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段折翼之舞觸發,狠狠的將林天的瑞文震飛,接上普攻,打出了一百多的傷害。

“哼,叫你丫陰我!”張強冷笑着。

可是他的笑聲還沒結束,便有些錯愕了,因爲對面那個瑞文居然回頭反打了!

一個如此菜逼的黃銅瑞文陰一手還不夠,居然還敢反打?!

就在張強愣神的瞬間,又被a了一下,張強不打算拖了,既然這麼一個菜雞,早點結束。

於是,他不慌不忙的掛上來虛弱,“嘿嘿,看你這回再怎麼跑?”

果然張強看見林天的瑞文頂着虛弱不再攻擊,普攻直接取消,而且十分果斷的閃現進了第二個草叢!

“嗯?幹什麼?”張強一愣,這貨居然直接閃現走了?這也太慫了。

菜雞就是菜雞,張強再一次差點笑岔了氣,雖然這波虛弱沒帶來傷害,不過已經嚇出了林天的閃現,已經非常賺了。

“跑的了初一,跑的了十五?”張強冷笑着說,隨即準備返回,現在可不打算交出閃現,畢竟現在技能還在冷卻,他打算等兵線來。

就在他轉身的瞬間,那個菜雞瑞文又從草叢裏鑽了出來,幾乎是同時,自己身上已經被掛上了點燃!

菜雞瑞文手中的劍又重新亮起了光!

“他技能怎麼又好了?不可能!?”張強大吃一驚,這才五六秒的時間啊,一級的瑞文q技能冷卻可是有十幾秒呢!

說時遲,那時快,林天的瑞文折翼之舞立馬跟上來。

普攻,第一段q!

身軀一動,再次砍出一刀,緊接着劍刃亮起,又是一刀!

這三刀速度快到了極致,q技能與平a也是銜接的天衣無縫,行雲流水,給人一種目不暇接,流暢華麗的感覺。

張強愣住了,錢進也愣住了。

毫無疑問,“firstblood!”

一血產生!

而被張強一路嘲諷的菜雞瑞文握着手中斷劍,緩緩回城。

“全軍出擊!”

張強和錢進都愣愣的看了看時間:

1分30秒!

“這,這就是光速qa嗎?”錢進的聲音有些顫抖,“臥槽,牛逼啊,林天,你居然會光速qa?我練了好長時間都沒學會!”

林天直接退出了遊戲,淡淡的說:“哦,這很難嗎?”

張強臉一陣青,一陣白,似乎無法接受被一個黃銅的菜雞單殺的結果。

而且還是小兵都沒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死了,簡直是慘敗!

打完了,打完了我去洗澡了。林天面無表情的站起來。

張強臉極其難看,盯着失敗的畫面:我不服,這英雄是你選的,我……

林天緩緩回頭,語氣淡淡的道:你不是說瑞文是你最強的英雄嗎?

我……張強一時語塞,看着贏了自己,卻依然一臉平淡的林天,他氣不打一處來,憤怒的道,不就是一個solo嘛,贏了有什麼了不起的,不過打死我也不信你能打上大師!

林天關掉電腦,扭扭脖子淡淡的道:無所謂。

看到他淡然的表情,張強心裏憋屈的一逼。

哼,你虐我一個黃金有什麼厲害的?張強不服氣的說,有本事你去學院的電競社,你能打的過他們隨便一個人,老子直播吃翔!籃ζζ. “沒興趣。”林天聳聳肩,表情平淡無所謂的道。

“哼,怕是不敢。”張強怒道,緊握雙拳,看樣子非常生氣。

錢進見狀趕緊上來圓場:“哎,哎,都是同學,別傷了和氣。”

看見林天依舊一副淡然的神,張強冷哼一聲:“我在電競社有人,你要是想試一試,我隨時安排,到時候你可別慫。”

說完臉上掛不住面子匆匆走了,林天只是微微一笑,他對這些的確沒有太大的興趣。

“我說天哥,你真的是黃銅的?”錢進一臉的不相信。

“那還能有假?”林天無奈的說,“我段位你還不清楚嗎。”

“那你贏了張強哎,牛逼。”

“運氣好,嘿嘿。”

錢進不置可否,也不再說些什麼。而林天則實在困的不行,洗洗睡了。

剛軍訓完,對林天這些大一的新生來說同學還不是很熟悉,相互認識的人也不多,林天也很低調,每天只是上上課,沒事時候出去打打單子,賺點生活費。

第二天剛睡醒,林天起來收拾一番去了帝豪網咖。

“小天啊,怎麼搞的?還有個單子今天就要交了,還沒開始打?”電話那邊傳來一個聲音。

林天正上機,忽然愣了一下,一拍大腿:“臥槽,把這事給忘了。”

那天通宵給妹子上分,完事後又與張強solo,耽誤了一天,不過林天依然裝作無所謂的樣子,表情淡然的道:“哦,知道了,今天打完給你。”

“開玩笑,那邊是要求打上電一鑽石,我們預期的五天啊。”

林天撇撇嘴,微微一笑:“放心,今天保證給你。”

掛斷電話,登上了賬號,看了一眼白銀一段位以及1400的隱藏分,不禁淡淡一笑:“只剩下一天,要上鑽石,看來又要一波連勝了。”

“壓力不小啊。”不過林天聳聳肩,畢竟大師也上過,問題不大,隨即直接開始單排。

“中單代練,謝謝。”林天直接打字道。

“臥槽,遇到傳說中的代練了。”

“不會,這個段位還能有代練啊。”

“嘿嘿,大神你好,帶我裝逼帶我飛啊。”

“大神,待會別翻車了。”

林天一概不理會,看了下陣容,直接鎖定光輝。

“我靠,用光輝打狐狸?沒搞錯。”

“這還是代練?用光輝代練?真是搞笑。”

林天沉默不語,一般人而言,光輝對上妖姬,的確很難打,不過對他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而且林天選擇光輝的原因,就是節奏快,刷線快,打錢快,支援快,殺人也快!

開局妖姬壓的很深,時不時w踩上來消耗一下,光輝暫時被壓在塔下,也許是嚐到了甜頭,剛到二級,妖姬qw二連一套消耗了光輝三分之一的血量,好在護盾給了及時,血量仍然保持的很健康。

“我說什麼來着?用光輝怎麼打妖姬?這代練……真是坑!”打野憤憤的打字說着。

林天默不作聲,暗自發育,補刀並沒有落下。

三級剛到,這是前期妖姬最強勢的時候,果然,見光輝甩出了e技能在一堆小兵身上後,妖姬大搖大擺走位上前,幻影鎖鏈悄然出手!

“叮!”

命中,妖姬大笑一聲,繞着光輝走位,等待鎖鏈觸發的那一刻。

只是忽然,光輝清冷喝聲,兩團光速將妖姬的身體束縛!

“嗯?”妖姬與光輝之間的鎖鏈斷開,而妖姬正要被光輝q中在了e光團之下。

光團爆炸,瞬間三分之一的血就沒了,妖姬大呼心痛。

“哼!”見光輝女郎打完一套,直接猥瑣在塔下十分氣人,妖姬也等待着第二套的傷害。

急於報復的妖姬在嗑藥把血量提升上來後直接w踩上去,暗想着自己先騷一波,待會再回去,氣死你,而且面前這麼多兵,你q的中我?

他這樣想着,而林天面不改,目光緊盯着妖姬身旁的一個炮車。

就是現在!

q出手!

“刷!刷!”

定住了炮車和妖姬!

四秒的時間這時剛到!

妖姬無法回去了!

“臥槽!”妖姬嚇出一聲冷汗。

林天淡淡一笑,直接e出手,同時掛上點燃,由於剛剛w的傷害,此時防禦塔的傷害也打在妖姬身上。

三方輸出,妖姬瞬間爆炸!他慌忙之中給出的點燃也被光輝用w擋掉。

三分鐘,單殺!

“我去,單殺了啊!這……”盲僧一愣懵逼。

“光輝三級單殺妖姬!牛逼啊!”

“果然是大神,小弟有眼無珠,大神見諒啊。”

林天淡淡一笑,並不理會,回家直接殺人書再手。

幾分鐘後,自己家打野趙信諾諾的問道:“中單大神,來拿藍。”

林天看了一眼妖姬,淡淡的說:“你拿,對面中單有。”

趙信:“……”

一分鐘後,藍buff光圈掛在了光輝身上,而妖姬則成爲了一具屍體。

“這還玩個!”妖姬公屏打字。

“中推,中下太弱智。妖姬竟然打不過光輝,老子也是服!”

“你tm說誰?操,你來過幾次中路?”

林天見怪不怪,直接與隊友推平了水晶,也才十三分鐘。

“光輝666。”

新娘十八歲 “大神,加個好友唄。”

林天直接當做沒看見,時間緊迫,馬上開始第二把。

同樣拿的妖姬,同樣的打爆全場。

時間悄然而逝,不知不覺,林天這個白銀號已經被他打出了三十四連勝,轉眼到了鑽石晉級賽。

他不知道的是,由於林天的驚天速度,國服兩天之內同時出現了連個三十幾連勝的現象,許多高端玩家已經開始注意林天,當然,他們也知道是代打而已。

“最後一把了,”下午六點,林天揉揉發酸的脖子,開始排位,這是白金一進鑽石晉級賽的最後一把,贏了就進,算是完成了單子。

“五樓代練,最好中野,謝謝。”

沒想到剛發完,“操,你是傻.逼嗎?代練?代練你妹!五樓還要人權?滾去輔助!”

林天看了微微皺眉,他的脾氣一般是很好的,不過這種一上來什麼都不問就開罵的的確很讓人生氣。

“代練嗎?我上把就被代練坑慘了,你玩輔助,別坑就行。”

林天淡淡一笑,也不說話,他們自然把位置都給搶了,只剩下一個輔助,默默的鎖了一個錘石。

“傻.逼代練,你還會玩錘石?呵呵!”

“勾不到人你就去自殺。”

林天也不理會,看見ad的id卻是一愣,“這傢伙……什麼時候回來的?”

隨即笑着打了一個“0.0”,薇恩瞬間回了一個“0.0”。

“果然是你啊。”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林天暗自一笑。

開局很不順,因爲林天的錘石在泉水沒第一時間出門,一級團四打五,直接被布隆的被動打成了智障。

“錘石,你是來搞事的。 冠寵六宮很囂張 幹什麼不出門?”上單蘭博怒道。

打野的盲僧也是道:“這就是一個sb,完了,這把gg了。”

林天也很尷尬,剛纔在看薇恩的id,耽誤了一下。

“這把好好打。”vn說。

“你不搞事就行。”林天一臉無奈。

不過出乎他的意料,vn這把非常穩,沒想着上頭與盧錫安對拼,穩穩的補兵。

盲僧三級就來下路,看樣子是對下路特別不放心,林天直接打了個信號,“有眼。”

盲僧罵罵咧咧的排了這個眼,轉身就走。

沒想到剛走,錘石就往三角草叢裏丟了一個燈籠,嚇的盧錫安和布隆直接往後走,結果等了半天,也沒一個人點燈籠過來。

“靠,這錘石嚇唬人的。”布隆怒道。

“媽的,跟他們剛!”

盲僧氣炸了:“我來了你不給燈籠,我走了你給,什麼意思?會不會?”

林天也不在意,看準了布隆和盧錫安的位置,等待w技能的刷新,“盲僧,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