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周折之後,楚莫離拿回了乾坤戒,三張神弓弩也隨之送了過來,他還未來得及拿,只見南洛伸手便把中品神弓弩搶了過去,還一邊說道,「莫離師弟,師姐沒有白疼你,就知道你會給我買一張中品神弓弩,師姐獎勵你個親親……啵……」

終於,史上最『賤』的神弓弩誕生了,可是最貴的吻也隨之誕生,一個吻價值一萬中品玄晶石!

楚莫離眼角直抽,嘴巴蠕動了一會,居然無言以對。

「咯咯咯……」連心兒捂嘴輕笑,胸前兩座山峰搖搖晃晃,好不養眼。

「我說『師姐大人』以前送你一桿王品槍你都考慮半天,為何現在你主動搶了?」楚莫離無語,他準備買中品神弓弩是自己用的,而兩張低級的神弓弩是用來研究的,希望自己鍛造出頂級的神弓弩,可是這倒好,中品的自己還沒有來得及摸一下就跟南洛姓了。

「切,王品的我看不上眼,這張中品的神弓弩放在我手上,威力至少比在你手上大一百倍,知道么?」南洛媚眼一拋,足以迷倒世人,可惜楚莫離真沒心情去欣賞。

「好好好,等我弄出頂級的神弓弩,我看你拿什麼和我換,一個親親可不行,最少也要……嘖嘖嘖……」楚莫離打量著南洛的身材,從臉蛋一直看到了胸部,眼睛便不挪動了。

「臭小子,你敢調戲我,看我不挖了你的眼!」南洛嬌哼道,心底竟產生一絲怪異,按照她的性格,誰敢這麼看著她,一槍就捅過去了,可是楚莫離這麼看她,反而有一絲開心的感覺。

「頂級的神弓弩可不好弄哦,我撼天城內上品的神弓弩也就三張,平日里都不賣,只是展示品而已。」連心兒看著眼前二人的感情,不禁一陣羨慕,她雖位高權重,可是接近她的人,無不是抱有目的,真心的朋友一個也沒有。

「連道友,能問一下,這神弓弩的材料是什麼嗎?頂級的材料又是什麼?」楚莫離故作隨意的問道。

… 「連道友,能問一下,這神弓弩的材料是什麼嗎?頂級的材料又是什麼?」楚莫離故作隨意的問道。

「中品的神弓弩材料很好找,紫金鐵和千年金蠶絲,上品的神弓弩材料就難找了,萬年寒鐵,紫金沙,弓弦乃是玄宗境巔峰妖獸的筋,至於頂級的,百萬年的深淵寒鐵,就算你有材料,也無法打造,傳說中的聖品鍛造大師才有可能打造出頂級神弓弩。」

連心兒毫不在意,畢竟能夠鍛造出神弓弩的,必定是宗級鍛造大師,而且要熟知原理,她可不認為楚莫離會鑄造出神弓弩。

打探清楚之後,楚莫離便帶著南洛離開了寶器店,兩大紈絝已經離去,可是門口的探子卻未離開,見南洛和楚莫離離去,連忙跟上。

「有蒼蠅跟著,發現帶著你出三十六國聯盟是我最大的敗筆。」楚莫離低聲說道。

「哼,他們白天不敢怎麼樣,待會甩開他們便好。」南洛沒好氣的說道。

「我們先去逛逛,買一些材料,看看能不能鍛造出神弓弩。」楚莫離發現自己的錢袋已經空了,不得不想辦法賺點錢,不然想養活南洛,還真有點困難。

二人一路上尋了許多家店面,搜尋紫金鐵等材料,數百年的金蠶絲倒是找到了不少,低質量的紫金鐵也找到了數份,卻發現高品質的紫金鐵和千年金蠶絲極為稀少,而且價格極高。

將身上的兩千塊中品玄晶石消耗九成,楚莫離終於收手,買到了足夠五份低級神弓弩的材料和一份中品神弓弩的材料。

「先找個地方休息,不能再買了,不然我鍛造不出神弓弩,我們就該睡大街了。」楚莫離搖了搖頭無奈說道。

「加油,我相信你的,第一次鑄造赤火槍都這麼完美,神弓弩而已,對你而言小意思啦。」南洛興奮的說道,彷彿頂級的神弓弩已經向她招手一般。

「你想的太簡單了,知道神弓弩為何這麼稀少嗎?就是因為它的工序製造十分複雜,就算是五品強國-軍隊,都是軍官才能佩戴,如果誰都能鑄造,你認為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么?」楚莫離嘴角抽搐,嘲諷道。

「看來你沒信心啊,這樣好了,半年之內,鍛造出頂級神弓弩,不,上品的就可以,本『師姐』伺候你沐浴更衣一次……如何?」南洛眼眉一挑,挑釁道。

「你會後悔的。」楚莫離自信的說道。

「不會,本師姐一言九鼎,你若能在半年之內,我保證親自替你沐浴更衣,如果做不到的話,嘖嘖……」

「那我幫你沐浴更衣一次好了。」

「找死!」

轟……

南洛抬腳就踹,楚莫離一招不慎,被她一腳踹飛十餘米,臉蛋差點先著地,回頭望著一臉陰寒的南洛,不禁大怒道,「只允許你調戲我,我就不能開一次玩笑嗎?」

「不能!」南洛大眼一瞪,毫不客氣的否決了。

「為啥?」楚莫離無語,天下女子果然一般無二,全都不講理。

「你猜對了,本姑娘拳頭硬,任性!」南洛挑眉嘲弄道。

楚莫離不禁無奈,現在赤鵬獸駐紮在外修鍊,自己就算全力出手也不可能打敗南洛,更何況也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和南洛大打出手,只能選擇忍讓。

二人來到一家君來客棧門口,看了下環境便走了進去,一打探價格,不禁嚇了一跳。

「一間客房一天要一百塊下品玄晶石?」楚莫離望著服務員,差點把神弓弩頂到他的頭頂上。


「住不起么?還剩最後一間,愛住不住,等到明日,城內所有的客棧都會客滿,到時候你有錢也找不到房子。」服務員沒好氣的低下頭,根本不願搭理楚莫離。

「為何會這樣?」楚莫離皺眉問道。

「外來的嗎?三日後撼天城勢力範圍內會有一個天才聚會,方圓三萬里內的所有天才都會參加,聽說連家的七公主都會參加,所以慕名而來的天才數不勝數,都想討得她的歡心,沒看城內來了很多天才嗎?」服務員不耐煩的解釋道,「這間客服到底要不要了?」

「要,時間定在一周,這是一百塊中品玄晶石,剩下的做押金,幫我們叫一份飯菜上來。」楚莫離點了點頭道。

「喂,你瘋啦?一間房,我住哪?」南洛崩潰的問道。

「進房再說吧,難道你想住大街么?」楚莫離反問道。

南洛一想到和一個男人住一間房,渾身炸毛,可是卻不得不跟隨他走進房間,因為她連一天的房費都支付不起。

「你睡床,我來研究下神弓弩。」楚莫離說完,拿出一張神弓弩,直接將其拆的七零八落,然後組裝。

來回組裝拆散至少不低於十次,楚莫離甚至閉眼都可以摸清神弓弩的構造,隨後開始研究它的原理。

南洛望著楚莫離的行為,見他對自己竟沒有絲毫感覺,甚至不願看自己一眼,不禁一陣生氣,第一次見到男人對她如此,心裡反而很不舒服。

「白痴,腦子裡裝的啥?」南洛叨咕一句,直接拉下床上的帘子,躺在床上睡覺了。

直至半夜,楚莫離只感覺到靈魂一陣疲憊,可是陡然間眸孔一睜,望向窗外。

「有人靠近這裡,準備戰鬥。」南洛反應比他還要快上三分,手持赤火槍便從床上坐起。

「不用,我想他們不是金松的人就是夏侯亂的人,他們不敢衝進來大打出手,我估計會選擇放迷-魂煙,摒住呼吸,我們來個將計就計。」楚莫離壓低聲音說道。

「也好,不管是誰,我讓他們今天後悔來找我麻煩。」南洛冷冷的說道。

客棧內出現了七八個黑衣人,為首的人亮出一道令牌,金光一閃,客棧的護衛竟不敢吭聲,八個人順勢摸上了三樓。

「我們上床,給他們機會。」楚莫離拉著南洛便躺在了床上,南洛剛想掙扎,竟被楚莫離死死的抱在懷裡。

「好軟,好香!」楚莫離不禁低吟一聲,大手不老實的按在了南洛柔軟的腰間。

「給我老實點,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南洛大驚,只覺得渾身僵硬,那雙手雖然隔著衣服,可是好像已經摸進了自己的衣服里,觸摸感十分的明顯,關鍵是那雙手的指尖微顫,讓自己的心跳都跟著亂跳起來。

… 「別亂摸!」南洛渾身繃緊,從未如此靠近一個男人,當擋在楚莫離懷裡的時候,差點被那股霸道的氣息征服了。

「噓,感受身上的字。」楚莫離附在她的耳邊低語一聲,他剛剛說完,南洛就感受到一隻溫暖的大手便穿過自己的衣服,觸及到自己柔滑的小腹上。

南洛意亂情迷,哪裡還顧得上身上的字,伸出玉手直接掐住了楚莫離的腰間,狠狠一擰,楚莫離痛的差點叫了出來。

外面的八人越來越近,已經逼近了房門,楚莫離哪敢叫喚,可是南洛為了自我保護,力氣越來越大,楚莫離一手一挪動,直接上移,按住了雙峰。

南洛頓時懵了,禁地被入侵,直接讓她失去了抵抗力,腦子一陣暈眩。

楚莫離更是差點無法自制,大到一手無法掌控的雙峰透著柔軟燥熱的溫度,讓他竟不願拿開雙手,不過想想教訓紈絝后自己的下場,連連將手又回到了小腹上。

「肉疼,彆扭了,外面的人越來越越近,想安然脫身,先忍忍……」楚莫離快速在她身上畫出一行字。

南洛微微抬頭,四目相對,燈光隨滅,可是眸孔中的怒意卻無法掩飾,可是觸碰到楚莫離那雙波瀾不驚的眼神之後,南洛臉色紅如蘋果一般,渾身燥熱。

「是我想多了嗎?還是這個傢伙實在太能裝了?」南洛心底暗叫,身上的反應讓她無法接受,因為她在這一瞬間,竟希望楚莫離的手再次上移,心中暗道「我腦子秀逗了嗎?怎麼想這樣的事情!他是小孩子,他是小孩子!不要亂想……」

楚莫離目不轉睛的望著懷裡的南洛,一想到那雙完美無暇的雙峰,大手有些不受大腦控制,情不自禁的在柔滑的皮膚上摩挲。

南洛剛想阻止,楚莫離突然想到自己懷裡可能是哪個老怪物的轉世,不禁連忙停住了躁動的手。

南洛現在內心在掙扎,不喜歡楚莫離摸她,可是又有一道想法希望楚莫離不要停。

呼呼呼……

二人的呼吸都不淡定了,粗狂的心跳讓彼此知道對方的心裡,夏季的衣服十分單薄,楚莫離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對方的玉峰在變硬,堅挺不已。

「啊……」

南洛突然覺得下身一痛,不禁低吟一聲,玉手直接抓住了頂在自己身上的東西,楚莫離身體一躬,差點叫了起來。

「別動,屏息……」

大手又在小腹上寫出四個字,眼中精芒一閃,耳尖動了一下,感覺的窗戶紙被捅破,一根竹管差了進來,大量的迷煙被吹進房內。

一息,兩息……

十個呼吸后,房門被推開,走進了八個人,都頭戴黑紗,根本看不清面孔。

「點燈。」黑衣人領袖低沉的說道,聲音都被改變,看來極為謹慎。

燈火大亮,床上二人蜷縮一團,一動不動,黑衣人首領頓時笑道,「哈哈哈,這可是一兩一千塊中品玄晶石的攝魂香,摒住呼吸也沒用,可以直接從體表滲透到血管和肺部,宗級以下修者無力抵抗。」

「三公子英明,既然他們現在已經昏迷,我們也就不必再遮掩了,現在該怎麼辦?」一個黑衣人諂媚的躬身說道。

「殺了那個小子,那女的我帶走,剩下的事情你處理好,別漏了馬腳,否則你給我扛著!」夏侯亂冷聲喝道。

「三公子放心,這件事就算暴露,邢某人也全部抗下,絕不牽連到您。」那人又說道。

「不錯,不愧是我看重的死士,放心,本公子絕對不會虧待你的,這次事情之後,我會給你們申請一些玄師丹,讓你們成功晉級,成為真正的玄師境強者。」夏侯亂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

「多謝大人!」


「小聲點,我把她帶走了。」夏侯亂扯下黑紗,伸手就朝楚莫離懷裡的南洛拉去,看著通紅絕美的臉蛋,眼中的****毫不收斂。


啪啪啪啪……。

夏侯亂突然眼睛一晃,只覺得身邊多了一道殘影,剛想掙扎,發現自己的玄力竟不受控制,頓時大驚,還想呼救,卻發現南洛的赤火槍已經頂在了咽喉上。

其他七人剛反應過來,楚莫離的速度卻比他們更快,龍形幻影步極限施展,瞬間制住了剩下的七人。

「你們……怎麼可能?這攝魂香是我從大哥手裡拿來的,他手中怎麼可能有假貨?」夏侯亂眼珠子差點掉了出來,驚恐的說道,聲音都變得顫抖。

「葯……不假,攝魂香已經攻入我的體內……你再敢占我便宜,我醒了之後一定殺了你!」南洛身體搖搖欲墜,神識恍惚,用強大的意志在堅守靈魂清醒,可是攝魂香的恐怖根本不是她可以抗住的,一句話剛剛說完便直接癱倒在床上,一抹春光乍泄,露出平坦光華的小腹,夏侯亂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那,口水直流。

「哈哈哈,小子,你還不倒下?這攝魂香的功效是二十四個時辰,而你的禁錮手法最多控制我們八個時辰,等到天亮之後,你們還算要倒在我的手上!」幾個黑衣人望著楚莫離,頓時恐嚇道。

「哦,我知道,解藥在哪?」楚莫離笑了笑坐回到床上,將被子蓋在南洛的身上,將赤火槍拿在手中,頂在夏侯亂的脖子上,一滴精血順著槍尖流了下來。

「小子你敢殺我?我可是撼天城的三公子,我若出事,我父親會追殺你們到天涯海角!」夏侯亂渾身雞皮疙瘩暴起,驚恐的喝道。

「我現在殺了你,然後逃走,等你父親知道你死的消息,我已經逃出撼天城了,他能奈我何?」楚莫離不屑的說道。

「你已經射入了大量的攝魂香,你覺得你有能力動用玄力逃走嗎?」夏侯亂不信,眼中卻出現一絲疑惑,楚莫離分明呼吸自由,射入攝魂香,為何還不倒下?

「你覺得我像有事的樣子嗎?本公子萬毒不侵,除了世間極為歹毒的幾種毒藥,我根本不在乎。」楚莫離深吸一口氣,不屑的說道。


體內的霸血不斷翻湧,分解攝魂香,霸血的高速運轉,攝魂香根本起不到半點作用就歸於虛無。

… 體內的霸血不斷翻湧,分解攝魂香,霸血的高速運轉,攝魂香根本起不到半點作用就歸於虛無。

「怎麼會這樣?」夏侯亂被這一刺激打擊的措手不及,竟不知如何是好。

「給你三息時間考慮,把解藥給我,我放你們一馬,否則明年的今天,就是你們的祭日。」楚莫離眼中射出一道殺意,冷冷的說道,「最好別挑戰我的耐心,我最不喜歡別人威脅我。」

「解藥……」夏侯亂真的亂了,腦子裡跟漿糊一般,看著楚莫離的眼睛,他毫不懷疑楚莫離真敢殺了他,好日子還沒過到頭,哪捨得死去,更不敢和楚莫離兩敗俱傷。

「解藥在我懷裡,你不要殺我,我保證以後都不會和你作對……」夏侯亂直接妥協了。

「這才乖嘛。」楚莫離伸手拿出幾個玉瓶,上面都已經著明了名稱,攝魂香,還魂香,陽剛散……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