玄真的視角來看,投影世界比三界大一百倍,從這裡也能看出敖啟道君的實力。

投影世界中有大千世界,有小千世界,有星辰世界,有次元世界,無所不包。

楊玄真進入投影世界后,心神受到壓制,他也不知道自己身處大千世界,還是小千世界,又或是星辰世界。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